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流放后,位面交易助我登基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聂寒星)

这就是一本沙雕文、解压生活烦恼! 通过与不同位面商人交易,带着父母走向无敌之路的故事,属于成长类型的爽文,非开局无敌文! 回来第一件事,搬空国库,搬走龙椅、顺走玉玺。一个拿去给父亲当泡脚椅,一个拿去给

这就是一本沙雕文、解压生活烦恼! 通过与不同位面商人交易,带着父母走向无敌之路的故事,属于成长类型的爽文,非开局无敌文! 回来第一件事,搬空国库,搬走龙椅、顺走玉玺。一个拿去给父亲当泡脚椅,一个拿去给母亲当腌菜石! 无cp,杀伐果断、位面救援。 【流放+系统、空间、召唤、修仙+魔法+武功、异能、种田+基建、沙漠+海岛、位面暴富、搬空、等等】 荒草萋萋,无处话凄凉。一睁眼,从二十一世纪穿进了历史上无记载的朝代,全家正在流放的路上。 “末世位面请求交易,十秒无作答,默认取消交易。” 喜从天降,一家三口对未来的日子有了盼头。 通过与各种位面商人,寒星学会了武功、魔法、修仙、召唤、异能等。 白毛、宝石蓝的眼睛的大兔子拉着四轮车,后面挂着木制的房车,房车后面拖着长龙一般的木制的火车。 前往末日神魔游戏位面救援任务,寒星脚踩飞剑,手持藤蔓。 “剑来!” “犯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严虎的脖子已经被草划开了口子,草依旧在疯狂的勒紧脖子。

严虎绝望了,早知道便不来找聂家的麻烦了。

严虎的脑子里闪过了他这一路上,抢夺别人的食物,对方不给自己便用裤腰带勒死对方的画面。

报应!

原来被人勒死这般难受!

好不甘心!

老娘,儿子下辈子再当您的好儿子。

严虎断气了,寒星体内的异能也所剩无几。

寒星低头望向自己的双手,我杀人了!

穿越来的第一天晚上,我的双手沾满了鲜血。

“后悔吗?”

聂锦昌的语气显得有些缥缈。

脸色煞白的他,整个人仿佛大病一场一般,虚弱的坐在草地上。

这一句仿佛是在问自己,又仿佛是在问妻女。

方岚蜷缩着身子,抱着膝盖,嚎嚎大哭。

“我连鸡都没有杀过,如今,呜呜。”

寒星依旧愣在原地,看着自己的双手。

空气显得压抑,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也许仅仅只是一瞬间吧。

寒星抬起头,眸光灼灼。

那脆脆的童音,眼神坚定的说道:“不后悔。”

是啊,不后悔。

今夜,不是严虎二人死亡,便是他们全家三口被杀。

在敌人与自己人生存上,寒星果断选择自己全家三口活命。

寒星提醒道,“爹,我们赶紧离开这里。血腥味会引来山中猛兽。”

“别从那边走,我们绕道回河边。

星儿,你还能使用异能吗?

一会儿再抓些鱼,我们伪装成偷溜过来,连夜抓鱼的假象。

媳妇,你还能站起来吗?需要我扶着你走路吗?”

严虎来找聂家人麻烦,很多人都瞧见了。与其留下来处理现场,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过来这片林子。比如严虎的那些跟班们,会不会前来寻严虎。

而且流放的路上每天晚上都有人离奇死亡,只要不被官兵抓到现行,谁也不会多事。

血腥味这么重,山中野兽很快便会寻着味道过来。

聂家三口避开了人群,溜到河床下游。

一到河边,便立刻连人带着背篓跳入水中。

将身上的血腥味道洗尽。

寒星操作着水里的水草,又抓了些鱼上岸,交给了父母去处理,便去一旁坐在石头上,等风把湿衣服给吹干。

河边的风很大,吹的两口子牙齿直打颤。

但是,想着未来的日子,两口子咬着牙继续杀鱼。

先前的那条藤蔓,也被卷成团装在背篓中。

一方面用作防身使用,另一方面,也可以解释出背篓的来历。

至于其他人能否寻到藤蔓,就凭借各自的本事了。

天边亮起了鱼肚白,河边已经陆陆续续开始有人前来洗漱,亦或者摸鱼。

瞧见寒星在一旁草地睡觉,聂家两口子在河边刮鱼鳞。

一个个无比羡慕,甚至有人上前打听起来。

“这么多鱼,够你们一家三口吃四五天了。”

聂锦昌回应着来人,说道:“运气好。”

聂锦昌的嘴唇被冻得乌青,浑身打着寒颤。

“聂家老二,你这是抓了一宿的鱼儿!”

“是啊。”

“我昨晚瞧见严虎朝着你们一家三口休息的林子走去,你昨晚没有挨揍?”

聂锦昌被冻得哆哆嗦嗦的解释道。

“没,他要鱼。

我便把大鱼给了他们,之后,我就带着妻女来这里抓鱼。

也不敢去之前抓大鱼那边,怕再撞上巡逻的官爷。”

“也是,晚上不睡觉,偷偷出来抓鱼,那铁定的背着点官爷。

你可得把鱼藏好,莫要再让严虎的人瞧见。”

“嗯,多谢兄弟提醒。”

“我也去水里砰砰运气。”

不少人也抱着碰运气的想法,也一头扎进了冰冷的河水中。

倒是也有两三个人抓到了鱼。

咚咚,铜锣声响,众人立刻回归队伍。

官爷板着面孔,对众人说道。因为有内力加持,这声音能传播很远,在场之人,没有谁听不见。只分听的清晰与否,毕竟也不是顶流的武功高手。

“昨夜死了三十二人,都是被野兽叼走的。

以后晚上入睡,别东一个西一个。

野兽就喜欢找落单的猎杀。”

官爷一如既往的,一大清早说着扫兴的话。

训完话后,流放大军便开始动身。

聂家三口一如既往,凑到陈家人的队伍后面跟着。

陈家人在这流放大军的尾端,算是一个大团体,有一百多口人。

陈家属于被牵连的那类,抄家抄的措手不及,一百多口人也没个银两傍身,都跟聂家三口一样,身上就只穿着里衣。

“听说严虎和他那跟屁虫,被野兽啃咬的不成人形。”

“我远远的瞧了一眼,那惨状能把人恶心的隔夜饭都给吐出来。”

“哪来的隔夜饭,你吐出来给我瞅瞅。”

“聂家三口子又跟在我们后面,真讨厌!”

陈少恒闲扯道:“聂家二叔昨晚带着家人,在河水下游抓了一晚上的鱼。

听瞧见的人说,逮住不少鱼儿。

怕是那破背篓里塞得满满当当了吧。”

陈少泽轻蹙着眉头,不悦的训斥着陈少恒。

“祖父若是听见,你又免不了一顿挨训。

我们陈家是书香门第,别人再有,我们也不能嫉妒,更不能起了歹意。”

寒星听着周围陈家人的讨论声,牵着父母的手,边走边打着盹。

若是陈家人的人品不行,原主一家三口也不会死皮赖脸的跟在后面。

“祖父如今落难,也没有瞧见过,那些以往教过的弟子们来看望祖父。”陈少恒不服气,又回嘴了一句。

“避之不及,还来往跟前凑。

他们怕是不想要前途了吧!

如今的他们,恨不得捂着自己是祖父的弟子的名衔。”陈少泽心烦意乱,这个胞弟越来越不像话。

陈少恒立刻反驳起来,一脸委屈。

“哥,我们陈家也太冤屈了。

天下谁人不知道,祖父乐善好施、为人师表。

就是收留一下上官公子,怎么就也能被牵连进来。

我们陈家事先又不知晓上官公子的父亲参与谋反一案,他忽然登门拜访。

这大晚上,我们总不能拒人于门外。”

陈少泽伸手捂住了陈少恒的嘴,出言打断了陈少恒的话语。

“唉!别说了,都过去了。

以后见到上官家的人,我们绕道走。”

陈少泽一松手,陈少恒便又开始喋喋不休,发泄着心中怨气。

“圣上虽然抄了我们陈家,但是,却没有给祖父额头刺字。

想来圣上也是知晓,我们陈家是被冤的。

希望,朝廷能早日查明真相,还我们陈家清白。”

陈少泽颇感头疼,在外人面前,也不能训斥太狠。只能改变策略,安抚着陈少恒的情绪。

“你还是太天真了。

少说点话,多保留些体力,还得走一整天的路。”

渐渐的周围只剩下走路的声音,聊天的人越来越少。

“阿秋!”

“阿嚏!”

聂家两口子感冒了,寒星着急了。

“等休息的时候,采点艾蒿叶子。

煮水一喝,药到病除。”方岚吸了吸鼻子。

“一路上瞧见不少,唉,关键是官爷不许我们生火。媳妇,你还挺得住吗?”

聂锦昌说着说着,又是一道喷嚏。

寒星打着哈欠,询问道:“老爹你会钻木取火吗?”

“见过,没实际操作过。不晓得自己会不会!”

陈少恒听见后面不远处,聂家父女二人的聊天声,立刻,扭头回望。

“哈哈,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聂家二叔说话可真有趣。”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562.html

(0)
上一篇 2022-11-25 09:00:12
下一篇 2022-11-25 09:00:14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