里格巴斯的种田狂人(齐墨)小说最新章节

社畜齐墨穿越《符文5》的世界,却发现这个世界比游戏更为真实。 救下了迷路的兽耳族母女后,齐墨与主角维希一同加入了财政赤字严重的里格巴斯警署。 为了守护来之不易的兽耳萝莉…不对…兽耳萝莉的亲妈…也不对!

社畜齐墨穿越《符文5》的世界,却发现这个世界比游戏更为真实。 救下了迷路的兽耳族母女后,齐墨与主角维希一同加入了财政赤字严重的里格巴斯警署。 为了守护来之不易的兽耳萝莉…不对…兽耳萝莉的亲妈…也不对! 为了守护来之不易的惬意生活,齐墨毅然决然地拾起了锄头! 这个田,我种了!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大新闻!齐墨东窗事发了!”

随着那兴奋的大喊,不少镇民都放下了手上的工作,好奇地打量着这支大概有十多人的散装队伍。

领头的那个戴着黑色帽子,看上去十三四岁的少年不由自主地挺起了自己的胸膛。

被瞩目的感觉,真好!

少年名为塞西尔,是侦探泰瑞的学徒。

向往成为侦探的他一直想搞个大新闻,破个大案子来证明自己的实力,可平和的小镇尽是些找猫找狗找眼镜的小事,根本不能发挥他的才能,也不能让哥哥马丁认同自己!

于是在听到朱利安带来的“千载难逢”,可以实锤齐墨是坏人的情报后,他热血上头地与朱利安一同进入了齐墨的小屋,在搜索无果后甚至把已经出门的流卡叫了回来,把那扇上了锁的冰箱打开!

冰箱为啥上锁?里面肯定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可没想到,流卡打开外置锁后才发现,冰箱居然还有一个符文锁!

更没想到的是,还没等他们准备好破解符文锁的材料,齐墨就回来了!

于是乎,自认为掌握了真相的塞西尔为了阻止齐墨销毁证据,将“齐墨是盗贼的卧底,去高迪斯平原就是去和那边的盗贼团伙接头,准备对里格巴斯镇下手”这样的“真相”四处传播,很快就集结了一批对齐墨身份存疑的激进镇民,要与齐墨当面对质!

绿油油的菜地被人刻意践踏,出货箱被踢翻,整齐的料理台被推倒,存放食材的符文冰箱被彻底破坏,储存的普通食材爆了一地。

被魔兽压得喘不过气的镇民们,在这一刻将自己心中积攒已久,对魔兽肆虐、王国不作为、警署无能的怨气全部都撒在了齐墨的头上。

“齐墨!我知道你在家,你如果觉得自己无辜,就把自己屋子里的冰箱打开,证明自己是清白的!”

兴奋的塞西尔并没有注意到那些镇民们私底下的泄愤行为,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把齐墨绳之以法的大新闻,获得哥哥以及镇民们的认可,已经激动到失了智了!

事件的源头朱利安紧紧地跟在塞西尔身边,表情紧张。

他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他和姐姐一样,只是单纯地想保护镇子里的人罢了,这又有什么错!

自我催眠多次后,朱利安似乎接受了这样的大义,表情逐渐坚定了起来。

危害小镇的安全隐患,必须消除!

“齐墨!再不开门我们就要进去了!”

半晌屋里没有动静,一个身材壮实的镇民大声吼道。

过了好一会,屋里都没有动静。

眼神确认齐墨确实在里面后,他手中的大锤砸向了那摇摇欲坠的木制小屋!

砰!

哗啦啦

木屋顿时破碎倒塌,一串耀眼的银色枪花炸开,将那还算结实的屋顶戳成了好几块大木板!

无数木屑之中,身着便服的黑发青年横枪而立,脸上挂着的是前所未见的冰冷。

“诸位,我可没向镇长提交拆迁申请,你们这么做,不大好吧?”

齐墨将头发上的木屑摘下,冷声道。

那从未在人前展现的冰冷的气质吓得众人齐退一步,在他们的印象中,齐墨一直是那种不喜欢说话,闷头做事的人,撑死也就是面相比较凶恶,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有如此骇人的煞气?

再联想到齐墨本人的实力,不少想贯彻大义的镇民已经有点动摇了,只有热血上头的塞西尔上前喝道:

“齐墨!我们已经掌握了你勾结盗贼团的证据!如果不能自证清白,那就束手就擒!”

“嚯?”

齐墨嗤笑一声,耍了个枪花将银枪反持,这样的握姿看起来拉风不说,一旦撕破脸皮再次反手就能稳稳握住枪柄尾部,充分发挥长枪的杀伤距离:

“我倒想看看,为了给警署创收,每天睡觉都不超过5小时的我,到底怎么勾结盗贼团了,所以证据呢?”

塞西尔指着齐墨身后的冰箱,一脸自信:

“就在里面!冰箱上锁,绝对是把和盗贼团交流的密信锁在了冰箱里!你今天下午去高迪斯平原,就是去和盗贼团的人接头了!哪怕你是席德的成员,勾结盗贼也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齐墨轻笑出声:“我看你是想搞大新闻想疯了吧,如今的符文传送那么发达,我要是真和盗贼有交流,为什么不用传信石,而要用信这种已经被淘汰的交流方式?”

塞西尔一愣,随即不服输地喊道:

“那你里面也肯定藏了见不得人的东西!说不定是炸弹、毒药之类的危险物品!如果不是为什么要上符文锁!”

“哈哈哈……”

齐墨没忍住笑出了声,越笑越是猖狂,由于睡眠不足他甚至都笑出了眼泪。

直到笑得十数人脸色难看将近爆发,齐墨这才捂着肚子道:

“对不起……我,我这人有个坏毛病,一看到智障就会笑得停不下来……见笑了……”

“你!你这是人身攻……”

不等塞西尔发作,齐墨就开口打断:

“我听署长说里格巴斯治安良好,民风淳朴,白天哪怕是不锁门也不会有人随意闯入家中,要是早知道会有手脚不干净的人闯到我的家里,不光是冰箱,所有的符文储物箱我都会加上符文锁!”

“我这都是为了揭穿你的阴谋!你若不是心里有鬼,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一定要上锁!”

塞西尔表情明显动摇了一下,随即又硬气地喊道。

直到现在,塞西尔依旧认为自己是为了大义才进入齐墨的房子搜查的。

哪怕暂时没有搜出来可疑的物品,但一切都是为了镇民的安全,最多道个歉就完事了!

齐墨笑得是更厉害了:

“哈哈哈……哈哈……照你的意思,只要是为了镇民们的安全,无论什么地方,包括女澡堂,女性的卧室,警署的署长办公室你也有权利去搜查咯?哈哈哈哈……你这一句话可比署长下的搜查令还管用啊!”

塞西尔的脸顿时一阵红一阵白,强行转移话题道:

“你不要强词夺理!若是没做亏心事就把冰箱打开让我们检查!”

“可以!把莉薇安的搜查令拿来,我立马让开!”

齐墨含笑抬头,目光炯炯地看向有些慌张的塞西尔,又转向那些跟过来的镇民:

“我,席德现任正式队员,为了警署的正常运行兢兢业业地种地,我都做到这个份上了,还有人拿着‘为镇子好’这一句话就把我的房子和私人物品翻个底朝天!”

“下一次,保不齐就是你们了!”

几个有眼力见的早就偷偷跑掉了,他们听明白了,这分明就是小孩子的胡闹!

而剩下的八九个,听到这句话脸色也变得无比难看。

谁喜欢自己的东西被外人乱翻啊!

“诸位!不要被他骗了,我确定他的冰箱里藏着见不得人的东西!”

塞西尔一看那几个跑掉人顿时有些慌张地喊道。

若不是人多,他怎么敢与实力强到令人发指的齐墨对峙?

一个壮汉满脸纠结:“齐墨,我们也不想怀疑你,如果你真的清白的话,那就打开冰箱让我们看看,如果没有危险品,我们立马给你道歉!”

他想的很简单:来都来了,没个结果就回去,脸上也挂不住,对吧?

反正自己也是为了镇子好,做错事道个歉就完了,你齐墨还想怎么样?

他是如此想当然,可齐墨却丝毫不给台阶:

“道歉值几个钱,我看你嘴里也没镶金牙啊!还是那句话,想查我的冰箱,搜查令带过来!”

一时间,双方陷入了诡异的对峙局面。

没有人想着动手。

在里格巴斯镇内,先动手的人,什么道理都是错的!

齐墨看得比他们稍远一点。

现在在暗地里,不知道躲着多少中立或暂时中立的人呢!

都在看自己的表现!

一动手,那就等着一挑N吧!

而那个说没危险品就道歉的壮汉被齐墨呛了一句,越想越觉得自己被落了面子,看着齐墨那挑衅的笑容越想越气!

自己才刚搬来没多久就信了小孩的忽悠,大张旗鼓地跑到别人家搞拆迁,完了发现自己一方不在理,对方还根本不给台阶下!

这以后还怎么过日子了?!

而事件的诱因塞西尔和朱利安,此刻已经心急如焚。

眼看着事情越闹越大,这要是惊动了镇长,没理的一方只能是自己!

必须要在镇长到来前把齐墨的犯罪证据拿到手!

塞西尔眼睛一转,急中生智大喊道:“齐墨,你别想销毁证据!大伙都看着呢!不会让你得逞的!”

那壮汉哪里不懂塞西尔的助攻,立刻大吼一声:“休想!”

随后冲了上去!

他倒是没敢把锤子举起来,而是将锤柄横在胸前,想把齐墨推开,让剩下的人把冰箱带走!

而齐墨依旧保持着反握姿势,一脸戏谑地看着那向自己冲来的壮汉。

就在二者即将接触之时。

一蓝一白两道身影以肉眼难以企及的速度进入战场!

那壮汉被巨力打得整个人向后飞退,来了一招漂亮的平沙落雁式。

他挣扎着爬起来正想骂人呢,就看到一个手持擀面杖,头戴厨师帽的白胡子老头背对着自己,发出了镇民们都熟悉的笑声:

“嚯嚯嚯,御陵女士,在小镇里可不能乱用魔法哦,很容易引起火灾的呀!”

那牙齿打颤的壮汉这才看到,自己原先所在的位置,已经燃起来一团一人高的蓝色烈焰!

如果不是白胡子老头把自己打退,恐怕自己就要被烧成烤猪了!

与平时只露出两条尾巴不同,如今的御陵九条漂亮的大尾巴倒竖而起,满脸狠厉的她已然暴怒,龇着尖牙对着将她的爪子架住的白胡子老头恶狠狠地说道:

“无论是谁欺负齐墨小弟,我都要把他烧成灰烬!哪怕是精钢冒险者的你,兰道夫!”

就在这剑拔弩张,稍稍一点火星就会引发大战的时刻!

一个黑头发的脑袋从蓝色大尾巴花的后方探出,一脸纯良地打破了肃杀的气氛:

“御陵女士,我不小,真的,不骗你。”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926.html

(0)
上一篇 2022-11-25 21:02:08
下一篇 2022-11-25 21:02:15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