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九零:重回少女时代丁茜橙江震等人全文免费阅读

为爱远走千里的高校在读研究生丁茜橙,毕业论文被退,又接到青梅竹马前男友和发小闺蜜订婚的消息,勇救落水儿童,穿越回90年代——自己的少女时代,改正从前的错误,认清塑料闺蜜的真面目,努力学习,誓当学霸,开

为爱远走千里的高校在读研究生丁茜橙,毕业论文被退,又接到青梅竹马前男友和发小闺蜜订婚的消息,勇救落水儿童,穿越回90年代——自己的少女时代,改正从前的错误,认清塑料闺蜜的真面目,努力学习,誓当学霸,开创属于自己的美好生活。她只想独善其身,什么竹马、总裁、教授之类的,请不要做她前进路上的绊脚石,好吗?!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在卧室里花了将近一个小时,第一百次翻看了日历的丁茜橙终于确定,这不是梦,她真的回到了小学毕业的暑假。

这棟占地面积200多平但是房屋破旧的平房是姥爷留下的老宅,丁茜橙重生之前在这里生活到了19岁,后面房屋拆迁,就再没回来过。

走到厨房,看见餐桌上放着的半兜包子,燃气灶上的锅,还有水池里放着的待刷的碗盘,丁茜橙关于这段时间的记忆猛然就清晰起来。

丁茜橙上小学之前,因为政策改革,铁饭碗变成了土饭碗,个体经营形势反而一片大好,母亲郭娟的纺织厂效益不好,加上学历不高,成了第一批下岗人员;而父亲丁健靠着太爷爷传下来的酱肉铺子,成为了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俗话讲,人心易变,当初丁老太同意儿子这门亲事,主要就是看上郭娟稳定的工作,和郭姥爷加油站站长的位置,现在郭娟下岗,姥爷也退休了。丁老太就开始对这个儿媳妇诸多嫌弃,丁健也是个妈宝男,成天不是抽烟喝酒,就是打牌赌钱,根本不管家里的事。郭娟白天在外面帮人家端盘子洗菜刷碗,晚上回来还要看丁老太的脸色,日子过得不知道多艰难,但是想着家里有这么个铺子,丁茜橙怎么也姓丁,她要给女儿拿到她应有的那份,也就凑活忍着过。

直到有一天,丁健带着一个怀孕的女人回了家,丁老太问出来是个男胎笑的见牙不见眼。郭娟看着这一家人恶心的嘴脸,才猛然醒悟过来,直接跟丁健把离婚手续一办,带着女儿净身出户。

丁茜橙甚至还想起了丁老太看他们出门的最后一句话,“带着个丫头片子,早晚就是泼出去的水,将来有你好受的,呸!”

而后的几年郭娟一直都靠打临时工勉强维持生活,在丁茜橙六年级毕业的时候,大姨介绍郭娟做起了牛奶批发生意,工作很辛苦,每天早晨天不亮就开车去临市卖货,晚上10点多才到家,幸好到了她初三的时候,郭娟就闯出了些名堂,在临市买了门面房,还做起了当地的经销商。

因此丁茜橙记忆中,这段时间的几个寒暑假,她基本上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家。

但是因为这个暑假比较特殊,没有作业,也没有什么娱乐方式,丁茜橙每天坐在家里就是看着电视吃吃喝喝,从开始的每天10个包子,到20个,再到后来还要追加一锅粥。等到这个暑假结束,她的胃口比之前大了2倍不止。

虽然丁妈用长身体来安慰丁茜橙,但是等进入高中停止发育了,只有她的体重跟着飙到了130,身高却死死卡在160公分,再也没动过了。

想起高二那段疯狂减肥的日子,丁茜橙赶紧打开袋子,数了数,还有12个包子,又去灶台边上掀开锅子,好吧,已经空了。

又回到自己房间,拉开书桌的抽屉,翻出来10块钱,丁茜橙把身上穿着的橘色吊带短裤换掉,对着镜子把自己蓬乱的长发扎起来,中间看着穿衣镜里,自己黑的发亮的皮肤叹了口气。

原来她小时候这么有勇气,这么黑还敢穿这么亮的颜色,真的是无知者无畏。

拿着钥匙出了门,丁茜橙看着沿着熟悉的铁路,像北边走了大概10分钟,就看见了一个菜市场,菜市场旁边是一个铁皮的卫生院,门口还放着一台电子体重秤。

丁茜橙顶着门口店员黏在她身上的目光,站上秤称了称,机械女声毫无感情地报出了一串数据,

“您好,您的身高是155公分,体重52公斤。”

还好,还不算太胖,长出一口气,丁茜橙赶紧跳下秤,若无其事地快步走出了店员的监视范围。

下午一点多的时候,菜市场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丁茜橙挑了点菜就赶紧回家。

她已经够黑了,没必要再让正午的太阳出把力。

再次回到家,丁茜橙把被自己折腾的乱七八糟的卧室和厨房都收拾好,脱下来的衣服本来想放在洗衣机里洗洗,忽然想到这时候为了省电,她家的衣服小件的都是靠丁妈妈手洗,只有床单被罩这种大件的才会用洗衣机。

屋檐的阴凉下面,丁茜橙坐在台阶上,哼哧哼哧的揉搓着大盆里的衣服,从回来就混乱的脑子此刻总算有点清楚了,不再是那种虚无缥缈的做梦感觉。

看着眼前陌生又熟悉的家,又想到后来自己住的家,不禁想起回来之前跟母亲的那次争吵。其实丁老太也算是一语成谶,刚离婚那会,郭娟刚30岁,很多人给母亲介绍对象,母亲也曾试探性的问过她,如果妈妈再给你找个爸爸怎么样,丁茜橙那会儿年纪小,性子也独,非常果断地说了两个字:“不要。”母亲也就断了再婚的想法,打算跟女儿相依为命,然而丁茜橙就像丁老太说的一样,变成了泼出去的水,本来说好了上Z大,离家近方便回家,结果自己偷偷改了志愿,去了大西北,一走就是四年,加上她不懂事儿,性格又和母亲一样倔强,即使心里后悔,也不会口头服软,两个人每年见面就像是两军交战,总是以吵架摔门为结束。

丁茜橙回忆起这些事,只觉得自己从前真的是混蛋,更加想要改变这一切,也为母亲做些什么。

于是主动收拾好家务之后,还去厨房做了一道菜,丁健虽然要啥啥没有,却有一手家族遗传的好厨艺,丁茜橙也遗传了这一点,普通的一个西红柿炒鸡蛋都会能炒的格外鲜美。把剩下的包子拿出来放在盘子上,又熬了一锅粥。整个做饭过程比较顺利,除了煤气罐的使用稍微废了点功夫,毕竟丁茜橙大学之前就没开过火,等后来她开始做饭,都用天然气了。

做完这一切已经是傍晚了,丁茜橙点亮书桌的电灯,把桌面上的东西一一整理出来看。

加菲猫笔袋一个,上锁的日记本一个,还珠格格的贴画若干,周杰伦、蔡依林、she的磁带若干,还有几个绑着彩色线绳的黑色发卡。

虽说叫书桌,整个桌面却一本书的影子也没看到。看着贴画上笑的特别灿烂的古巨基,丁茜橙不得不承认,她小时候好像确实不怎么喜欢学习,每天想着都是怎么玩了。

在笔袋了摸到了日记本的钥匙,没抱什么希望的打开,像是看小说一样细细的阅读起来。

刚翻开第一页,丁茜橙就尴尬的手指蜷缩。

她原来有这么宏伟的目标吗?什么“我要做女侠”“成为全世界最漂亮的人儿”。

额,这个“儿”字就用的略微欠考虑了。

中间写的都是自己生活中的一些小事,强忍着尴尬,丁茜橙翻到最新的一页,上面用铅笔画着一个明显比例不协调的小人。

大大头上只露出一只占了半张脸的眼睛,另一只被长长的刘海遮住,两边的鬓角垂到脖颈,整个头型膨胀起来,还用彩色铅笔画了几根挑染的头发;跟头一样大的身子上画了一件骷髅头的短袖和一条左裤腿长,右裤腿短的宽大裤子。

小人下面还写了一句话“侽仌又钱ㄋ遍帅孒.あ亻变羙孓宥钱嘞”。

被浓浓的杀马特风扑了一脸的丁茜橙不光是手指,脚趾也尴尬的蜷缩起来,讲真,她都不知道这句火星文是什么意思了,除了变成全世界最漂亮的“人儿”,她难道还有非主流形象设计师的梦想吗?

合上自己发下无数宏愿的日记本,并且把它扔进了抽屉最深处,丁茜橙决定还是先睡会儿,经历了重生这件事,忙碌了这一下午,被曾经如此有梦想的自己这样一冲击,她此刻已经是精疲力竭了。

等再次醒来,还是熟悉的屋顶,熟悉的沙发床。

丁茜橙听到柴油车发动机的声音,做好了心理建设,起身去厨房,看着年轻漂亮头发仍然乌黑,额头也没有因为岁月和女儿的叛逆染上皱纹的妈妈,不知道怎么开口。

还是丁妈妈看到了她,笑着说:“醒了?我们橙子长大了,都会做饭了。”然后又收回笑容,嗔怪道:“做这一次就行了,明天别做了,危险。”

丁茜橙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她已经下定决心帮妈妈减轻负担,反正白天自己在家,她干啥妈妈也不知道。

“橙子,妈妈给你买了一套英语书,我听你军哥说英语挺重要的,你白天玩累了就看看啊。”丁妈妈跟着又说道。

丁茜橙无语,玩累的时候再看书,她妈说的这话怎么这么像“广告之间插播电视剧呢”。

好像是看出了女儿的不情愿,以为她不想看书,又生气了,赶紧补充道:“也不然你多看,一天看一两页就行,你要是能坚持,妈妈带你去剪你想剪的发型,再给你买那个T恤和裤子。”

丁茜橙吓了一跳,赶紧拒绝道:“不用,不用,妈妈,我会看书的,不用给我买了。”

丁妈妈疑惑地看着女儿,以为她还在耍脾气。

丁茜橙赶紧解释道:“妈妈,我不喜欢那个了,我…对,我又喜欢别的样子的了,你到时候带我去剪头发就行了。”

丁妈妈知道丁茜橙三天两头的变换喜好,也就当女儿是又喜欢上了什么明星,也就没再问。

丁茜橙暗自长出一口气,原来她不想当非主流设计师,她是想亲自给非主流代言,简直就是魔鬼!

————-

把厚厚的四册《许国璋英语》放到书桌上,丁茜橙对这套深蓝色的封面有点印象,她记得丁妈妈是给她买过这套书,不过她后来好像因为什么原因一直没看,翻开书页看了下,内容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太简单了,这套书全学完也就是能到英语六级的水平,而她已经读到了翻译专业的研究生了。但是再看看也是可以的,毕竟没有语言环境,语言总是不用也会生疏。

把剩下的放进书桌下面的柜子里,摊开第一册,丁茜橙专心的看起来。

丁妈妈吃完饭,忽然想到明天今天接到的电话。

走进卧室就看到正在翻看英语书的丁茜橙,丁妈妈挺高兴,闺女学习积极性还挺高,不过看时间这么晚了,说道:

“都快11点了,明天再看吧!”边说着,边准备把沙发床上的毛巾被和床单拿出去抖落。

“妈,我下午抖过了。”丁茜橙赶紧制止,这是丁妈个人的习惯,每天都要把床上用品出去抖落一下,后来为了丁妈这个习惯,她们买房都买的是1楼。

“哎呀,我闺女真不错,都知道帮妈妈干活了。”丁妈夸奖道。

丁茜橙没想到就干这么点小事,又得到妈妈一顿夸,脸有点红。

丁妈没注意,看到电视,才想起过来是要说什么,赶紧道:“妈妈之前不是说考上四中,就装大锅嘛,明天安装师傅就过来,我早晨就得出门,你军哥明天过来帮忙看着,妈妈给你留20块钱,你早上出去买点零食饮料什么的,拿给你哥吃。”

“早上给我的钱还剩了,妈妈你给我10块就行。”现在的20块钱不比十几年后,购买力还是非常强悍的,丁茜橙知道她妈出去卖货,中午为了省钱,就只吃馒头配酱豆腐,后备箱里满满装着牛奶,却舍不得拿出一袋来喝。

丁妈眼睛一瞪,教育她道:“你哥过来帮忙,可不能这么抠门,想吃什么就买什么,钱的事不用你操心,好好学习就行。”

即使是十几年前的丁妈,权威也是不容置疑的,她一瞪眼,丁茜橙就只有闭嘴听话的份。

丁茜橙乖乖点了点头,把桌上的东西收好,乖巧地躺在床上,做睡觉状。

——

躺在床上,听着后院风吹过梧桐树的沙沙声,丁茜橙计划着将来。

看见了年轻了十几岁的妈妈,她才彻底接受了穿回过去的事实。

这种机遇千载难逢,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轮到自己,但是既然机会来了,抓住它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在心里想着自己要做的事情,丁茜橙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没办法,生物钟太强大,要知道,高三以前她就没有10点之后睡过觉。

——–

第二天,同样被强大的生物钟在7点叫醒,丁妈已经出车了。

丁茜橙还记得昨天看到菜市场里有个早餐店,去那里吃了一根油条,一碗豆腐脑,金黄酥脆的油条又长又粗,豆腐脑细嫩爽口,搭配黄花木耳熬制的卤汁,倍儿香,才1块钱。

不禁再次感叹十几年前的物价真的太实惠了。哪像现在啊,随便一碗豆腐脑都要四块,一根瘦巴巴的油条最少也要一块。

吃的非常满意的丁茜橙又到附近的超市买了薯片、乖乖、美登高和可乐、

薯片是她哥刘军喜欢吃的,乖乖是她自己喜欢的。

交钱的时候看到柜台上放着的小浣熊方便面,包装上面贴着一个塑料条,写着“水浒英雄传”。

丁茜橙隐约记得,刘军好像特别热衷收集这个卡片,还整了个相册收藏,于是也拿了两包。

到家没多久,就响起了敲门声。

“橙子,橙子,快开门!”表哥的大嗓门在门外响起。

“来了,来了,”丁茜橙小跑着开了门,看到门口推着车站着的白的都反光的少年,赶紧把他让进来。

“小橙子,你怎么又黑了,再这么下去,就要变成包黑炭了。”刘军逗她。

要搁13岁的丁茜橙,她早就急了,可惜现在是披着13岁少女皮的26岁女青年,对这种程度的挑衅,他表示不仅毫无感觉并且迫切地想获取美白秘籍。

“军哥,你咋这么白,教教我呗!”丁茜橙笑嘻嘻地说。

没看到自家小表妹炸毛,刘军摸了摸她跟假小子似的小平头,奇怪地到:“你不会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吧,怎么怪怪的?”

某种程度上已经看透真相的刘军并不知道自己的小表妹现在就是个画皮,内里早就换了芯儿,被招呼着吃零食,就坐到沙发上看电视去了。

丁茜橙陪着在旁边,眼睛看着电视里面古巨基和黄奕在一起腻腻歪歪,耳边响着她哥吐槽“知画真是个心机鬼!”

刘军是她二姨家的儿子,比她大三岁,现在正好上高一,个头儿随了丁茜橙当警察的二姨父,刚16岁就有1米75,皮肤则随了二姨,特别白净,怎么晒都不黑,不像丁茜橙虽然随她妈皮肤也很白,但只要不注意防晒,立刻白雪公主变包公。刘军从小跟着二姨父警队里跑,拳脚功夫也很不错。丁茜橙记得他后来也是读了警校的,到她穿回来那会儿,已经是刑警队的副队长了。

未来优秀的副队长现在还是个会看偶像剧的追星少年,丁茜橙觉得这种感觉还挺新鲜的。

等安装师傅上门安好了大锅,又帮忙调试好了电视机,刘军直接把电视调到了星空卫视。

“这台播火影忍者,可有意思了,你肯定没看过。”

“不就是鸣人,卡卡西,佐助,大蛇丸吗,我知道。”丁茜橙随口搭了句。

“你怎么知道的?大蛇丸是谁?”刘军一下被吸引了注意力,好奇地问道。

“额,就是后面出现的一个坏蛋,我…我听同学说的。”一不小心剧透了,丁茜橙含含糊糊地回答。

幸亏这个时候家里的座机响了起来,打断了刘军想问的话,丁茜橙赶紧接起电话。

电话那头是丁妈妈,问她大锅装了没有,得知装好了之后,就让她带着军哥出去吃饭,点点儿好的,别想着省钱。

挂了电话,丁茜橙拉着刘军到附近的东北小饭店吃饭,这家店味道好,菜量还大,非常受航校里军人们欢迎,没到周末,总是人员爆满。

两个人点了一盘鱼香肉丝,一盘宫保鸡丁,加上米饭,才花了13块。他俩都在长身体,胃口一个比一个大,丁茜橙虽然刻意控制,还是再添了一碗饭,两盘菜,六碗饭,两人吃的干干净净。

吃过饭,刘军问她要不要一起去游泳。

默默低头看了看自己黝黑的手臂,丁茜橙果断拒绝。刘军也看见她看胳膊那一幕,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

“不去也行,我们小橙子也知道爱美了!”

吃饭剩下的7块钱,丁茜橙又去菜市场买了蔬菜和一小块猪肉,回到家就把猪肉收拾干净和煮熟的鸡蛋一起卤上了锅。

丁茜橙盯着冒着热气的砂锅发呆,其实她昨天晚上计划了很多,什么挣钱、变美、走上人生巅峰,丁茜橙也不能免俗的都畅想了一遍,但最终还是冷静下来,她是重生,又不是成仙,她还是她自己,能做的其实非常有限。

就拿挣钱这件事来说,重生前她一直都在上学,研究生学的翻译,本科学的机械,机械不用说了,CAD都不会使了。翻译倒是还行,可惜她一个未成年,上哪找翻译的工作呢?

以前确实也听到过那些什么彩票啊、比特币啊、5块钱一股的茅台啊,但从来没想过仔细去研究一下,更不用说去买了。虽然知道房价会飞快上涨,但哪怕是现在的价格,按照他们家的经济条件,买个厕所也都要倾家荡产了。

至于其他的就更不用说了,重生又不是整容,她能做的也就是控制饮食保持身材,注意防晒小心变黑,多喝牛奶最起码长到165,再多的也就没有了。

思来想去,丁茜橙还是觉得脚踏实地,制定好一个目标,踏踏实实的实现才是硬道理。

想到天没亮就出去卖货的妈妈,丁茜橙决定承包以后每个假期的三餐,帮妈妈减轻负担。

于是整个暑假剩下的时间,除了出去买菜,丁茜橙基本都是在家里度过的,每天学学英语,看看电视,剩下的时间做做家务和晚饭,过得很充实。

开学前一周的周末,丁妈提前半天收车,带着丁茜橙出去买了书包和文具,还说要带她去吃个新鲜东西。听到新鲜东西的时候丁茜橙还挺兴奋,等坐在自行车后座,老远看到肯德基爷爷那破财的笑容时,她赶紧拒绝了。要说这年头,肯德基在他们这个小城市确实算是新鲜东西,算算时间应该就是去年新开业的。但是以前上大学的时候,学校食堂不好吃,门口正好有一个肯德基,丁茜橙那会儿恨不得天天吃,结果一不小心吃恶心了,从此以后提起来就反胃。

最后在丁茜橙的强烈要求下,两个人就去肯德基旁边的米线店点了两份豪华米线。

吃饭的时候,说起了去上学的事,丁妈说:

“四中离家还挺远的,我跟部队管后勤的老周打听好了,他们部队子弟有专门接送的班车,你也跟着一块坐,早晚各一趟,中午就在学校吃。”

丁茜橙正一口一口细细品尝着米线,十三年前的商家都还挺实在的,这豪华米线里面有5片猪肉,5片鸡肉,还有鹌鹑蛋,搭配一些蔬菜,才5块钱。丁茜橙觉得自从重生回来,自己都要变成钱串子了,看见什么东西都要算算价格。

听到丁妈妈说到班车,丁茜橙觉得脑子里有道灵光闪过,但是太快了,没抓住,第一反应就问道:“一个月多少钱啊?”

丁妈妈回答道:“80。”

“80!”丁茜橙一下子炸毛了,通过这个暑假的了解,她才知道她妈一年这么辛苦,无节无休的干,也才一万左右的收入。每个月坐车花80块,一年就快1000块钱了。

“你小点声儿”丁妈妈白了大惊小怪的女儿一眼,“又抠门儿,这是人家部队内部的专车,80都是内部价儿,老马他们家闺女每个月160呢”。

丁茜橙想到每个月固定要花80就心里难过,她发家致富的第一步就要从省下这笔钱开始。

“妈妈,要不你给我买个自行车吧!”丁茜橙打定主意,试探性地开口。

“不行,”丁妈妈果断回绝,“你自己骑自行车上学太危险了。”

“但是我觉得最近都呆在家里,运动量不够,我听说以后上初中体育也要算成绩的,正好骑自行车锻炼一下体能,”丁茜橙被拒绝了也不急,慢条斯理的说出自己的理由,“而且咱们家到四中就是路程长点,中间都不用过马路,没什么危险的。”

丁妈妈听到要算成绩,心里就有点动摇了。她自己吃了学历的苦,就怕孩子也走相同的路,因此对丁茜橙的成绩很上心。

“这一路上差不多要1个小时,你自己骑车能行吗?”丁妈妈问道。

眼看着丁妈妈已经动摇,丁茜橙赶紧加把劲,“绝对没问题,要不妈妈你送我去一回,你瞅着行,再让我自己骑。”

“那行吧,一会儿剪完头发,带你买自行车去。”丁妈妈听到女儿这么说,心知女儿也是为了给家里减轻负担,才故意这么说的,暗下决心,一定要闯出点名堂来,决不能再让孩子过这种穷日子。

当天晚上,丁茜橙顶着清爽的短碎,踩着自己用三寸不烂之舌从250砍到150的自行车,愉快地回了家。

等到晚上躺在床上,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脑子里闪过的那道灵光骤然清晰起来。

丁茜橙腾一下坐起来。

她好像成功和自己那对“早熟”的青梅竹马…错过了?!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395.html

(0)
上一篇 2022-11-24 20:59:12
下一篇 2022-11-24 21:00:12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