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天白开心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天地不仁,以枷锁困众生! 十万年前,人皇天晟道出此言。 彼时,苍茫大地上,狂禽巨兽横行,众生苟活于生死间! 然,此言惊天! 天降惩罚,地裂千里,群兽疯狂! 人皇坦然笑之,悍然赴死! 后经千年,天成人皇

天地不仁,以枷锁困众生! 十万年前,人皇天晟道出此言。 彼时,苍茫大地上,狂禽巨兽横行,众生苟活于生死间! 然,此言惊天! 天降惩罚,地裂千里,群兽疯狂! 人皇坦然笑之,悍然赴死! 后经千年,天成人皇,道出天人六锁! 足锁、腿锁、手锁、臂锁、身锁及脑锁! 著足经:踏地、起尘、飞叶; 腿经:千里、登高、无影; 手经:无手、探花、捞月; 臂经:担当、力拔、撞山; 身经:铁骨、气海、心天; 脑经:名目、金言、禁神! 然,法则有之,天道未通! 是夜,星落大川,兽啸沧海,山河倾覆! 天成人皇,指天而语,汝不过尔尔! 再经千年,人皇天魄,依卷修,起风云! 足经成,行天下;腿经成,踏山河;手经成,驱荒兽! 臂经成,碎旧世! 身经成,拢地壳做五洲! 曰荒,聚一界之险,山穷水恶,赦令大奸大恶自省之地。 曰灵,万物之长化为美,得天独厚,钦赐亲善灵长类休养生息之所。 曰神,山川俊秀,碧波荡漾,安众生成长之根。 曰极,极日极夜,极寒极暑,非生命所能承,泄地壳移动之力。 曰变,万物起于始,灭于终,然,纵有千帆轮回,不可逃之变。 五洲定,脑经成! 一卷曰明目! 皇闭目! 二卷曰金言! 皇慎言! 三卷曰禁神! 皇大悟! 遂取身经与脑经,勘破云霄,踏空而去! 三皇后,再无皇!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哎~”王胜叹了口气,扭头冲着门外喊道,“王木头,滚进来!”

“来了~”小胖墩王木头探出个脑袋,满脸嘻嘻的。

“待会白小友吃完饭后,你陪他来回走走,以后你们俩一起住,明天带他去参加开心典礼。”王胜安排完以后,萧瑟的走了。

名师难遇,高徒更难求!身为先生的他怎么会不希望海城的学宫里能出一个大帝呢?

“嗨,白大帝,我叫王木头,以后咱俩就是室友了!”小胖墩自来熟的坐上桌子,端起王胜剩下的粥,直接开吃。

“你好,我叫白开心。”白开心将喝完的粥碗放下,站起来行了一个抱拳礼。

“咱们是哥们,不用行礼。”王木头三两口将粥喝完,“走,我带你来回转转!”

自小无玩伴的白开心,被王木头的热情搞得束手无策,但是有些事情他必须提出来:“刚才你应该在外边偷听吧?”

“啊?你怎么知道?”

“既然你都听到了,以后请喊我开心就好,大帝二字休再提起。”白开心止住了脚步,认真的说道。

“哦,好的。”王木头俩小眼睛乱转,他的心思不在这里,“你今年几岁?”

“七岁。”

“我八岁,以后你喊我大哥好了!”王木头一锤定音。

“啊?”这转眼间便多了个哥哥?

“我说兄弟,你看,那是武堂。”从宿舍出来后,路过一条巷道,一个巨大的圆形广场出现在二人面前。

广场上一对对学员在抓对训练,还有几个方阵在先生的带领下练习各种体术,一声声呼喊此起彼伏。

广场的北端,一座宏伟的殿堂坐落在那里,殿堂上的牌匾上书武堂二字!

殿堂内,一座身高十米以上的雕塑,身着金甲,虎目圆瞪,左手托五洲大陆,右手扶腰中利剑,不怒自威!

殿堂两边紧挨两座演武堂,演武堂内,各种各样的设备让白开心看的眼花缭乱。

“兄弟,这武堂敬人皇天魄,修身练体,都是些糙老爷们,没啥好看的。”王木头一把将沉浸其中的白开心拉走。

“看见那个不?”离开武堂,在一道大理石铺就的道路中央,王木头指着道路尽头的辉煌建筑说道:“那是圣堂,敬人皇天晟,为礼敬先生之堂。”

“哦。”白开心答应一声,想要上前去看看。

“你干啥?那里是先生们办公休息之所,去那只能挨板子!”王木头急忙拦住白开心,“那不好,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去哪?”小胖墩王木头跑的飞快,白开心不得不加快脚步才堪堪跟上。

横穿过青石板路,前方不远处一座白墙围起的四方形建筑,大红门上牌匾龙飞凤舞般的文堂二字,散发出一股文韵之气。

可惜,王木头并未在此止步,一路小跑将白开心带到了一片宿舍区,然后拉着他躲在一间竹屋内。

“这是做什么?”白开心不解的问道。

“嘘。”

这时,竹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待脚步声走远后,王木头拉着白开心从竹屋的后门钻出,顺着一堆劈柴翻下去,来到一个充满烟火气的地方。

“厨房???”白开心大吃一惊,二人刚刚喝完粥,用得着这么大费周章的跑到这里来吗?

“小点声,我的好兄弟诶!让那老陈头发现了我又得挨板子!”王木头一脸紧张的小声叮嘱道:“我跟你说,我把你当兄弟才带你来的,一般人我可不带他来。”

“好,好。”白开心再无奈也只能点头应是,不能辜负了小胖墩的一片好意。

“快。”王木头一边猫着腰,一边用鼻子嗅着味儿,穿过几座灶台,在一个大锅前停下。“就这里,你去那边拿两张荷叶过来!”

白开心学着他的样子,偷摸的来到一张案板前,抬起头四下看看,没有人,急忙从案板上抽出两张用来包扎食物的荷叶。

“撑好。”说话间,王木头跳上灶台,掀开比他还大的锅盖,下手从滚烫的锅里捞出一只肥鸡,“快,包好,换下一张。”

“好嘞。”做坏事,不用学,白开心麻溜的用荷叶把鸡包好,又接下另一只肥鸡。

“走了!”大功告成的王木头悄悄的将锅盖好,带着白开心翻过劈柴堆,再次躲进竹房。

刚躲好,外边的脚步声如约响起,听声音是刚才出去的人回来了。

“快跑,老陈头鼻子比我的还灵,不出一刻钟他准能发现!”听着脚步声进了厨房,王木头招呼一声,撒丫子就跑。

已经上了贼船的白开心,不得不拼命跟在后边。好在作为惯犯的王木头,别的能力不知道咋样,逃跑的路线是贼熟悉。

三拐两拐下,二人躲到了文堂之后的一片小树林里,树林的正对面是波光粼粼的湖面,几只大鹅静静的游荡在那里。

“我跟你讲,亲兄弟,明算账。”刚躲好,小胖墩闲不住的嘴就开始叨叨:“咱俩一起行动,便是一人一只,以后你有好事也这么办。”

“好。”不管怎么说,王木头人还是不错的。

“陈老头炖的这肥鸡,很有名堂的。”啃的满嘴流油的小胖墩举着一只鸡腿,不无骄傲的说道:“此乃大凉山的铁凤鸡,此鸡钢爪铁嘴豆腐肉,实乃鸡中极品!”

“啊?”这肥鸡确实与白开心曾经吃过的鸡肉不同,入口滑嫩,而且吃到肚子里后,整个人都暖和了起来。

“最重要的是,陈老头有一种秘方,使用七十多种草药秘制七天七夜,才能出锅。”王木头,再次往嘴里塞了一块肉:“出锅的时间我早算好了,再晚一点就轮不到咱们吃了,这些肥鸡只特供给那些快要破锁的学生,增强他们的体能。”

“啊?这个能增加体能?”

“对头!”王木头满意的拍拍自己肚子,这一小会的时间,一整只鸡已经进到了他的肚子里。

“诶,你怎么吃这么慢?”无所事事的小胖子,终于盯上了白开心手中还没吃完的肥鸡。

“噢?我打算剩下的晚上吃。”说话间,白开心将剩着的大半只肥鸡用荷叶包了起来。

“好兄弟,咱们商量个事呗?”

“嗯?”

“把你的肥鸡给我呗?”

“亲兄弟,明算账,一人一只。”白开心一口回绝了小胖墩。

“好兄弟,不能这样,好东西要一起分享啊。”王木头的哈喇子哇哇的往下流。

“嗯,那谁是大哥?”

“当然是我了!我八岁,你七岁!”

“哦~”白开心作势要起身走人。

“行了,你是大哥~”美食的诱惑下,小胖墩直接缴械投降。

“给你~”

看着狼吞虎咽的王木头,白开心慢慢的躺在树荫下,嘴角翘起,这里似乎还不错!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652.html

(0)
上一篇 2022-11-25 12:00:25
下一篇 2022-11-25 15:00:08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