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流放后,位面交易助我登基(聂寒星)小说最新章节

这就是一本沙雕文、解压生活烦恼! 通过与不同位面商人交易,带着父母走向无敌之路的故事,属于成长类型的爽文,非开局无敌文! 回来第一件事,搬空国库,搬走龙椅、顺走玉玺。一个拿去给父亲当泡脚椅,一个拿去给

这就是一本沙雕文、解压生活烦恼! 通过与不同位面商人交易,带着父母走向无敌之路的故事,属于成长类型的爽文,非开局无敌文! 回来第一件事,搬空国库,搬走龙椅、顺走玉玺。一个拿去给父亲当泡脚椅,一个拿去给母亲当腌菜石! 无cp,杀伐果断、位面救援。 【流放+系统、空间、召唤、修仙+魔法+武功、异能、种田+基建、沙漠+海岛、位面暴富、搬空、等等】 荒草萋萋,无处话凄凉。一睁眼,从二十一世纪穿进了历史上无记载的朝代,全家正在流放的路上。 “末世位面请求交易,十秒无作答,默认取消交易。” 喜从天降,一家三口对未来的日子有了盼头。 通过与各种位面商人,寒星学会了武功、魔法、修仙、召唤、异能等。 白毛、宝石蓝的眼睛的大兔子拉着四轮车,后面挂着木制的房车,房车后面拖着长龙一般的木制的火车。 前往末日神魔游戏位面救援任务,寒星脚踩飞剑,手持藤蔓。 “剑来!” “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兴许天冷,那鱼笨,让他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严虎可是一名武者,不像我们这些普通人。

他一个能打我们十个,就聂锦昌,不可能干的掉严虎。

严虎定是被其它武者给收拾了一顿,而后抛尸荒野,被野兽撕咬啃食。”

“是啊,流放的人里,武者又不止严虎一个人。

兴许,那些人早就瞧严虎不顺眼了。

武功不咋滴,嚣张跋扈比谁都高昂。”

寒星母女在外人羡慕嫉妒的眼光中,跟着陈家人进了林中。

“老爹。”

正在与人交谈的聂锦昌,立马转身,便瞧见了妻女。

“已经烧上了,还是人多力量大,这效率杠杠的。”

“老爹,这么快,这出来的能用吗?”

寒星不想打击父亲的积极性,但是,烧窑怎么跟儿戏似的!

陈少泽解释道:“寒星妹妹误会了,聂二叔给我们讲解了烧窑全部细节。今晚,只是走个过场。

毕竟我们从没有见过瓷器怎么烧制出来,想看看窑究竟有何与众不同。为什么土放进去之后,就能烧成窑。”

而后,陈少泽谦虚的询问道,“聂二叔,这需要不停火烧多久?”

聂家二叔变成了聂二叔,可见两家人的关系又拉近了些许。

“估摸着需要不停火一整夜,我们这条件简陋,前提的准备也很仓促,能烧出劣质成品,已是侥幸。”

一个新封顶的土坑,显然是新挖出来的,用以充当简易土窑。外形看起来并不大,毕竟只是第一次试验。

“毕竟只是初次尝试,若能成功,日后多烧制几回。

我们便能熟能生巧、加以改进。兴许,日后我们两家还需要靠着烧窑在乾州立足。”

陈少泽的双眸,随着他的话意加深,眸光越发有神,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少泽说的对。”

聂锦昌看向远处的大山,脸上洋溢着希冀之光。

傍晚的风吹来,方岚打了一个喷嚏,“阿嚏。”

陈少泽看向一旁的中年男人,吩咐道:“福伯,你去看一下,药煎好没有?”

半晌后,福伯带着一个陈家人返回,一人手中捧着一碗药汤过来。

一碗送去给了聂锦昌,一碗送到给了方岚。

“这怎么好意思,谢谢。”

方岚客套了一句,便将汤药接过来。

实在是流放路上,什么物资都缺,尤其是祛风寒的药更是精贵稀少。

陈少恒自豪的说道:“我的祖父博览群书。

族人中也有人喜爱,闲来无事的时候翻看医书。

给你们家喝的药草都是在路上寻到的,我们家也没有存下多少药材。”

寒星抱拳,学着父亲的动作。

“多谢陈公子慷慨。”

“你喊我哥都是少泽哥哥,凭什么喊我就是陈公子。

不行,你也得喊我少恒哥哥。

虽然你长得丑,不过我不嫌弃你。”

(⊙o⊙)…呃。

寒星又重新抱拳,就当哄孩子了,说道:“多谢少恒哥哥慷慨。”

“以后我罩着你。”

说话间,陈少恒拍了拍寒星的肩膀,一副好大哥的神态。

(⊙o⊙)…

陈少泽微微蹙眉,显然是因为陈少恒刚刚越举行为令他不悦。

“少恒,你将寒星妹妹带去火堆旁,母亲也在那边休息。”

“好的,哥。”

陈少恒说着又看向寒星,接着,又道。

“走,我带你去吃烤地瓜。”

(⊙o⊙)…

咱们不都是抄家流放的可怜虫吗?

咱们不都是身着单薄里衣,外衫在入牢的时候便被狱卒给扒拉干净了。

你们陈家哪里搞来的地瓜?

别说是路上捡到的,说给三岁小孩都没有人信。

当地瓜是野菜,漫山遍野总能找到一些。

等进了陈家人保护的内圈,方知同是流放之人,这区别也是很大的。

只见女人们围坐在火堆旁忙碌着,有的在编织东西,材料有干草也有藤蔓。

有的则在一旁手中拿着树枝,在教孩童识字。

有的则三五成群,在处理一些路上收集到的野菜野果,甚至还有野味。

最吸引寒星眼球的是那火堆上架着的大罐子,里面正咕噜咕噜的冒着热气。

寒星双眼都移不开了,感叹道:“真富裕。”

“这算什么,寒星妹妹没有去流放大军中间瞧过。

我也只是远远的瞧过一眼,那些大家族都还有马车乘坐。

有的还有奴仆跟在马车左右随行伺候。”

寒星惊呆了,惊呼道:“天啊,他们那些人难道没有被抄家?”

“寒星妹妹在说笑了,怎么可能会有人幸免,听过狡兔三窟吗?”

陈少恒拿起一个烤熟的地瓜,递给寒星,自己则没有再去取地瓜,只是坐在火堆旁扒拉着燃烧的柴火。

寒星询问道:“你不吃吗?”

陈少恒别过脸去,傲娇的说道。“不了,我可是男子汉。一天吃一顿就可以了,你赶紧吃吧。

不过,你若是还想再吃一个,那可不行!我们陈家的地瓜也所剩无几。”

寒星将手中地瓜掰成两半,一半递给了陈少恒。

“给,我们一人一半。”

陈少恒吞咽口水,盯着寒星递过来的那半块地瓜,认真的询问寒星。

“寒星妹妹,你当真舍得将半块地瓜给我吃?

可别我待会吃下肚子,你又哭着怪我。

还是算了,你自己吃吧。”

寒星将地瓜塞进陈少恒的手中。

“若没有你给我地瓜,我也没的吃。我们俩分吧,一人一半好了。”

陈少恒一边啃着地瓜,一边说道:“寒星妹妹,之前冒犯之处,非常抱歉!对不起,我没想到你们一家三口都是大好人。”

“没事,我还觉得你挺讨厌的。没想到其实你这个人还是可以相处的。”

寒星笑嘻嘻的夸奖陈少恒,摆摆手,并不在意陈少恒之前的事情。

“那肯定了,我陈少恒为人最为仗义。

若不是之前道听途说了一些你们家的事情,我也不会看不起你们全家了。

主要还是你们家死皮赖脸的跟在我们陈家后面,这也不能完全怪我吧。”

两小只正在边聊边吃,这时,一个少年神色慌张的跑来。

“少恒,你怎么还在这里坐着。前面放哨的叔伯们,跟人打起来了。”

“啊!”

陈少恒显得很是吃惊,还有人会来找自家麻烦,活腻了吧!

而后,陈少恒连忙上前,询问详情。

“是谁敢打我们陈家人?为什么打起来呢?”

见来人神色纠结的看了一眼寒星,陈少恒问道:“瞅寒星妹妹做什么?哥说了,我们要以礼相待聂二叔一家三口。”

“我知道。就是因为他们家的原因,钱文秀才带了一帮子新收的小弟,跑来闹事。”

“钱文秀是谁?”

陈少恒一脸迷茫,显然,不认识这是何方神圣!

听到这里,寒星明白过来。随即,寒星站起身。

“少恒哥哥,估摸着他是来找我家收租的!”

陈少恒纳闷了,大家都是流放之人,钱文秀难不成与大伙不同?

“收哪门子的租?”

寒星煞有其事的一手摸着下巴,仿佛那光洁的下巴上长有胡子一般。

“也可以称为保护费!”

陈少恒听转了,顿时,恼怒起来。

“原来是这样,大伙都是被流放之人,他欺人太甚!”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564.html

(0)
上一篇 2022-11-25 09:00:13
下一篇 2022-11-25 12:00:08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