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惊悚世界里游戏人生宋千瞳安如轩全文免费阅读

宋千瞳&安如轩 这是游戏玩家和满级NPC的故事。 在这个世界里的人,到了十八岁以后就要进入另一个世界进行游戏,他们称这种世界为副本。 在这里,宋千瞳和安如轩将会带领你领略人性的善恶,倾听各种各样的故事

宋千瞳&安如轩 这是游戏玩家和满级NPC的故事。 在这个世界里的人,到了十八岁以后就要进入另一个世界进行游戏,他们称这种世界为副本。 在这里,宋千瞳和安如轩将会带领你领略人性的善恶,倾听各种各样的故事,体会不同的人生。 具体会发生什么呢?不如打开看看。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宋千瞳昏迷之后就陷入了梦境之中,以上帝视角看着梦境中的人和物。

梦境依旧是民国时期,繁华的街道上到处都是小贩的叫卖声,拉黄包车的车夫热情的招揽着客人,卖报的小孩子吆喝着问路人要不要买一份报纸。

突然,有一个年轻人叫住了那个卖报的小孩子:“来一份报纸。”然后那人从兜里掏出些钱给了那个小孩子,那个小孩子拿了钱,马上递给那人一份报纸说:“这是今天刚出的报纸,我还听说城北有个教书先生莫名其妙的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如果你感兴趣的话可以去城北看看,问一问那一带的人,他们比我知道的多。”

说完,那小孩就继续吆喝着卖报纸去了。

宋千瞳打算往别处看看,结果却发现移不开视角了。

宋千瞳约摸着,那个年轻人可能就是这个梦境的主人了吧,看来要步入正题了。

宋千瞳的视角是在那个年轻人后面的,只能看见他的后脑勺,看不见那个年轻人的脸,那个人的装束看起来有点眼熟,好像和自己穿的一样,手里还拿着一本书。

那个人听到卖报小孩儿说的话之后,好像变得特别焦急,只见他急急忙忙的坐上了一辆黄包车去了城北。

联系起来,应该是和那位教书先生有些情分在的。

黄包车一路颠簸到了城北,映入眼帘的是一间学堂,宋千瞳一眼就认出了是自己做任务的学堂。

只不过梦境里的学堂阳光明媚,爬山虎生机勃勃,不和副本里的学堂一样,阴森森的。

那……那个死去的教书先生岂不是安如轩?!

宋千瞳有被自己的想法震惊到,不过转念一想,或许是其他教书先生呢,毕竟一所学堂里面也不能只有一个教书先生啊。

随着视角的推移,那个年轻人急急忙忙的进了学堂大喊着:“轩!你在哪?!”

宋千瞳心想:不会吧,应该只是名字一样吧。

没有人回应他。

视角开始颠簸起来,应该是那个年轻人跑了起来,那人一边跑一边焦急的喊:“安如轩!你出来!你别吓我!”

宋千瞳有些震惊,同时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竟然真的是安如轩。

可是,任凭那个人喊的再歇斯底里,就是没有人回答他。

走廊并不长,那个年轻人很快就跑到了头,猛的推开了走廊尽头教室的门,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宋千瞳忍不住干呕起来,心里吐槽道:怎么在梦里还能闻到血腥味啊。

入眼都是猩红,墙上,地上都是血,有些血珠还溅到了天花板上,这一幕看起来格外诡异。

有两个人倒在血泊里,一个是安如轩,另一个是蔡婆婆。

“怪不得……怪不得刚刚进来的时候没有看见蔡婆婆,怪不得原本该书声琅琅的学堂没有一点声音……”宋千瞳似乎是听见了那个人的心声。

蔡婆婆被剜去了双眼,身上还有几处明显的擦伤,安如轩就安安静静的倒在那里,只是心口的枪伤分外惹眼。

视角突然变低,是那个年轻人承受不了打击跪倒在地上,嘴里还呢喃着:“不可能……不可能的,他怎么会死呢,他说过他会一直教我的,他骗我!他骗我!”最后的呢喃变成了撕心裂肺的哭喊。

眼泪砸在地上的声音清晰可闻,教室里回荡着年轻人绝望的哭声。

宋千瞳发现了,安如轩死的时候,手里还紧紧握着那个月牙形的玉佩,或许那个玉佩于他而言真的很重要吧。

突然,梦境开始剧烈摇晃起来,周围的一切就好像受了潮的墙皮一样逐渐开始剥落。

梦境……开始崩塌了。

很多光影在宋千瞳眼前快速闪过,都是梦境主人的回忆,有初入学堂时和父亲告别的情景,还有上课被安如轩叫到答不上来的情景,还有就是给安如轩背书的情景……

一幕幕闪过,总之都是和这间学堂还有安如轩有关的回忆。

就在梦境彻底崩塌的前一秒,宋千瞳看到了那个年轻人的样貌,那个年轻人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或者是盯着自己身后看,眼中有滔天的恨意,仿佛要将人千刀万剐一样。

令宋千瞳窒息的是,那个年轻人,竟然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或者说……那个人就是自己!

一样的衣服,一样的书。

宋千瞳看见,那个人拿着的那一本书上写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名字—宋千瞳!

最终,梦境轰然倒塌,一切的一切湮没于尘土。

*

梦境倒塌,宋千瞳的意识开始回归本体,迷迷糊糊的听到安如轩在叫自己:“宋学子,宋学子。”

[怎么回事?刚刚直播突然黑屏了,我还以为玩家挂了呢。]

[就是啊,要不是账号没有被游戏平台封存,我还真的以为玩家不行了]

[第一次进本本来就不会死好吗。]

[什么情况啊到底,莫名其妙。]

[我之前看其他玩家直播的时候也遇见过这样突然黑屏的情况,听直播间里的一个大佬说,这是因为玩家进入了和副本相关的回忆里,直播跟不上,所以才会这样。]

宋千瞳闻声抬头应了一句:“先生……”可是话说了一半,宋千瞳发现自己的声音气若游丝。

心疑之下,宋千瞳查看了一眼血条才发现,自己的血量竟然莫名其妙的掉到了百分之二十!

[我的天啊,晕倒了一下血量竟然掉了百分之八十!]

[就离了个大谱!]

[玩家这么弱的吗?]

[突然很担心这个玩家以后在其他副本里怎么活下去。]

宋千瞳心里咯噔一下,赶紧从背包里掏出了两个加血道具用上,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爬上了心头,刚刚那样的情况NPC想要杀自己简直是轻而易举,而现在自己还活着,简直是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我没看错吧?他一个新人竟然有那么多道具!]

[你没看错,就是999+!]

[看来这个新人不简单啊,背后一定有大势力支撑着!]

[突然就感觉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好气哦!]

[不会是哪家的小少爷出来历练了吧。]

[你别说,真的有可能。]

在道具的加成下,很快血条就恢复到了百分之一百,宋千瞳这才松了一口气。

宋千瞳回想起来,自己是拿到玉佩之后,因为受不了腐臭味才会晕倒的,而安如轩则是把自己扶到了椅子上,后面还说了什么话,记不清了,然后自己就彻彻底底的失去了意识。

安如轩的声音打断了宋千瞳的思考:“醒了就好,你这一昏倒可把为师吓的不轻。玉佩,为师已经拿到了,你的任务完成了。”

宋千瞳看着安如轩手上的玉佩,有些恍惚,就算是死也要紧紧握住的玉佩怎么会轻易弄丢呢?不过是一场事先安排好的游戏罢了。

这时终端上出现提示

「主线任务已完成」

「请问是否选择离开?」

「是/否」

本来该毫不犹豫的选择离开的宋千瞳却点了否这个选项。

[任务都已经结束了,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不知道哎,可能玩家有自己的原因吧。]

宋千瞳觉得有太多的事情没有弄清楚,就这么离开的话,太草率了。

安如轩见宋千瞳没有离开,不禁出声调侃:“怎么?是舍不得为师了?”

[NPC好皮。]

[挺幽默的。]

宋千瞳看着安如轩风轻云淡的样子,很难将梦境中死的那么惨的他联系在一起。

“学生有疑惑未解,还请先生告知一二。”宋千瞳犹豫再三还是发问。

[什么疑惑啊?]

虽然向NPC打听除了任务以外的事大概率是得不到回答的,但是总要试一试的嘛,试一试也许还有微小的希望,不试的话,那连微小的希望都没了。

“说吧,是什么事,只要是我能回答的,我都告诉你。”安如轩悠悠开口。

得到安如轩应允的宋千瞳反而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放过你吗?”安如轩就好像会读心术一样,把宋千瞳心里的疑问讲了出来。

[确实唉,要不是NPC故意放水,这个新人早就没了。]

“嗯。”宋千瞳被窥破了心思也不觉得尴尬,左右他是没想好怎么开口,安如轩主动提起,倒是省了他的麻烦。

“往小的方面说,算是我的一点点私心,往大的方向说,这是你第一次进副本,我就算杀了你也没有用啊。”安如轩不以为然的开口。

[NPC也会有私心吗?]

[突然觉得这个NPC的自主意识有点强。]

宋千瞳笑了笑:“也是。”

“还有一个问题。”宋千瞳开口。

“是关于梦境中的事吗?我可以原原本本的告诉你,不过……有一个条件。”安如轩又一次窥破宋千瞳的心思。

[果然,我们错过了重要的东西!]

[到底是什么我们不能看啊?]

“你是会读心术吗?怎么我想问什么你都知道,你有什么条件,不妨说来听听。”宋千瞳无奈的笑了笑。

安如轩对于前两个问题置之一笑,着重回答了最后一个问题:“很简单,带我离开这个副本世界。”

[什么鬼!]

[这个NPC,你也不能仗着玩家是傀儡师就提这样的要求吧。]

宋千瞳显然没有想到安如轩会提这样的条件,楞了几秒后才反应过来:“为什么?”

仿佛觉得自己说的不清楚,宋千瞳又补充了几句:“为什么那么多玩家中选中了我?你又为什么要离开?”

[同款疑惑。]

安如轩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不慌不忙的解释:“说来你可能不信,这个副本的这一部分本身就是为了你而创造的,而且我一直在等你,等了……好久好久。”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247.html

(0)
上一篇 2022-11-24 15:00:16
下一篇 2022-11-24 15:00:20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