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天白开心全文免费阅读

天地不仁,以枷锁困众生! 十万年前,人皇天晟道出此言。 彼时,苍茫大地上,狂禽巨兽横行,众生苟活于生死间! 然,此言惊天! 天降惩罚,地裂千里,群兽疯狂! 人皇坦然笑之,悍然赴死! 后经千年,天成人皇

天地不仁,以枷锁困众生! 十万年前,人皇天晟道出此言。 彼时,苍茫大地上,狂禽巨兽横行,众生苟活于生死间! 然,此言惊天! 天降惩罚,地裂千里,群兽疯狂! 人皇坦然笑之,悍然赴死! 后经千年,天成人皇,道出天人六锁! 足锁、腿锁、手锁、臂锁、身锁及脑锁! 著足经:踏地、起尘、飞叶; 腿经:千里、登高、无影; 手经:无手、探花、捞月; 臂经:担当、力拔、撞山; 身经:铁骨、气海、心天; 脑经:名目、金言、禁神! 然,法则有之,天道未通! 是夜,星落大川,兽啸沧海,山河倾覆! 天成人皇,指天而语,汝不过尔尔! 再经千年,人皇天魄,依卷修,起风云! 足经成,行天下;腿经成,踏山河;手经成,驱荒兽! 臂经成,碎旧世! 身经成,拢地壳做五洲! 曰荒,聚一界之险,山穷水恶,赦令大奸大恶自省之地。 曰灵,万物之长化为美,得天独厚,钦赐亲善灵长类休养生息之所。 曰神,山川俊秀,碧波荡漾,安众生成长之根。 曰极,极日极夜,极寒极暑,非生命所能承,泄地壳移动之力。 曰变,万物起于始,灭于终,然,纵有千帆轮回,不可逃之变。 五洲定,脑经成! 一卷曰明目! 皇闭目! 二卷曰金言! 皇慎言! 三卷曰禁神! 皇大悟! 遂取身经与脑经,勘破云霄,踏空而去! 三皇后,再无皇!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开心!开心!”

正在父亲墓旁搭建茅草屋的白开心,突然听到陈伯的喊声。

“怎么了陈伯?”白开心放下手中的蒲草,擦了把汗迎了上去。

“我找你一大圈,你怎么在这里?”陈伯一把拉住开心的手,边往村里走边说道:“学宫来了人,要选拔新学员,快跟我走。”

“陈伯,我不想去,我想守着爹。”白开心挣扎了一下,可是陈伯拉的紧,没挣扎开他的手。

陈伯并未理会白开心的挣扎,学宫一年才来选拔一次学员。去年为了照顾白老三,小开心便没有参与选拔,今年再不去,过了七岁,学宫便不再招收。

想到这里,陈伯语气重了些:“让你跟我去海城送货你不去,我依着你,但是这次你必须听陈伯的!”

“可是,陈伯,我不知道学宫选拔什么啊?我只会枭水,别的我也不会。”白开心知道陈伯是一片好意,不再拒绝。

“学宫的先生会教你。”

所谓学宫,乃求学之所。据说,如今的五帝便有三人出自学宫!

而且,哪怕最普通的人,从学宫毕业之后也能破解足锁,成就那飞花走叶之能!更有各方势力伸出橄榄枝,虚位以待!

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讲,这是一步登天之举!若得学宫青睐,必会大开宴席,以示庆祝!

今天测试,从日出时分便已开始。村民们纷纷聚集在村长家门口,观看今年选拔。

“诶呦,这不是白太太吗?您家二郎去年便被学宫选上,真是大喜啊!”一位身着秀衫的娘子看到白太太在仆人的搀扶下到来,急忙上前奉迎道。

“哎!刘家娘子说笑了,我那不争气的二郎也就得了个铜锁之名而已,不值得炫耀!”白太太撇开仆人,握住刘家娘子,嘴上说着不值得,脸上却笑开了花。

“咱们天涯村可是百年未出铁锁之上,二郎当得起大才之名。”

这话说到了白太太的心坎里,让她高兴到了极点。

“我们该走了。”屋内,一位仙风道骨,白发白须的老人,将一块玉石般的圆木收起,小心的放在怀里。

“先生辛苦了!”年过半百的村长,急忙从内人手中取过一袋银钱,向老人递去。

“村长看轻师尊了!这些凡俗之物怎会入了师尊之眼。”白须老人并未答话,他身后的一位相貌俊朗的年轻人上前一步挡在村长面前,趾高气昂的说道。

“罢了罢了!天涯村的孩童们,先天之锁不尽人意,连最普通的木锁都未出现,村长也是心急,可以理解。”白须老人摆摆手,带头往外走去,“只是时间紧迫,我等先告辞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阵喧闹!

“哟,白开心,白老三尸骨未寒,你便改姓陈了?”正在炫耀儿子的白太太,看到陈伯拉着白开心到来,出言讽刺。

“狗不吠,不知贼翻墙,猫不叫,不知鼠偷粮。这位大妈,您是哪位?”既然已经被赶出了家门,白开心不再惯着白太太的嚣张跋扈。

被反讽为猫狗的白太太何曾吃过这等亏?大喊一声,“无知贼娃,气煞我也!”挥着手绢去打白开心。

“住手!”陈伯慌忙把白开心拉到自己身后:“白家婆娘,有事慢慢说,别耽误了孩子参加选拔。”

“选拔个屁,就他这贼娃,能有什么?顶了天是个木锁!”白太太插着腰,指挥仆人去抓白开心。

白开心仗着身体灵活,穿梭在人群中,饶是仆人身强力壮,也无法碰到白开心一个衣角,倒是撞了东家的小娘子,又踩了西家大汉。

“成何体统!”刚走出门的白须老者拂袖大喝。

随着老者的呵斥,一道无形波纹飞过,喧闹中的村民如被雷击,呆立当场。

“醒来!”白须老者再一挥手,村民们顿时灵魂归窍,纷纷清醒过来。

“叨扰神人了!”被这一手惊呆的村民们赶紧跪下,大声请罪。

“罢了罢了。”白须老者习惯性的挥挥手,带头向外走去。接下来他们将返回学宫,这天涯村一个学生也没收到,心情很不好。

“先生莫走,我们村还有人未参加选拔。”跪在地上的陈伯,眼看先生要走,急忙喊道。

“迟到的学生,不收也罢!”白须老者并未停步,修行路上勤为先,守时都做不到,谈何攀登高峰?

从未见过修行者的白开心,被白须老者这一手仙法震惊到了!自己如果有这样的实力,大娘还敢赶自己出家门吗?爹,也就不会不明不白的死去了吧?

“家父新丧,学生守墓,不知先生前来。还请先生给学生一个机会!”想到这样的机会要从自己的手中溜走,白开心急忙起身,开口请求道。

“嗯?”

“若是耽搁了先生的时间,老朽愿以此物补偿。”看到白须老者犹豫,陈伯急忙从怀中掏出一段看似普通的朽木,恭恭敬敬的递上前去。

“噢?”白须老者伸手将朽木接住,稍微一观,面色微喜。“看在你们诚意满满的份上,我便给他一次机会。”

“时间紧迫,别的先不看了,只说你这先天之锁,如果能达到木锁,我便破例收你进入学宫。”收了礼的白须老者,态度转变了很多,他将朽木收入囊中,取出玉石圆木:“此乃天锁木,可感应人的先天之锁,你只需把手按在这天锁木上即可。”

听到这话,白开心上前将手按在天锁木上。

“如果你是木锁,天锁木将会发出木纹之光,如果你是。。。”话说半截,老者说不下去了。

因为在白开心按在天锁木上之时,如玉般温润的光芒一点点的往外扩散,直到把老者的白须白发都染上一层柔光,将在场人都照亮!!!

“这!这!这!”老者的嘴大大的张开,迟迟的说不出话!

“这是什么啊?有我家二郎的铜锁厉害吗?”白太太凑上前问道。

“铜锁算个屁啊!”老者终于将话说出,“这是先天玉锁!”

“什么是玉锁?”

“什么是玉锁?”相貌俊朗的年轻人,扫视众人一眼,傲气的说道:“敢叫尔等凡夫俗子知道,天帝宫将人的先天之锁分为六个等级。由次到好,依次为木锁、铁锁、铜锁、银锁、金锁,以及这可成就大帝之资的先天玉锁!”

“啊?大帝之资?”村民们被惊掉了下巴!整个神洲大陆万亿生灵,才有五位大帝啊!!!

“这、这、这?我把将来的大帝给赶出家门了?”白太太一口气喘不上来,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650.html

(0)
上一篇 2022-11-25 12:00:24
下一篇 2022-11-25 12:00:27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