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小姐想转正方鸢段承枭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PS:男主和女主在一起后很专一,全文有点小坎坷,但不多】 方鸢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入行五年,依旧默默无闻。 然而遇到段承枭以来的每一件事都出乎她的意料:没想到段承枭会帮她,没想到段承枭会公开承认

【PS:男主和女主在一起后很专一,全文有点小坎坷,但不多】 方鸢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入行五年,依旧默默无闻。 然而遇到段承枭以来的每一件事都出乎她的意料:没想到段承枭会帮她,没想到段承枭会公开承认和她在一起。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说她只不过是对方寂寞时候寻来的一个替代品,一个替身而已。 方鸢想,就是替身,她也得转正。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砰——”

随着开门的声音响起,一道鬼哭狼嚎般的声音从包厢里传来。

“宋老板!”方鸢顶着一张极精致极白皙的漂亮脸蛋,嚎出了一声跑了几十个调的歌词。

包厢内的人一时脸色各异,受不了的直接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又恼怒地发现根本没有用,于是暗骂了几句,拉住那位叫陈苑的经纪人。

“你从哪儿挖来的这么一个酒疯子?”“好看是好看,这他妈耍酒疯谁受得了?”

陈苑往日里谄媚的脸,此刻也有些绷不住了。

她脸色僵硬地看过去。

她也没想到方鸢酒量这么差,酒品这么差。

喝酒之前还是个小家碧玉似的漂亮姑娘,对人笑一笑显得又纯情又有点妩媚。

谁知道喝了一点酒之后,整个人就控制不住地往另一个极端发展而去?

本来还想借着这次机会多争取些资源,给她手底下的小粉红明星找找机会。

要不是舍不得小粉红,她怎么可能让方鸢来陪酒?

……

方鸢扔下话筒,匆匆跑到角落里那肥胖的秃顶中年男人面前。

“宋老板,”她打了个酒嗝,深情款款地叫了声。

宋老板没忍住闭上了眼睛。

刚才方鸢唱歌,唱到伤心之处,越想越难过,干了小半瓶酒,就开始一边哭一边唱。

不知道这小演员用的什么劣质化妆品,一通哭下来,眼妆变得一塌糊涂,变成了一团晕染开的黑色棕色,胡乱地抹在眼睛周围。

至于她那张本来还算不错的脸,在这种情况下,也变得一言难尽。

宋老板摆摆手,嫌弃地说,“你离我远点。”

他转向那头极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陈苑张口就骂,“你是来给我砸场子?”他一把将手边的玻璃杯砸过去,“赶紧把人给我弄走!”

这么说着,宋老板抱着自己肥胖的身躯往角落里挪了挪。

他可不想跟个喝醉了的疯婆子搭上什么关系。

他是喜欢美女没错,但不喜欢现在这样脑子有毛病的。

陈苑立刻站起来,看了眼碎在地上的酒杯,脸色苍白,“对不起宋总,我这就让她回去。”

说着,她小跑到方鸢的身边,将哭得一塌糊涂的方鸢扶了起来。

“宋总,您看扰了您的兴致真是对不起,不如这样,这顿饭我请,我换个……”

陈苑露出小心的笑容,生怕将这位大老板给得罪全了。

“换个屁换,”宋老板瞪了她一眼,“滚滚滚,你们RY的艺人什么样自己心里没数?”

他今晚本来是来找乐子的,没成想反倒是被别人看了笑话了。

其他几位小老板听了也都不说话。

笑话,这a城有几个敢跟宋老板对着干的?

更何况,今天本也不是RY自己的问题。

陈苑脸色已经快要维持不住,点头哈腰之后架着方鸢狼狈地走了出去。

……

“段总,以后还要请你多多关照。”

段承枭微微颔首,“我很期待和贺先生的合作,我相信你会是个非常好的合作伙伴。”

贺林看着眼前的男人笑了笑。

段承枭是a市最大的上市公司的老板,段家现在唯一的继承人,年纪有为,手段凌厉,同样,他做事滴水不漏,是个非常严谨也是个非常优秀的合作伙伴。

段承枭将人送至门口,待人离去之后之后便站在门口抽了根烟。

他长身玉立,即便只是个背影,也能叫人觉出几分清冷。

“你这酒疯发得也太是时候了,方鸢,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没用?”

段承枭听到女人尖利的吵闹声,下意识蹙了下眉,想要离开这里,然而下一刻他又听到那个刻薄的女声说,“除了这张脸拿得出手,你还有什么?!”

段承枭抬眼看过去,就见着那被骂的女孩子垂着头,神情被散乱下来的长发挡住。

但看她轻薄裙子下的身材,也知道长得确实不差。

段承枭丢了烟。

他没有听人墙角的爱好。

……

陈苑嫌弃地将方鸢扔在门口,“没用的东西,除了给我惹麻烦一点用都没有,也难怪你这么多年都这幅窝囊样子。”

她才不打算将方鸢送回家去。

她凭什么送她?

“你爱睡这睡这,不爱就自己爬到里面去,”陈苑一甩自己的包,将方鸢甩开,“最好死在路上,省得害人害己。”

陈苑看着地上的人轻嗤一声,拿着自己的包转身走了。

听着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远,方鸢轻轻叹了口气,坐在地上将自己的眼前的乱发全都捋到了耳后,那张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有疲惫与无奈。

“叫我陪什么酒,”她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将站起来,“想陪自己去啊。”

陈苑有一点说得没错。

她长得确实好看。

就凭她这张脸,去给姓宋的老男人陪酒,未免太糟践自己了。

似乎是觉察到了什么,方鸢抬起头,看见不远处的台阶上站着一个清瘦高大的男人。

他站在阴暗处,看不分明。

方鸢这也才看见他。

……

段承枭夹着烟走出暗处,手机正好响了起来,他一边接电话一边朝着那边的女孩子扫了一眼。

“嗯。是。那就不要回来了。”

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垂着眼说出这话,显得格外的无情与冷漠。

二人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对视了一眼。

方鸢先是愣了下。

她在演艺圈多年,不是没见过长得帅的男人,可是像眼前这样的人的还是很少。

但即便是扫了一眼,方鸢也知道,眼前的男人跟她不是一类人,他的穿着打扮、举手投足无不昭示着他优越的出身和良好的教养,甚至是与生俱来的矜贵与傲气。

而后她才后知后觉地想到刚才的事情这男人大概都听到了。

……

段承枭的电话还没挂,听着对面那边喋喋不休的话,颇为冷淡地“嗯”了声。

他移开留在方鸢身上的视线,转身再次走进了大厅。

方鸢把地上自己的包捡起来,掏出里面的手机给自己叫了个车,然后就站在门口等待。

这里地方有些偏僻,方鸢等了许久才等到一辆车接单。只是她车刚到没多久,姓宋的老板和几个人就走了出来,方鸢不得不跑到一边等着,可他们却并不着急走,商人总是习惯无谓的寒暄,在门口磨磨蹭蹭才散得差不多了。

但方鸢的车也跟着不耐烦地取消订单离开了。

等到方鸢再次站在门口的时候,比刚刚还要无力,还要疲惫。

方鸢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接近凌晨,再叫车也很难了。她认真地计算如果走回去,明天早上是否能够到家。

就在此时,一辆迈巴赫在她面前停下。

年轻的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从驾驶室出来,问道,“这位小姐,你要去城区吗?如果不介意可以同路。”

像是担心她害怕,男人主动将自己的名片递了过去,并替她打开副驾驶的车门,“这里距离城区很远,您自己回去的话也不安全,您放心,我们只是顺路。”

方鸢没有接过名片,而是看了眼后座的位置——她看见了那个男人,那个站在门口的男人。

犹豫片刻后她稍稍躬身,“谢谢。”

对她来说,也没什么会比眼前的处境更差。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209.html

(0)
上一篇 2022-11-24 12:00:24
下一篇 2022-11-24 12:00:34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