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九零:重回少女时代最新章节,小说梦回九零:重回少女时代无弹窗(丁茜橙江震等人)

为爱远走千里的高校在读研究生丁茜橙,毕业论文被退,又接到青梅竹马前男友和发小闺蜜订婚的消息,勇救落水儿童,穿越回90年代——自己的少女时代,改正从前的错误,认清塑料闺蜜的真面目,努力学习,誓当学霸,开

为爱远走千里的高校在读研究生丁茜橙,毕业论文被退,又接到青梅竹马前男友和发小闺蜜订婚的消息,勇救落水儿童,穿越回90年代——自己的少女时代,改正从前的错误,认清塑料闺蜜的真面目,努力学习,誓当学霸,开创属于自己的美好生活。她只想独善其身,什么竹马、总裁、教授之类的,请不要做她前进路上的绊脚石,好吗?!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上课第一天没学什么,作业基本上就是些抄抄写写的内容,这对于曾经一上午就能写完一份入党自述的丁茜橙来说,根本不是事儿。

半个小时就解决了今天的作业,剩下的时间用来预习理化生这三门。

丁茜橙从小就被亲戚朋友夸聪明,那会儿还流行一句话“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所以大家都默认她将来会学理科,其实丁茜橙除了数学对其他理科并不擅长,高二分班学理,多半也是出于她爱的奉献–某竹马也是选的理科。现在想想当时要是果断选了文科,后面也就没那么多烂事儿了。

不过丁茜橙现在还是决定好好把理化生这三门弄上去,她记得自己当年差5分上的市重点,就差在这三门课上,丁妈妈为了这5分还交了2万块钱的赞助费。虽然那个时候,她们家条件已经好了很多,但这仍然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要知道等她上大学那会儿,四年学费也才这么多。

仔细翻看了一遍这三门课本,按照目录梳理了每一科的大纲,给自己罗列了一个详细的每日学习计划,已经快9点半了。

丁妈妈走进来,看到她还在学习,关心道:“第一天就留这么多作业吗?”

丁茜橙正好看完今天的量,一边收拾书桌,一边把明天要用的课本和资料放进书包里,回答说:“作业早就写完了,我自己先提前预习一下。”

丁妈妈看女儿不再是写完作业就看电视,现在还知道提前预习了,很高兴,也提醒道:“今天学的东西也复习一下,然后就早点睡觉吧。”

———-

第二天早晨,吃过丁妈妈做得爱心早餐,出门之后,想起体育老师特意来班里通知让今天带跳绳,她昨天忙着弄几门文化课,就忘记了,赶紧又折回家去拿。一来一回,多花了10分钟的时间。再出门的时候,丁茜橙两条小腿儿飞快地倒着圈。

这才开学第二天,她可不能迟到。

沿着铁路一路狂飚,丁茜橙老远就看见有不少穿着四中校服的学生站在家属院门口,应该是电厂家属院里坐校车的孩子们,丁茜橙其实还没做好再次面对青梅竹马的准备,于是继续加速,快如闪电地从那群人面前消失了。

紧赶慢赶,丁茜橙在早自习开始前5分钟到了学校门口,在存车处停好车,恰好就看见,一辆军绿色的大巴也晃晃悠悠地从对面的方向驶来,停在了学校大门前。

车门一开,一群学生跟出栅的羊群一样从里面钻了出来,一个个冲着门口狂奔。

“丁茜橙!”一个清脆的叫声响起,引得往里面冲的人们都往这个方向看过来。

丁茜橙吓了一跳,仔细一看,门口冲她招手的是自己的同桌杨媛媛。

“你干嘛呢?赶紧跑啊,快上课了!”杨媛媛看丁茜橙就是站在那里定定地看着她,着急地又喊了一声。

“来了,来了,”丁茜橙赶紧朝着对方跑过去,杨媛媛伸手拉着她,等她俩百米冲刺般地跑到座位上时,铃声正好响起。

两个女孩相视一笑,听到班主任进门的声音,又赶紧低头拿出英语书早读。

因为刚开学第二天,所有同学都还是平等的同学关系,班干部、小组长之类的选拔都还没有开始,所以作业是暂定由最后一排的同学来收,再统一交给泰德宏,由他统计好之后,再交给各科老师。

“泰德宏以后会不会当班长啊?”把作业都给了排头的同学,杨媛媛转头跟丁茜橙八卦道。

“估计会当体委吧,”丁茜橙整理好作业,递给前排的同学,随口答道,她不太记得班长是谁了,但是对这个体委还是挺有印象的,,这娃皮相不错,当时是校评几大帅哥之一,学习成绩一般,但是身体素质特别好。丁茜橙以前上初中的时候是个胖子,初三的时候为了体育那80分,班主任特意安排这个体委带着她每天练习跑步,因为这个丁茜橙没少被班上的女生酸言酸语。

“你这么说我也觉得了,他长得还挺高的。”杨媛媛非常轻易地就倒戈了。

丁茜橙听到这话就笑了,“媛媛,你以后可千万别去辩论,人家对方辩友说一句你就叛变了。”

杨媛媛:…….

上午的课很快就过去了,最后一节是体育课,体育老师特意提前5分钟下课,让大家去食堂打饭,正好错过排队高峰。

这会儿的学校食堂都特别实惠,两个素菜一大份米饭套餐才4块钱,一个巴掌大的肉饼5毛钱,丁茜橙和杨媛媛满意地看着满满当当的菜盆子,两个女生合拼了一份套餐,刚坐下,就听见下课铃声响起,不出半分钟,一大堆学生兵荒马乱地冲进食堂,犹如蝗虫过境一般,挤在打饭口,迅速消灭了所有饭菜,看着盛饭大姨们痛并快乐的纠结表情,丁茜橙瞬间觉得嘴里的菜更香了。

吃过饭,杨媛媛说吃撑了,两个人就在操场逛了两圈,听着校园广播里播放着的爱国歌曲。

丁茜橙不知不觉地跟着一起哼哼“一条大河波浪宽”,砸吧砸吧嘴道:“这歌儿还挺好听。”

杨媛媛诧异的道:“茜橙,这么老的歌你也会?”

丁茜橙无语,她小时候有很长时间都跟姥姥姥爷住一起,两位老人没事就是听京剧看抗战剧,她受到了熏陶,对红歌如数家珍。后来等丁爸丁妈离了婚,她跟丁妈妈一起生活,丁妈妈喜欢听流行歌曲,她才逐渐开始接触这些。

“我觉得还挺好的啊,你不喜欢这个,昨天放的万泉河水清又清也不错的。”丁茜橙尝试安利。

被小伙伴的老派品位震惊到,杨媛媛反驳道:“要我说就应该放《就是我》,你知道吧?”

“有点耳熟,你唱一句我听听,”丁茜橙听着名字,觉得有点耳熟,一时间又想不起来。

“好吧,就唱几句,不好听不许笑话我啊,”杨媛媛提前打底,“我想了十几个夜晚,我想我一直都在想,什么是完美的感动,我想到开始头痛…”

“你唱歌挺好听的啊”,丁茜橙称赞道,杨媛媛声音清润,还有点甜,轻轻哼唱这几句还都特别在调上。

“哪有,”杨媛媛脸有点红,转移话题“你知道是谁唱的不?”

“我知道,林俊杰嘛”,丁茜橙一听她开口就记起来了。

“对啊,林俊杰的歌可好听了,周杰伦也不错,实在不行放点蔡依林、SHE的也行啊,我要是当了广播员,我就要放林俊杰的歌。”杨媛媛说。

“我估计下周这些位置都要开始招新了,你可以去试试嘛。”丁茜橙建议道。

“那行,到时候我去看看,茜橙,你消息真灵通。”

被杨媛媛佩服的小眼神看的有点不好意思,赶紧拉着对方回了教室。

屁股在椅子上还没坐热,门口的同学冲班里喊了一声:

“丁茜橙,有人找。”

丁茜橙站起来,往门口看了一眼,肉眼可见地呆了一下,又赶紧调整好表情出了门。

“橙子,你昨天怎么没来啊?不是说好的咱们到学校你就来找我吗,我昨天等了好久也没看到你,今天早晨在学校门口有人叫你,我才看到你。”

丁茜橙脸上挂着亲切地笑容,心里却五味杂陈,面前这个比自己高半头的长发女生就是魏梦竹,对于她最后的印象还是订婚请柬上那张灿烂的笑脸,猛然看见这张青涩稚气却依然标致的面孔,丁茜橙内心很复杂,只能干巴巴地回答:

“对不起啊,我给忘了。”

“没事儿,我原谅你了,我今天早晨在学校门口看到你了,不过快上课了,就没跟你打招呼。”魏梦竹撅了一下嘴,随后又一脸“放过你的”表情说道。

“是吗?我骑车来的。”

“我坐部队的校车过来的,你猜我在车上看见谁了?”

“不知道,是谁啊?”丁茜橙仿佛一个机器人,机械地回答。

“苏伯远啊,他爸爸不是部队的吗,他也坐校车来的,我们俩聊了一路,他还跟我问你呢,你知道吗,他在11班,现在长高了好多,比我高一个头呢。”

一问一答地聊了好几个回合,丁茜橙一直是一种魂飞天外的状态,魏梦竹估计也是被丁茜橙发动的被动回答技能给整的实在没话题了,没滋没味地说了句周末一起出来玩,就下楼了。

丁茜橙心情复杂地回到座位,将脸埋在手臂里,试图让自己从情绪里逃出来。

她和魏梦竹之间是一笔无法算清的账,她年少无知,没有察觉两个朋友之间的情愫,做了他们感情上的绊脚石,而魏梦竹,斩断了她对爱情的幻想,让她遭受了友情的背叛。她们两个说不好是谁欠谁的,只是现在虽然一切都还没有发生,她却不能像从前一样和对方坦然相处了。

感觉眼里的泪水被袖子吸收,丁茜橙做完了对自己这段友情最后一次的哀悼。

只希望我们从此再也没有交集,大家彼此安好吧。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397.html

(0)
上一篇 2022-11-24 21:00:10
下一篇 2022-11-24 21:00:14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