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被禁欲影帝温柔攻陷阮韫谌在野的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甜宠苏爽打脸】 一生争强好胜的财迷阮韫穿到了一个炮灰笨蛋美人身上,为了扭转悲惨结局,她毅然决定放弃男主,转头扑进反派大佬的怀抱。 却被禁欲反派掐腰低声警告:“既然来了,就不准走。” * 开局被恶毒女

【甜宠苏爽打脸】 一生争强好胜的财迷阮韫穿到了一个炮灰笨蛋美人身上,为了扭转悲惨结局,她毅然决定放弃男主,转头扑进反派大佬的怀抱。 却被禁欲反派掐腰低声警告:“既然来了,就不准走。” * 开局被恶毒女配设计陷入丑闻,被全网嘲之际。 反派影帝上线发文: 【@谌在野:未婚妻。@阮韫】 网友惨遭打脸,敢怒不敢言。 * 被质疑倒贴影帝商业联姻时,影帝小号被扒出竟是她的毒唯大粉。 美图视频安利不断,对合作男演员重拳出击,还时不时深夜emo埋怨老婆回家晚。 网友:原来我才是那条狗! * 后来,阮韫一层层马甲被扒出之后,她被反派堵在墙角:“阮阮,还有什么身份是我不知道的?” 阮韫甜甜一笑,吻了上去:“当然是你的谌太太。”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谌在野在江都有几处房产,不过为了平时拍戏方便,他一般住在市中心附近的明星别墅区。

阮韫的房间在二楼靠里,和谌在野的卧室隔了一个书房。

她收拾好了自己的家当,埋头趴在柔软的床上,鼻息间是和谌在野身上一样的沉木香味。

阮韫脑海浮现出谌在野当时的眼神。

在她喊完“未婚夫”后,谌在野眼神瞬间浮出了一丝异色,直勾勾地盯着她。

阮韫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她有了一种作为猎物被盯上的感觉。

谌在野高冷寡言,走在哪里都板着一张脸,周身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进的气场。

但他此时的眼里侵略性极强,还隐隐带着一丝怒意,颇有一种恨不得把她拆吞入腹的冲动。

阮韫上一次见到他这种眼神,还是在那晚。

想到了并不太美好的回忆,阮韫摇了摇头,赶出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

现在天色还早,阮韫决定下床敲几个代码冷静一下。

她前世也是马甲多多,除了用自己的身份活跃在荧幕前,还是国际第三方和平组织“白鸽”的创始人,以无所不入到令人恐惧的黑客技术闻名,有人形容她是神秘又高贵的黑曜石。

因此她得了个“曜”的花名。

阮韫打开电脑,刚准备登入网站,却发现自己的企鹅账号自动登录了。

连续不断的“滴滴”声和咳嗽声,阮韫皱着眉点开小企鹅。

昨天 03:45

【陈萌萌:阮韫!你在哪里啊!这张照片上的人是不是你?】

【陈萌萌:现在学校群里都传疯了,说你被小导演带去开房了,你快点出来解释一下啊!】

【陈萌萌:还多人在群里艾特陈昂,他都不耐烦了!】

【陈萌萌:拜托你看到消息回复一下吧!】

昨天 07:14

【陈萌萌:阮韫你糊涂啊!快点离开酒店,已经有好几个媒体开直播等着堵你的房门了!】

……

昨天 07:40

【陈萌萌:房间里的男人到底是谁啊?该不会是陈昂吧?不对他昨晚送许若溪回家了。啊啊啊啊阮韫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昨天 14:33

【陈萌萌:我靠!你和谌影帝!】

兴许是她过于激动了,又或许是她生气阮韫不回消息,陈萌萌发完这一条就没再发了。

陈萌萌是她的同桌,两人现在共同就读于繁星学院。因为不看好阮韫追陈昂,因此两人的关系慢慢出现了隔阂。

不过在阮韫出事的时候她还是没有坐以待毙,在群里一直为阮韫说话,看到阮韫没事后才放下了心。

阮韫抬起手刚准备回些什么,对话框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中……”

【陈萌萌:上线了?】

【陈萌萌:明天早上八点有课,别忘了。】

【陈萌萌:记得带作业,是灭绝师太的课,不写你就准备完蛋吧。】

【陈萌萌:?】

阮韫倒真是把这件事忘记的死死的了,看了眼时间还充裕,现在补应该来得及。

对面应该早就料到了,发来消息问:

【陈萌萌:你不会没写吧?用不用我借给你抄。】

阮韫一挑眉,胜负心忽然上来了,洋洋洒洒敲键盘。

【软:谢了,不用。】

那边沉默了几分钟,最终回道:

【陈萌萌:随你。】

发完之后头像变灰,下线了。

阮韫如果知道后果,那么她绝对不会逞一时只能装逼。

在她看到手机里的待写作业清单时,捂着头怒号阮韫到底有没有碰过书!

在家反省一个月,一个字都没写!

阮韫看着自己面前的六十份试卷,自闭了三分钟。

等到家里的阿姨来敲门后,阮韫一拍桌子,决定先填饱肚子。

阮韫下楼的时候,谌在野正坐着餐桌前打电话处理工作。阮韫坐到他面前的时候也只是冷冷看了一眼。

家里的阿姨做了四菜一汤,菜品一看就很不错。

阮韫的食欲被勾了起来,今天昨天一整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唯一吃的还是白粥。

人的大脑运转过度了,就想要用食物来补充。

阮韫抬起头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谌在野,比了个口型:“我先吃啦?”

谌在野神色一滞,转而迅速恢复,微微点头。

阮韫舔了舔嘴唇开始大快朵颐,耳边是谌在野在听助理汇报工作,时不时会开口几句。

阮韫吃饱后就撑在桌子上观察着谌在野。

谌在野有一种东西结合的美,五官精致像是缪斯前后雕刻的一般。幽邃的眸子像一汪静湖,散发着一种冷冽的气质。

但阮韫最偏爱他眼尾的那颗泪痣,这让她感觉这个人并不像看着的那样冷冰冰了。

她真的想看到这个男人真正动情时候的样子。

“看够了没?”

低沉幽深的嗓音在耳畔响起,阮韫瑟缩一下,对上了那道毫无感情的视线。

对付这种人,阮韫自有她的办法。

她嘿嘿一笑,“要收费吗?那我先预存个几百万。”

面对阮韫的油嘴滑舌,谌在野并不放在心上。放下手机后仔细看着她,“为什么?”

阮韫装傻,“什么为什么?”

她当然知道谌在野想问什么。

原主对谌在野是极为排斥的,看来陈昂对她洗脑的很成功。自从阮韫穿书后,对谌在野的态度就和以前截然不同了。

伸手留下谌在野解火,见到他不再大喊大叫,甚至轻松同意和他同居。

那一句“未婚夫”,是谌在野设的局中没有预算到的部分。

尽管他达到了目的,但他还是不懂,面前这个女人,是真的放下了陈昂,还是只是委身于自己,只为以后彻底挣脱他。

谌在野语气冰冷,夹杂着怒意,“阮韫,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阮韫扒拉了一口饭,“目的就是我们婚前磨合一下,看看适不适合生活在一起。谌先生,我以为你很清楚呢。”

阮韫装傻充愣的态度也问不出什么,谌在野没再问。

不论她想要干什么,只要他在,就绝对不会让她得逞。

得不到她的心,在他身边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因为只有自己,才能护住她。

阮韫吃完饭后就准备上楼写作业,背后忽然一阵风袭来,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按在墙上。

身前是男人坚实的胸膛,阮韫呼吸一窒,她几乎都能听见谌在野的心跳声。

腰间一紧,阮韫被禁锢住动弹不得。她迫不得已抬头看谌在野,后悔着自己作死招惹。

谌在野眸色幽暗,目光摄人心魂,他哼笑一声。

阮韫能清晰感到胸腔的震感。

“不管你什么目的。阮韫,既然来了,就别再想走。”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223.html

(0)
上一篇 2022-11-24 15:00:07
下一篇 2022-11-24 15:00:10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