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枚银币杰夫全文免费阅读

(这是一个奇幻、遍布诸神的世界,庞大的斯诺德城隐藏着许多神秘。) 斯诺德城是一座神秘的城市,并充斥着恶魔与贪婪。 黑暗的帷幕之下,恶魔享受着凡人的痛苦,品尝着他们的鲜血,把玩着他们的命运,并赐予信徒“

(这是一个奇幻、遍布诸神的世界,庞大的斯诺德城隐藏着许多神秘。) 斯诺德城是一座神秘的城市,并充斥着恶魔与贪婪。 黑暗的帷幕之下,恶魔享受着凡人的痛苦,品尝着他们的鲜血,把玩着他们的命运,并赐予信徒“恩赐”与“绝望”。 “而我,我叫杰夫·哈罗德,我是一名驱魔人。” “我能聆听到它们的窃窃私语,能看到隐藏在黑暗里的某些暗影,并闻到它们的味道。” “那些隐藏在银币里的恶魔,它们主宰着旧时代的故土,它们用肮脏的手段来诱惑凡人与它们达成交易,再吞噬他们的灵魂。” “只有秩序和法则才能将它们驱逐…” “我会找到你们,将你们一一清除。” “为了秩序与法则。”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许久没有清洁工清扫的路口,扬起了沙尘,路边的垃圾桶到处都是污水和路人丢弃的垃圾,污水隐隐约约能够闻到些腥臭,包括腐烂的味道。

一阵凉风卷席街道,几张染着血渍与污水的肮脏刊物纸团正打着滚儿,横穿马路中央,蹿到了杰夫的脚边。

这是一个中年男人,不像是这片区域的平民,从他干净整洁的黑色风衣就能看得出来,这起码是上流社会的成功人士。

在这座城市当中,普通人与富人的差距是明显的,普通人可穿不起天然纤维制作的衣物。

杰夫的右脸上有一道很浅的伤痕,漆黑的墨镜与蓄满胡茬的下巴,嘴唇有些干裂。

他站在路边,嘴里叼着烟,面无表情地看着巷子里早已停止呼吸的男人,脑海模拟着黑夜里的过去…

黑夜里的锋利指骨切开血肉,沿着男人的心脏划落,一道细小的红线沿着男人的嘴角延伸,然后有鲜血从中流淌在地面,腥臭的血腥味弥漫。

对它们而言,就像是某种兴奋的药物,令人迷醉、疯狂,伴随着一阵嘶哑怪异的笑声,它吃掉了他的灵魂,再将肉体碎尸万段,丢进肮脏的斯克街昏暗小巷,鲜血与污水混杂,散发着难以言喻的恶臭,尸体那惨白的脸上充斥着惊恐…

杰夫微微睁眼,他并没有因这残忍的一幕而惊恐,反而在寻找恶魔的足迹。

微弱的日光洒在斯克街的建筑,衬得整个街道阴森又带着莫名的寂静。

吞噬欲望的游戏······杰夫见得多了,少了最初的那种恐惧感。

作为驱魔人的杰夫,似乎有着与恶魔相似的能力,能够察觉到它们的行踪,这座城市的黑暗角落,隐隐浮动着惨白的利爪,它们给予人心欲望、贪婪······直到吞噬他们的恐惧,带走他们的灵魂······而眼前这具身体,似乎被夺走了灵魂······

看着眼前的景象,杰夫的思绪游离,饥饿的感觉涌上心头,胃酸仿佛连同胃壁都要腐蚀干净,那是对灵魂的渴望。

灵魂的缺失让他变得越发疯狂与饥饿,这种疯狂一点点蚕食着他仅有的理智,似乎与恶魔没有任何分别。

杰夫抗拒了,虽然以前身为人类的记忆让他感觉有些不适,但也正是因为这些,让他很清楚,不能向恶魔妥协。

把注意力移动到街道角落的尸体方向,残留的气息,那是还没有发育完全的恶魔。

那只还没有发育完全的恶魔并没有死去,而是在试图挣扎,它从杀戮掉的生命中窃取灵魂,吞噬,转化为营养提升自己。

凭借着恶魔的天赋能力,杰夫能够察觉到那只恶魔的足迹,只不过他无法准确的判断。

这时,刺耳的刹车声回荡在空荡的斯克街区域,杰夫远望,那是伯恩斯的警车。

伯恩斯·莱尔,警务人员,杰夫名义上的朋友,他总是穿着那身破旧的西装,中年男人,肚腩凸起,也许是喝酒的缘故。

接到杰夫的电话,伯恩斯第一时间赶到案发现场,似乎有些匆忙。

“该死…”下了车,伯恩斯显得有些恼怒。

的确,他很恼怒,但他还需要刻意控制此时的心情,他恨死了这些案子,恨死了那些隐藏在黑夜的凶手,这让他无法度过一个愉快的周末。

“真让人头疼…”伯恩斯说道。

不知何时,整个街道都安静下来,也许是时间太早的缘故,只剩下伯恩斯的抱怨声,除此之外,只有街道的风声。

两人的距离逐渐缩短,直到面对面。

伯恩斯反复呼吸,试图让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颤抖的声音从他的牙缝里勉强挤出:“是谁做的?”

杰夫盯着伯恩斯,这样持续了很久,最终以无奈的叹息告终,他熟练的掏出一根CAMEL牌香烟,递给他。

伯恩斯接过香烟,用力吸了一口,吐出浓烈的烟雾:“您有什么发现吗?”

杰夫将燃烧的烟蒂向前丢去,香烟落在地面,溅起火星,随后摇了摇头,回答道:

“并没有,但灵魂已经消失了。”

伯恩斯听到灵魂两字停顿了几秒,冰冷的寒风刮擦着他的脸,他再次无奈地叹气,站在杰夫身旁,“你能察觉到它们的气息吗?”

“恶魔是一群贪婪的怪物,也是狡猾的。”杰夫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无论是驱魔人,还是恶魔,所有与神话故事有关的存在,一旦得到了泄露,一定会得到他们的谴责。”

伯恩斯没有犹豫,直接说道:“我会负责派人清理现场。”

杰夫平静地观察着尸体,他看到了那张狰狞恐怖的脸庞,五官显然已经完全扭曲,但还是能依稀看清,那是一张中年男人的脸,穿着白衬衫,虽然已经被血液染红,伴随着腥臭的血气弥漫在空气中。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伯恩斯咬牙切齿地说道:“那些恶魔真是狡猾,该死!”

杰夫并没有说些什么,而是伫立在原地,眼中倒映着尸体的面容,不知为何,他能感受到四周总有一股极其浓郁的香水味,但很快,浓郁的血腥味就将香水味覆盖。

在他的目光下,恶魔残留的痕迹化作光点从尸体的各个部位溢出。

微风吹过,明明是白天却阴冷刺骨,杰夫微微闭上眼,张开双手似乎在享受这些残留的光点,他的脸颊露出满足的微笑,他贪婪的吸食着,似乎要将一切都吞入身体内部。

“杰夫·哈罗德!”

满足的感觉让杰夫微微失神,回过神来的伯恩斯似乎察觉到了异端,伸出手朝向杰夫,慢悠悠地说道:“你是一名驱魔人。”

杰夫注意到了伯恩斯的视线,他解释着。

“你说得对,我是一名驱魔人。”

说完,略显病态的笑容在杰夫的脸部绽放。

暗淡的光点,那是恶魔残留的痕迹,那似乎是类似于灵魂的东西,而在杰夫的理解当中,这样的异常灵魂光点似乎只有自己能够看到。

也许是成为恶魔时,附带的能力。

一开始杰夫并不清楚这些东西究竟是什么,但很快他便注意到,这些灵魂似乎与恶魔有着极大程度的联系。

只要有恶魔出现的地方,就会出现这些灵魂的光点,杰夫称它们为灵魂的碎屑。

而杰夫似乎对这些灵魂的碎屑有着独特的兴趣,这些碎屑融入杰夫的体内,能够填补他体内残缺的灵魂,令那股饥饿感得到短暂的安宁。

身体上的痛苦,饥饿、口渴、疲惫,这些可怕的负面情绪永远得不到满足,唯有灵魂的碎屑。

过去的记忆在他的脑海里如同断断续续的影视帘幕,他是个倒霉鬼,也一直维持着倒霉的现状,他们与恶魔有着某种特殊的交易,虽然他们携带着恶魔强大的能力,可灵魂的缺失让他们倍感折磨,甚至有着进一步堕落成为恶魔的危险。

按理说,伯恩斯并不认同组织挑选杰夫成为驱魔人,他应该等待死亡,如果杰夫还会死亡的话。

比起普通的民众,驱魔人无疑是要优秀的多,他们有着常人更特殊的体质与胆魄,甚至在面对那些未知生物的威胁时,没有半点惧怕,也许,真正敢面临死亡的人,根本不懂什么叫惧怕吧。

伯恩斯轻轻摇头:“组织上真是疯了,才会选择你…”

伯恩斯的失望之色溢于言表,不过还是刻意提醒杰夫:“通过新一轮的考核能够判断你是否能够成为一名驱魔人,在此之前,我们需要解决眼前的难题。”

“斯克街这片“三不管”的区域,是那些恶魔最后的生存空间,这里的治安极差,也没有人愿意干涉这里的秩序。”

伯恩斯面色平静地叙述着:“当然,偶尔发生一些命案也会得到许多人的关注,哪怕仅仅是一名围观者,都有可能有散播谣言的风险。”

杰夫微微皱眉:“打晕不就行了。”

伯恩斯:“…”

手腕手表显示的时间是:6:15,街道弥漫着散不去的雾霾,天色还是有些昏暗。

情绪没有波动变化的杰夫缓缓走进小巷,视线扫过,静静地观察所发生的一切,整条小巷脏乱不堪,风声在安静的环境中穿透力极强,吵得杰夫心绪不宁。

“也许我们可以礼貌性通知他的家人,你要知道,在这个年代可不提倡尸横遍野。”杰夫笑着,便来到死者的身旁。

伯恩斯问道:“还记得前段时间贫民区这边陆陆续续的一些报案吗?”

“威尔特街的事件让斯诺德城的护卫巡逻更加频繁,出现这么多人口失踪,他们绝对会保持警惕,或许,已经在暗中调查起来了。”

杰夫露出玩味的眼神:“也许它们在寻找某些东西。”

“那会是什么?”伯恩斯反问。

“我不知道,我又不是它们。”

杰夫蹲下身,抬起手掌,准备搜寻男人的衣物,找到一些能够代表男人身份的证件。

也许这并没有什么意义,也不会有人在意男人是谁,对于这种情况,他都已经习惯了。

但这也是他唯一能为这名男人做的事,记住他的名字,为他寻找凶手。

掀开男人的衬衣,他的身体没有温度,恶魔残忍地撕扯他的内脏,也没有给他安排一个很体面的结束仪式,就这样残忍且草草了事。

杰夫只能祈祷能够再快一点,寻找出那些恶魔,杀光他们。

翻找男人的口袋,杰夫将证件从衣物内拿出,而从证件内,忽然掉落一枚银币,也许是不经意间地滑落,这引起了杰夫的注意。

银币很快掉落地面,在地面旋转着…

杰夫的手臂停顿在半空,一点点收回,他抬起头,盯着那枚滚落的崭新银币,他的目光忽然被那枚奇妙银币所吸引。

他的视线跟随着滚落的声音移动,就这样凝神等待,仿佛在观看一场表演,静静地等待着表演的落幕。

杰夫此时一动不动,并保持着沉默,平静的脸庞显露出一丝严肃,四周也恢复为最初的死寂。

“你怎么了?”伯恩斯的语气带着些许不耐烦。

略微沉默后,杰夫回答:“没…没事…”

出神地注视着那枚滚落的银币,杰夫收回目光,整张脸隐于建筑的阴影。

再紧接着,杰夫的眼神很怪异,双目失神,看着那枚滚落的银币,仿佛被莫名的意志驱使,他将银币捡起,揣在兜里。

伯恩斯想了想,心里默念着,真贪…

杰夫的手里拿着死者的证件查看,马特·菲尔丁,确认了死者的身份。

“死者,马特·菲尔丁,年龄四十五岁…”

“真糟糕…”杰夫自言自语着,甚至有些惋惜。

斯克街是贫民区,寻常的平民工作平均月收入大概在2000卢比左右,在斯诺德城,大部分家庭都是三到四口人左右,女性多数为家庭主妇,极少数女性只有足够优秀,才会选择在外抛头露面。

所以一个家庭的资金,往往就要靠男人在外支撑。

杰夫对此感到有些惋惜,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

说话间,负责处理现场的组织人员已经赶到斯克街,而伯恩斯则负责与对方交接。

杰夫沉默着,斯克街区域弥漫着令人呕吐的腥臭味儿,不知道这些人多久才会意识到呼吸新鲜空气的重要性。

巷子的场景,真是不堪入目,血液与垃圾的混合,各种颜色都有,就像是在路边开了一家没有营业执照的酱料小铺,而且这股味道估计没有任何人愿意光顾。

组织的人收拾的很快,并没有因为尸体的惨状和肮脏的环境而畏手畏脚。

“这就是专业。”伯恩斯感叹道:“学着点。”

杰夫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不对…”

杰夫的话语渐渐弱了下去,就像陷入了对某件事的思考当中,可他很快就发现了问题。

在经过漫长的岁月中,杰夫在与恶魔争斗的同时,似乎能够感觉到一些特性…

恶魔很少主动出手干扰世界的秩序,更多的是蛊惑人心,利用人心的欲望、贪婪,来欺骗他们,让他们成为自己的奴隶,傀儡。

这件事比预想之中的要神秘许多…

“他们想要做什么?”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281.html

(0)
上一篇 2022-11-23 18:00:32
下一篇 2022-11-24 18:00:09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