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意招惹沈曳容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又苏又撩+细腻日常+齁甜齁甜】 不那么糙的糙汉&不那么软的软妹 沈曳万万没想到,会被人如此霸道又强势的闯入领地 容野,人如其名,又野又糙 两人第一次见面,他强势却又轻挑,“喂,叫沈曳是吧,把鞋脱了…

【又苏又撩+细腻日常+齁甜齁甜】 不那么糙的糙汉&不那么软的软妹 沈曳万万没想到,会被人如此霸道又强势的闯入领地 容野,人如其名,又野又糙 两人第一次见面,他强势却又轻挑,“喂,叫沈曳是吧,把鞋脱了……” 两人再一次见面,她不小心拿了他的裤头…… 再然后,被他彻底赖上 肢体加语言的双重撩拨 沈曳很快溃不成军……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沈曳自从“裤头”事件之后,进出小区总是格外的警敏。

尤其是看到身型和容野相似的,沈曳都会忍不住心头一跳。

但偏偏的,躲什么来什么。

看着不远处,越渐清晰的身影,沈曳眼神一虚。

可从单元门向小区外走的路,就那么一条。

进退两难之际,沈曳咬了咬牙。

最终,头也不回的又进了楼……

就当她矫情吧,她是真的尴尬呀。

那边容野和孙山两人,刚从面粉厂蹲了一宿点,打算回家补补觉。

打老远就见沈曳步履款款的往前走。

黄色长裙,衬得她愈发的白,像是发着光。

蜂腰不盈一握,仿佛一掐就能断。

容野只看了一眼,眸底瞬间墨色翻涌。

不过他心底多燥,面上就多淡然。

孙山也看到了沈曳,眼神下意识在容野和沈曳间游移,“野哥,是小嫂子。”

听到小嫂子这个称呼,容野瞪了孙山一眼。

没接话,但也没否认……

他勾唇看去,却见那女人居然全当没看到他,转身上了楼。

就这么上楼了?

容野嘴角的笑,生生僵住……

孙山也是一愣,不过很快便控制不住的大笑出声。

“野哥,哈哈哈,嫂子这是,这是故意不搭理你呢,哈哈哈……”

不过他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的屁股被容野狠狠踹了一脚。

他知道,再笑就不是踹屁股这么简单了。

难道陷入爱河的男人,都是这么的粗暴吗……

……

早晨的事,沈曳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在家窝了几分钟,她这才拎着包又出了门。

因为这一耽误,不出意外的,沈曳上班迟到了。

还没等她来的及心疼她那报废的全勤奖,就被分派了城南面粉厂的收购项目。

城南的面粉厂,沈曳是知道的。

九十年代就兴起来,到现在二十多年,没想到居然要破产了。

据说是资金链有了问题。

不过这些也不归自己管,沈曳收拾好要带的资料,这才背着包出了公司。

七月份的天正是燥热,就连风都裹夹着热浪。

没走几步,沈曳就汗湿了头,碎发黏腻腻的贴在额头和脖颈上。

坐公交车来到面粉厂,刚到门口就见那围了一圈的人。

沈曳在人群外看了会儿,便大概了解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是把粮食赊给面粉厂的农民地主们,听说了面粉厂要倒闭的消息。

因此,都聚集在这,想要回面粉厂的欠款。

知道今天可能见不到面粉厂老板了,沈曳打算先回公司汇报情况。

可刚要离开,余光却在人群中发现一道熟悉的身影。

男人依旧是早晨见他时那一身衣服。

懒洋洋的靠在墙上,一只手伸在兜里,一只手正夹着烟。

而他旁边,正站着一个身姿曼妙的女人。

离得太远,沈曳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但也能看出两个人的关系很熟稔。

不知怎么的,沈曳觉得胸口堵了一口气。

吞不下也吐不出。

出神的沈曳,并没注意到,原本哄闹的人群突然暴动了起来。

沈曳躲闪不及,直直被一个人撞倒在地。

包里的东西散落一地,手心也被柏油路面蹭破了皮。

冲劲儿没缓过来,因此沈曳没第一时间站起来。

突然,一双穿着黑色布鞋的大脚映入眼帘。

怔愣间,容野已经把她扶了起来。

沈曳低头,就见容野半蹲在地上捡她散落的东西。

她以为他没看到她,原来他是看到了。

沈曳不知道怎么形容这种被关注的感觉。

长到这么大,这是她少有的体验。

容野捡完地上的东西,抬头就见沈曳呆愣愣的模样。

“傻了吧,不知道看人,摔倒也不知道自己起来。”

沈曳刚要说话,就见容野身后,刚才和他说话的漂亮女人正走了过来。

那个女人看了眼沈曳,眼中审视意味十足。

她来到容野身旁,自然的站在他身侧,

“野哥,这是谁呀。”

容野没说话,从兜里掏出根烟来抽了口,烟雾一圈圈被吐出。

沈曳只听,容野的声音从烟雾中破出,径直落在她耳边。

“她,一个邻居……”

……

一个邻居

这四个字在沈曳脑子里徘徊了一整天。

沈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心情不好,难道就因为这四个显然是事实的字吗。

不对,应该是因为摔了一跤的缘故。

对,是摔跤的缘故。

这么想着,沈曳心情也好了些。

今天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回家一定要犒劳自己两个荷包蛋。

不想还好,一想吃的,沈曳这才觉得胃里空荡的难受。

看着不远处的单元门,她不由加快了步子。

而此时的单元门内

逼仄的楼梯口,容野挺拔的身躯几乎占了一半的空间。

他斜倚在楼梯的扶手上,穿着简单的短裤汗衫,脚底趿拉着一双千层底布鞋。

长腿一伸一屈,姿态闲适懒散。

楼道的声控灯暗着,只有男人指尖的烟一明一灭。

沈曳刚一进单元门,就被这道高大的黑影吓了一跳。

下意识的短呼一声,声控灯应声而亮。

沈曳这才发现那人影竟然是容野。

容野微侧头,眼睛觑眯着看了眼仍惊魂未定的沈曳。

“为什么躲我?”

沈曳想起早晨的场景,下意识心底发虚。

不过转念间,那句“邻居”又徘徊在耳边。

心脏又被不知名的暴躁情绪侵占,沈曳一时理不清,只能任由它发作。

“躲什么,我哪有躲,我还有事,先回了。”

沈曳说着,就要绕过容野上楼梯。

可空间就那么大,容野站直身后,几乎将整个楼梯堵住。

夏天燥热,热气混着呼吸,烘烤的难受。

两人此时靠的又极近,周身散发的温度交织着。

沈曳鼻尖尽是男人的气味,汗味掺着皂香味,但意外的不难闻。

容野挑眉,又吸了口烟,这才扔在地上踩了踩。

“因为那天的事?害羞了?”

听他提那天的事,沈曳手心不由的开始发烫。

一时间,闷热窄小的楼梯间更显燥热。

沈曳鼻尖挂上了一层薄汗,就连大眼都不自觉湿漉漉的。

容野低头看了眼她,耳尖又红了……

低沉开怀的闷笑声响起,与上次不同,这次他的尾音明显上挑了几分。

他在高兴,沈曳得出这个结论。

她抬头,正撞进容野的簇火燃燃的眸子。

这眼神,有点危险……

“你,你别这么看我……”

沈曳下意识的瑟缩了一下,本就瘦小的她,在容野挺拔的身影下,愈发娇小。

容野身体向后一仰,随意的靠在栏杆上,浑身上下都透着闲适。

他蓦地开口,低沉的声线在这闷燥的环境下,暗哑灼人。

“怎么,不满意你看到的?难道,不够大吗?”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411.html

(0)
上一篇 2022-11-24 21:00:17
下一篇 2022-11-24 21:00:22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