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雍风云录南宫寒棘婉瑜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世间第一倒霉蛋——南宫寒,不慎误吞青鹖宝玉,后又身中乌霜剧毒,至阳至阴,痛不欲生!且看他如何扭转乾坤,解开身世之谜、复兴雍国大业!

世间第一倒霉蛋——南宫寒,不慎误吞青鹖宝玉,后又身中乌霜剧毒,至阳至阴,痛不欲生!且看他如何扭转乾坤,解开身世之谜、复兴雍国大业!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月明星稀,寂静无声。西雍国北部,庭州境内。

庭州之东有轩辕山,因传黄帝曾居于此,故而得名。

轩辕山上盛产铁石,用之铸剑削铁如泥。山下林木茂盛,溪流潺潺,是个游玩避暑的好去处。山中栖息有珍奇鸟类——青鹖,此鸟体型硕大,头有长角,全身覆盖青色羽毛,双爪锐利无比,经驯服后,可作攻击之利器,是极其名贵的大型鸟类。

青鹖生性不羁,驯服极为不易,天下唯南宫氏有祖传秘技,可以人鸟相通,召唤自如。

一个颇具规模的山庄坐落在轩辕山脚,因庄内多为南宫族人,外人便唤此地为南宫山庄。

此刻,位于山庄正中的南宫祖祠前灯火通明,巨大的火盆、熊熊的火苗,火光映照着“英烈祠”匾额之上的青鹖石雕,十分庄严肃穆。

堂前,三位老者负手肃立。身后十余名青壮后生青衣束发、一字排开,因谁也不知所为何事,大家都面露紧张神色。

一场特别的仪式即将开始。

戌时正,无需有人发令,只见盆中之火噼啪作响,窜起一道足有三尺高的湛蓝火芒。仪式的吉时良辰到了。

“列队入祠!”

一名头戴青鹖冠、身着白色劲装,英气逼人的武士将候选男丁引入正堂。

先向列祖列宗行叩拜大礼。

南宫三老拜祭在前,众后生紧随其后,有后生叩首之余大胆抬眼望去,南宫氏前辈英豪的灵位巍然在上,仿佛在诉说数百年来的风云变幻和荣辱兴衰。

对于一个日渐没落的家族来说,这份英豪名录已是他们最后的骄傲。那密密麻麻摆放的二百多个灵位,尽是南宫先辈中出类拔萃之人,有人封侯拜将、入朝为相,也有人马革裹尸、殒命沙场。

身后灵位能入祖祠,接受后辈子孙的拜祭,是南宫族人最大的荣耀。

跪拜结束,南宫三老依次在上位坐定。

居中者年纪最长,面容虽略清瘦,但仙髯飘飘,精神矍铄,有深山隐士之风,是南宫氏第三十一代家主——南宫暮云。

居右者身材矮小,比南宫暮云低去一头,左脸颊似曾被刀剑所伤,留下了一道清晰可见的疤痕,是南宫暮云同父异母的三弟——南宫朝云。

剩下一位满鬓白发,却有着一张异常年轻的面庞,论年龄,他与南宫暮云、南宫朝云相近,论辈分却是二人的侄辈,是北境赫赫有名的剑术高手——南宫乾。

堂下领头的白衣武士正是南宫乾之孙南宫寰。他是本次仪式的主角。

“今日,除祭祖外,尚要举办‘纳签’仪式……”

“纳签”是南宫先祖流传下来的一种抽签方法,用于战时确定从军出征的人选,不同于一般的抽签,“纳签”使用已驯服且极通人性的青鹖进行。据说青鹖鸟会以念力与人连通,最后选出最为适合的人选。

青鹖在南宫家族的地位有如神灵,“纳签”选中之人便是天选,谁也无法改变。这批后生年纪尚轻,还从未经历过“纳签”仪式。

“奉少国主令,征北境六州壮丁讨伐巨宛……”

若不是慑于南宫暮云的严厉,后生们恐怕立刻就要喧哗起来。这也难怪,对于巨宛,雍人谁不谈虎色变、恨之入骨?

那巨宛国位于西雍以北,以弓马立国,带甲数十万。雍宛两国交兵已久,西雍胜多负少,不断把国界往北推进,直到十八年前的湟京之战。

当年,为争夺良马产地沐阳,一代雄主棘嬴亲率大军北伐,一路势如破竹直至巨宛国都湟京城下。雍军围城三月不下,突遭暴雨袭击,顿时陷入绝境,自棘嬴以下、大小贵族、普通士卒战死者三万余人,整支大军逃回国者仅有数百人。

传说决战当日,巨宛出动了身高六丈、力抵三军的巨人,施放了威力巨大的古老魔法,一举将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西雍大军彻底摧毁。

从此,西雍与巨宛结下血海深仇。

这将是十八年来西雍的第一次北伐。

“蒙国主厚恩,南宫氏十丁抽一。今族中有壮年男丁二十二人,除去五年内已服役者六人,尚有十六人。本次‘纳签’当选一人。”

按西雍国例,除常备军外,若遇战事,五丁抽一。南宫先祖曾随王族起兵,为西雍开国立下汗马功劳,是西雍一百个“恩族”之一,世代享受十丁抽一的优遇。

众人不禁窃窃私语时,南宫暮云走下堂来,逐一为后生们理正衣冠。这里面还有两个是他的嫡孙。再转身时,言语中尽显苍凉。

“十八年前,我族健锐随先主出征,尽殁湟京城下,数十年积蓄之青鹖损失殆尽,直到今天也难以恢复。早前我上书少国主,请以现有青鹖从征,今日却得沐阳公主回信,让我族暂且忍耐……”

族中的悲怆往事,堂下子弟人人皆知。

当年,南宫家主正是南宫暮云的长兄——南宫舞云,从军北伐子弟达二十七人。湟京巨变时,南宫暮云正护卫王女返回西雍,在半途得到惊天噩耗。经此巨劫,南宫一族丧失绝大部分精锐儿郎和苦心经营多年的青鹖,再不复往日的强盛。

就在南宫暮云祖爷爷那辈,族中丁壮八百,青鹖成群,南宫子弟驰骋北境,威名远扬!

南宫暮云忆起昔日荣光,心中实在愤懑不平。

“好了,这便开始吧。”

南宫寰从早已备好的托盘中取来一只小巧精致的银壶,轻轻拧开壶口,一股奇特的香味立刻蔓延开来。

等待挑选的南宫子弟屏住呼吸,聚精会神地望着银壶,既紧张又兴奋,既不想青鹖选中自己,却也希望见识这多年都未举行的神秘仪式。

待到浓香满堂,南宫寰合上壶口、放下银壶,双目紧闭,正身肃立。

作为族中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南宫寰已具备驯服和召唤青鹖的能力,刚刚银壶之中释放的是吸引青鹖的神秘香气,此刻他正运用念力召唤与自己心灵相通的那只青鹖。

不多时,门外风声骤起。

青鹖飞临!

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黑色身影急速跃入堂中,没等惊呼出声,那足有半人高的青色鸟儿径直扑向一人,利爪轻轻一点,随后发出一声“呜古”的鸣叫,又腾空飞走了。

在众人的惊诧中,“纳签”仪式眨眼间便结束了。

南宫寰勉力定住元神,睁开双眼,脸上已沁出一层密密的汗珠,原来召唤青鹖竟如此消耗元气。他偷偷瞄向南宫乾,见他神色如常,这才放下心来。

后生们东张西望,竞相寻找被青鹖选中之人。

那不幸的人死死盯着胸前两枚花瓣般的黑色印记,如遭五雷轰顶。

在场后生谁也不愿被“纳签”选中,这并非贪生怕死。说到底,五丁抽一是“常征”,抽中者只能充作雍军中最低阶的募卒,南宫子弟若以青鹖从征,则是“别征”,可以获得精英武士的资格。即使在恩族中,“别征”的机会也十分宝贵。

被选中的这人已经没有机会参加“别征”了。

众目睽睽下,那人上前一步,向三老深深一拜。

“蒙青鹖神眷顾,不肖晚辈愿征巨宛!”

南宫暮云抬眼望去,一时却怔住了,作为一家之主,不是所有的子弟他都认识,但此人实在面熟。

南宫寰知道太爷不识此人,赶紧凑前附耳提示。

“他就是南宫寒。”

南宫暮云微微一愣,再细细打量。那人年纪尚轻,面容谈不上英俊,身材说不上魁梧,双肩略微颤抖,显然还处在震惊中,但他双目有神,似又透着一股坚毅和自信。

这便是假作坚强吧。

“原来是他,竟已长得这么大了,我上次见他时应还在襁褓之中吧,为了留下他我都差点被先老太爷逐出山庄。”

南宫寒的身世非同寻常。

他的父亲南宫寻悖逆家门,犯下大恶,被族人诛杀。作为逆贼之后,他本应被赶出山庄自生自灭,幸得南宫暮云念及旧情说服先老太爷,这才得以留下。

不仅如此,南宫暮云对他还有赐名之恩。

“冰峰撑空寒矗矗,云凝水冻埋海陆。”

“当年我随口吟出这首《苦寒行》,也算是解一婴孩之难。青鹖神既有谕示,这便是你的命数。”

南宫寒半跪在三老面前,十指交叉置于膝上,依指令运转心法,让真气充盈于全身经脉之间。南宫暮云似闭目养神,其实正隔空探察他的修为。

“晚辈学艺不精,剑术久无长进,驯服青鹖更是不敢乱想,有负太爷厚望。”

除青鹖外,南宫家族剑术也是一绝。祖传南宫剑法分为九重,一二三重为初阶,四五六重为进阶,七八九重为高阶,每一重威力均较上一重成倍增长。

作为族长的南宫暮云,剑法修为已达到第七重,南宫朝云则在第六重,尚未达到高阶水准,反倒是南宫乾,作为族中百年一出的天才,早已臻入第八重境界。

以南宫寒的年纪还在初阶水平,资质实在普通,若想驯服青鹖,简直几无可能。因为即使是驯服一只三十年的幼年青鹖,也需要极为出众的天资,就像南宫寰,作为族中最出类拔萃的青年才俊,又有南宫乾的倾囊相授,现今也仅能勉强完成召唤。

“二叔,还是容我细细禀报吧。”

南宫乾执掌族中课业修习事务,对众子弟的高下了然于胸,如数家珍。

“南宫寒今年二十有五,平日在我门下修习,基础功夫还算扎实,剑术修为不过二阶。我记得他少年时资质尚佳,只是先老太爷有遗训,进阶功法不传叛贼之后,此小子所学受限,成年后便不见长进了。”

“不过,听说他博览群书,倒是把天风阁的藏书念得烂熟。”

这点倒是与年轻时的南宫暮云极为相像。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743.html

(0)
上一篇 2022-11-25 15:00:13
下一篇 2022-11-25 18:00:17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