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吻他的小祖宗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秦枫尧贺锦秋)

【甜飒国民赛车手 X 清冷温润医疗界大佬‖甜宠 X 双向奔赴 X 为梦想奋斗】 秦枫尧自幼便与贺锦秋订下婚约。 前十九年,这个男人待她如兄长般温柔体贴,让秦枫尧一度认为婚约只是一纸空文,贺锦秋从未对她

【甜飒国民赛车手 X 清冷温润医疗界大佬‖甜宠 X 双向奔赴 X 为梦想奋斗】 秦枫尧自幼便与贺锦秋订下婚约。 前十九年,这个男人待她如兄长般温柔体贴,让秦枫尧一度认为婚约只是一纸空文,贺锦秋从未对她动过心。 直到她回国那个夜晚,贺锦秋将她囚禁于双臂之间,笑意慵懒,眼底却暗流涌动—— “商量个事,从今以后别叫我哥哥。” …… 曾经,秦枫尧无论交什么朋友,贺锦秋都无心过问,一门心思全在事业上。 可自从那个夜晚后,只要她身边出现一个异性,便会激起贺锦秋近乎变态的占有欲。 秦枫尧十分不满,抗议道:“你这是限制我人身自由!” 贺锦秋则挑起她的下颌,一字一句道:“我只是让你履行作为未婚妻的义务。”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秦枫尧是真没想到,贺锦秋竟然要死皮赖脸地将她送到房间门口。

天知道她带着他坐电梯时,引得多少人频频侧目。

看那些人八卦的眼神和试探的表情,秦枫尧就知道他们在想哪档子破事。

“你为啥要把我送上来嘛。”一出电梯,秦枫尧就忍不住跟贺锦秋叫板,她一向在这方面脸皮薄,“你没看见刚才那些人的眼神吗,他们肯定觉得我俩是来开……”

秦枫尧蓦地一顿,及时刹了车。

贺锦秋抱着胳膊,好整以暇地盯着她:“开什么?”

只见小姑娘脸颊泛红,衬得那双水润的杏眸愈发潋滟,她轻咬下唇,透着一股子追悔莫及的挫败感。

相比于秦枫尧的羞赧,贺锦秋在这方面倒是坦荡:“就算是来开/房的,那又怎么样?”

这语气过于理直气壮,惊得秦枫尧猛地瞪大眼,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在过往的日子里,贺锦秋也开过一些玩笑,但像今天这种大尺度的玩笑,她还是第一次听到。

秦枫尧蓦地有些紧张:“锦秋哥,你别冲动。”

而且现在又是在酒店房间门口,她生怕一时凑个“天时地利人和”,让她的清白瞬间毁于一旦。

贺锦秋端详着她神经紧绷的模样,莫名觉得有些好笑:“怎么才算冲动?”

他一口一个反问,声音压得又低,磁性而又勾人,像是某种隐秘的邀约。

“这种问题不用问我吧。”秦枫尧开始在脑子里盘算,如果这男人真打算对她做什么,那她也只有对准对方的要害进行拿捏,“锦秋哥你肯定比我懂。”

贺锦秋看她一副要殊死搏斗的模样,只觉滑稽。

“我懂。”贺锦秋悠然道,全然不把她的威胁放在眼里,“但我不会做这种没品的事。”

秦枫尧见他一脸云淡风轻,渐渐放松了警惕,只是眼神还染着一抹狐疑。

贺锦秋视线扫过去,说:“别猜了,我要是喝了酒,根本开不了车。”

秦枫尧:“……”

秦枫尧:“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呵。”贺锦秋轻笑,居高临下地睨着她,“这么多年,你被我猜中得还少吗?”

秦枫尧不再说话。

最终,在贺锦秋的逼视下,秦枫尧硬着头皮开了房门。

他就像一个监护人,二话不说便把整个房间给逡巡了一遍,就连角落也不放过。

“行。”贺锦秋作出结论,“能住。”

秦枫尧没忍住翻了一个白眼:“拜托,这房间好歹一晚值四位数,我当然知道能住。”

“所以呢。”贺锦秋戏谑道,“你这辈子就打算住这?”

秦枫尧被他整得极其无语,说什么也要下逐客令:“行了行了,锦秋哥,你已经把我送到目的地了,现在总该回去了吧!”

贺锦秋抿唇,一言不发地看着她,眸光深邃。

秦枫尧全然不知这男人在想什么,伸手抓住他的胳膊,用力将他往门口送:“谢谢锦秋哥送我回来,再见锦秋哥!”

她一口一个哥,好生乖巧。

但偏偏就是这个称呼,莫名惹得贺锦秋心头万分煎熬,火烧火燎的。

再结合她闺蜜今晚说的那些话,更是在他心头添了一把无名火。

贺锦秋当即心下一横,转身扣住她的两条胳膊,向她逼近,并将她禁锢在了双臂之间。

秦枫尧后背抵着墙壁,慌乱地与之对视。

男人模样端方,气质卓绝,嘴角捎着一抹雅痞不羁的浅笑。

他微微敛眸,眼底暗流涌动:“秦枫尧小朋友,商量个事。”

秦枫尧屏住呼吸。

“从今以后,别叫我哥哥。”

贺锦秋离开后,秦枫尧的精神一再恍惚,有好几次都因为没看到路而被绊了个趔趄。

她现在脑子乱得很,许多稀奇古怪的想法堆成一团,跟理不清的毛线似的,撑得太阳穴隐隐作痛。

她有点搞不懂了。

这次意外的碰面就像产生了某种蝴蝶效应,随之而来的便是铺天盖地的变化。

但这种变化又微妙得很,硬要进行拆解,也说不出个子曰。

反正她觉得跟贺锦秋之间的关系变了味儿,这男人透着一股子捉摸不定的气质,既陌生又熟悉,整得她不知该如何是好。

尤其是刚才那句“不要叫哥哥”,直接把她的心给顶到了悬崖边。

在什么情况下,一个男人才会要求对方不要再叫哥哥?

并且这个哥哥一叫就是近十年。

秦枫尧百思不得其解,立马上了某度和某乎,以关键词的形式搜索着这个问题的答案。

——他腻了,想换种称呼。

——他希望跟你的关系不再只是兄妹。

——他不当哥了,想当你爸。

秦枫尧盯着这些五花八门的答案,眼角抽了抽,只觉脑子更乱了。

正当她乱得不可开交之时,微信跳出来一条新消息。

——早点休息,别胡思乱想。

秦枫尧一怔,看着这几个字儿,只觉整个人隔着屏幕都在对方的眼前暴露无遗。

她尝试着回复了一句。

——我哪有。

对方回得很快。

——我走时你的表情很纠结,眼神也飘忽不定。

——多半是在胡思乱想。

秦枫尧:“……”

您这是在眼里装了显微镜吧?

秦枫尧放弃与之抗争,直接摊牌。

——既然你知道我要胡思乱想,那你为啥还要抽风?

秦枫尧瞪着屏幕,一脸郁结。

——我认真的。

对方简简单单四个字,却将女孩本就荡漾的心湖给撩得更为波涛汹涌。

她颤抖着将手指往屏幕上搁。

——可是我叫习惯了,怎么改都觉得别扭。

坚持了十年的称呼,怎么能说变就变,这也太考验人了。

这次,贺锦秋没发文字,而是直接甩了两段语音。

秦枫尧忙不迭地点开,就听得男人温柔的嗓音从听筒里溢了出来,被电流浸润得低沉磁性。

“很简单,在原来的基础上去掉‘哥’就行。”

“我认真想了想,我这人吧,确实没有给未婚妻当哥的癖好,懂吗?”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189.html

(0)
上一篇 2022-11-24 12:00:19
下一篇 2022-11-24 12:00:23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