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嬴政,真的要长生了(嬴政)小说最新章节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华夏祖龙嬴政本该死在邢台沙丘。 却不料重生在了一个修仙世界。 他手持传国玉玺,能够执掌气运之道。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华夏祖龙嬴政本该死在邢台沙丘。 却不料重生在了一个修仙世界。 他手持传国玉玺,能够执掌气运之道。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严浩歌脚步退后,手中掐着防御符箓,生怕关白会出其不意杀向自己。

但关白只是看着严浩歌,没有真要教训严浩歌的意思。

“无论你是姓赵还是姓赢,你杀我族弟之事,改日登峰问罪!”

严浩歌甩了甩紫色金边的袖子,便离开了小灵峰。

“嬴政,你随我来峰顶,其他人散了吧。”

关白已经知道嬴政更名的事情了。

小灵峰峰顶,这里矗立着一座宏伟的宫殿,供峰主居住。

宫殿是青铜铸造,上面刻有些修心养性的篇目,修士走进宫殿便觉得内心平气和。

“说说你的故事吧。”

关白坐在上头,拿起青花色的茶杯,抿了一口。

嬴政闻言,心中有些不自然,暗想:“莫非仙师发现我不是原来的赵玉了?”

关白见嬴政没有回答,放下了茶杯,问道:“你是怎么活过来的?”

“弟子已经不是赵玉了!”

嬴政面色平静如湖水波澜不惊,语气也一点没让人觉得异常。

“这为师知道,你改名叫嬴政了,关键你是怎么从魂魄快要离散的状态,变得现在完好无损的?”

关白伸出脖颈,双手放在膝上,就那么盯着嬴政。

嬴政这才知道关白没有怀疑自己的身份,便随意胡乱编造了个理由。

“原来如此了,真是闻所未闻。”

关白摸了摸胡渣,心中算是解了一桩困惑。

“那你是怎么打败严古的,还有严古为什么突然衰老而死?”

关白这一问,直接把矛头指向了嬴政的秘密。

嬴政不语,沉默地站立在空旷的宫殿。

关白见嬴政不说话,也没有为难他。

“你回去吧,日后不要再修炼那个功法了。”关白告诫嬴政。

可嬴政没有回去,而是鞠躬问道:“望仙师传我长生!”

关白凝视着嬴政,轻笑了一声。

“你现在被人认为是杀人凶手,还想着长生?”

嬴政笑了笑,“杀人而已,天元大陆这样的事情会少吗?”

“好,倒是明白弱肉强食,可下一步你该怎么办呢?”

“全凭师父做主!”

嬴政又鞠躬,声音掷地有声!

“好,长生在于境界,结成金丹,寿一千,凝成元婴,寿五千!”

关白说出了长生的事情。

嬴政怔怔出神,他知道这些都是修士的等级。

“那如何练成金丹,元婴呢?”

关白脸色略微难看,教训嬴政道:“不要好高骛远,你现在只是区区练气修士。”

嬴政行了行礼便退出宫殿去。

茅草屋内,嬴政坐在床上,心中思绪万千。

“那丝耀光是什么?能感受到它增强了玉玺的威力。”

“可惜严古已死,耀光不存,测不出来加了多少威力。”

严古是练气八段的修士,那么玉玺没加耀光前就能轻易击败严古。

可想玉玺足以提升嬴政四段修为。

“莫非前世那些方士是对的?成仙并不是一枚丹药能行的?”

嬴政看向桌上,捡起了那本让赵玉走火入魔的功法。

“阴阳一气诀。”

这功法怎么听着也不像歪门邪道啊。

嬴政翻开了功法,里面的内容他早已知道,前身赵玉已经全部记下来了。

这本功法还是赵玉在一次宗门活动中,花光了所有灵石弄来的。

据说整个上阳派无一炼成者。

“日月星辰,又阴又阳,周天变化,盖一气模糊……”

嬴政看得有些痴迷,在前身赵玉的基础上又多了一份理解。

“原来如此,难怪这赵玉会暴毙。”

嬴政觉得修成阴阳一气诀的条件是得天地的认可。

“我前世乃是帝皇,不知可否得天地认可。”

但他也不敢轻易尝试,否则重生就前功尽弃。

“还是修炼养气诀吧。”

养气诀在天元大陆属于烂大街的存在,只要是修士几乎人手一本。

几日昼夜一过,嬴政对养气诀也有些感悟。

“倒有些跟道家的名篇相似。”

“咚咚咚!”外面有人敲门。

等不及嬴政去开门,郭炎就冲了进来。

“师弟,不好了,那严浩歌来找你了,还带了执法堂的长老!”

郭炎气喘吁吁,显然是急忙过来报信了。

嬴政眉头紧皱,此事现在有些不妙了。

“嬴政,前来峰顶!”

关白的声音遍布小灵峰,势必要引起峰中弟子的注意。

峰顶宫殿中,严浩歌和执法堂的长老已经站在殿中与关白对峙。

上阳派执法堂的修士全身散发着杀意,让人不敢靠近。

更何况是执法堂长老,连严浩歌都站在他一丈之外。

“你就是嬴政?”

元刚扭头看向殿门口之人,他从未见过练气修士跟他对视不畏惧的。

“正是!”

赵玉本就剑眉星目,身材修长,加上嬴政的气质,当真是自带美男子光环。

“你可知罪?”

元刚没有过问关白,而是直接对上嬴政。

“没罪,哪里来知罪?”

看见嬴政如此冠冕堂皇,元刚有一刹那都认为嬴政是对的。

他只好扭头示意严浩歌,毕竟他也是受严浩歌之托。

“笑话,谁不知道我族弟前些日子咒你短寿,你便让他寿尽而亡。”

严浩歌一副表情像要吃定嬴政一般。

“空口无凭,还望长老辨别是非。”

嬴政拱手,视无人一样,就要往殿外走去。

“慢着,真是目中无人,该罚!”

元刚说罢,祭出一条乌青锁链,散发着腥臭的味道,让人作呕。

执法堂的法器:认罪锁链!

锁链在空中扭动,呈蛟龙状,哗啦啦地往嬴政锁去!

“嘭!”

关键时刻,一件法宝护住了嬴政,正是关白的本命法宝–小灵钟!

法宝高于法器之上,法器有灵,可谓法宝。

“关峰主,这是为何?”

执法堂锁链只是法器,自然敌不过小灵钟。

“为何?他是我小灵峰的弟子,你执法堂无凭无据要抓我弟子,我阻挡又怎么样了?”

他人如何议论小灵峰都无所谓,但绝不能动小灵峰的人,这是关白的底线。

元刚双眼微眯,他知道,论护犊子,这关白算是上阳派的第一了。

他生起了退却之意,毕竟他跟嬴政无冤无仇,眼下又没有证据。

严浩歌看见了元刚的微表情,拿出了一块令牌。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860.html

(0)
上一篇 2022-11-25 21:00:51
下一篇 2022-11-25 21:00:56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