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女友是屠龙勇士》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陈树小说全文

陈树原本是一名普通高中生,却在他父亲二婚宴上碰见了分手半年的前女友,可万万想不到,因为前女友的出现,莫名其妙参加了一所大学面试,顺利进入一所专门处理城市垃圾的大学,当真正进入大学生活,陈树才算真正打开

陈树原本是一名普通高中生,却在他父亲二婚宴上碰见了分手半年的前女友,可万万想不到,因为前女友的出现,莫名其妙参加了一所大学面试,顺利进入一所专门处理城市垃圾的大学,当真正进入大学生活,陈树才算真正打开另一扇世界大门,而那个温柔可人的前女友居然成为了屠杀恶龙的勇士……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第九章 混龙种

眼前一片火焰,无数翻涌而上的火焰冲上天际,陈树脑袋已然不是自己的,疼痛感已经无法言表,他清楚地能感受到皮肤炸裂开的声音。

同一时间里的古森格与诸葛炎都发出惊叹。

从陈树口中发出的声音,于他们而言不算陌生也不算熟悉。真真切切的是龙吟声,最熟悉不过的是诸葛炎,他之所以能够活百年之久成为一方鬼煞王,都是拜一龙王所赐。

古森格教授则是在一次处理龙种任务中,所幸见识过一次龙吟,只不过那一次的龙吟并非是纯种龙。

此时此刻的陈树已经不是那个陈树。

挣脱开的陈树整个身体笼罩在一层金色中,全身赤裸皮肤呈现火焰色,飞舞的头发如同针芒,一只眼睛却闭合,另一只睁开的眼睛是金黄色。

诸葛炎一眼便认出那只眼睛,脱口而出,“黄金瞳。”

不仅诸葛炎,就算是伤势严重奄奄一息的古森格也经不住喜悦,一切谜题似乎已经解开,他也顺势理解到了院长的用意。

悬在空中的陈树盯紧诸葛炎,口中轻吐的话却无一人听得明白。

“龙言?他使用的是龙言?”

诸葛炎坐不住了,全身冒着黑色的黑雾,看样子是想要溜之大吉,叛变的小队组长想要提前跑路。

陈树宛若天魔降临,无形之中一股压力致使组长寸步难行。

身为三年级学长的带队组长,临阵倒戈成为鬼煞诸葛炎走狗,成功偷袭了古森格教授,原以为会使战场局势发生改变,却被陈树插一脚。

跑不掉的组长心一横,随即释放出他的灵术。

“冰!”

气温急骤,空气里凝聚出数十把冰锥直指陈树。

从陈树的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那只金色眼睛杀气凛然,单手一挥冰锥在距离他三厘米外粉碎成冰沫。

下一秒,粉碎的冰沫凝结成密密麻麻的冰针,刺向组长。

解决掉组长之后,陈树的身体也在发生着变化,浑身似乎一直被火焰灼烧着,全身的皮肤干裂出裂纹,看上去像是一块一块的鳞片吸附在身体上。

诸葛炎此刻已经逃离至鹦鹉大厦外。

陈树金瞳金光一明一暗,诸葛炎直接被移送到跟前,与陈树鼻尖差之分毫。

诸葛炎万万也不会想到,他堂堂一鬼煞级别的恶鬼,居然能碰见传言中的混龙种,更不会想到是一个毛头小子。

诸葛炎颤抖着,“王,饶恕我!”

陈树似乎很享用瞬间的杀戮,嘴角不经意的笑。

一只手便捏住诸葛炎,手臂瞬间成火焰点燃诸葛炎,火焰从红色变成深红,再由深红变成黑紫色,直至火焰中的诸葛炎成为灰烬方停止。

古森格教授已经失血过多几乎要晕过去,可陈树并未有收手的意思,目前的陈树已经失去了控制身体的权利,杀戮是他唯一的目的。

就在陈树把古森格教授抬起到半空中时,空气一瞬凝结,时间仿佛停止了一般,所有的事物都被定格了下来,像是上帝按下了暂停键。

古森格落下的瞬间,陈树同样轰然落地。

铁青色的天空混合着火焰的红,大地枯骨满地,横插天际的巨树矗立着,一头黑色兽的骸骨散落在巨树四周,七零八落挂满了树杈。

一声凌厉的吼叫响彻云霄,嘶吼声中无尽的暴怒。

到处都是死亡气息,绝望、地狱、杀戮……

“这将是诸神最后的黄昏,复仇之日降临,纵然你才是至高无上君主,宫殿、权利、力量、战无不胜的勇士,你势将诸神抹杀在晨曦之前的黑夜。”

陈树眼前一黑后,耳边不断回响着这句话,久久不消散。

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的时间过得很慢,陈树好像一分一秒的计算着,意识想要尽早醒来,身体却不受控制的留在那个充斥着腐臭肮脏无生气的地方。

醒过来的陈树依旧是躺在医院的病房,他讨厌医院的消毒水味道,更讨厌病床前各种仪器的滴滴答答声音。

全身上下插满了管子,浑身没有一处地方不是被绷带裹着的,痛疼已经无法感知,陈树只能知道还活着,身体貌似已经不属于自己了。

“你昏迷了一个月零八天,活下来是个奇迹,最好不要乱动,你的筋骨没有完全恢复,尤其是你的心脏,手术了三十七次,全世界最好的医生一批换一批保证你活到现在。”

声音是一个略显成熟的女性,陈树动弹不了,眼睛也没办法看到其人,嘴巴微微能够分出一条缝隙,“墨……予……怎……”

“那个一年级新生?她还活着,一周前刚出院,古森格教授住在你隔壁,一切安好。”

陈树听到大家都还活着总算舒口气,刚还想问些什么。

女生先说,“你好好休养,你至少要在这里休养半年才能出院。”

陈树力气用尽,想要说却开不了口。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张德率院长每天都会前来,嘘寒问暖,让他好生休息,陈树接下去落下的课程院长会安排人每天进行单独辅导,一定不会让他拖后腿。

提前入学的陈树,不仅没参加上入学典礼,也没有第一时间和班级里的同学认识,更是提前住进了医院病房,还是半年制。

每天陈树都要面对来自世界各地的医生教授参观,叽里咕噜说的话陈树听不懂,前几天陈树无法进食依靠营养液,后面几天伤势恢复很快,陈树就能吃点流食。

病房内,三名医护人员二十四小时贴身服务。

而专门负责陈树的金善医师,总算在一个月后被陈树看到容颜。

金善是霍德尔学院的毕业生,留在学院的医疗部门工作,出生在韩国会四门语言。

“我说金大美女,能否扶我起来让我看看窗外,我快憋疯了整天躺着。”

金善作为院长指定护理陈树,一百个不愿意也要尽心尽力,陈树有所不知他的名号已经在学院内炸开,成为霍德尔学院新生榜第一红人。

金善用床头开关慢慢上升陈树病床。

“这边卡住了。”

陈树右手边一处医疗器械被床头卡住,金善俯身上去伸手去拨弄。

恰好。

墨予今天上午没课,申请院长给她一次探视陈树的机会。

从病房的玻璃门看过去,身着白色医师服的金善俯身在陈树的身前,而陈树左右摆动脑袋活动筋骨。

错位的刚刚好,像缠意绵绵的深吻。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856.html

(0)
上一篇 2022-11-25 21:00:45
下一篇 2022-11-25 21:01:33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