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蛙:生活从四合院捡破烂开始安靖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作者提示:(希望读者们多多送礼物,保证每一章都写得会更精彩,体验到更戏剧化的小说) 安靖穿越来到了四合院,四合院的剧情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哇!小蛙,咱们这次是穿越到四合院了吗?”   “我查一下,哦

作者提示:(希望读者们多多送礼物,保证每一章都写得会更精彩,体验到更戏剧化的小说) 安靖穿越来到了四合院,四合院的剧情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哇!小蛙,咱们这次是穿越到四合院了吗?”   “我查一下,哦买噶,是的。”   看了看周围,空荡荡的屋子,墙上还有蛛丝网,估计这是目前我全部家当了。   “小蛙,给我钱吧!我要在这里好好活一把。”   “暂时没法授权,请自便吧!”系统提示。   “哦*,这是要命的节奏啊!想整我哪!没门。”   “哎呀!说实话,穿越了这么久,肚子好饿。”   安靖在四合院到处闲逛,到处偷瞄着。   “哎呀!这是谁呀!怎么没见过呢?”   “对呀!像个乞丐一样,好久没洗澡臭死了。”   为了能有口饭吃,我认怂了,一声嗖给跪下。   “行行好给口饭吃吧!”   ……。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小兔崽子,你别跑,还我破烂来。”

“乞丐,捡破烂的,有本事你来追我呀!”

“哎呀!呼!累死了,算你跑得快,下次别让我给逮住了,不然揍你一顿。”

安靖在后追着,棒梗在前面跑着。棒梗时不时拿起手中抢来的破烂,挑逗着安靖。安靖生气极了也没用,因为安靖追不上棒梗,只能任棒梗摆弄。

安靖跑不动了,站在原地喘着气。一旁骑着自行车的许大茂经过,见安靖的破烂被棒梗抢,心底暗暗乐着,顺便补上几句。

“哟!这不是我隔壁邻居安靖嘛!怎么气喘吁吁的,哦!原来是棒梗抢了你的破烂呀!哦不!应该是抢了饭碗。”

安靖一脸无语看着许大茂,从旁边得意的掠过,并不想怼许大茂。心想就喜欢看别人出丑,这人跟电影里的一个模样的坏。

安靖休息好后,继续在胡同里寻找棒梗。从这条胡同到那条胡同,一个老鼠洞也不放过的找呀找,在半路上遇上了小当和槐花。

安靖微笑着,将小当和槐花叫过来问。

“你们看见棒梗没有?就是你们的哥哥。”

槐花要开口说时,小当一手给堵住了嘴。小当一脸镇定,摇了摇头回答安靖。

“我们不曾看见,你找我哥哥有什么事吗?”

安靖一看,唉!这小当小小年纪,真是懂得不少啊!

“小当你看,我给你糖吃!你见到你哥,你就来告诉我好吗?”

“来吃吧!一人一个。”

安靖将糖递给小当和槐花,她们接过吃起了糖来,小当还有模有样的回着安靖。

“好的,我看见的时候,我就第一时间来告诉你。”

“哦!对了,我们先回家了,你自个儿玩吧!”

安靖只好点点头,看着小当拉着槐花离去。

安靖没有放弃寻找棒梗,一边在胡同的垃圾桶里看有没有什么可捡的破烂,一边搜寻着棒梗的踪迹。

说是瞬,那是快。棒梗竟然拿着一个棉花糖,从前面走来,还没发现安靖。

安靖一看棒梗吃的,那叫一个香啊!心想兔崽子,你抢我破烂,砸我饭碗,是你不仁在先。那我就抢你棉花糖,别说我不义了啊!

安靖赶紧躲在柳树后面,等棒梗过来时,算准时机,一把夺取棒梗手中的棉花糖,当二话不说,当着棒梗的面一口给吞了。

棒梗还没来得及反应,手中的棉花糖就这样没了。心想这乞丐,哦不!这捡破烂的是不是饿坏了,瞧这狼吞虎咽的样子,着实令人尴尬至极了。哦!不对,我好像少了点什么,啊~哈,我心爱的棉花糖呢?

棒梗瞬间大哭了起来,瞬间跑回了家去。

“啊~哈,捡破烂的,你抢我棉花糖吃,我要回去告诉我爸妈。”

“啊~哈,爹娘啊!那捡破烂的抢我棉花糖了。”

安靖吃完棉花糖后,一脸的享受,心想懒得理你这小屁孩,爱告就去告吧!

棒梗哭着回到家里,告诉了爸妈,安靖抢他棉花糖吃的丑事。

贾东旭和秦淮茹听后,觉得棒梗在说谎,心想安靖为人这么诚实,绝不会欺负小孩儿的,可看了看棒梗,好像是被人给欺负了,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

安靖还沉浸在吃完棉花糖的氛围里,殊不知麻烦就要来临了。

许大茂将自行车停下来,看着闭着眼睛,耷拉在柳树上的安靖。靠近安靖的耳边,哼了一声,瞬间吓了安靖一跳。

“我说安靖小伙子,你抢棒梗的棉花糖吃啊!牛掰!”

安靖怼上。

“棒梗先抢我破烂,我后抢棒梗的糖吃,这没错吧!”

许大茂拍了拍安靖的肩膀,一副意料之中的样子。

“行啊!呆会儿你就知道了,他爸妈可能马上就来了,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啊。”

这时贾东旭和秦淮茹跟随棒梗真得朝安靖走来了,安靖见状想溜之,为时已晚。

贾东旭上前来,指着安靖的鼻梁问。

“安靖小伙子啊!是不是你抢我家棒梗棉花糖了。”

安靖赶紧怼上。

“是你家棒梗抢我破烂在先,我抢棒梗糖吃在后,这不天经地义嘛?”

秦淮茹听后,笑了笑。

“你这么大的人了,跟一个小孩子计较什么呢?你抢小孩子糖吃,你丢不丢脸呢?”

安靖心想平时这俩夫妇平易近人的,今天咋抢了棒梗一个糖,他们就变了个人呢?这是看人,不能看表妹呀!

安靖否管三七二十一,赶紧怼上。

“秦淮茹啊!你咋这么不讲理呢?真是不分青红皂白呀!”

贾东旭觉得安靖在羞辱秦淮茹,不能丢了脸,揪住安靖的破衣服,将安靖往后推。

“捡破烂的,你是不是欠揍呀你,给你脸了,是吧!”

这时安靖的小宇宙也彻底爆发,心想我平常就天天被你们欺负,我欠你们钱了。

安靖也揪住贾东旭的衣领。

“收破烂的,你也是不是欠揍啊!我也是给你脸了是吧!”

秦淮茹见自己的丈夫被安靖揪住,眼见不妙,赶紧上前也揪住安靖的衣服。

“捡破烂的,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许大茂在一旁看着热闹,心想一个是收破烂的,一个是收破烂的,赶紧相互使劲儿的揍吧!往死里揍吧!

这时何雨柱从前面走来了,见有人吵闹,赶紧跑来喊架。

许大茂见状,害怕露馅了,也赶紧假装喊架的模样,一手推着贾东旭,另一手推着安靖,嘴上挂着好言。

“唉!别打架了,你们为了这点小事值得吗?”

何雨柱和许大茂配合,何雨柱力气大,就拉开了贾东旭夫妇,许大茂瘦小,就拉开安靖,这才避免了造成双方,不必要的麻烦。

何雨柱抬高一个八度的声音。

“贾东旭,你赶紧给我停手,不然我就揍你了。”

许大茂也应和着。

“安靖,赶紧给我停手,不然我也揍你了。”

贾东旭夫妇听到何雨柱劝架,这才稍减了点怒火,停了手,安靖也听到许大茂的劝说,也这才稍减了点怒火,停了手。

何雨柱见两方人稍减气,赶紧再补上几句刷新一下他们怒气中的脑子。

“你们这样子打架,就是在伤害对方,这是错误的思想。”

“一个宅院的人,有事为什么就不能好好谈谈呢?”

“跟小孩子一样,真是没素养。”

许大茂也跟着吐几句。

“何雨柱说的对,一个宅院的人,就像是一家人。”

“这样啊!你们双方的事,就听宅院大会上条件,现在各自回家去。”

贾东旭夫妇带着棒梗回去了,安靖也跟许大茂和何雨柱回了破屋。

晚上宅院大会开始,陆续的人来到了坝子上,妇女们议论纷纷。

忽然一大爷易中海率先开口说话。

“今儿叫大伙儿来,是这么回事。贾东旭夫妇和安靖今天发生了冲突,幸好许大茂和何雨柱发现及时,并制止了双方矛盾恶化,这是值得表扬的,大家给他们俩鼓掌一下。”

齐整的涮涮声笼罩宅院。

“不好的事呢?是今天贾东旭夫妇和安靖为了双方的你对我错发生了争执,真是值得批评的。”

一大爷易中海将目光转向贾东旭。

“贾东旭你先说,今儿是怎么回事呢?”

贾东旭大大捏捏的站了起来,哼了一声语。

“今天是这么回事,棒梗回来告诉我,安靖抢了他的棉花糖,然后我找到安靖,你一句,我一句就那样子了。”

一大爷易中海又问安靖。

“安靖是这么回事吗?”

安靖挺直腰杆语。

“是他们家棒梗先抢我破烂在先,我抢棒梗棉花糖在后的,你给评评理,这我有错吗?”

在座的众人一听,瞬间明白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

一大爷易中海听后,心想这多大点事嘛,赶紧将整理好的句子补上。

“我觉得棒梗抢安靖破烂有错在先,而安靖抢棒梗的糖吃有错在后,不过棒梗是小孩子,安靖他是成年人了,就不应该抢棒梗的糖吃。”

安靖没有生气,沉默了一会儿语。

“可棒梗抢了我的破烂,我没破烂可卖了,今天我一分钱也没挣着,没钱买饭吃,现在都还没吃饭呢。”

众人听后,向安靖投来同情的眼神。

贾东旭见之不乐意了。

“谁知道棒梗有没有抢他破烂呢?”

一大爷易中海听后,心想对呀!这咋办呢?

许大茂听后,心想这贾东旭处处跟我做对,这可不能让他得逞了,赶紧站出来怼上。

“我可以作证人,今天早上是棒梗抢了安靖的破烂,还被棒梗给扔进了,路边的拉进桶里了,安靖破烂被我捡回来了,轰隆,这些就是物证。”

大伙一看,这就是安靖经常拿来捡破烂的黄色塑料袋,的确是呀!

贾东旭一听许大茂这是又来搞自己的节奏,想了想赶紧怼上。

“棒梗是一个小孩子,我咋知道是不是安靖和你合起来糊弄大家的呢?”

就这句话,许大茂彻底被打脸,半天憋不出句子来。

安靖见自己的破烂,赶紧上前抱起了破烂。

众人见之,有些妇女纷纷流出了泪来。

许大茂忽然灵机一动。

“行,贾东旭,什么都是你的棒梗好,今儿这是全是安靖的错。”

贾东旭一听,也彻底的打脸,也半天憋不出一个字来。

秦淮茹不想丈夫在众人面前出丑,补了一句。

“我们没说棒梗没有错啊!”

许大茂心想这娘们,我懒得理你。

一大爷易中海不知如何解决,阎书斋看出了他的心思,拍了拍衣袖语。

“竟然安靖的破烂已经找到了,那么就把破烂卖给贾东旭,然后让安靖陪棒梗棉花糖不就完事了嘛!”

贾东旭一听将破烂卖给自己,有点不乐意的样子。

秦淮茹明白丈夫的心思,直接站了起来。

“就听阎书斋老师的。”

阎书斋继续语。

“一个大男人,一个小伙子,还不如一个女人,整天就知道打架,这生活还过不过了呢?”

阎书斋将安靖手里的破烂,递给秦淮茹一共十几铁片,卖了十块钱交给了安靖。

阎书斋问棒梗。

“棒梗你说,你的棉花糖一个多少钱呢?”

棒梗摸了摸头。

“一个五毛钱。”

安靖听后,赶紧分出一块交给了棒梗,这件事就这样子解决了。

阎书斋见事情一解决,最后再补上自己思想的精髓几句。

“好了,今天的事就这样解决了,以后贾东旭夫妇和安靖不许再发生类似今天的事了,如果再有下次,就是已宅院人为敌,那就必须搬出宅院。”

“大伙儿现在散去吧!”

这时刘海中走到阎书斋耳边悄悄语。

“你说这安靖不是在捡破烂,就是在抢小孩儿的糖吃,要不要给他找份谋生的工作呀!”

大伙儿准备要走,忽然阎书斋又说。

“大伙儿,先等一下。还有事啊!就是安靖来我们院差不多几十天了,天天捡破烂谋生也不易,大家帮帮想想,’怎样找份工作给安靖吧!”

大伙儿左思右想,你一语,我一语。

于海棠和娄晓娥忽然站了起来。

“这安靖……。”

就在于海棠和娄晓娥说出口时。

许大茂插了进来说。

“要不就把安靖介绍到轧钢厂去当什么钳工和段工之类的,大伙儿看行不行呢?”

大伙听后,觉得很有理,纷纷点了点头。

阎书斋见众人点头就语。

“既然大家都点头了,那么就让一大爷带安靖去轧钢厂山岗吧!”

“现在没啥事了,大伙儿散了吧!”

众人就这样又像往常一样散去了,安靖感觉肚子很饿。就买了两个馒头充饥,心想今天不知咋的,自己真是愤怒过头了。

这时小蛙刚睡醒了一样,哇爽的一声飘进安靖的耳朵里。

安靖看了看小蛙就来气。

“我感觉你不是蛙,你是猪,比猪还猪,就只到睡啊!”

小蛙看了看安靖,心想今天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

“拜托!我没有睡觉啊!我去寻宝去了。”

安靖很无奈的样子。

“你寻宝跟我有什么关系!跟我有半毛钱的关系没!”

小蛙解释道。

“现在我等级低,跟你没啥关系。”

“等我等级高,就和你有关系了。”

安靖暂时不想理小蛙,只顾啃着馒头。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273.html

(0)
上一篇 2022-11-24 15:00:32
下一篇 2022-11-24 15:00:36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