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起沧澜梦浮生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仙门前,万物叩首,一人行,剑指苍穹。血山森骨,杀意滔天,执剑斩仙门,只为此间无仙] 天道尽头何为峰,非人非妖亦非仙。三教出,天地变,血染半边天。 梦浮生背负血海深仇,剑斩仙门,最终力竭自杀而亡。 本

[仙门前,万物叩首,一人行,剑指苍穹。血山森骨,杀意滔天,执剑斩仙门,只为此间无仙] 天道尽头何为峰,非人非妖亦非仙。三教出,天地变,血染半边天。 梦浮生背负血海深仇,剑斩仙门,最终力竭自杀而亡。 本以为一切都以尘埃落定,却不料睁眼发现自己回到舞象之年,一切还未发生,一切还都没有开始,所有人依旧追求长生,想要成仙,梦浮生作为唯一知晓命运之人,他毅然选择了背道相驰。 哪怕命运道路上敌人万万,他也要立于百万人之上,只手遮天,一剑诛仙!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清晨,梦浮生早早便离开了屋子,他刚一开门便看到中年儒生正站在院中,身后背负着长剑,一副侠客姿态。

“院长这是何意?”梦浮生不解。

“剿匪。”中年儒生言简意赅道。

“剿匪?”梦浮生大惊,这不怨他如此这般表情,而是苦巷镇虽说偏远小镇,但傍山依水,很少有外人进入,邻里关系更是和睦。

虽活两世,他也不清楚自己所住之地还有匪徒。

“前日我进山剿匪,杀了数十人,但却让为首之人逃了去,为了不危害到村子,所以必须将其斩杀。”中年儒生温润如玉,但肃杀之气溢于言表。

“那院长你自去便可,为何要带上我这么个累赘?”

“逃走的匪徒名叫金丘,是个五品的拳师,肉身可比六品,哪怕是我也没有把握能抓住他,而且他生性多疑,我若是提前出现他很有可能会直接逃走…”

梦浮生听到这里嘴角抽搐,感情是要自己去做诱饵。

“我可以拒绝吗?”梦浮生看向中年儒生。

中年儒生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身后的屋子而后用一种极其戏谑的眼神看着梦浮生。

意思不用多说,梦浮生二人能够住在院中不用受寒冬之苦,多亏了中年儒生。

梦浮生没有理由拒绝,只得苦笑一声:“既然如此,那我便同去吧,不过院长你可得保护我,毕竟我手无缚鸡之力。”

“自然。”见梦浮生答应,中年儒生露出一个满意的神色。

……

苦巷镇外,三十里外一处竹林。

梦浮生被中年儒生搀扶着以极快的速度来到了这里。

修行者每到达一个层次,各方面身体素质都会得到提升,而身为六品剑师的中年儒生早已达到日行千里的程度,带个人跑根本不算什么。

但此时还是普通人的梦浮生却没有那么轻松,迅疾的速度带来的是对身体的高强度附和,此时的梦浮生只感觉全身酸软,痛不欲生。

只见梦浮生一手撑腰,斜着身子,一瘸一拐的走在中年儒生的后面。

一边走嘴里还时不时发出嘶嘶的呼吸声。

“你的身体太弱了,你应该听我的,走修行之路,哪怕不追求长生,强身健体也是不错的。”中年儒生独自走在前面,头也不回的说道。

“院长教训的是…”梦浮生讪笑一声,内心则是忍不住无语。

“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不过他说的确是实话,自己这幅孱弱的身躯确实需要修正修正了。”

二人说话间来到竹林深处,目光所及之处有一个山洞。

中年儒生指着那山洞对着梦浮生嘱咐道:“金丘就在里面,我已经可以感觉到他的气息,你只要站在这里喊他的名字就可以了。”

“是嘛,听上去倒是十分容易。”梦浮生嘴角微微上扬。

“嗯,但五品拳师不光是他的拳头,速度也是极快,若是稍有意外,你很有可能会命丧当场。”

梦浮生身形一震,旋即苦笑:“院长,这种时候说这种话,你不怕我直接开溜吗?”

“你不会的,而且你也跑不掉。”中年儒生背过身去走向远处,他在这里,金丘出来第一时间绝对会逃跑的。

被摆了一道的梦浮生只得心中暗暗鄙夷的瞪了中年儒生一眼,随后又重新将目光放在眼前的洞穴。

“没想到自己重生一次后居然会遇上这种事,前世怎么没遇到呢?”梦浮生自嘲似的笑了笑。

调整好心态,梦浮生便站在洞口处朝里面观望,至于站在原地大喊名字,他可不会做这么傻的事。

五品拳师早已经能够达到内劲外放,若是对方知晓自己的位置,一拳将自己打死怎么办。

他在四处观望后,从地上捡起一颗石子,卯足了劲朝里面扔去。

每扔一颗,他便朝另外一个方向走出几米,深怕被发现。

梦浮生一连扔出十几枚大小不一的石子,起初洞内只有石子撞击地面的声音,但紧接着传来一人沙哑的怒骂。

“是哪个不怕死的东西在往洞里扔石子!”

漆黑的山洞里传出怒骂声,紧接着一道狂风从洞内袭出,一道硕大的身影转瞬即逝。

“是你在往洞里扔石头?”一名身材魁梧,满脸横肉,凶相毕露的男人一脸怒容的打量着面前低自己一头的男人。

与此同时,梦浮生同样打量着面前如同山一般的男人。

“我在问你话呢!”状如山峰的男人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站在身边的梦浮生不由得捂住了双耳抵挡噪声。

“是我扔的。”梦浮生大方承认。

金丘鼻中发出闷哼,眼中带着一丝不屑,眼前这个瘦如竹竿的男人根本没有修为,是个十足的普通人。

他金丘在两天前可还是一个帮派的老大,要风得风,要雨有雨,好不快活,若不是被一个书生模样的家伙暗算,自己现在可还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

一想到如今的自己只能躲在漆黑冰冷的山洞,每日以野果果腹便是满腔的怒火。

现如今居然连一个普通人都敢在自己头上撒

野了,他金丘何时受过这等气!

想到这,金丘怒发冲冠,咆哮出声:“小子,你要怪就怪你自己,不该在这个时候惹我,九泉之下,你再好好反省吧!”

说罢!

蒲扇大的手掌猛地拍向梦浮生的脑袋。

梦浮生沉着冷静的外表下,内心却也是一惊。

太快了!

梦浮生本能的想要躲闪,但自己的这幅身躯却显得极其笨重,根本无法躲开此等攻击。

眼看着自己就要被一掌拍死在地面之上,梦浮生脸上却忽然露出了一抹笑容。

他伸出手指,指了指金丘的后面。

金丘身形一顿,旋即冷汗直流,一股无名之气在自己身后凝聚。

“该死!上当了!”金丘顾不得眼前的梦浮生,怒骂一声后,便头也不回的朝远处狂奔。

中年儒生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几步一跨,便走出数百米,已然来到金丘身旁。

看到来者正是几日前杀死自己弟兄的男人,金丘脸色煞白,他自问自己不是男人对手,唯有一跑才有可能活命。

“混蛋!混蛋!敢暗算我!等我逃走,你们就等着我的报复吧!”

可他话还未说完,一柄长剑便从上落下,朝着金丘的脖子刺去。

金丘汗毛竖立,抬手蓄力格挡。

噗呲!

长剑没入,但却没有刺穿金丘的脖子,他脖颈处带着一圈金石所制的项链,刚刚正是这项链替他挡下了这一攻击。

一击未果,中年儒生果断翻身,又是一剑刺出。

剑芒乍现,鲜血喷涌而出。

金丘闷哼一声,捂着被刺破的肩膀,拼命朝深处跑去。

竹林深处树木丛生,只要能够躲进去,自己便有几分活下去的希望。

一股强烈的求生欲望支撑着金丘的身体,爆发出极快的速度。

“想跑?”中年儒生以气运剑,利刃悬停于半空之上,随着中年儒生隔空一指。

剑刃爆射而出,在空中划过一道残影。

噗!

“怎么…怎么会…”还在疲于逃命的金丘只觉得心头一痛,矫健的身体也陡然间一滞。

胸口的剑尖刺穿胸膛露了出来,鲜红的血液顺着剑尖滴落在地上。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呐!”金丘仰天长啸,随即便没了生息,身躯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闻讯赶来的梦浮生见到这一幕也不由得夸赞:“院长修为恐怕已然是达到六品巅峰了吧,看伤口只怕是一击毙命,院长虽是书生,但剑术却早已是登堂入室的境界了。”

中年儒生闻言微微一笑,眼神之中透露出几分狡黠:“你当真隐藏了不少…”

“一个普通人怎会了解这些?”

面对中年儒生灼热的目光,梦浮生轻笑一声:“我何时说我是普通人了,我只是说不走其道而已,但修行我还是懂的。”

“呵,我收回之前的话,你这人,真是不够坦率,确实不适合读书,如果做官,只怕是一大祸害。”中年儒生笑道。

梦浮生也同样露出笑容,二人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哈哈大笑起来。

但很快二人便又收起了玩笑之心,中年儒生在金丘尸体上摸了摸,最终从怀里摸出一把钥匙。

“我们走。”

中年儒生拿着钥匙对着梦浮生招呼了一下后便朝着金丘之前所在营地走去。

梦浮生边走边问:“院长人既然已经除掉了,为何还不回去?”

“去拿钱。”中年儒生头也不回的说道。

“钱?我一直以为院长杀这帮劫匪只是因为心中正义,原来也不是。”梦浮生调笑一声。

“书院有百名学子,数十名先生,都需要钱。”

“这倒是。”

听其缘由,梦浮生也是觉得十分认同。

二人不久便来到这帮劫匪所在营地,是个很大的山寨,只不过此时的山寨已无往日风光,变得萧瑟凋零。

就在梦浮生四处打量之际,中年儒生便径直朝不远处的小路走去。

小路很窄,只够一人通过,四周是杂草丛生。

小路尽头是一处山洞,山洞被一堵石门所拦住。

中年儒生轻车熟路的掏出钥匙放入石孔中拨动一下。

卡啦!

石门被打开,里面是个直径十来米的小洞,里面堆满了金银财宝。

“看来这金丘这么多年虏获了不少钱财,这笔钱,足以让苦巷镇全镇人一年衣食无忧啊。”梦浮生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财宝忍不住咂嘴。

“这些足够学院坚持到春围结束,别发呆,来帮忙,这些东西今天都要带走。”中年儒生对着梦浮生招了招手。

可梦浮生忽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他停下脚步,一脸正经的望向男人:“这么多的东西,你怎么带走?”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中年儒生拿出一个有着金丝细稠编制而成的布袋掂量着说。

梦浮生定睛一看,不由大惊失色,失声道:“这不是乾坤袋吗?这么贵重的东西你也会有?”

乾坤袋外表虽似普通布袋,但内壁嵌有六十八道规则不一的空间法阵,算得上是稀世珍宝,一般只出现在大的世家或者贵族手里,一般人怕是全天下都没几人有吧。

见梦浮生一眼便认出自己手中之物,中年儒生倒是没有惊讶,他早就已经认定梦浮生在隐藏着什么,对此他也毫不在意。

“有了乾坤袋,这些就能全部装走了,你负责将一些值钱的东西挑出来堆放在一起,剩下的我得交出去,不然会被发现的。”中年儒生大手一挥,面前的一座金山便被收入囊中。

梦浮生只能看着眼馋的摇了摇头,自己实在不想和这么一个家伙聊天,心挺累的。

梦浮生来到一张桌子前,他其实有些奇怪,为什么一个堆满金银财宝的地方会有这么一张普通的桌子。

走近看去,桌子上摆放着一个木质锦盒。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梦浮生三两下便打开了盒子。

里面放着的是一本颜色泛黄的书。

“万古通幽录?”梦浮生念叨了一声,随即有些嗤之以鼻。

“好大的口气,里面写了什么,居然敢号称万古?”梦浮生翻开第一页,里面的内容便让梦浮生挪不开了双眼。

“这是…一本功法?”

梦浮生不敢置信的往后翻了翻,发现确实如此,里面的内容让梦浮生目不转睛,无暇顾及其他。

中年儒生在旁边看了看,叫了几声,见没有回应,便走了上来,看到梦浮生手里拿着的书不由好奇道:“你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梦浮生将功法合起来,随后十分大方的递给他。

“看样子是本功法,价值连城,不过我不需要这个,可以拿去卖了,不少修行世家可能会需要这个。”说罢便要装起来。

“诶?我跟着院长你劳碌了一天,这功法倒不如给我?怎么样?”梦浮生笑着与之商量。

“哦?你当真想要?”

“恩,既然院长不需要,倒不如给我研究研究。”梦浮生并没有说自己为何想要,只说想要研究一下。

中年儒生倒也大气,翻看了其中的内容,见都是一些极其生僻的字词便再无了兴趣。

随手丢给了梦浮生,梦浮生随手收好便又去挑选了一个玉簪子。

“小丫头应该会喜欢吧。”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666.html

(0)
上一篇 2022-11-25 12:00:27
下一篇 2022-11-25 15:00:11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