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小姐想转正方鸢段承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PS:男主和女主在一起后很专一,全文有点小坎坷,但不多】 方鸢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入行五年,依旧默默无闻。 然而遇到段承枭以来的每一件事都出乎她的意料:没想到段承枭会帮她,没想到段承枭会公开承认

【PS:男主和女主在一起后很专一,全文有点小坎坷,但不多】 方鸢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入行五年,依旧默默无闻。 然而遇到段承枭以来的每一件事都出乎她的意料:没想到段承枭会帮她,没想到段承枭会公开承认和她在一起。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说她只不过是对方寂寞时候寻来的一个替代品,一个替身而已。 方鸢想,就是替身,她也得转正。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方鸢都没想到段承枭答应得这么快这么果断,她站在原地愣了一秒,然后道,“那我请你去外面吃吧。”

然而段承枭却低头看了看表,“我两点四十有个会,”问道,“方小姐有没有更节省时间的办法?”

最后方鸢带着段承枭去了自己家。

老实说,这种带陌生男人去自己家实在不应该是方鸢该做的,更何况段承枭也不像会随意跟人进门的人,但段承枭真的跟她来了,她也没多诧异。

或者说,她内心早有预感。

方鸢住的地方不算大,普通的两室一厅,段承枭进门后便脱了西装外套搭在衣架上,然后道,“麻烦方小姐了,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方鸢摆手,“没关系,您坐着就好。”

段承枭刚迈进门没多久,突然感觉西裤被什么东西扯了下。

他低头一看,是只黄色的小猫。

看起来年龄不大,还没完全长大。

它毫无警惕地走过来蹭着段承枭的裤脚,小爪子在他裤脚上扯了扯。

方鸢没听到身后的动静,一扭头看见段承枭正低头看着什么,她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啊,对不起。”

方鸢急忙走过来,想要将段承枭脚边的小猫抱走。

段承枭动了动,克制着用不大的力气轻轻踢了下脚边的小猫,“没关系。”

方鸢他在身前蹲下,段承枭本也正打算弯腰,见她走过来一时没动,就这么维持着弯腰的动作。

“咪咪。”方鸢轻声叫着它的名字,将它的爪子从段承枭的裤子上扒下来。

她一手摁住小猫,另一只手攥着段承枭的裤腿看了看。

还好,没真的刮坏。

方鸢虽然不知道段承枭的衣服值多少钱,但见这大老板的吃穿出行也知道价值不菲。

段承枭低头看着,微微挑眉,没有说话。

“很抱歉,”方鸢将小猫抱起来,“不久前才抱回来的,还有点小脾气。”

段承枭的目光移向她怀中的小猫,“没关系,小动物在离开母亲到陌生的环境之时都会有些暴躁,”他顿了顿,“不过它很乖。”

除了抓一下他的裤脚,并没有做别的什么。

方鸢愣了下,“段先生还知道这个?”

他看起来不像是会喜欢小动物的人。

不怪方鸢这样想,即便是认识段承枭的人,也没有见他养过或是喜欢过什么小动物。

他就像是一个独行客,无论何时都是自己一个人。

段承枭“嗯”了声,“知道一点。”

方鸢笑了下,将小猫带走关进了笼子里,走前还摸了摸它的下巴,安抚道,“你在这里待一会儿,我晚点就放你出来,好不好?”

段承枭赶时间,方鸢也不敢浪费,只简单煮了碗素面,端出来的时候还特地说明了,希望他不要介意。

“不会。”段承枭已经拿起了筷子。

他其实很久没有吃过这么清淡的东西了,也不会有人做这么清淡的东西给他。

但意外的,方鸢煮的面很好吃。

方鸢几乎是看着段承枭吃完的,她对自己的手艺还算了解,做别的可能差一些,但素面做得很好。

但段承枭这样的人,日日吃着山珍海味的人,并不一定能够接受得了。

等她看着段承枭神色不变地吃下之后这才松了口气。

“方小姐有什么问题吗?”吃饭间隙,段承枭突然抬头问道。

方鸢连忙摇头,“没有,我只是担心不合你胃口。”

段承枭垂下眼,“方小姐煮的面很好。”

明明也没怎么夸奖,但方鸢却觉得他说的是真心话。

方鸢笑了起来,“谢谢。”

“应该是我谢谢你,”段承枭说道,“如果没有方小姐,时间来不及,我是打算直接去公司开会的。”

方鸢笑了笑,“还是要按时吃饭,尤其是像段先生这样工作忙的,身体抗住了精神才能抗住。”

段承枭看了她一眼,眼底闪过淡淡笑意。

两个人相对无言地吃东西。

方鸢和他没什么可聊,只是等人吃完之后将碗筷收拾好拿到厨房去清洗。

段承枭赶时间,跟方鸢打了招呼之后就离开了。

听着房门关上的声音,方鸢回头看了眼紧闭的房门,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的男士香水的味道。

这个段先生和她想的不太一样。

方鸢晃晃头,不再去想这些问题专心低头洗碗。

收拾完屋子之后,方鸢将小猫从笼子里放了出来。

它还有些不大熟悉方鸢,即便是被放出来,也是待在离她远一些的地方,但又似乎不想离得太远,总在方鸢的五步之内的地方。

方鸢看着它有些无奈。

怎么段承枭来的时候,它就巴巴地凑上去了呢?

难不成还是个喜欢帅哥的小母猫?

方鸢心里正吐槽着,突然看见了茶几上留下来的名片。

段承枭三个字印在上面,下面还有他的手机号码。

什么时候留下来的?

方鸢将名片端详了一会儿,想了想又将它放了起来。

……

《宫城劫》的演员基本都定了下来。

上次试镜时认识的元舒也演了一个小角色,得知方鸢没有接到任何通知的时候她还有些诧异。

“我进去试镜的时候,导演还说我状态不好,不如前一个,我前一个不就是你吗?”

这些事情方鸢不打算和她多说,只随便聊了几句,约着改天一起出去吃个饭。

然而就在《宫城劫》临近开机的时候,原本定下的女四突然撤出,据说是接到了更好的邀约,于是毫不留情地将《宫城劫》放弃了。

方鸢知道这个消息正是由于陈导演对她的邀约。

“方鸢方小姐吗?我是陈颂,我觉得你很适合女四,请问你有兴趣吗?”

这简直是意外之喜。

方鸢忍耐着心底的欢欣,一遍遍地感谢陈导演对她的选择。

陈导演笑了起来,“你很适合,只是之前有些意外情况出现,现在也算是回归正轨了。”

挂掉电话,方鸢开心地将沙发另一头的小猫抱了起来。

“咪咪,”她挨着小猫的头蹭了蹭,“我有工作了哦。”

是她喜欢的,用心争取了的影视剧。

……

《宫城劫》的开机仪式定在下个月,仪式结束后陈导带着几个主演一起吃了顿饭,方鸢毫不意外的在饭桌上见到了段承枭。

距离上次见面过去已经有一个多月了。

段承枭依旧生人勿近的清冷模样,和那个在她家安静吃面的人判若两人。

像是觉察到了什么,段承枭抬眼看了过来。

方鸢一怔,忍着想要移开视线的冲动,随即对他笑了笑。

“段总,”女二号陈茵端着酒杯来到了段承枭面前,见他看过来,稍稍红了脸,“我敬你一杯。”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213.html

(0)
上一篇 2022-11-24 12:00:31
下一篇 2022-11-24 15:00:07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