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小姐想转正(方鸢段承枭)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PS:男主和女主在一起后很专一,全文有点小坎坷,但不多】 方鸢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入行五年,依旧默默无闻。 然而遇到段承枭以来的每一件事都出乎她的意料:没想到段承枭会帮她,没想到段承枭会公开承认

【PS:男主和女主在一起后很专一,全文有点小坎坷,但不多】 方鸢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入行五年,依旧默默无闻。 然而遇到段承枭以来的每一件事都出乎她的意料:没想到段承枭会帮她,没想到段承枭会公开承认和她在一起。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说她只不过是对方寂寞时候寻来的一个替代品,一个替身而已。 方鸢想,就是替身,她也得转正。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这一次方鸢没有上车,而是站在原地,弯腰看向车内。

“谢谢,不过我这回真的叫了车,而且已经到附近了。”

她自觉笑容还算得体,拒绝得也还算果断,理由找的也不错,只是……

李淞看了看时间,“这都十几分钟了,”他笑了笑,“方小姐一边走一边叫车,车来了恐怕也找不到你。”

说着他又道,“而且这次不是顺路,是我们老板想和方小姐谈谈《宫城劫》的事情。”

方鸢怔了下,看向坐在后座的男人。如每次见面的状态相同,他浑身上下都显示出高贵与优雅,身上也从没有过分装饰,高鼻阔额,轮廓分明,显现出利落的姿态。

谈工作就不一样了。

不过她只知道眼前的男人是投资人,还不知道他到底是谁。

“先生。”

片刻之间,方鸢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礼貌打招呼后上了车。

“请问,您对我的试镜有什么建议吗?”

……

段承枭抬了下头,目光极快地在她身上扫视了下,在人察觉之前将视线固定她的脸上。

方鸢的长相很漂亮,杏眼,樱唇,眉目精致,皮肤白皙得近乎透明,这一点在她不化妆的时候尤为明显。

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其实并没有过多关注她的长相,但这并不妨碍他注意到她。

他示意李淞开车,而后顺便递了张纸巾给方鸢。

方鸢接过来,小声说了句“抱歉”而后擦了擦额头的汗。

今天的天气其实不算热,只是待在车里方鸢莫名觉得闷热。

段承枭说道,“我姓段。”

方鸢将纸巾捏在手里,愣了下,“段先生。”

段承枭微微点头,“我是这次《宫城劫》的投资人。”

方鸢立刻点头,“这我是知道的,段先生。”

段承枭将手里的平板关闭,然后说道,“方小姐的表演,说实话,非常出色,是我今天参与面试的所有人中最出色的一位。”

方鸢直觉段承枭叫她上车并非想要夸赞她,果然他的下一句便说道,“本来不出意外,方小姐应该会成为女四的扮演者。”

方鸢有些失落,但还是问了句为什么,“是我哪里做得不好或是我的回答有问题吗?”

换做其他试镜,或许方鸢不上也就不上了,但是这几天的准备,让方鸢更加深入地了解了这个角色,也让她真的想要拿到这个角色。

本以为万无一失,但现在有人告诉她事实并非如此。

方鸢一时冲动便问了出来。

但问都问了,她便求个答案。

段承枭转而看向车前,神色淡漠,“你的表现很好,但很好并不代表着你可以。”

他解释了方鸢落选的原因——刘沂文。

是个有些小名气的新人演员,但这些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她有个很有背景的干爹。

这次的投资对于段承枭来说不过是随手为之,本也不打算掺和演员的选择问题。对方大概也是看准这点,于是打算直接塞个人进来,过后再补些东西给他。

他认为反正段承枭不会管这种小事。

但这种不打招呼就动手的事情,令段承枭极为不悦。

更何况,他们动了不该动的角色。

方鸢看着他,心底大概也明白他的意思。

娱乐圈并不是个靠着自己就能够爬上去的地方,方鸢这几年吃了不少亏,自己又不愿意不择手段地往上爬,也正因为如此,才一直这样默默无闻。

那这一次呢?难道她还是要放弃吗?

方鸢的心渐渐沉了下来,但还是打起精神对段承枭说道,“谢谢段先生及时告诉我,”即便心里失望,但面上还是要看得过去,“免得我回去还要傻傻地等。”

段承枭的指尖在膝盖敲了敲,突然问,“方小姐考虑换个经纪公司吗?”

方鸢不知道他的话题为什么这么跳脱,只是开玩笑说,“段先生难道想签我?”

李淞在前面笑着说,“方小姐真的可以考虑一下哦,我们老板名下的公司可是很专业的!”

只不过他并不负责这个业务,对这方面并不了解,但段承枭手下的人都是极有能力的,如果方鸢真的愿意换到这里,未来的发展一定会更好。

李淞性子还算活泼——至少比起段承枭来,他一开口,车里的气氛仿佛都轻松了许多,尤其是方鸢明显松懈了些。

段承枭眼底染上一丝浅淡的笑意。

怕他的人确实很多,方鸢怕她也没什么奇怪的。但所有人也知道,即便怕也要想办法靠近他,毕竟段承枭能给他们的也很多。

少有像方鸢这样一脸的想要“敬而远之”的人。

方鸢听到李淞的话笑了出来,开玩笑说,“可不能换,那么大一笔违约金把我卖了都换不起啊。”

想要解约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天价的违约金就足够方鸢下半辈子都陷在里面了。更何况,在明知道不平等的情况下,这份合约当初还是方鸢自己签下的。

方鸢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李淞“啊”了声,好奇地问,“签了几年啊?”

方鸢吐出一口气,“十年,”说完她自嘲地笑了笑,“现在才刚刚第四年而已。”

李淞同情地看了眼她。

十年的时间虽说算是正常,但要是公司不靠谱,一天都难熬,更别提十年了。

段承枭这回没再开口,仿佛这件事情只是随口提起,既然对方已经拒绝那就算了。

方鸢也不感到意外。

她没什么太大的名气,即便段承枭是好心,也不会真的即便为她也要承担一大笔的违约金也挖她走,这么做要么是脑子坏了要么就是另有所图。对方没有再说些什么她反而安心些。

面对这样的大人物,方鸢不希望被对方注意到。

他们一句话一抬手就能解决很多事情,但同样也会带来很多麻烦。

方鸢找了个舒服些的姿势坐着,决心把自己当个鹌鹑,她不是傻子,对段承枭的心思没有一点意识,只是能拖则拖,现在她完全可以当自己是个傻子。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211.html

(0)
上一篇 2022-11-24 12:00:24
下一篇 2022-11-24 12:00:34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