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雍风云录》主角南宫寒棘婉瑜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世间第一倒霉蛋——南宫寒,不慎误吞青鹖宝玉,后又身中乌霜剧毒,至阳至阴,痛不欲生!且看他如何扭转乾坤,解开身世之谜、复兴雍国大业!

世间第一倒霉蛋——南宫寒,不慎误吞青鹖宝玉,后又身中乌霜剧毒,至阳至阴,痛不欲生!且看他如何扭转乾坤,解开身世之谜、复兴雍国大业!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喧闹归于沉寂。

人群迅速向四周散去,空荡的军寨中央成为了两名武士的争斗舞台。至于薛存礼和守寨军士,早已没了踪影,估计找地看戏去了。

几百号男丁聚在一起,打斗争胜不过是家常便饭。

南宫寒和李泽顺着人流向前挤去,占据了绝佳的观战位置。场中两名武士,一人使刀,一人使矛,正在活动筋骨。

李泽远远认出他俩,知道今日不同以往,并非简单的切磋武艺。

“原来是郗氏内斗。南宫兄请看,那使刀的是江州郗氏子弟,名子季,使矛的是海州郗氏,当代家主长子,郗之龙。郗氏先祖本是一对亲兄弟,当年随太祖起兵时分别任左右先锋,立下军功甚多,可不知为何后来反目成仇,老死不相往来,以致太祖在分封恩族时只好将他们分列两支,位列二等第二十九和三十。”

此言令人佩服至极,莫说郗氏,就是本族的起源,南宫寒也不敢保证讲得如此清楚。

“李兄真是博学,不知从哪里了解这些秘闻?”

李泽哈哈一笑,大方揭开了谜底。

槐阳李氏,自太祖年间便承命修撰《恩族列传》,各族繁衍生息、名人雅士、宝物器具等,皆收录其中,二百年来,从无间断。

“南宫兄若有兴趣,我可把你家列传讲与你听。”

“暂时不必,若是他家故事,倒可一听。”

李泽显然意犹未尽,继续说道:“江州郗氏、海州郗氏位列二等恩族,本可世袭地方官职,不过先主在位时,这两族被控谋反,相关族人受到严厉惩罚,世袭的官职也被褫夺。如今这两族仅仅挂着恩族的名头,除了十丁抽一外,已无任何优遇。”

按西雍律法,叛乱者全族连坐。郗氏犯下谋逆大罪,虽失去了一切功名利禄,但仍保全了家族,保留了恩族名号,足见王室对恩族的宽容。

“太祖立国,赐封恩族一百,小弟却有耳闻,如今尚存于世的恩族似乎已不到一百了。”

李泽神色一变,肃然道:“不错,如今存世恩族为九十二家,消亡的八家均是三等恩族,都是由于全族男丁战死,无人再承衣钵。”

二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在对面正可劲呐喊助威的少年身上。

李泽略带神伤,一字一句地说道:“他便是津州上官一族最后的男丁——骊山侯上官策!”

这正是“美人自刎乌江岸,战火曾烧赤壁山,将军空老玉门关。伤心秦汉,生民涂炭,读书人一声长叹。”

……

场上比试正式开始。

郗子季使一把连环刀,刀背有五环,刀尖突出,异常锋利,挥动起来虎虎生风,铃铃有声。

郗之龙用的钩镰枪,枪长七尺有余,枪杆通体漆黑,枪头尖锐无比,舞起来也是威风凛凛。

两人仇人相见,誓要争出个高低。

郗之龙单手持枪,摆出进攻的姿态,大喝一声:“海州郗之龙在此,领教阁下的刀法!”

郗子季右手将刀横于胸前,眼神聚焦于对手枪尖,冷冷地道:“无需多言,出招便是。”

郗之龙率先抢攻,运起轻功腾身跃起,至半空时双手紧握枪杆,左手在上右手在下,居高临下往郗子季的面部刺去。钩镰枪挟风狂突,这一刺力道甚大,引得围观人群一阵惊呼。

郗子季不敢怠慢,立即运起大刀,利用刀身宽大的优势,使出巧劲将枪尖弹开。

郗之龙一击不中也不气馁,趁势一口气刺出七八枪,枪枪皆奔命门而去,郗子季前几枪倒还应付自如,最后两枪时胸口一闷,换气不及,接连退出三步方才站稳,模样颇为狼狈。

李泽在旁看得津津有味,点评道:“海州郗氏似以祖传枪法见长,这郗之龙招法刚猛威武,看来有点意思。”

南宫寒也是看得目不转睛:“刚才这一回合,小弟自问挡不过三枪,那郗子季还是有些真功夫,且看他如何进攻好了。”

南宫寒颇有自知之明,此言绝非谦虚。

李泽反笑道:“南宫兄都走不过三枪,那我多半是一枪毙命。哈哈。”

郗子季吃亏后反激起了昂扬斗志,一声低吼,提刀直扑上前,伴随着清脆的环响,大刀划出一道半圆,也是十分霸道的招式。

郗之龙尚来不及沾沾自喜,眼看大刀挥至,忙不迭地避往一边,手中长枪却以守为攻,大力前刺,刀枪反复碰撞间,钩镰枪倒钩竟一举钩住了对手刀身。

郗之龙士气大振,用足全身力气往回一钩,眼看就要上演夺取对手兵刃的好戏。若是郗子季兵器再被击落的话,那这场比试也就毫无悬念了。

但郗子季又岂是易与之辈,先在空中使出一招护住下盘,稳稳落地后再聚起全身真气,如苍松般扎在原地,发出一声响亮无比的暴喝。

在巨大的力道冲击下,那精钢打造的倒钩被生生削断!

这一回合下来,郗子季不仅找回了场子,反倒胜出一筹。

郗之龙不仅兵器折损,身体也吃亏不小,不过这一来回也摸清了对手的底细,冷哼道:“想不到你竟已习得灵气,刚才算我大意。再来!”

一言既出,全场哗然。

从古至今,凡习武之人,皆以吐纳修习真气,再以真气润肺腑、驱兵器,形成十八般武艺,再由不同招式衍出无穷变化。

无论是武功绝顶的宗师,还是混迹市井的无赖,各自真气并无本质区别,只是深度和广度不同而已。因此传统武学的修炼讲究循序渐进,越是精妙高深的招式,越需要日积月累的实战与练习。

诚然,世间总不乏天赋异禀之人,有的天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达到常人一生都不可企及的高度,但归根到底也只是缩短登高的间隔罢了。

再说灵气。

百余年前,在东夏国沿海的群山中,兴起了一个名为“灵山派”的神秘宗门。此派完全抛弃原有的吐纳修行方式,独具匠心地创造了一套全新的练气方法,修习的新气要比真气更浑厚绵长,更适合以防御见长的高手。

在灵山派诞生的前五十年,该派一直寂寂无名,无绩可言,直到一位打破传统的武学天才横空出世。此人首开真气灵气同练共存的先河,在巅峰之年横扫各国无敌手,使小小的灵山派迅速崛起为东夏第一门派。

至此,灵气之说传遍天下。

真气为阳,灵气为阴。

南宫寒疑惑不解。按灵山派心法,阴阳并行,可汇聚成磅礴之力。如今,在西雍境内,修习灵气之人并不稀罕,但在恪守传统的恩族中,却实属罕见。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修习灵气之人,刚才却未发现异样,想必郗之龙一定是近距离感觉到了气息。”

李泽淡然道:“南宫兄不必懊悔,小弟我也毫无察觉,这灵气之法并不受我朝推崇,在王族和恩族中修习之人甚少,不了解也是正常的。”

南宫山庄虽无人修习灵气,但天风阁藏书中仍留下了有关灵气的记载。

“小弟曾阅我家藏书,有道是灵气之修,天人合一。我觉得这说明灵气的修习并不看重个体,关键在与自然环境的融合,不知李兄有何见解?”

“灵气之修,天人合一……”

李泽口中默念两遍,深以为然。

“归纳得实在巧妙,南宫兄的解读也十分准确。据我的了解,灵气与真气虽异源而生,却可辅助相成,若是一位顶尖高手二者共修,往往可以事半功倍、突飞猛进,不过据说灵气修习瓶颈甚多,稍不留神便会遭到反噬。”

这一会,场中的郗氏二人你来我往,战得十分激烈,郗子季显得后劲不足,先前建立的优势又开始慢慢流失。

这正好与李泽的判断保持一致。

“你看郗子季似不敢再动用灵气,想来定是初习不久,还不能熟练驾驭。”

南宫寒也想起曾读过的一个恐怖故事。

“没错,《寻青记》中卷有记载,在冕地有一个叫‘阕’的小门派,习的便是真气灵气共存之法,在当地横行了好几年,后来却不知出了什么岔子,整个门派都走火入魔,自燃而死,死得惨不忍睹。”

像是要附和南宫寒的话一样,郗子季的脸已变成褐红色,体内气息大乱,招式开始乱无章法,立刻便陷入勉强抵挡的境地。

郗之龙喜出望外,此时不追更待何时?

当下使出压箱底的绝技,一式“满庭芳”连挑七记枪花无一失手,其中两记挑落兵器,四记点中四肢,最后一记轰在正胸。

郗子季再也坚持不住,用尽最后真气强行压下差点从口中喷出的鲜血,轰然跌倒在地,再不起来。

他心知肚明,郗之龙已经收力,否则自己不死也得半残。

南宫寒和李泽离他跌倒处最近,立即冲上前去查看。

近看之下,郗子季全身上下并无伤口,脸色也很快恢复过来,尚有余力向郗之龙示意认输。

郗之龙傲视四方,尽情享受着欢呼和喝彩,潇洒地扛枪走人,留下豪言壮语。

“海州郗氏终是要胜出一筹,此等旁门左道在我这里行不通!”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746.html

(0)
上一篇 2022-11-25 18:00:16
下一篇 2022-11-25 18:00:18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