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渡》小说章节列表免费试读谢无忧沈衡小说全文

无忧渡,渡尽世间执念之人。 一渡求而不得,二渡阴差阳错,三渡执迷不悟。不渡生者,不渡恶鬼。 谢无忧:“婆婆,我的执念散了。” 孟婆:“那你为何还不渡过这忘川河?” 谢无忧:“因为我又有了新的执念。”

无忧渡,渡尽世间执念之人。 一渡求而不得,二渡阴差阳错,三渡执迷不悟。不渡生者,不渡恶鬼。 谢无忧:“婆婆,我的执念散了。” 孟婆:“那你为何还不渡过这忘川河?” 谢无忧:“因为我又有了新的执念。” 沈衡:“无忧,渡过这忘川河吧。” 谢无忧:“那我便不记得你了。” 沈衡:“不记得,也好。” 谢无忧在忘川渡了百年的执念,却无法实现自渡。直到一个陌生男人闯入忘川… 这是一个男女主角互相治愈,互相救赎的爱情故事。 在冥界大开金手指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千百年间,冥界的忘川河上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

“无忧渡,渡尽世间执念之人。

一渡求而不得,

二渡阴差阳错,

三渡执迷不悟。

不渡生者,不渡恶鬼。“

我叫谢无忧,是这无忧渡的老板娘。

我本是凡间一名平凡的女子,与那书生秦律私定终生,约好一举夺魁后便回家乡娶我,我日日坐在永安河边望向京城的方向苦等。这一等就是五年,结果等来了新科状元秦律迎娶相府千金的好消息,还附赠了我一封诀别信。我不堪其辱愤而投河自尽。永安,永安,永安河中的我永不得安宁。

我死后来到那奈何桥上,因怨气太盛,连喝了三碗孟婆汤都没有忘记前尘往事。我深度怀疑是孟婆偷工减料,因此同那孟婆在桥上大吵了一架,甚至惊动了鬼差。结果是因为我执念太深,无法转世投胎。

这种情况在冥界也时有发生,大多数鬼魂在这忘川河上飘个年八载的,执念也就消了,自然能顺利过河投胎。唯独我,都已经飘了上百年了,依旧怨气不消。整个冥界都拿我没办法。

我日日照惯例到孟婆那喝下一碗孟婆汤,然后便坐孟婆身边磕着瓜子听往来的冤魂诉说自己的执念。结果经常有冤魂经我一番劝导后,竟然神奇的散了执念,成功的转世投胎。我的存在大大提高了奈何桥的通过率和孟婆的业绩。

冥王见我“功勋卓著”,特赐我在忘川河边开一所客栈,专门接收执念未消之人,助他们顺利渡过奈何桥。从此忘川河边多了一所客栈,他的名字叫无忧渡。

今日客栈里清闲的很,想来是阳间正值太平盛世,并无太多冤魂。整个冥府都较往日冷清几分,更别提我这无忧渡了。

我坐在客栈门口,翘着二郎腿嗑瓜子,悠闲的看着忘川河中来往的渡船。

“无忧姑娘,今日生意清闲呀。”

“是啊,阿翁。现在阳间太平,大家都其乐融融,冤魂自然就少了。”我思忖着要不要将打烊的招牌挂出去,溜出去玩。

正当我起身刚把打烊的招牌挂好,门口就来个客人,一身黑衣黑斗笠看不清容貌。我心想来的真不是时候,但本着职业操守,也只能将人请进去。

进门后,我照惯例给他奉上一杯热茶,然后拿着小本本坐对面,懒洋洋的开口问道:“这个兄台,请问您有什么解不可的执念呢?大可与在下倾诉一二,许多事说出来便也就解了。”

他不发一言,突然伸手一把将我的本子抓了过去,热茶都碰洒了一桌。啧啧啧,那可是我托鬼差去阳间给我寻的雨前龙井啊,珍贵的很,暴殄天物啊。我心疼的看着我的茶,愤怒的开口问道:“你这是干嘛?”

他不答,反而急速的翻查着我的本子。我瞧着这人古怪的很,怒从胆边生,隔着桌子过去抢我的本子。两相拉扯下,啪,掉茶水上了。

“啊,我的三渡录啊…”我心疼的叫喊道,赶紧伸手去抢救。

他一把抓住我的领子,将我揪起来。

“怎么没有?”他突然开口问道。

“什么没有啊?”我一头雾水,心急的拿手绢擦拭三渡录上面的水渍。

“怎么没有我师姐的记录?”嗯…声音还挺好听,百忙之中我分神想到。

“你师姐是谁啊?你就算找你师姐,也不用这么粗鲁的吧。”

闻言他放开我,朝我一拱手说道:“在下鲁莽,请姑娘恕罪。”嗯,手还挺漂亮。

我无语问苍天,你早干嘛了。

“你师姐叫什么名字?老身这无忧渡并非每个鬼魂都来的,只有执念未消之人才会来到这里。”我整了整衣领,挺直身子虚张声势。好歹我也是冥府听差之人,怎能任此等宵小欺负呢。

“我师姐叫徐若雪,蜀山弟子,七日前身亡。”

“蜀山还有女弟子啊?”我啧啧称奇。

他:“……”。

我小心翼翼的翻着差点成了破烂的三渡录,努力的从泅湿的字里行间寻找他说的那三个字。找了一圈并未见到,“属实是没有啊,那说明你师姐并未来过无忧渡。”

“不可能,她执念深重,绝不可能轻易投胎。”他表示不相信。

我无语,事实摆在面前,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

“或许她在阳间盘桓多日,至今还未到地府。”我安慰他。抱歉,兄弟你死早了,你那师姐还没下地府呢。

“那我在这里等着,她一定会来这里的。”

我吃了一惊,一下站起身来,下逐客令:“老身这无忧渡虽是客栈,但从不收留鬼魂过夜。您还是去别的地方等吧。”今天开门是没看冥历吗?碰到这等无理取闹之鬼。

闻言,他缓缓起身,掀开斗笠上的黑布。皮肤白皙,面若桃花,目若秋波,五官都生的恰到好处,是个甚为俊俏的小生呀。

但总觉得哪里不对,这气息,是生人的味道,他,他是未死之人啊。反应过来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立马过去推着他往外走,“老身这无忧渡从不渡生者,这要是被鬼差发现,老身也要跟着你吃罪。你赶快走。”

一道寒光闪过,一柄利剑架在了我的脖子上,冒着森森寒气。

在冥府这百来载,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免一时慌了神。想要等你师姐,哪里不能等,为什么非要死磕我这儿呢,我头疼不已。

但很快反应过来,我是鬼啊,阳间的剑对我起不了威胁。

想明白后,“你也不看看这是哪里,你这剑还能斩已死之人吗?”我一幅泰然自若的样子,甚至还嚣张的拿手弹了弹剑柄。

“我们蜀山有多个门派,有修仙派,自然也有那镇鬼派。这剑能不能对你造成伤害,我们一试便知。”他也不慌张,在我耳边悠悠的说道。

这可不兴试的。万一是真的,那我岂不要魂飞魄散。这百来年我在无忧渡累积的功德岂不就要前功尽弃了。

我立马告饶,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位英雄,你若实在看得起老身这小店,肯委身于此,那老身自然也无不可。”态度可谓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谁让小命在人家手里呢。

闻言他放下了手中的剑,朝我拱手说道:“姑娘,在下沈衡,江州人,蜀山弟子。这番也是事出有急,还望勿怪罪。一旦等到了师姐,在下立马离开。这两天外面的牌子就先挂着,姑娘也先不要外出了。”

好家伙,这是怕我出去引来鬼差呀,心思真真是缜密的很。

无法,我只能让其安顿下来,我们商量好了,一旦被发现他就将罪责全部揽到自己身上,而我是被胁迫的。事实本来也是这样。

我这无忧渡本来就小的很,沈衡抱着剑靠在门板边,一身黑衣又着实明显,很难不让人注意到他。我这个人又是生来话多,有人在身边的时候,总想唠点什么。这般沉默尴尬的气氛我实在是受不了。

“你冒死闯入地府来找你师姐,所为何事呀?”我开口打破了这吊诡的沉默气氛。

“我要带她回去。”简洁有力的陈述。

我吸了一口凉气,他可真敢想啊,这般冒冥界之大不韪的事情,不怕魂飞魄散吗?

“所谓生死有命,三界有三界的秩序,你们已经阴阳永隔了,你这番强行逆天而为,恐怕很难做到。”虽这么说,但我对他的英雄精神表示十分的敬佩。

“改生死薄。”

好家伙,委实是微言大义。再问下去,他敢说我都不敢听了。

“你,你还真的是直言不讳哈。”我干笑两声,掩饰自己的震惊。

“对鬼魂没必要隐瞒。”

我:“???”。

瞧不起鬼魂吗?你师姐也变成鬼魂了!瞧不起你别让鬼魂庇护你啊!瞧不起你别追着鬼魂屁颠屁颠跑啊!我内心愤愤不平。

“或许,你师姐未必有执念呢,你在这等可能错过了她。”我试探性的说道。言下之意,阁下抬抬您尊贵的脚离开这里吧。

“不会的。我师姐与我情投意合,她舍不下我。”语气都变的温柔了些许。

还挺自信。你是不知这世间之人心有多复杂,我在这听了百年的故事,惊掉下巴颏的事情比比皆是。经常有人在这痛哭流涕诉说对爱人的难舍难分,转头几十年过去,他所谓的爱人下来说的却是另一回事。听的我是感慨万千,思绪纷飞。

“哦哦,呵呵,那既如此,你便在这等着吧。只是这冥界没有阳间的食物,所以…”

我话留了半截,所以尽快走吧!

“无妨,我可以辟谷。”

很好,语言凝练,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能将你堵死。

“你师姐是怎么死的呀?”我赶不走你,我打算烦死你。

“跳悬崖。”

壮烈!“为什么?”

“因为师傅将她嫁给了其他人。”

狗血!狗血的很!最俗套的爱情故事了,这套路我都听出茧子了。我那三渡录上随随便便就能拎出千万条此类爱情故事,多的都能填满那忘川河水了。

“呵呵,这,世间这种棒打鸳鸯的事最是折磨人心了。想当年梁山伯和祝英台下来时,我差点将忘川水说干了才解了他们的执念。要知道…..”我一拍大腿,装出一副壮士扼腕的样子。

他抬眼瞟了我一眼,一双丹凤眼中寒光四射。吓得我赶紧闭上了嘴。

“你知道生死薄有多难接近吗?且不说你是阳间之人,很容易被发现,就是冥府之人都很难接近他,更别提修改生死薄了。”沉默片刻,我试探性的又接着说道。

我希望他知难而退,也还老身清净吧。

“我自有办法,你若可以帮我,在下感激不尽。”

我?你想得美!别打我主意,别破坏我安稳的日子。我一脸的拒绝,他看了我一眼就闭上了双眼,似是休息了。

我唠来唠去,差点把自己绕了进去,自讨没趣。索性不理他,抓了把瓜子,去看阳间带下来的话本子去了。看到动情之处,忍不住洒了几点眼泪。我虽也见惯了爱情故事,但这民间的话本子总能给我惊喜,我时常感慨写这本子之人的奇思妙想,竟能道尽世间所没有的爱情之曲折。

咚咚咚,正泪洒衣衫之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我内心一惊,瓜子撒了一地。门边的沈衡也立马清醒站起来,手放在佩剑上。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498.html

(0)
上一篇 2022-11-24 18:00:22
下一篇 2022-11-25 06:00:14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