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如故全本免费阅读,慕黎墨北辞小说全文

甜宠,甜甜甜! 墨北辞少年时期就喜欢慕黎,从小把慕黎当 作自己的人,然而慕黎居然离开了自己 慕黎清冷孤傲,但内心却很柔软 他生下来就是皇/室中人,却被选作潜入敌国的棋子,身不由己当了墨北辞的老师,相识

甜宠,甜甜甜! 墨北辞少年时期就喜欢慕黎,从小把慕黎当 作自己的人,然而慕黎居然离开了自己 慕黎清冷孤傲,但内心却很柔软 他生下来就是皇/室中人,却被选作潜入敌国的棋子,身不由己当了墨北辞的老师,相识十年,是他快乐的日子。 世人多媚骨,唯有君如故! 外表冰冷实际又甜又温柔、很好欺负的大美 人vs忠犬腹黑偏执属性的小皇帝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漫天风雪之中,押着敌国将军的囚车越行越远,偏离了温暖的南方,渐渐进入北国疆土。

慕黎闭着眼睛,身上只着单薄的囚服,脸色冻得青白,身上的血液似乎已经凝固,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他是土生土长的南方人,除了那五年外,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冷的天气,宁江骑着黑色的战马将一件厚厚的狐裘扔给他,“穿上吧,不要等还没到了王都就冻死了。”

可是慕黎却没有任何反应,宁江看着囚笼里熟悉的故人,或许是这一路来的囚笼生活,他比之前更加瘦弱,又或许是重逢时就是这么瘦弱吧,完全没有六年前的模样,唯一不变的还是那清冷的气质,仿佛比这周围的冰雪还要冷上几分。

担心慕黎真的冻死,他回去不好向墨北辞交差,宁江无奈只能让人弄来碳火盆,并用毡布将囚车围住,狐裘披在慕黎身上他才吩咐道,“看着他,人要是死了,王上定要问罪。”

“是。”守卫牢记,不时观察一下慕黎的情况,见人缓过来才放心。

押送的队伍迎着风雪前进,三日后终于到达了北国的城都,墨北辞亲自站在城墙之上,他身上披着一件雪白的狐裘,已经有些破旧,虽然看的出来极力爱护过,却还是抵不过时间的痕迹。

看着逐渐驶入的队伍,墨北辞那颗冰冻多年的心似乎重新注入了血液,再次因为恨意跳动起来。

城门打开,队伍驶入城内,两边的北国百姓一片欢呼,他们的将军得胜归来,从此再也不用打仗,如何能不高兴,谁又会去在乎囚笼里的阶下囚。

墨北辞走下城楼,宁江下马迎接,他手抱长剑跪在墨北辞面前,“参见王上,属下幸不辱命。”

墨北辞虚扶起宁江,“爱卿辛苦了,快快请起,随本王回宫,众将士通通有赏。”

班师回朝,他们王上亲自出宫迎接,众人自然是欢喜,士气更加大涨,同样百姓心中也更加坚定墨北辞会是个好皇帝。

墨北辞不动声色看了一眼队伍中的囚车,他等了三年的人就在其中,六年了,老师,你还是落在了本王手里。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了皇宫,囚车直接在宫人的带领下驶入后宫之地,宫中早已准备好宴席,有功之者统统入坐,墨北辞站在主位上端起杯酒,“我敬诸位将士,诸位征战辛苦,为我北国开疆扩土,功不可没,今日天晚,明日朝堂之上,通通论功行赏。”

墨北辞说完便一饮而尽,众人纷纷起身回礼,一场接风宴,君臣尽欢,直到暮色渐晚才散去。

所有人走,只留下宁江,他并没有喝多少酒,见人离去,才起身道,“王上,慕氏众人囚于燕归山,那人已带回,可否要斩草除根?”

墨北辞起身,他摇了摇头,“不必,既然答应过他只要他肯乖乖就范,就放过慕氏众人,本王不是言而无信之人,走,阿江,去会会我们的故人。”

“是。”宁江应首,只是他心中始终有些担忧,倘若斩草不除根,恐会再生是非,毕竟是亡国王室之人。

囚车被人驶入后宫之后便没有再动,慕黎早就已经醒来,一片黑暗之中他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讽刺的出声,“慕非晚,你怎么总是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

那声音干涩沙哑,夹杂着无奈与悲凉,北国的夜晚冷风阵阵,透过毡布的缝隙吹进来,冰凉刺骨,不似故国,就连风雨都是那般温柔轻抚,可这样冰冷的风雪,慕黎曾经忍了五年。

熟悉的声音传来,“把这玩意给本王拿开。”

亮光透了进来,慕黎有些不适应的举起手来,半天他才放下,看清了火光照耀下那张已经由少年蜕变成青年的脸庞,还是那样的熟悉,无数次梦里见过,无数次充满恨意。

墨北辞看着囚车里的人,他还是和之前一样没有变化,只是更加清瘦了,那张妖孽似的迷惑了他的脸,没有在这六年的岁月中产生任何变化,还是那样清冷动人,光是看着这样一张脸又怎样会看出这是个欺骗了一个国家的骗子,一个骗了他的骗子。

“好久不见啊老师,欢迎回来。”墨北辞声音轻轻的,仿佛就只是故人相见打了个招呼罢了。

慕黎看着墨北辞,忽然勾起一丝笑意,他缓缓开口,“好久不见,王上你长大了。”

“本王自然是要成长,这不正是拜老师所赐。”六年的时间不算长,却足以让一个少年帝王迅速成长起来,如果是以前的墨北辞或许会抓着慕黎的领子问他为什么,可是现在的墨北辞却不会。

慕黎目光定在墨北辞身上的狐裘上,“还留着它呢。”

墨北辞摸着身上的狐裘,他直接解下,“是啊,因为本王需要它无时无刻的提醒本王,老师对本王的背叛呢。”

慕黎移开视线,“谈何背叛,不过是道不相同罢了。”

他生下来就是皇室中人,被选作潜入敌国的棋子,他没得选,也无法去选择,他只能步步行错,各为其主罢了。

“好一个道不相同,原来在老师心里,那两万大军的性命,不过是一句道不相同。”墨北辞声音带着透骨的寒意,他看着囚笼中的人,这人曾是他年少之时的白月光,发誓要倾心爱护之人,如今他只恨不得断其筋骨,将人永远囚禁在这宫中,折磨至死。

慕黎闭口不言,他心中愧疚,那两万人马确实是因为他而全军覆没,这是他欠下的债,他无法否认。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718.html

(0)
上一篇 2022-11-25 15:00:31
下一篇 2022-11-25 18:00:09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