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愿魔法与你同在阿利安娜斯内普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在科洛桑绝地圣殿当公职人员时阿利安娜就是武士团中绝对的熊孩子,她师父费劲千辛万苦才把她养得板正了,一朝殒命她来到了哈利波特的世界。   于是她的“熊基因”成功被身边围绕的同学们唤醒了……   夜游

在科洛桑绝地圣殿当公职人员时阿利安娜就是武士团中绝对的熊孩子,她师父费劲千辛万苦才把她养得板正了,一朝殒命她来到了哈利波特的世界。   于是她的“熊基因”成功被身边围绕的同学们唤醒了……   夜游闯祸欺负镇校神兽殴打学校教授一条龙服务自此开始,秃头魔王及他的魂器1234惨遭殃及。   西弗勒斯:罔我当初还以为你绝对是个假格兰芬多!晦气!   邓布利多:孤儿院出身,天赋异禀,受所有老师喜欢……可是她红头发蓝眼睛喜欢吃甜食又叫阿利安娜呀! 哈利波特小说同人文,西弗勒斯X原创女主。 有私设,努力不ooc ,子世代,蛇院X狮院。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火车上到处都挤满了学生,直到走到接近车尾的地方,哈利才找到了一间只有一个人的包厢。

坐在包厢里的女孩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已经穿上了学校来信上要求的那种黑色袍子。

但她闭着眼睛安静地坐在那里,似乎是睡着了。

站在门口的哈利立刻紧张了起来,他觉得自己应该在进入这间包厢前敲敲门,而现在他完全不敢开口,生怕打扰到人家。

万幸在这时女孩睁开了眼睛,和和气气地开口道:“你没有打扰我,请上来吧。”

“谢,谢谢你!”哈利结结巴巴的说。

她有一双湛蓝湛蓝的眼睛,火红色的头发在阳光的照射下仿佛在发光。

哈利没出息的脸红了。

他之前上的学校里面可没有这么好看的姑娘。

“你需要帮忙吗?”姑娘意有所指地看向他搁在脚边的箱子。

哈利觉得她是个天使。

愣了一下神后哈利飞快地说道:“不,不用!”

他试着用力将皮箱拽上来,结果那箱子丝毫不给他面子,不但完全不肯离开地面,还重重地砸到了他的脚背上。

哈利觉得自己的耳朵烧了起来。

他有些无措的看向了坐在包厢里的女孩,发现她也在看着他,这下他更尴尬了,他宁愿这女孩子依旧闭着眼睛在假寐。

女孩仿佛没有意识到他的窘迫,站起身来,她没有像哈利想象的那样过来搭把手和他一起把箱子抬上去,而是对着箱子抬起一只手。

哈利感觉到抓在手里的皮箱震动了一下,之后沉重的皮箱彻底挣脱了地球的引力,稳稳的飘进了车厢。

在哈利震惊地注视中箱子落在了地上,发出了“嗒”的一声轻响。

一切的尴尬都离他远去了:“这是魔法,对吗?”

女孩愣了一下,似乎是斟酌了一番措辞才开口:“是的,这是魔法。”

“魔法与我们在一起。”

随着她说完这句话,火车缓缓的启动了。

哈利也坐了下来,女孩子又闭上了眼睛,这样他终于有机会打量这个女孩了。

哈利当然不敢明目张胆的盯着她的脸看,他只敢偷偷观察她交叠着放在腿上的双手。

白皙,消瘦,但似乎充满力量——哈利不确定这是不是刚刚她露的那一手带给他的错觉。

之后他还可以从她的袍子那失去光泽的面层和已经磨损的边缘看出来这绝对不是一件今年暑假刚买的新袍子。

别问他是怎么对这事门儿清的。

这姑娘的袍子至少是合身的,哈利敢打保票,如果不是因为他能来霍格沃兹读书,那他穿的绝对要比这个姑娘惨一百倍。

她有可能是高一两个年级的学生,也有可能本身就生活在这个让他眼花缭乱的魔法世界。

他迫不及待地想跟她交换姓名了。

这时包厢的推拉门被人拉开了。

进来的是带他穿过9又3/4站台的那家人中最小的那个男孩。

“我可以坐在这里吗?别的地方都满了。”男孩子看着哈利问道。

哈利下意识的看向对面,之后立刻反应过来他问的是自己,赶忙摇摇头,之后又慌慌张张地补充道:“没,没问题。”

男孩子开心地坐了下来。

“我叫罗恩,罗恩·韦斯莱,是今年的新生。你们呢?”

哈利发现对面的女孩儿再次睁开了眼。

“阿利安娜·斯诺,一般别人都叫我安妮。我也是今年的新生。”

“我叫哈利·波特。”哈利迫不及待的开口了。

“哈利·波特!你说的是那个哈利·波特吗?大难不死的男孩!”罗恩惊叫起来。

他没有意识到自己打断了哈利的话,他指着哈利的额头之后,似乎意识到这行为不太礼貌,又指向了自己的额头,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哈利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明白罗恩在好奇他额头上的伤疤,但他现在一点都不想展示给罗恩看,当着阿利安娜的面撩起刘海来的行为他觉得蠢极了。

“我知道你,就在我们的课本里。”阿利安娜指了指放在腿边的《魔法史》,“你是我遇到的第二个’天选之子’了。”

一瞬间,哈利觉得自他知道自己父母的真正死因,知道自己在魔法世界的受欢迎程度之后产生的压力减轻了大半。

虽然他因为“天选之子”这个称呼又红了脸。

“另一个天选之子?他怎么样了?”他半是故作平静半是好奇地问道。

阿利安娜沉默了片刻,她的声音依旧很平淡,平淡的过了头:

“他用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方式印证了他的身份。”

“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个说法?”罗恩的注意力立刻被转移了。

“大概是因为关于他的故事发生在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某个地方。”

他属于我的上辈子,阿利安娜想到。

再一次在懵懂中度过人生中没有记忆的前两年,再一次在幼年时被一个“组织”收养,再一次成长到11岁,对于她更早之前的经历阿利安娜只能想到“上辈子”这一个词。

“你不是在巫师家庭长大的吗?”罗恩几乎要从座位上跳起来,“可你看起来就是一个小巫师!”

“我想能坐到这列火车上的人都是小巫师。”阿利安娜笑得眯起了眼睛,“是的,我不是在巫师家庭长大的。圣·特雷莎孤儿院的修女养大了我。”

罗恩显然并不了解孤儿院这个词所代表的含义。

但哈利明白。

以己度人,他深知失去双亲的孩子会有怎样的童年经历。

阿利安娜注意到了哈利眼神中的同情:“不,请不要这样,我的生活没什么不好的,孤儿院的修女们对我们都很好。唯一遗憾大概就是很少见到男生吧,我们孤儿院除了新生儿以外都是女性。”

“你呢?你是出生在巫师家庭吗?”阿利安娜向罗恩问道。

“没错,我的爸爸妈妈,哥哥们,还有妹妹,他们全都是巫师。我听说你后来跟麻瓜们住在一起了,这是真的吗?”罗恩对哈利的兴趣显然要大过了介绍自己的家庭。

他们糟透了!

阿利安娜可以从哈利的表情上看出这一点。

但最终,哈利说的却是:“我要是也有几个巫师兄弟就好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你就不会这么说了,我有五个哥哥,”罗恩夸张地对着两人挥舞着他的五根手指,“你要是也有五个哥哥,你就永远用不上新的东西,我穿比尔的旧长袍,用查理的旧魔杖,还有珀西扔了不要的老鼠!”

哈利忍不住晃了晃脑袋,试图将脑海中出现的那件用达力旧衣服染出的校服驱赶出去。

罗恩的声音就像被关掉的电视机一样突然停止了,他有些不安的看向阿利安娜。

阿利安娜也穿着旧袍子,她腿边的那本魔法史看起来可能连二手的都不是。

罗恩的耳朵涨红了,他觉得自己说错话了。

阿利安娜却觉得没什么,就算之前她已经是绝地圣殿的武士了,她的袍子也总处在磨损过度的状态,在最忙的时候她甚至会因为懒得去领新袍子而维持着只要袍子不破就不算失礼的心态。

直到被尤达大师一顿痛骂……

“霍格沃兹的助学金不足以支撑我所有的东西都买新的,钱要花到刀刃上,虽然没有新袍子,书也是旧的,但我还是买了根新魔杖。”阿利安娜说着从腰间摸出了她的魔杖。

阿利安娜的魔杖散发着温润的光泽,如果现在拉文克劳的二年级学生秋·张在这里,她应该会敏锐地意识到这根黑檀木制成的魔杖已经被盘到包浆了……

“感谢那位带我去对角巷的教授,他坚持我应该买一根新魔杖,那真是奇妙的经历。”

哈利立马表示认同,去对角巷的那一天发生的每一件事都让他记忆犹新,但要让他选一件最难以忘怀的,那绝对是将魔杖拿到自己手里的那一刻。

罗恩想到了自己的那根旧魔杖,表情变得不自在起来,看向窗外,小声的地嘟囔着:“我一定要找个理由让妈妈给我买根新的……”

哈利立马将自己一个月前还穿着表哥的旧衣服,过生日收到的生日礼物是一张餐巾纸这些经历告诉了罗恩,罗恩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

“在海格找到我之前,我都不知道什么是巫师,我的姨妈甚至告诉我我的父母死于车祸,还有伏地魔的事——”

罗恩倒抽了一口凉气,打断了他。

哈利和阿利安娜都不明所以。

“你说出神秘人的名字了!”罗恩惊恐地叫道,之后,他似乎是被哈利的勇气感动了,“我早就想到,所有的人当中只有你——”

“别这样,”哈利有些受不了这种被人“寄予厚望”的感觉,特别是在阿利安娜面前,“我只是不知道那个名字不能说。”

“我也不太明白,为什么我们不能说出他的名字?”

罗恩打了个冷颤:“因为他是个可怕的黑巫师啊!他……坏透了!”

“可那时候你才刚出生?”类似的话哈利也听海格说过,当时他就很困惑,他顺着阿利安娜的问题继续问了下去,“你不可能记得关于他的事呀。”

“我不想说这个问题,几乎所有反对他的人都被杀掉了!”罗恩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于是哈利和阿利安娜立刻终止了这个话题。

僵了一会后罗恩从口袋里掏出一只肥肥的灰老鼠,摩挲着它的背毛,似乎小动物的温暖可以给予他一丝安慰。

阿利安娜沉默的靠在座椅背上。

恐惧,是使人通向黑暗的道路,这是原力的黑暗面之一。

不知道这是否也是魔法的黑暗面。

车厢内沉默的氛围一直持续到十二点半左右,过道上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

阿利安娜抽了抽鼻子,她似乎闻到了香甜的味道。

“亲爱的,要不要买车上的什么食品?”一个笑容可掬,面带酒窝的女人推开了包厢门。

阿利安娜已经可以从打开的一点门缝里看到那辆发出声响的车子上都装了些什么。

蛋糕,糖果!

感谢她对二手货的不在意以及斯内普这位优秀的向导,霍格沃茨的助学金她留下了1/4还多!

“你总能发现钱有更需要用到的地方。”

某个低沉的声音在脑海中回响。

阿利安娜当然不会认为斯内普指的是满足她的爱好,但这不妨碍她把吃甜食当做人生大事。

唯一可以拖慢她花钱脚步的是该如何在比比多味豆和巧克力蛙之间做出选择。

在她犹豫的时候哈利已经把车子上所有的零食都买了一遍。

……真的有钱人!

阿利安娜有些羡慕的看着他。

“我们可以一起吃!我买了很多巧克力蛙,吃不完会化掉的。”哈利抱着一手臂的糖果零食,乐呵呵的邀请到。

两个人都不知道魔法界的巧克力不会轻易化掉,但阿利安娜满怀感激地选择了比比多味豆。

坐回到包厢里,哈利从阿利安娜手上那袋打开的比比多味豆粒抓了几颗出来,之后自然地递了一包巧克力蛙给她。

在攥紧那几颗糖果的同时他又自然地同罗恩交换了馅饼。

看上去自然地。

其实哈利觉得自己的心快跳到嗓子眼儿里了,他是真的为他与阿利安娜之间有了这样的交流而开心。

在甜食面前阿利安娜多少是丢了些理智,一般情况下那如同打鼓一样的心跳声他早就该注意到了,现在她的注意力全在巧克力蛙上。

“里面是真的青蛙变得吗?”看着阿利安娜飞快地拆着青蛙的盒子,哈利好奇地问。

还没等罗恩回答,一只巧克力色的青蛙就从阿利安娜刚打开的盒子里迫不及待地跳了出来。

可惜它的越狱没有成功,阿利安娜一把抓住了它。

“呃……”看着在阿利安娜,手中徒劳地挣扎着的青蛙罗恩莫名觉得自己背后有点凉,“当然不是真的,盒子里面有一张画片,画的都是有名的巫师,你可以收集他们。我现在就缺阿格利巴和波托勒米了。”

阿利安娜一边思考着这两个人是谁一边将画片从盒子里取出来。

是一个头发花白留着长胡须的老人,但他那双明亮的蓝色眼睛告诉阿利安娜这具身体的灵魂还远没有走到日落西山的时候。

这样坚定的眼神她只在绝地委员会的那些大师们身上看到过。

在哈利和罗恩继续开盒抽卡的时候阿利安娜仔细的阅读了关于邓布利多的成就。

他的确当之无愧“当代最伟大的巫师”这个形容。

阿利安娜重新把画片翻到正面,惊奇地看到画像上的邓布利多正在和她打招呼。

欢迎加入霍格沃茨。

阿利安娜从他的嘴唇中读到了这句话。

“哦!他还在!”开完了所有盒子结果全是重复的罗恩突然惊叫道。

“这很奇怪吗?一般会怎样?”阿利安娜抬头看向罗恩,等她再低下头时,画片上面已经空空如也了,只留下背面那些闪闪发光的成就。

“一般他会很快消失。”

阿利安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之后三人开始了“比比多味豆大挑战”:手心手背,谁落单谁吃。

阿利安娜完美的避开了每一颗“坏豆子”,让不幸接连吃到臭奶酪味,辣椒味和芹菜味的罗恩差点怀疑人生。

“你真幸运!”刚刚吃了一颗浓薄荷味的哈利捂着嘴小心翼翼地说着话,生怕会有凉气灌进来。

嗯,感谢原力与我同在。

过了一会儿,一个男孩儿敲了包厢,寻找他的蟾蜍。

他刚离开三人还没说上两句话,包厢的门又被敲响了,这回她是被一个小姑娘带进来的。

“他刚刚来过了,蟾蜍不在我们这儿。”罗恩正在阿利安娜手中的两只多味豆里极限二选一。

阿利安娜的“运气”得到了两个男孩的信任,他们会让阿利安娜抓三颗,之后三人轮流一人拿一颗,阿利安娜沉浸在欺负魔法幼徒的快乐中简直不能自拔。

“你们也是新生,对吗?我发现了,只有新生的校袍是纯黑色的。”她虽然用了疑问句,但她的语气中却透露出强烈的自信,她看着阿利安娜,眼神仿佛在说,就是这样,我说的准没错。

再继续玩下去就会显得很不礼貌,阿利安娜虽然对这样的孩子不是很感冒,但还是立马停下手中的事回答她:“是的,我们都是新生。”

“哦,果然是这样,”小姑娘点了点头,潜台词是:瞧吧,就像我说的那样。

哈利和罗恩一直沉默着。

罗恩已经有点不耐烦了,刚刚哈利吃到了好豆子,现在到他了,如果他也选到了好的,那他也许就终于可以看到阿利安娜吃坏豆子了。

可小姑娘并没有离开的打算。

“我家里没有一个人懂魔法,所以在收到入学通知书时,我吃惊极了,我把所有课本都背会了,希望这够用,我还试过几道简单的咒语,只是为了练习,而且都起作用了。对了,我叫赫敏·格兰杰,你们呢?”

她连珠炮似的一口气说完,之后扬起下巴问道。

罗恩和哈利的脸都皱了起来,那个找蟾蜍的男孩子更是紧张地用脚尖划着地板。

阿利安娜懂他们,当所有人一起选择躺平休息的时候人家都不会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但当有个卷王过来告诉大家她已经完成了今日份的训练内容还额外做了两个小时的冥想以及三个小时的光剑训练时,大部分人的第一反应就是呐喊哀嚎。

现在这位赫敏小姑娘就是这个卷王,更加可怕的是,如果大家拿到录取通知书的时间都差不多的话,她可能已经卷了大家至少一个月了。

阿利安娜打心底里佩服她,毕竟她能老实看完书那是因为她已经活了几十年了,如果是在她上次这么大的时候,她很可能是那个号召大家一起躺平的人。

“安妮也可以用魔法,她用的可好了!”哈利的脸颊还是微微泛红的,他刚刚在拿豆子的时候碰到了阿利安娜的掌心——这不是第一次了,但每一次他都会脸红。

哈利不知道刚刚自己心底里的自豪感是从哪里来的,他说话的语气和赫敏像极了,感觉像是在炫耀。

“哦,是吗?”赫敏挑眉道。

“我是阿利安娜·斯诺。阿利安娜站起身来回答她。

按照她受到的教育,当意识到话题一时半会儿不会结束的情况下,她就不应该在别人站着的情况下继续坐着。

赫敏突然觉得不自在起来,她似乎意识到了自己打扰了别人,这让她的表情生动了起来,那张年幼的脸也比之前显得可爱多了。

“哦,对不起,打扰了,我还是去帮他找蟾蜍吧!”她拉着找蛤蟆的男孩跑走了。

“真可怕,我希望不要跟他分在同一个学院……”罗恩嘟哝着。

“学院!你的哥哥们都在哪些学院?”哈利好奇地问,在对角巷时海格说过关于学院的事,可那个话题因为伏地魔很快就结束了。

“格兰芬多,准确的说我们全家都在格兰芬多。”罗恩无奈放弃了他们刚刚的游戏,咬掉了一只已经不会跳的巧克力蛙的脑袋,含糊地继续说,“去拉文克劳或者赫奇帕奇都无所谓,只要不是斯莱特林。”

“因为那是伏地魔的学院对吗?”哈利脱口而出,罗恩因此打了个冷颤,哈利赶忙连连道歉。

“我不知道这个,有什么说法吗?”阿利安娜问道。

霍格沃茨书单上的书上只能找到“知识”,而现在罗恩和哈利说的应该属于“常识”的范畴,学校的书本一般可不会教学生“常识”。

“所有的坏巫师都是从斯莱特林出来的。”

“那为什么还会有学生被安排去这个学院?”阿利安娜困惑道。

罗恩答不上来了。

对啊,为什么呢?

“我不知道,反正大家都这么说。”

哈利表示认同,海格就也是这么说的。

果然,这就是常识。

罗恩不想在自己答不来的问题上打转,于是继续说:“拉文克劳的是书呆子,赫奇帕奇的人是饭桶,格兰芬多最有勇气,不过也有人说这叫鲁莽。总之,大家都这么说。”

“那他们要怎么确定我们该去哪个学院呢?”

13岁以内的绝地被称为幼徒,他们也会被绝地大师们分成不同的小组,阿利安娜当时是属于巨龙组的,这代表着坚韧顽强,组内的幼徒们也确实都符合这样的形容。

“不知道,他们都把这件事瞒着我们,似乎是过来人的恶趣味,弗雷德说我们需要通过一种测试,和怪兽搏斗之类的,很可能会受伤。我不太想相信他。”罗恩面露菜色,哈利也开始焦虑了起来。

阿利安娜默默的开始纠结要不要将光剑从箱子里拿出来。

“常识”的产生肯定是有原因的,她不太想去需要努力卷学习的拉文克劳,也不太想去被标记为坏巫师生产地的斯莱特林。

现在她的选择困难症又发作了,她是该去听起来就能轻易搞到吃的的赫奇帕奇,还是和她原先分组最相近的格兰芬多?

似乎是为了缓解包厢内沉重的氛围,罗恩开始聊起了魁地奇球赛。

两个长在麻瓜界的土包子听得津津有味。

就在阿利安娜准备分享一下她上辈子偷偷参加的那些飞梭比赛时,包厢的门又被推开了。

这回是三个男孩子。

一个金发的小白脸,和他的两个保镖。

这是阿利安娜对他们的第一印象。

“这是真的吗?整列火车上的人都在纷纷议论,说哈利·波特在这个包厢里这么说就是你了,对吧?”金发小白脸看着哈利说道。

他的眼睛里仿佛没有罗恩和阿利安娜这两个人似的。

“这是克拉布,这是高尔,我叫马尔福,德拉科·马尔福。”

阿利安娜看到罗恩掩饰地轻咳一声。

马尔福立刻看向了他。

“你觉得我的名字很可笑是吗?不用问你是谁,我爸爸告诉我,韦斯莱家的人都是红头发,满脸雀斑,而且孩子多的养不起。”

阿利安娜皱起了眉,这话说的,既不友好,也不礼貌。

罗恩气得涨红了脸。

阿利安娜也是从这个年龄过来的,她当然知道这个年龄的男孩子火气有多旺盛,多么容易被激怒,罗恩还能保持理智,没有冲上去对马尔福轮拳头,已经算得上是很克制了。

哈利当然也很清楚“孩子多的养不起”可不是一句恭维的话,他抿紧了嘴唇,一双碧眼冷冰冰地看着马尔福。

但这位马尔福先生显然没有察觉到他在这个包厢里的不受欢迎,他向哈利伸出了手,自说自话。

“你很快就会发现,有些巫师家庭要比其他家庭好许多,波特。你不会想跟另类的人交朋友吧?在这一点上我能帮你。”

哈利当然没有搭理他伸出的手。

“我想我自己能分辨出谁是另类,多谢了。”

马尔福的表情看上去似乎是被哈利的冷漠侮辱了。

“我要是你呀,波特,我会特别小心。你应当放客气点,否则你会同样走上你父母的那条路,他们也不知好歹。你如果跟像韦斯莱家或海格这样不三不四人混在一起,你会受到影响的。”

在阿利安娜看来,这句话像是威胁。

两个男孩腾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罗恩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你再说一遍!”

而哈利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他已经握紧了拳头,就差将它打在马尔福脸上了。

“向他们道歉,然后离开这里。”阿利安娜没有和男孩们一起跳起来,她坐在那里看着马尔福的眼睛,平静地说。

马尔福原本傲慢的表情瞬间凝固,之后变得空白。

“对不起。”

他说话的声音没有起伏。

之后他转身缓缓地向包厢外走去。

他的两个保镖疑惑地对视了一眼,但他们显然也不是习惯自己拿主意的人,于是莫名其妙地跟着马尔福一起走了出去。

在车厢门被关上的一瞬,罗恩惊叹道:“酷!”

“这也是魔法,对吗?你说过的魔法与我们在一起!”哈利说着拉着罗恩一起坐下来。

“是的,但只对心智不坚定的人有用。”其实这是绝地控心术,如果阿利安娜有机会再多读一点书的话就不会轻易使用这个能力,因为它和夺魂咒太相似了。

绝地控心术永远不会被用来获取金钱或私利,只是为了谋求更大的善行而采取的权益手段,但谁又说的清楚呢?

这时赫敏又进来了。

“我来提醒你们,我们马上就要到了,你们最好还是赶快换上长袍。”

之后,她看着罗恩,嘴唇有些纠结的动了动,但最终什么都没说出来,飞快地转身离去了。

“那么,现在将空间留给两位先生。”阿利安娜说完也离开了车厢,贴心的帮他们将门关好。

她注视着夜幕下的山峦和树林,不知道自己是期待多一点,还是担心多一点。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756.html

(0)
上一篇 2022-11-25 15:00:30
下一篇 2022-11-25 18:00:22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