鎏金奢宠,典狱长的娇妻太甜了全本免费阅读,盛浅棠聂墨咲小说全文

甜!欲!狠狠撩! 【西装暴徒典狱长VS鎏金色人间野玫瑰】+高甜互撩+暴揍熊孩子+舅舅团宠+虐渣打脸。 失踪七年的白莲姐姐带着天才熊孩子强势回归,抢走盛浅棠的霸总未婚夫,侵占巨额家产,夺得全家团宠。 渣

甜!欲!狠狠撩! 【西装暴徒典狱长VS鎏金色人间野玫瑰】+高甜互撩+暴揍熊孩子+舅舅团宠+虐渣打脸。 失踪七年的白莲姐姐带着天才熊孩子强势回归,抢走盛浅棠的霸总未婚夫,侵占巨额家产,夺得全家团宠。 渣姐:“我抢了你未婚夫,还和他生了个天才儿子,你奈我何?“ 悔婚渣男:“离开我,你再也找不到更好的男人。” 盛浅棠美艳一笑,“滚!就我这张寰球小姐总冠军脸蛋,世间配的上的只有一个人。” 这不,貌似禁欲,实则色气满满的典狱长大人向她走来,“咣当”手铐一出将她拴在腰间。 “女人,撩了,就别想从我怀里越狱。” “越狱会有什么后果?” “天涯海角通缉你。”西装暴徒将她强势吻住。 第一天邂逅,他们在泳池里互撩。 第二天,他们在监狱里互撩。 第三天,他们在飘窗上互撩,打卡地点天天不重样。 第N天,他们在珠穆朗玛峰上旁若无人。 此后,盛浅棠的生活变成了简单两件事:白天手撕渣男贱女,晚上手撕典狱长的西装三件套。 【双洁无误无虐,男主典狱长,女主强势美艳,前期七点新闻女主持,新锐电影导演,后期寰球小姐,万国小姐双料冠军。】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盛浅棠立即潜到绢布桌子底下藏匿,透过绢布缝隙,观察御小宝的一举一动。

自回归以来,御小宝在这栋别墅便如入无人之境一般。

御小宝打发走了值夜的厨娘,然后将厨房的桌子上摆满了食物。

两只稚嫩的小脚交叉着搁在桌子上,就跟个小大人一般老练。

这个天才萌宝胃口特别好,一桌子东西吃的很多,一个六岁娃,居然吃了起码一个成年女孩的饭量。

夜渐渐沉下来。

御小宝脸色很冷,四下望了望,然后便起身来到了厨具旁边,拿起一把剔骨刀,又从冰箱里提出一大块生火腿,若干生牛肉,开始切割肢解。

“嗙!嗙嗙!”宰肉砍骨的声音。

盛浅棠看得诧异,那种不安的恶寒感又一阵来袭。

刀架上的砍刀,斧头,切割刀,御小宝全用上了,且技术娴熟。

她不知道御小宝和盛梨美这对母子,在国外这些年到底过的什么恶劣生活,以至于这个六岁孩子,竟然在人后展现出如此令人恐怖的暴力感。

御小宝娴熟宰完血淋淋的生肉,分几袋打包好,又放回冰箱。

准备给谁的?

盛浅棠不明白。

似乎口渴了,这个一米三的天才萌宝于是来到了冰柜旁边,掀开冰柜垫着脚就往里探,想要找一瓶冰镇果汁。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这当头盛浅棠毫不犹豫的飞速冲上去,一把就将这个小魔头按进了冰柜里,然后哗啦一声拉进了冰柜门。

“啊!啊啊!”冰柜里,熊孩子用小拳头使劲捶打着冰柜门,却是盛浅棠毫不心慈手软,且力大无穷直接搬过另外一个冰柜,重叠了上去。

熊孩子就这样被困到了冰雪世界里了。

——“十三周岁以下儿童,犯栽赃陷害,是不负刑事责任的。”

盛浅棠回想起方才路上,她咨询过一位律师朋友,朋友对于她的案子,给出了现行刑法条款解释。

“儿童犯罪,责令其的家长或者监护人加以管教;如丧失父母,由政府收容教养。”

“只不过这种事,你可以在民事赔偿方面找他的家长狠狠索赔。”

索赔,自然是要的。

“既然你是法外之徒,那小姨我就是你的律法。”

她凑到冰柜前,笑着说,“给你留了条缝隙供你呼吸,如果你强行推开冰柜门,上面那个冰柜就会狠狠砸下来,而且小心触电哦。”

走出厨房,盛浅棠突然想到什么。

“叮!“

她把制冷开到了最大档。

“嗡嗡嗡……”制冷启动发出噪音。

……

盛浅棠上楼回卧室,把自己重要的东西全部收拾好放进行李箱。

拖着行李箱来到客厅,硕大的客厅静悄悄,盛老夫人和盛父已然回屋就寝。

盛浅棠原本是要直接拎着箱子离开,但却是即将抬脚走出玄关之时,她停住了脚步。

“我为什么要偷偷离开?”盛浅棠抬眼看看天上的一钩弯月,又转身扫视这个住了七年的”家”。

没有感受到过一丝温暖,七年前亲生母亲过世,她从乡下被接回来,恰好遇到盛梨美和御景深一夜情带球失踪。

当时她和御景深也并不认识。

奶奶便骂她是丧门星,她硬是没有耽误学习,支撑到高考,以优异成绩考入洛城大学,便住校了。

既然要离开,那也得光明正大的离开。

盛浅棠把箱子拖到沙发旁边,然后安然坐下。

入夜,客厅里只有落地大钟发出咔嚓咔嚓的走针声音。

……

“啊!——小宝啊!”

万籁俱寂,突然间后厨房响起了杀猪般的嚎叫声,然后是呼天抢地的呼救。

紧接着,老态龙钟的怒骂声跟着响起。

“畜生,贱人,我知道你回来了,你给我出来!小宝要有什么,我掐死你!”

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盛浅棠看了看时钟,凌晨三点。

哟,天才萌宝怕是在冰柜里折腾三小时,也够呛了。

“呜呜呜……”这时候,屋外又传来了医院的急救车的鸣笛声。

盛浅棠年纪轻轻,早已练就一副稳如泰山的心态,只坐在真皮沙发上,冷眼看着盛老夫人拿着拐杖,噔噔噔的冲下楼。

盛老夫人噔噔噔朝着大孙女扑了过去,老太婆举着拐杖猛朝盛浅棠戳过去。

盛浅棠起身避开,老太婆又想拿龙头拐杖去敲盛浅棠的头,不料盛浅棠的武术功底发挥了作用,抓住拐杖的一端,一个泻力,拐杖将盛老夫人四仰八叉推在了地上。

女管家上前搀扶起老太婆,女佣小叶也跑了过来,站在二小姐身边。

“卡擦!!”

盛浅棠双手和膝盖同时发力,将盛老夫人的拐杖直接折成两半,扔回了她身边。

“还有打人的力气,怕是再活十年没问题,腿脚利索,就别滥用拐杖装老弱病残。”

“你你!……”盛老夫人直接气的嘴巴都紫了。

随后走廊里又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盛父和盛梨美的妈安心语也来了。

盛梨美没来,想必陪御小宝坐上救护车去医院了。

安心语只看了一眼盛浅棠,立即就扶在盛华的怀里,嘤嘤起来,别看安心语四十几岁了,哭起来却宛如少女。

“你这孽障!!”盛华顿时怒不可遏,朝着二女儿爆发了最大分贝的怒骂。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你害死你姐姐腹中孩子,你现在又差点害死你外甥,你就这么容不得他们母女俩吗?”

盛华脸气的通红,盛老夫人也被管家搀扶着坐在了沙发上喘息。

“御小宝虐待死了我的猫。”盛浅棠说的万分的平静,“那么小小年纪就心理变态,既然有娘生没爹教,那我这个做小姨的,就替他的爹娘好好管教一下他。”

“你!你……”听到这话,盛老夫人和盛华同时你你你了半天。

“为了一只流浪的畜生,竟然对一个孩子都下得了那么狠的手。”盛华勃然大怒,指着二女儿的手都在颤抖。

“小宝还是个孩子呀,是你的猫伤他在先,他又不是故意摔死你猫的。”

“他才上小学,小孩子家哪里懂什么虐猫?”

盛老夫人也指着她骂起来,“你说你都20出头的人了,怎么还跟一个小孩子计较?”

“他连他自己的妈咪的推入泳池,虐猫对他来算什么。”

盛浅棠依旧冷漠说道,盛华愣了一下。

全家都愣了一下。

“御小宝推自己妈咪入泳池,害得盛梨美腹中流产,你们现在却全都赖在我身上。”

盛老夫人立即一口咬死,“是因为你延误了时间,不然梨美去医院,胎儿就保得住。”

“是聂典狱长的手下延误的,你们怎么不去告聂家?”

盛浅棠一句反问就让所有人哑口无言,提及聂家,都不敢吱声了。

“怎么?欺软怕硬?”

“算了,阿华。”安心语哭得泣不成声,用手背擦拭眼泪。

“浅棠既然容不下我们,我还是带着梨美和小宝离开这个家吧,我怕下一次遭毒手得就是我了。”

说着又是一番柔弱的若弃若离,安心语在盛华的怀里半推半就,快乐挣扎。

盛浅棠冷眼看着他们。

母亲当年之所以和盛华一刀两断离婚,就是因为这位安心语——盛华学校里的白月光女神带着他们女儿盛梨美回来找他,盛华便出轨了。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584.html

(0)
上一篇 2022-11-25 09:00:10
下一篇 2022-11-25 12:00:29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