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孩儿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叶凡秦九)

我叫叶凡,是二十年前干爹从乱葬岗捡回来的尸孩儿。为了让我活下去,干爹不管红白喜事还是算相看命他都会将我带在身边,因此我见过被迫害而复仇的丧门星,也见过因子孙不孝而怨气难消的重丧老尸,更见过坟场里百鬼夜

我叫叶凡,是二十年前干爹从乱葬岗捡回来的尸孩儿。为了让我活下去,干爹不管红白喜事还是算相看命他都会将我带在身边,因此我见过被迫害而复仇的丧门星,也见过因子孙不孝而怨气难消的重丧老尸,更见过坟场里百鬼夜行阴兵借道的场景。一系列事件让我逐渐成长,本以为这辈子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度过,可随着干爹突如其来的一场大病让我意外发现了二十年前的一场阴谋以及一个恐怖的传说……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村长出门之后,他媳妇便给我们准备了一些简单的饭菜。

我和干爹刚刚坐上桌没吃几口呢,却见那村长捂着肚子,眉头紧锁骂骂咧咧地回来了。

从他此时这个面部表情的表情就可以看出,他这次应该是碰了一鼻子灰,而且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太好的东西,这应该和那个破瓮有关。

通过询问得知村长果然是被骂回来的,而且他也确实按照干爹的嘱咐打开了卧室里的那个破瓮。

当那个破瓮被打开时,伴随着一阵发酵的骚臭味,就看着一个赤身裸体的人蜷缩在那破瓮里,而这个人正是近几日老太太家神秘失踪的那个小儿子。

当时开瓮的时候他还活着,只是上下两个嘴唇被人用针线缝在了一起。

不仅如此他的嘴唇上的皮都被揭开了,在人们发现他的时候,他的上下两个嘴唇甚至出现了粘连的情况。

想必如果不是今天及时发现的话,那他的嘴巴很可能会长在一起。

而且老太太的小儿子双手双脚都被束缚,掌心脚心的皮肤也被剥掉了,露出了血淋淋的肌肉。

手脚和嘴巴一样都是对着缝在了一起,而且胳膊也发生了翻折脱臼,当时从瓮里把他弄出来的时候,整个人几乎折叠成了一个球形。

也不知道这小儿子被放在瓮里多久了,瓮底全是他自己的屎尿,下半身的皮肉在长时间的浸泡之下都已经腐烂生蛆。

当村长描述到这儿的时候,我算是彻底忍不住了,捂着嘴便跑到了门口。

但是干爹却显得非常淡定,他一边搅合着碗里的小米粥,一边问道。

“那他出来的时候意识还算清醒吗?”

那村长轻轻地点了点头。

“意识清醒可他是怎么被关在瓮里的?而且这么多天都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如果不是今天揭开盖子的话,甚至都闻不到里面的气味。”

干爹听罢轻轻的一笑。

“谁说闻不到的,如果闻不到的话我为什么会让你去查看那个烂瓮呢,不过我没想到事情都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那个老太太的态度还是这么的不配合。”

村长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老太太在村里横行惯了,年轻的时候就是个泼妇,现在老了仗着自己年岁大更是无所顾忌了。”

干爹没有说话,他仰头喝干碗里的最后一口粥后默默地掏出了一根烟塞进了嘴里。

他一边掏火柴点烟,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道。

“如果她执意不愿意开棺的话,那她绝对活不到明天了,趁着现在天亮给她找副棺材吧……明天一早咱们去收尸。”

那顿饭吃完了之后,我们和村长便坐在房间里聊天。

此时已经是下午7点多钟了,暑夏的天很长,所以此时外面还都亮着。

于是我们便聊起了出事儿的这户人家。

老太太的毒舌在附近的十里八乡那是相当有名的,老头是个老实巴交的农家汉,一辈子只知道务农所以便容纳了这泼妇。

可也正是因此两个儿子都到了娶妻生子的年纪,却根本没有姑娘敢嫁过来。

老太太的小儿子也曾经领着姑娘回来过,但却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这老太太愣是将那姑娘给骂跑了。

眼看着大儿子今年都40多岁了,可还是光棍一个。

一直到去年,我们这地方罕见地下了几场大暴雨,这几场大暴雨导致山洪爆发,山上的一些农户无处讨生活就只能下山了。

在这伙儿逃难的人中就有这么一个三十多岁的老姑娘,因为家里实在太穷一直都没有嫁出去。

下山之后在机缘巧合之下认识了那老太太的大儿子,两人虽说没有什么感情但是各取所需,所以很快便结婚了。

可是就在这女人嫁过来的第二天,她的公公就在套驴车下地的过程中,不小心从驴车上摔了下去,被两个大车轮给活活地碾死了。

这前几天,老太太的大儿子突然暴毙身亡了,这下老太太便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在自己儿媳妇的身上,自此就一口一个丧门星地叫着。

也许是她儿媳妇受不了她整日的辱骂,所以前些天就自杀了。

其实那女人自杀之后也并没有什么怪事发生,只是第二天住在村子里面的一个老爷子突然暴毙去世了,自此这怪事就接二连三的发生了。

先是老爷子穿寿衣的时候,是怎么都穿不进去,两条胳膊紧紧地贴着身子就是掰不开。结果当天晚上,这半个村的黑狗都被什么东西给咬死了。

听到这,我便想起了那条躺在那老太太院子里的黑狗。

“那后来呢?”

“发生了这事儿之后我就去找大师帮忙,当初我只以为是老爷子有什么临终未了之事并没有往那丧门星身上想。见到秦大师之后,他提醒我要注意丧门星,结果我当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就没有去那老太太家,谁知就是这一晚上还真出事儿了……那丧门星从柴房里出来了。”

“出来了?”

村长一脸认真地看着我,继续说道。

“我眼睁睁地看着她从柴房里走出来的,就一直在院子里飘荡。她出来以后本来是要进正屋的,可是晃悠了几下门没有打开但是惊醒了院子里黑狗,结果那丧门星就把黑狗给开膛破腹咬死了。”

村长声情并茂地讲述着昨晚的情况,而此时坐在旁边一言不发的干爹却突然开口问道。

“昨天晚上的事儿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照理来说你家离她家也挺远的,应该听不到动静啊。”

当干爹说出这话的时候,我却看着村子的脸突然就阴沉了下来。他的目光闪烁着,好像是在刻意隐瞒着什么。

场面瞬间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然而这样的沉寂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却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哭喊声给打破了。

与此同时,一个同我年龄相仿的年轻人突然急匆匆地跑了进来,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大声喊道。

“村长……村长您快去看看吧……我爷爷活了。”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612.html

(0)
上一篇 2022-11-25 12:00:10
下一篇 2022-11-25 12:00:12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