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蛙:生活从四合院捡破烂开始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安靖)

作者提示:(希望读者们多多送礼物,保证每一章都写得会更精彩,体验到更戏剧化的小说) 安靖穿越来到了四合院,四合院的剧情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哇!小蛙,咱们这次是穿越到四合院了吗?”   “我查一下,哦

作者提示:(希望读者们多多送礼物,保证每一章都写得会更精彩,体验到更戏剧化的小说) 安靖穿越来到了四合院,四合院的剧情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哇!小蛙,咱们这次是穿越到四合院了吗?”   “我查一下,哦买噶,是的。”   看了看周围,空荡荡的屋子,墙上还有蛛丝网,估计这是目前我全部家当了。   “小蛙,给我钱吧!我要在这里好好活一把。”   “暂时没法授权,请自便吧!”系统提示。   “哦*,这是要命的节奏啊!想整我哪!没门。”   “哎呀!说实话,穿越了这么久,肚子好饿。”   安靖在四合院到处闲逛,到处偷瞄着。   “哎呀!这是谁呀!怎么没见过呢?”   “对呀!像个乞丐一样,好久没洗澡臭死了。”   为了能有口饭吃,我认怂了,一声嗖给跪下。   “行行好给口饭吃吧!”   ……。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哦,系统!你咋回事呢?怎么让我穿越到60年代的四合院来了,这什么情况呢?”

“主人啊!我也不想啊!不过刚才系统故障了一下,一小段颠簸后,时间和空间扭曲了,然后就来到四合院了,抱歉啊!这次你就将就一下吧!该干啥就干啥,我向你保证,下次就去抗美援朝啊!打米鬼。”

安靖心想一出现问题,就说是系统的问题,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草,越想越生气,总是被这小蛙给玩弄,真是丢脸。

可谁叫安靖爱跟小蛙到处穿越爱寻宝呢?上次还将灭霸手上的无限宝石,偷给钢铁侠戴上,掐了个响指,拯救了地球,消灭了灭霸。

安靖想着想,忽然咕噜一声。看了看四周,空荡荡的房间,一根毛都没发现。

又咕噜一声,安靖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原来是自己饿了,得赶紧出去找吃的,不然这回得交代在这儿。

系统提示。

“铁公鸡,没穿裤衣不能出去。文明出行,人人有责。”

安靖听后,看了看自己,全身上下只剩下个红色裤衩。估计穿越时裤衣被烧烂了,每次都这样毫不让人省心。而红色裤衩的质量,还真是够硬的。

安靖拍了拍红色裤衩,房屋里四处找寻。

“杠杠的,就你每次护着我的小兄弟。”

安靖一脸嫌弃,满屋子找了半天,竟然只找到了一堆缝补不堪的破衣。就好比星爷演的苏乞儿身上穿得乞丐衣一样,真是穿不下去了。

系统提示。

“你的饥饿值已为负数,再不进食,就要交代自己了。”

安靖不耐烦了,摸了摸那葱绿头。

“坑爹呀!你能不能给我整点吃的,不要总是提示啊又是提示的,你烦不烦啊!”

系统提示。

“系统因过渡穿越,已劳累了,需要休息了,乌~。”(睡觉状态)

安靖一愣,心想这下完犊子了,又来这套,真是要我命啊!(一副混不下去的模样)

“不管了,破衣服就破衣服,先穿上出去找吃的,不然真得交代在这里了。”

安靖穿上破衣,拍了拍一下,一股灰尘和臭味扑鼻也不管了。咯吱推开门,左脚按着右脚,右脚又按着左脚的四处去了,四合院的全景映入眼帘。

忽然从背后传来一男人的声音,恰似很熟,又不熟。

“哟,这谁啊!咋没见过啊!”

安靖转过身一看,这不就影视里面那位许大茂嘛!怪不得这声音这么熟悉,跟影视里面的一模一样。我得个乖,真他娘的神情。

“咕噜”,安靖肚子连叫了几声。

安靖嗖一声,双手握紧,跪在许大茂面前。

“求求你了,影视剧里的许大茂,哦不,铁公鸡。唉!唉!这嘴咋不听使唤呢?”

许大茂听后,脸色大变,咬着嘴很生气。

“你~,你骂谁呢?我揍死你啊!”

安靖有苦说不出的样子,抓着许大茂的衣服,赶紧解释。

“哦,不是,你大人有大量。我饿极了,一时口误,你别在意。我实在太饿了,给饭吃吧!行行好啊!”

许大茂吓坏了,一手推开了安靖,赶紧叫唤全院的人。

“赶紧来人呐,这边有个野人,闯进咱们的院子了,快点来呀!”

瞬间安靖身边围满了,手持棍棒的人。安靖吓坏了,也慌了神。

“野人在哪里呢?打死他。”

“不,我不是什么坏人,我叫安靖,请不要伤害我。”

小蛙提示。

“你赶紧说,自己就是这个院子的人,就住刚才那间破屋啊!不说后果自负。”

安靖听后,我得个乖。这是上西天的节奏嘛,让我住那破屋。

“什么啊!小蛙,你怎么越来越坑了,让我住那破屋,做人,哦呸,做一串代码,也要讲理啊!”

“本大爷现在没心情和你计较,系统现在是休息状态,我蛙崽也是系统的一部分,先休息去了,你爱咋样就咋样,是死是活靠自己。”

“唉!别睡觉啊!赶紧……,哦靠,真是比非洲平头哥还不讲理。行靠自己就靠自己。”

视线切换到这群围上来的人,一个二个满脸写着疑问。

就在这时,刘中海擦了擦眼睛,吞吞吐吐的憋出句子。

“说~,你是谁啊!姓什么,名什么,如实招来,赶紧的。”

安靖想了想,颤颤巍巍的样子,指了指刚才那间破屋。

“说句实话,我是住在这个院子里的人,刚来不不久,让各位见笑了。”

众人不相信,怀疑安靖在说谎,接连不断的质问传进安靖的耳朵里,像雷鸣般刺耳。

“你在说谎,你分明就是个野人。”

“你就是个乞丐,是不是来我们院要饭的。”

“说你是不是来我们院偷东西的。”

安靖这会儿,有理也说不清了,毕竟自己是穿越过来的。就算他认识面前这些人,可这些可不认他呀!

安靖越想越脑瓜子嗡嗡疼。

就在这时调皮的棒梗,朝安靖绿头扔了一根香蕉皮。

“嗖!什么怪物啊!我打你个绿头,”

安靖看了看,掉在地上的香蕉皮。满眼里全是怒火的,向棒梗瞪大了眼睛,棒梗被吓得躲到贾东旭身后,不敢吱声了。(安靖心想原来这里的棒梗跟影视里的棒梗还真是一样的调皮啊!这孩子真是欠揍。还有这个贾东旭,这个时候也还没死啊。)

安靖很想将棒梗狠狠揍一顿,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好面着众人微微一笑,表现出一副很慈祥的模样。

众人也看了看安靖,并没有恶意,也放松了警惕。

而一旁的于海棠,娄晓娥,冉秋叶等,一众女人,望着安靖帅气的脸庞,都发着痴痴的呆。这女人啊!面对帅哥时,就是无法藏住内心的波涛。

许大茂和傻柱看到这一幕,瞬间不乐意了,脸上写满了吃醋二字。

许大茂率先开口,伸起手就要打安靖。

“哪里来的,野人啊!赶紧滚出院子。”

傻柱也跟着,撩起了袖子。

“骨瘦如柴的野人,从哪里来,滚哪里去!”

哼哼几声,阎书斋看不下去了。心想你们俩狐朋狗友,也就这点伎俩,不就是羡慕人家野人长得帅,吃女人们的醋嘛,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们俩行了,就知道欺弱凌强,有什么了不起的。”

许大茂和傻柱被人拉着,还在挣扎着,要揍阎书斋的样子,阎书斋吓坏了。

“谁欺弱凌强了,谁吃女人们的醋了,我告诉你阎书斋,别以为你老,我就让着你,我现在就揍扁你。”

“你个老不死的,傻柱咱俩现在就揍扁他。”

见许大茂和傻柱一副嚣张跋扈的气势,阎书斋有些颤抖,但鼓起勇气,摆出一副不好欺负的样子,还是怼上几句方可罢休。

“你们就是欺负老人,恬不知耻,纯粹的两个混蛋。”

说完这句话,阎书斋心里不提有多爽,心想趁着大伙的面,又好好收拾了这两个光棍,哈哈。(原来这时的许大茂还没娶娄晓娥)

当然听完这话的许大茂和傻柱心里肯定不是滋味了,怒火瞬间飙升百倍。在场的人拦也拦不住他们俩的架势,阎书斋的害怕的细胞,瞬间紧缩。

“你真他娘的,真是欠揍,我今儿个就揍死,让你早点去见阎王爷。”(傻柱说)

“啊噗,你个老不死的,真是欠教训,今天我不把你剥皮抽筋,我就不叫许大茂了。”(许大茂说)

“放你们俩的狗屁,有种你们俩来呀!”(阎书斋不让说)

就在这非常时刻,刘海中吞吞吐吐的站了出来。

“我说哪!你们三就不要闹了,别破坏了咋院子和平的气氛,你们真要是打起来,谁也好不到哪里去。你们大伙儿评评理,我说的对不对。”

秦淮茹也来劝架,看了看大伙神色紧张的样子,跟着刘海中也补了几句。

“二大爷说的对,咱们都是一个院子里的人,就不要为一点点小事情而擦枪走火了,这对谁都不好。”

大伙儿都点点头表示赞同刘海中和秦淮茹的说法,许大茂和傻柱听后,也收敛好了刚那副嚣张的德行。阎书斋则向刘海中使了使眼色,刘海中也向阎书斋使了个ok的手势。看到这里,想必这次他俩是合起来整蛊许大茂和傻柱毋庸置疑了,而蒙在鼓里的许大茂和傻柱还全然不知。

大伙儿议论纷纷,你看我我看你的。

“那这野人咋办呢?”

“就是啊!”

“他不是说,就住咋这个院子嘛。”

“行了这野人的话,你也信,看他这副落魄的样子,就是个乞丐罢了。”

易中海看不下去了,这么多人欺负安靖,心中那份善良又迫使他为安靖解围。

“大伙儿就不要吵了,野人也是人,乞丐也是人,咱们现在是法治社会,人人平等,互帮互助,友好相处。”

“我看哪!就将这小伙子,交给派出所得了,让派出所来处理这件事得了。 ”

大伙儿听后,很有道理,于是就叫来了派出所的辅警。

辅警一身严肃着装,正直的立在众人面前,众人也呼吸凝重,生怕说错了话,怕也被带走,不敢轻语。易中海向刘海中使了使眼色,刘海中自然明白。

刘海中将眼镜往上搁了一下,嗯哼一声。

“辅警啊!是这么个回事啊!就面前这小伙,我们以前没见过,不是我们院的人,他非说是我们院的人,懒着不走了,现在你们把他带走吧!”

辅警看了看安靖,一件破衣服,嘴唇发紫,估计是饿坏了,双眼无神,不像坏人,像个乞丐。

辅警问安靖。

“你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要别人的私闯院子?”

安靖有些不知所措,心想这下完蛋了,说不出合理的解释,定会被带走的,怎么办呢?

忽然都一声,吓了安靖一跳。

小蛙提示。

“你的证件,在破衣服里面。”

安靖心想你个小蛙不是在睡觉嘛,玩我呢?

“你好!辅警叔叔,我就是这个院子的人,不是他们说得什么野人,乞丐之类的。”

辅警一脸质疑,看了看安靖长得满英俊,就给安靖留足了面子。

“你说是这个院子的人,你有证据吗?”

那些缺心眼得人,也应和着语。

“对啊!你拿拿出证据来呀!”

安靖摸了摸破衣服,咯吱一声,忽然从一个破洞里摸出了一堆证件:一个身份证,一个居住证。

安靖颤抖着手,将证件递给辅警看。

“你们看,这就是我的证件。”

辅警接过安靖的证件,看了看便念出声来。

“安靖,男,25岁,身份证号码110000……。居住地:四合院许大茂与何雨柱俩家中间。”

众人听后,觉得很荒唐。

“他这个身份证到没有问题,可哪有这样的居住证呀!这分明就是造假嘛?”

辅警太高声音。

“好了不要吵了,大家请安静点,听我们说。”

辅警指着安靖的鼻子,一口语言一口碎口水。

“我说小伙子,你这居住证是从哪里造假的,赶紧如实招来,从轻发落。”

安靖心想真他娘的,这破系统给我那么个玩意的居住证,这下完犊子了。

安靖假装很镇定的样子。

“辅警叔叔啊!我真是这个院子的人,不信你们看,那左边是许大茂的家,右边是傻柱,哦不口误,是何雨柱住的家,中间搁的就是我的家了。”

辅警觉得安靖又在狡辩,于是带走了安靖,回派出所查个明白。

“你行了,少狡辩了,你有存在携带假证的嫌疑,现在赶紧和我们回派出所一查究竟吧!走吧!”

安靖趴在地上,想赖着不走,可辅警强行将他带走了。来到派出所不查不知道,一查还真有这样命名的住址,辅警也只好放安靖走了,并且给安靖开了一张居住证明证。(这系统真会整安靖)

安靖没有地方可去,只能回到四合院。推开破旧的木门,映入眼帘的,是空荡荡一片。

突然又系统提示。

“饥饿值负10,再不进食就凉凉了,系统大人紧急提示。”

安靖也摸了摸肚子,这才感觉自己饿坏了。原来刚才是被辅警给吓坏了,感觉不到饥饿,这系统一提示,饥饿感就来了。真他娘的要命,赶紧找吃得。到哪里去找呢?,去街上乞讨,定会被打死的。算了,厚着脸皮,在这四合院乞讨吧!

嘟嘟,安靖敲了敲许大茂的家门,许大茂走了出来,一脸疑惑。

“唉!真是冤家路窄啊!你不是被辅警带走了嘛?怎么又回来了。”

安靖解释道。

“我早说了,我就住你隔壁,你不相信,你看这是派出所开得居住证明。”

许大茂看了看,还真是白纸黑字,明明白白写得一张居住证明。

许大茂很疑惑,质问安靖。

“你既然是居住隔壁,那你敲我门干什么?该不会是想偷东西吧!”

安靖赶紧解释。

“不是,许大茂兄,不是你想的那样了。我真得饿坏了,行行好,给口饭吃吧!”

许大茂一听,心里自然乐坏了,咯吱关上了门。恨不得早点饿死安靖,这样他追娄晓娥就少了个竞争对手。怪就怪安靖长得帅,服得了娄晓娥等一批女人的欢心。

“我这里没有吃的,我自己都自身难保了,你滚远点吧!”

安靖很失望,心想跟电视剧里一样,许大茂真是个混蛋。走向何雨柱的家,又敲了敲屋门。

何雨柱一个中分头,手里拿着个梳子和镜子,一边梳头,一边照着镜子,还不忘哼着小曲走了出来。(真是丑人爱照镜子)

“谁啊!啊!怎么又是你,你要干什么呢?你真是欠揍啊你。”

安靖一把搂住何雨柱的手,一边假装哭着说。

“不是啊!傻柱,哦不,四合院最有名的厨师,何雨柱大人呢?我真得饿坏了,行行好给口饭吃吧!”

傻柱见状,感觉安靖满可怜的,于是就推开安靖,走进屋里拿起俩个馒头。又回想起今天的事,心想如果现在给他馒头吃,日后于海棠肯定会跟他走的。不行最好饿死他算了,免得我夜长梦多。

傻柱越想越生气,嗖一声将门和安靖一同关在了外面。

“你最好是饿死算了,赶紧给我滚,不然我可要揍人了。”

安靖吓坏了,赶紧溜之,寻找下一家要去。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267.html

(0)
上一篇 2022-11-24 09:00:15
下一篇 2022-11-24 15:00:32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