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乡傻医全本免费阅读,林二蛋苏雨荷小说全文

小姨子死了老公,带着孩子住进林二蛋家,她想吃鱼补充营养奶孩子,林二蛋冒雨去打渔,无意间撞见村霸的丑事,被杀人灭口沉尸湖底,他却因祸得福觉醒了体内龙脉,获得绝世医术,自此开启人生逆袭之路!

小姨子死了老公,带着孩子住进林二蛋家,她想吃鱼补充营养奶孩子,林二蛋冒雨去打渔,无意间撞见村霸的丑事,被杀人灭口沉尸湖底,他却因祸得福觉醒了体内龙脉,获得绝世医术,自此开启人生逆袭之路!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苏雨荷是十里八村远近闻名的大美女,她肤白貌美大长腿,简直就是女神的标配。

只可惜红颜命薄,嫁给一个不靠谱的男人潘强,刚嫁过去一年,她男人就因为欠了巨额赌债,莫名其妙死于非命。

年纪轻轻就守了寡,婆家容不下她,她只好带着几个月的宝宝回了娘家。

因为当初父母不同意她的婚事,是她要死要活非要嫁潘强,现在被严重打脸,她爹苏大鹏是个要强的人,一顿臭骂把苏雨荷赶出来。

苏雨荷没办法,只好暂住姐夫林二蛋家中。

最近这几天阴雨连绵,把林二蛋家的屋顶都下漏了,屋里就像水帘洞,简直没法住人了。

林二蛋是个傻子,整天饥一顿饱一顿的混日子,屋顶坏好久了,他哪里懂得修?

昨天,小姨子带着孩子住进他家里,这让傻儿吧唧的林二蛋高兴起来,因为有人和他作伴了。

苏雨荷怀里的婴儿哇哇哭不停,小手不住地抓苏雨荷的胸口,明显是饿了。

林二蛋指指孩子,傻乎乎说:“宝宝……饿了,宝宝要,要吃奶。”

因为知道林二蛋是傻子,年轻貌美的苏雨荷也没啥顾忌,她撩起衣服掏出一只雪白丰润的宝宝仓库,给怀里的婴儿哺乳。可是,因为营养不良,她的奶水下不来,宝宝根本吃不到,于是又哇哇哭起来。

苏雨荷垂下头看看孩子,眼泪在眼眶里飞转,“宝宝已经一天多没吃东西了,我的奶也下不来,又没钱没奶粉,再这样下去,娃都要饿死了……”

宝宝吃不到奶,哇哇哭不停,这情景让苏雨荷心如刀绞,她后悔当初不听父母话,上错花轿嫁错郎。

看到林二蛋嘴里流着哈喇子,傻乎乎看自己喂奶,苏雨荷俏脸微微一红,整理好衣服说:“二蛋哥,咱们俩的命怎么都这么苦啊。我姐离家出走都两年多了,至今音讯皆无。我如今又死了老公成了寡妇。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林二蛋嘿嘿傻笑几下,抹抹嘴上的哈喇子,开始嘬手指头玩。

苏雨荷叹口气说:“二蛋哥,你原本那么聪明,以前还是咱们县的高考状元呢,怎么就傻了呢?今天这雨看起来停不了了,咱们仨又得挨饿了啊。你总得想个办法啊?”

林二蛋原本不是傻子,还曾经以全县第一名的好成绩考上名牌大学。

大学期间又和校花方琳娜谈上恋爱,可谓人生赢家。

谁料,方琳娜只是想玩玩林二蛋这个农家子弟,玩腻了觉得林二蛋没啥出息,另寻新欢后就一脚踹了他。

林二蛋苦苦哀求方琳娜再给他一次机会,却被方琳娜的新男友打成重伤,大学没上完被送回村里,就成了傻子。

祸不单行,林二蛋的父母遭遇车祸双亡,他无依无靠,生活都成问题。

幸好,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苏雨欣,对林二蛋念念不忘,她不但收留了林二蛋,还宣布让林二蛋入赘苏家。因为这件事,她和她爹苏大鹏都闹翻了脸。

苏雨欣一气之下,留下纸条出国打工,她要挣够百万美金,回来给林二蛋看病。

可是苏雨欣一走两年多音讯皆无,有谣言说她坐船出国的时候,船出事了,全船的人无一幸免全都淹死在海里。

苏雨荷咬了咬嘴唇说:“二蛋哥,听说野生的鲫鱼汤催奶效果特别好,明天要是雨停了,你帮我去龙王湖抓几条鲫鱼行吗?”

林二蛋点点头,转身拿了斗笠和网兜就要出门,苏雨荷急忙拦住他,“二蛋哥,外面还下着雨呢,天都快黑了,明天再去也不迟。”

林二蛋憨厚地指着苏雨荷怀里的孩子,“宝宝饿了,我这就捉鱼去,你好有奶给她吃……”

苏雨荷眼泪汪汪,“二蛋哥你真是好心肠,我老公要是有你这般体贴就好了……”

林二蛋不顾苏雨荷的劝阻来到龙王湖,龙王湖这片水域一泻千里,直通大海,湖里的水产资源特别丰富。

雨终于停了,一道彩虹飞架长空,把龙王湖的傍晚装扮得格外美。

林二蛋虽然傻,但是水性很好,下水摸鱼是他的拿手好戏,深吸一口新鲜空气,他一个猛子扎进湖里。没多少工夫他就抓了好几条肥美的野生鲫鱼。

林二蛋把鲫鱼装进网兜,正要游回岸,突然附近的荷花塘传来一阵手机铃音。

林二蛋好奇的游到荷花塘,他发现荷花塘里面停泊着一条乌篷船,一只手机在船尾的竹凳上响个不停。

林二蛋爬上船,拿起手机往船舱瞄了一眼,他顿时惊呆了!

船舱里俩人搂抱在一起,男人四五十岁年纪,一身黝黑的精壮肌肤,正是村长田大炮。

女的身材苗条,肌肤雪白,年纪二十来岁,正是养殖公司的女会计春杏。

春杏扭头一看是林二蛋,吓得她一声尖叫。

田大炮扭头也刚好看到林二蛋,他恼怒加羞愧,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奶奶的!你这傻子竟敢偷看我?”

林二蛋傻呵呵地举着手机,半天才说:“村长,你的电话?”

春杏狠狠推开田大炮,埋怨说:“都怪你,非要在这儿搞,这事要是传出去,看你老脸往哪儿搁?大军也不会放过你的,我更是没脸见人了。”

田大炮牙齿咬得咯吱吱的响,他暴怒地跳起来,抡起拳头对着陈二蛋的脑袋一顿乱打,林二蛋一个傻子哪里经得起田大炮的这顿揍,很快就被打的口鼻出血昏倒在船上。

春杏穿好衣服,拉住田大炮的胳膊,“村长,别打了,再打就把这个傻子打死了。”

田大炮气呼呼地说:“打死更好!谁让他看到咱俩的好事。要是被他胡乱说出去,我这村长就完了。”

田大炮嘬着牙花想了想,他目露凶光,狰狞一笑,从船上拿过一条绳子,把林二蛋捆了个结结实实。随后,他拿过一个几十斤的大铁锚,一起绑在林二蛋身上。

看到田大炮动了杀机,春杏害怕了,“村长,杀人可是犯法的。二蛋就是个傻子,咱俩的事他即使看到了,估计也不懂啊,更不会去和别人乱说。你要是杀了他,这事可就大了……”

田大炮目光坚定,阴狠地说:“只有死人才会保守秘密,谁让这傻子闲着没事撞到咱们船上来,不怨天,不怨地,就怨他命不好。林二蛋,你一个傻子活着也是受罪,早死早投胎!”

田大炮一脚把林二蛋从船上踹下水,林二蛋的身体立刻朝着水底沉下去……

林二蛋虽然水性很好,但是双手被捆住,脚上被绑上那么重的铁锚,身子不由自主的往下沉。

他想摆脱绳索,可是不论他怎样挣扎,都是白费劲。

身子很快沉到湖底,林二蛋感到一阵窒息,慢慢失去知觉。

“我就这样死了?”

“我怎么还活着?”

林二蛋突然感觉身子周围一阵温暖,自己竟然被一个温暖的漩涡包围。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576.html

(0)
上一篇 2022-11-25 06:00:23
下一篇 2022-11-25 09:00:19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