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逍遥江湖凌云全文免费阅读

秦时明月汉时关,玄机美人倾天下,且看今日域中到底是谁家天下,国家,爱情,忠诚,抱负,信念,凌云带你领略不一样的江湖。

秦时明月汉时关,玄机美人倾天下,且看今日域中到底是谁家天下,国家,爱情,忠诚,抱负,信念,凌云带你领略不一样的江湖。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三天之后,凌云正在告别惊鲵和田言,因为齐国这边还需要人,而且田言还小,惊鲵虽然现在也是宗师巅峰的高手,但不想让田言过早的见识世界的黑暗,所以留在桑海。“我不在家的时候要常练我给你的那几本武功,还要督促小言儿每天都要泡药浴,家里的一些宝物我都放在卧室里,记住了吗?”

没错,凌云这臭不要脸的,虽然很花心,但对自己的女人非常的好,对田言也是非常喜爱甚至是溺爱,过去几年将九阴真经,太玄经,独孤九剑,踏雪无痕都交给惊鲵,还将后面签到得到的七剑中的青光剑给了她,当时看到这些秘籍和宝剑时,惊鲵的小嘴都惊呆没有合上,直接让凌云第二天中午才起来,而且还是捂着腰。在之后的日子里什么血菩提,朱睛雪蟾丹更是没断过,对待田言更是过分,两岁前每天的药浴,两岁后天天都用天水敛息诀的内力来给田言疏通经脉,这导致小田言体内积蓄了许多浑厚药力,再加上田言的身体和天水敛息诀的内力更为贴合,竟然记住了运转规律,在身体里自行运转,现在田言的内力已经是一流水准。

“好了,我知道了,你在外也要小心,早点回来!”惊鲵听着凌云像嘱咐小孩子一样嘱咐自己,并没有不耐烦,相反她的嘴角还有些上扬,因为她能感觉到这是凌云对自己和孩子的爱,作为一个前罗网杀手,她对自己的生活特别满意,现在她有了爱自己的男人和自己爱的女儿,更想守护这个家,现在一点杀手的痕迹在惊鲵身上都看不到,只能看到为妻子的含情脉脉。

“好了,那我走了,嘛,好香!”凌云抱着惊鲵盈盈一握的纤腰,向那樱桃小口吻去。惊鲵也没反抗,只是翻了个白眼,便回家去照看田言去了。

“师弟,你好慢呀!”韩非骑在马上,看样子在路边等了小一个时辰。

“我不是还得和家人道别吗,谁像你还是条单身狗!”凌云撇了撇嘴,

“哇,师弟你这是扎心呐,我告诉你没有两坛好酒,这事没完!”韩非一脸生气的说道。和凌云做了这么多年的师兄弟,什么单身狗,舔狗这些词早都熟悉了。

“呵呵,你看我理你吗?”凌云翻了个白眼,纵马向西而行,

“哎,等等我呀!”韩非也打马而行,两人一副浪徒形态,倒也映了“少年纵马江湖行,烈酒豪饮剑不平”这一场景。

两人一路西行向新郑而去,走了差不多1月有余,终于快到新郑了,这一路上看到的尽是流民白骨,农人百姓衣食不饱者居多,这还是几年内各国都在休养生息,真要是打起仗来,“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可真不是虚构的。

“我说师兄,啥时候才能到新郑啊?”凌云经过这几天赶路发现骑马真不是个好玩的事,不说别的,屁股就受不了。

“明天差不多就到了,师弟,这已经是第三回问了,你就这么着急吗?”韩非无奈道。

我才是韩国公子好吧,你怎么比我还要着急,我急着是回家,你是急着干什么,找漂亮小姐姐吗?

“废话,和你一个大老爷们有什么好聊的。你自己说要是小姐姐和男人,你选哪个?”凌云白了韩非一眼,

不过随即停了下来,就在韩非要问出了什么事的时候,凌云开口了:“诸位,再不现身,可就要到新郑了!”

瞬间从两旁的树林里闪出七八个身着夜行服,手持短剑的家伙,直奔韩非二人而来,瞬间杀气四溢,招招夺命,期间三人封住凌云身前,短剑直奔胸口,颈部,眼睛而去,身后两人从两侧斜刺二来,完全封锁了凌云的进攻空间,凌云见状,脾气一下子暴了,这帮混蛋,杀韩非就杀韩非,杀我干嘛,出来八个人,五个都在这边,两个监视,一个去抓韩非,老子很像保镖吗?再加上这两天凌云赶路正不爽,本想着明天能见到小姐姐开心一下,谁想到见到这么几个货,都是韩非招的,这家伙和柯南简直一样麻烦啊!

凌云心里虽然不爽,但手里动作可一点都不慢,一招雷惊苍龙(龙神功)破开包围,接着两招震惊百里(降龙十八掌)直奔五人而去,旦见掌风烈烈,隐隐间伴有龙吟,伴随凌云三成内力,直接将五人击飞,其中三人瞬间死亡,剩余两人胸骨直接塌陷,在看过去两人只有微微呼吸才能确认还活着,就在此刻,凌云欺身而上,向其余三人杀去,直接使出擒龙功将韩非摄入手中,接着一招亢龙有悔(降龙十八掌)直接带走剩余三人。八个江湖好手,短短一刻,就被凌云杀其七伤一,而凌云呼吸没有一丝起伏,不过凌云此时很不爽。“师兄,看看你这人缘,还没到新郑就有人要杀你,你和老师还真会坑人呐!”凌云幽幽的说道。

韩非听了,瞬间就不干了“喂喂,师弟,酒可以乱喝,话可不能乱说,这明明是冲你来的,八个人,就一个来抓我,剩下的,除了两个监视的不全都来杀你的吗?”

“师兄,算了吧,揣着明白装糊涂,你还差的有点远!我一平民,谁要杀我,我对谁造成威胁了,为什么之前没被刺杀,而且不是将我当成你的保镖才排了那么多人来杀我吗,要不然,对付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派三个人都是看得起你。不信的话,去问问那边还活着的那个?”凌云一脸无奈,师兄有点无耻,我还看上他妹妹了,想打一顿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嘿嘿,也是哈!”韩非此刻也有点挂不住了,前去探查杀手的情况。

手有老茧,鞋底磨损适中,体重较轻,制式短剑,韩国工艺,铁质,身着韩国特产布料的衣服,这应该是军中好手,轻兵可能性很大,嗯,这是军方弩箭,不过是谁派来的呢?有意思了。就在韩非观察死去的杀手时,凌云直接来到还活着的杀手那里,直接踹了一脚上去,“喂,死了没,没死起来说句话!”韩非看的嘴角抽搐,师弟有点残忍啊,都被你打成这个样子,你还踹他,不死也是重伤,这还能说话吗?

“咳咳,你,你想干什么?”杀手喘息的看着凌云,“我想知道你们是哪个势力的”

“我们是,,,,,,”还没说完就断气了,凌云满头的问号,这不就是狗血电视剧的套路吗,关键时候就死,然后转过头去看向韩非“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我可不记得我在韩国有什么仇人?制式铁剑,看来韩国军方不想让你回去的人分量很重啊,军弩都用上了。“

此时韩非也没什么好说的,这一切都摆明了,韩国有人不想让他回去,军方的武器一般很难外流,至于那几个人背后的身份,韩非心里大概有个判断,只是具体是谁不是很清楚。“咳,师弟,这次是师兄连累你了,等回到新郑,师兄一定带你去紫兰轩好好的玩几天!”韩非尴尬的说道。

凌云听完后白眼都要翻到天上去了,“师兄,算了吧,咱俩睡不清楚谁啊,在桑海的时候,喝花酒都是我付的钱,你个穷鬼哪来的钱出去玩?还是先想想今天要不要赶回新郑吧,这波杀手死了,下一波应该就来了,而且按照计划我们明天才到新郑,王城军队今天下午应该出发来接你吧,现在连人影都没有,应该是被某些人拦下来了,有意思还没入新郑就有这么多事!!!”

韩非略加思索后,眼睛闪出一道精光,“师弟,咱们今夜就回新郑”,此时的韩非再无之前的不着调的表情,反而一脸严肃,原来的翩翩公子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隐隐国家公子的霸气,到底是韩王公子,法家大师,威严和智慧到底不一般。

凌云现在有点懵,随即问道“为什么?你不怕路上还有截杀?”

“师弟,你一共说错了两个地方,第一,这不是截杀,只是警告。第二,王城军队,应该快要出发了,拦截军队,不管何时都是大罪,何况还是王城军队,在他们眼里我应该还没有这个价值。”

“好吧,你说服我了,你们这些玩战术的心都赃”凌云想想觉得韩非说的对,只是不吐槽一下,总觉得被韩非鄙视了,我智商没有问题只是韩非心太赃,恩,就是这样。韩非哭笑不得的和凌云纵马驰骋,终于在东方发白的时候到达新郑,期间还遇到了王城军队,当凌云看到军队时,确定了韩王安绝对不是一个废物,原来战国人屠评价韩有劲卒,魏有武卒,韩国军队攻击的很漂亮,魏国后期守的很漂亮,所言不虚,而听韩非说过韩王安之前的的韩王对于军队基本没有什么建设,那么韩安绝对不一般,起码是个常君。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596.html

(0)
上一篇 2022-11-25 09:00:23
下一篇 2022-11-25 09:00:25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