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孩儿》主角叶凡秦九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我叫叶凡,是二十年前干爹从乱葬岗捡回来的尸孩儿。为了让我活下去,干爹不管红白喜事还是算相看命他都会将我带在身边,因此我见过被迫害而复仇的丧门星,也见过因子孙不孝而怨气难消的重丧老尸,更见过坟场里百鬼夜

我叫叶凡,是二十年前干爹从乱葬岗捡回来的尸孩儿。为了让我活下去,干爹不管红白喜事还是算相看命他都会将我带在身边,因此我见过被迫害而复仇的丧门星,也见过因子孙不孝而怨气难消的重丧老尸,更见过坟场里百鬼夜行阴兵借道的场景。一系列事件让我逐渐成长,本以为这辈子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度过,可随着干爹突如其来的一场大病让我意外发现了二十年前的一场阴谋以及一个恐怖的传说……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此时她黑色的瞳孔已经缩成了一个小黑点,在那只布满血丝的白眼球的映衬之下,显得格外恐怖,诡异。

老太太就这样用一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村长,那眼神极其的复杂。

我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儿,于是轻轻地推了推干爹的胳膊。

当众人看到老太太的异常时,刚才还滔滔不绝的村长,脸上瞬间就没有了一丝血色。

他连连后退几步,便直接跌坐在了旁边的一口大瓮上。

此时那老太太的一只眼睛跟随着村长的脚步始终在直勾勾地盯着他。与此同时老太太的嘴巴微张,白色粘稠的液体便顺着她的嘴角不停地向外流淌着。

就在众人将视线集中在老太太身上的一瞬间,那老太太却突然崩直了身体,瘦弱干瘪的腰部开始慢慢地向上抬。

仅是眨眼的功夫,那老太太的腰便崩了一个弓形。

她双手撑在土炕上,血淋淋地指甲抠在沁满脓血的床单上。

她仰着头张着嘴巴,那嘴里就像是塞了什么东西一样在不停地向外吐着白沫,那股白沫的味道非常的难闻,感觉就好像是臭豆腐榴莲发酵的味道。

那一刻老太太的另外一只眼睛也睁开了,两个眼睛在不停地翻着白眼,整个场面极其的诡异。

此时在屋子里的人除了我们三个人之外,还有一些好事的村民。

这些人哪里见过这种场景,就在老太太弓起腰来的一瞬间,在场的所有人便四散逃离了。

干爹见此便扭头看了一眼坐在瓮上一脸惊恐的村长,说道。

“快把他给我拖走,他受到了极度的惊吓而阳气虚弱,一直呆在这里恐怕会被那东西钻了空子。”

我听罢赶紧应承了一声,随即便夹着村长的胳膊,将其慢慢地搀扶出去。

而就在我扶着村长走到外面的时候,我的耳边却突然响起一阵“哒哒哒”的敲门声。

这声音听起来像是用指关节扣动木板的声音,当时我下意识地朝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映入我眼帘的正是那安置丧门星棺材的柴房。

不过现在我也来不及管她了,慌里慌张地将村长送出了大门外。

当村长走出院门之后,我便看着他的脸色瞬间变得红润起来。

眼看着他如释重负般地吐了一口气之后,便一个人自顾自地坐在了旁边的石墩子上发呆。

此时的干爹还在屋子里,所以我来不及多想便再次转身回去了。

要知道现在正值晌午,头顶的太阳晒在身上异常的燥热,可是当我走进院子里的时候,那股燥热的感觉却瞬间消失不见了。

那柴房依旧传来阵阵的敲门声,我迈步朝着正屋走去,努力地克制自己千万不要朝着柴房看。

可是我越是努力的克制,这脑袋便越是不自觉地朝着那柴房望去。

这柴房很简陋只有两扇破败的旧门,它们根本关不严实所以这个门缝便非常的大。

我顺着那道缝隙朝里望去,却看到里面黑洞洞的什么都没有,可是那声音听起来却是越来越响亮。

我当时努力地稳定着自己的心神,随即便继续迈步朝着正屋走去。

然而就在我刚准备要踏上屋檐的一瞬间,那道不足三厘米宽的缝隙之中却突然闪过一只眼睛。

这只眼睛在那门缝之间停留了有将近一分钟的时间,它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我,它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刚才老太太盯着村长时的那副神情。

虽说此时烈日当头,但我却依旧感觉到自己的背后传来一阵阴冷。

我和那只眼睛在对视着,但我当时的脑海里却突然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或许我什么都没有想,但我却突然调转方向鬼使神差地朝着那柴房走去。

我死死地盯着那只眼睛,心里却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向往。

我的心开始砰砰砰地乱跳,一种面对黑暗的恐惧伴随着莫名的期待

让我终于走到了门口,而此时我依稀能透过门缝看到一个黑色的人影。

她压着腰,眼睛紧紧地贴在门缝,而我也开始慢慢地摆弄着身体,做着和它相同的动作。

就这样我双手扶着木门,撅着个屁股也噘着嘴,缓缓地弯下了腰。

当我的脸慢慢地贴近门缝时,我甚至能感受到这门内传来的阵阵寒气。

然而就在我的嘴巴即将要贴上去的一瞬间,我的耳边却突然响起了干爹那浑厚的声音。

“被鬼吸食了阳气可是很难再补回来的,你小子也真是鬼迷心窍了。”

这声音犹如晴天霹雳一般,让我瞬间清醒了过来。

我猛地向后一退,随即就看着那屋子里的人影竟然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口黑漆漆的棺材。

望着棺材脚下那一个金色的“福”字,我这心里再才开始有些后怕。

他大爷的,敢情鬼迷心窍是这种感觉。

我下意识地朝着正屋望去,此时透过那扇小窗我看到了昏暗的屋子里亮起了一阵烛光。

烛光映在干爹的脸上,让他本就蜡黄的皮肤上面扬起了一抹神秘的橘色。

我晃了晃肿胀的脑袋,便赶紧跑进了正屋。

当我撩开门帘走进里面的卧室时,眼前所见到的一幕却让我直接愣在了原地。

我看着那本应该躺在炕上的老太太,此时竟然直挺挺地站在炕上。

她的后背紧紧地贴着墙,面色苍白,双眼之中流露着一丝惊恐的神色。

同时她的十根手指上都拴着红绳,那红绳的另一端则全都系在了干爹的手腕处。

干爹左手死死地攥着红绳,右手变为剑指,单脚踏地,另外一只脚则在有规律的跺地。

这叫凝神静气,哆地请神。

他紧闭着双眼,脑袋微微晃动,随即低声喃喃着“枉生词”,这也是结冤咒的前半阙。

“众生多仇冤,冤深难开结,一世结成冤,三世报不完,我今传妙法,解除诸冤业闻诵志心听,冤家自散灭……吾请太上之水,惊天之笔,南云为墨,北霞为纸,解开仇怨投入轮回,如不情愿必入魔道。\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610.html

(0)
上一篇 2022-11-25 06:00:19
下一篇 2022-11-25 12:00:11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