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捧你在心尖全文在线阅读杨希小说全本无弹窗

杨希的亲生母亲蒙冤被赶出杨家。 杨希跟随父亲,在继母的魔爪下艰难讨生活。 辛好有李玉珠阿姨极力协助,杨希捱住千难万苦,长大成人。 祸不单行,李玉珠不幸遇到车祸丧身。 杨希怀疑杨珊是凶手,苦于没有证据,

杨希的亲生母亲蒙冤被赶出杨家。 杨希跟随父亲,在继母的魔爪下艰难讨生活。 辛好有李玉珠阿姨极力协助,杨希捱住千难万苦,长大成人。 祸不单行,李玉珠不幸遇到车祸丧身。 杨希怀疑杨珊是凶手,苦于没有证据,选择隐忍! 心中不满杨珊的所做所为,不甘任仇人逍遥,踏上复仇的道路! 下定决心,抢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为母昭雪平冤,让李玉珠含笑九泉。 杨希会成功吗? 相信每位读者都给出了答案。 此书开头部分,对话较多,随着对网文知识的了解,后期内容逐步的在完善。 不管前期后期,每一个章节都用心构思剧情,力求每个章节都有看点。 感谢每一位点开此书的读者朋友!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杨希趴在崖边,看着滚落不止的二人,惊恐的尖叫,响彻山谷,山上的游客也驻足惊呼,二人快速的往山底滚落,杨希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神经紧绷,心中祈祷二人平安。

她想去拉,但是她更明白,山坡陡峭去拉,可能把自己也搭进去,她死了无所谓,她病怏怏的妈妈还需要她照顾,她是妈妈的希望,她不能死。

为了妈妈不孤苦无依,她眼睁睁的看着喜欢的人滚向山底,衣服刮破,脸上溢出血,杨希急哭了。

山上驻足了大批人围观,七嘴八舌议论结果,解决方案。

忽然人群中冲出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姑娘,只见她三跃两跳,身手敏捷,急速攀坡而下,追上滚落的林风华,小心翼翼的拉起来。

姑娘用根丝带缠住林风华的手臂,系在自己腰上,嘱咐林风华稳住身体,转身又去救杨珊。

杨珊吓了丢魂,全身发软,指望她自己站好,稳住身体不可能,姑娘就将她挟在腋下,另一手解开丝带,拉住林风华,携带二人腾空跳跃上了崖。

这姑娘气不喘,心不跳的,功夫了得!

杨希悬着心放下了,千恩万谢的感谢姑娘救命之恩,好像救的是她自己。小姑娘与她客气了几句,便钻进人群不见。

杨珊吓得目光呆滞,不停的颤抖哆嗦。

林风华脸上的条条血丝,疼死杨希了,她拿出手帕,想给他抹去血迹,拿手帕的手却动不了,一只手使劲的抓住她手腕,她惊呼呼惊叫:“鬼,鬼,鬼呀!”

杨珊蓬头垢面,脸上嘴角流着血,那样子还真像鬼。上崖时,杨希也没注意看她,她们姐妹本来就不互相关心的。

“叫嚷什么,你才是鬼呢,风华脸上的血迹我擦,你离他远点,就你,跟他不配。”走出恐惧的杨珊,凶凶说道。

“姐,你先管好自己吧,把自己脸上的血迹抹掉,就你这样子像鬼似的,风华会嫌弃的。”杨希笑着说。

杨珊的心咯噔一下,沉着脸:“谁给你的胆量,你敢嘲笑我,欠扁了你。”嘴上不饶人,但是却用手遮住脸,不敢正视林风华,她丑丑的样子不想被他看见。

一个慈眉善目的中年妇人说:“哎呀,小伙子,小姑娘,摔了不轻呐,都流血了,赶紧去医院,赶紧的,伤口会感染的。”

杨希谢过大婶,招呼林风华,杨珊去医院。杨珊捂着脸还不忘了作怪:“哎哟,观华,我脚痛,不能走,下不了山,哎哟,痛啊!”

这女人还真能作,林风华轻蔑的笑笑:“你不能走,好吧,你就在山上呆着吧,我们下山。”说完挽着杨希下山。

杨珊气得直跺脚,咬牙切齿,凶狠狠的瞪着杨希的背影,恨不能把杨希一口吞了。看着二人的背影渐行渐远,杨珊呢,只好厚着脸皮追上去,她不追,岂不是便宜了杨希。

林风华,杨珊二人只是皮外伤,在医院医治无大碍后,便结束了旅程,出来游玩挂了彩,也无心逗留,三人赶回了家乡。

杨希不敢回城里的家中,她知道得罪了杨珊,不死也得脱层皮。央求林风华开车送她去了乡下一幢老旧的房子。二层小楼,墙壁斑驳发黄,墙角的歪斜的裂纹诉说着小楼经历的沧桑。

林风华接到电话,母亲染病,急匆匆的与杨希道别,驾车飞奔而去。

杨希轻叩小楼掉漆的木板门,轻轻的,生怕用力门板上漆会往下掉。

吱呀一声,门开了。

“妈,我回来……”杨希话说到一半,凝固了,说不出,张大嘴巴,满眼惊恐。

她看到她面黄肌瘦的妈妈,坐在椅子上,左右立着个黑衣大汉,厚重有力的大手死死的按在她的双肩,几乎听到骨头吱吱响的声音,肩骨快要被粉碎。

门边还有四个黑衣大汉列队相迎,弯腰鞠躬,异口同声:“二小姐好”。

“柳叔,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杨希问其中一个年长的大汉。

“二小姐,我们来接你回家呀”柳叔说。

回家,杨希明白了,她是躲不过去了。

肯定是杨珊搞的鬼,一路上她缠着林观华,杨珊料到她肯定不敢回城里的家,而是回乡下她亲妈家躲避,就算钻进石头缝里杨珊也要把她揪出来,得罪了杨珊,是没她好果子吃的。来得还挺快!

“柳叔,我想和我妈聚聚,改天我自己回去,不敢劳你们大驾。”杨希说。

“不行,马上跟我们走,一刻也不能耽搁,二小姐不要为难我们” 柳叔沉着脸。

“哎哟,哎哟……”杨希的母亲坐在椅子上痛苦的叫出声,两个大汉加大力度,清晰的听到骨头吱吱响。

“你们,放了,我妈妈,我跟你们回去”看着母亲受苦,杨希心中不忍,她闯的祸,为什么要妈妈承担。

“柳叔……可以……宽限……几天吗?让杨希……陪我……几天”杨希妈妈忍着疼痛,虚弱的说,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她知道杨希这一走,铁定要脱层皮。

“嫂子,不要为难我们,大小姐吩咐今天必须把二小姐带回家里去,嫂子,对不住了。”柳叔说。

杨希看着骨瘦如柴的妈妈,泪痕婆娑,她想抱抱妈妈,被黑衣人无情的阻隔。

“二小姐,走吧,回家”柳叔声音不大,但每个字透露着不可抗拒的威严。

杨希依依不舍,与母亲道别,一步三回头,母亲身体本来就不好,又经此折磨,母亲能扛住吗?

母亲看出了她的心思,强忍疼痛,笑笑说:“杨希,我没事的,你放心,自己多保重,回家了给大小姐赔不是,不和大小姐顶嘴,不冲撞太太,杨希,听话。”

可怜天下父母心。

赔礼道歉,乖乖的任人摆布,杨珊就会放过杨希吗,不可能。杨希心中自然明白,但她嘴上却说:“妈妈,好的,听你的,都怪我顽皮惹姐姐不开心,姐姐和太太顶多就是骂骂我,你放心,我没事的。”

一行黑衣大汉押着杨希,坐上停在屋后小道上的黑色汽车,疾驰而去。

杨希妈妈挣扎着站起来,踉踉跄跄追赶汽车,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匍匐前行,不停的哭喊:“杨希,我苦命的孩子呀!”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708.html

(0)
上一篇 2022-11-25 15:00:27
下一篇 2022-11-25 15:00:30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