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吻他的小祖宗(秦枫尧贺锦秋)小说最新章节

【甜飒国民赛车手 X 清冷温润医疗界大佬‖甜宠 X 双向奔赴 X 为梦想奋斗】 秦枫尧自幼便与贺锦秋订下婚约。 前十九年,这个男人待她如兄长般温柔体贴,让秦枫尧一度认为婚约只是一纸空文,贺锦秋从未对她

【甜飒国民赛车手 X 清冷温润医疗界大佬‖甜宠 X 双向奔赴 X 为梦想奋斗】 秦枫尧自幼便与贺锦秋订下婚约。 前十九年,这个男人待她如兄长般温柔体贴,让秦枫尧一度认为婚约只是一纸空文,贺锦秋从未对她动过心。 直到她回国那个夜晚,贺锦秋将她囚禁于双臂之间,笑意慵懒,眼底却暗流涌动—— “商量个事,从今以后别叫我哥哥。” …… 曾经,秦枫尧无论交什么朋友,贺锦秋都无心过问,一门心思全在事业上。 可自从那个夜晚后,只要她身边出现一个异性,便会激起贺锦秋近乎变态的占有欲。 秦枫尧十分不满,抗议道:“你这是限制我人身自由!” 贺锦秋则挑起她的下颌,一字一句道:“我只是让你履行作为未婚妻的义务。”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贺锦秋停下脚步,下意识偏头去看。

在一瞬间,他鬼使神差地认为这通电话应该是秦枫尧打的。

正是有这么一丝“妄念”爬上心头,才驱使他老人家立马调转方向往回走,不带半点犹豫。

但事实证明,妄念仅仅只是妄念,跟骨感的现实没有半毛钱关系。

打电话的另有其人。

贺锦秋盯着叫得愈来愈欢的手机,没有半点想接的欲望。

可这位致电人锲而不舍,不间断地轰炸了五次有余,将精神污染四个字玩到了炉火纯青。

最终贺锦秋眉头一皱,抗拒而又认命地摁下了接听键。

“说。”他的声音染上了清晰的不悦。

电话那头的人却轻笑一声,精准捕捉到了这抹情绪波动:“听起来不太开心啊,锦秋。”

贺锦秋唇角一勾,慢条斯理地温声道:“要不你也试试被骚扰电话不间断地攻击?”

“啊——”对方牙疼般地唏嘘一声,“怎么能说堂哥的电话是骚扰电话呢?我们的兄弟情谊还不够我多打你几通电话?”

贺锦秋懒懒道:“我们没那情谊。”

“……”

贺锦秋继续道:“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

“单纯想你了,不行?”

贺锦秋:“……”

“诶诶诶,开个玩笑,你别挂电话!”对方立马求生欲爆棚,整个人明显支棱了起来,“你还记得我上次给你提过的那位甲方吧?”

贺锦秋神色一敛,迅速在头脑中搜寻相关信息,没一会儿,他便找到了想要的答案。

“当然记得。”

他这堂哥贺云裴虽说为人玩世不恭,在整个红枫市的上流圈子属于混不吝的那挂,但再怎么样,这人在招商这一块还挺有本事,换句话说,他能在最短时间内建立起人脉关系。

包括其嘴里所谓的甲方,也是在觥筹交错的酒局上无心插柳捞过来的资源。

“那就好。”贺云裴话锋陡然一转,“话说我现在在外面喝酒,要不你也过来?”

贺锦秋:“……”

贺锦秋不是很懂他的脑回路。

贺锦秋想了想,婉拒道:“我今天晚上还有一堆邮件要处理。”

贺云裴选择听不懂:“明天处理一个效果。”

贺锦秋还在婉拒:“今日事今日毕。”

贺云裴嗤笑道:“这是什么言论?小学生行为守则?”

贺锦秋无言,筋骨修长的手指抵住太阳穴,死命摁了两下:“为什么要现在喝酒?”

贺云裴祭出底牌:“因为这位甲方先生也在。”

贺锦秋:“哈?”

如果不是因为那位潜在客户的存在,他铁定会直接撂了电话。

“还有就是……晚上喝酒更有气氛。”贺云裴理所当然道,“算了,你这种早早就订婚的笼中鸟无法体会我们身为黄金单身汉的快乐。”

贺锦秋懒得跟他扯,立马揪着重点再问了一遍:“甲方真的在?”

“当然,你以为我拿这个当借口诓你出来喝酒?”

“嗯。”

“……你小子把我当什么人了。”贺云裴嘴上谴责着,但已经从贺锦秋的话语中提炼出了明晰的态度,“老地方,异度酒吧,快点过来,待会儿见。”

异度酒吧位于市中心地段最为繁华的商圈,一般来这消费的都是些非富即贵的有钱人。

一到晚上,随着整个城市的灯光渐次亮起,酒吧周围的景致便被笼罩在一片朦胧的光影中,颇有种纸醉金迷的奢靡感。

秦枫尧打量着身旁的男男女女,不由小声感叹了一句:“牟染,我之前怎么没发现来这的都是些成双成对的啊。”

牟染则不以为意地摆摆手:“正常,时机的问题,你忘了来这消费的都是些什么人了吗?”

秦枫尧忽然就明白了她的意有所指,捧起酒杯,轻啜一小口:“哦,说的也是。”

酒吧的灯光一向微醺暧昧,将秦枫尧明艳的脸庞映照得晦暗不明,她微卷的长发披散在肩膀两侧,好似生成了一堵天然的屏障,将周围灯光迷离的世界悄无声息地隔离了开去。

牟染虚起眼睛,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通,最后颇具感慨地将酒杯往桌上重重一搁。

这声闷响动静不小,惊得秦枫尧猛地掀起眼帘。

牟染则一脸坏笑地凝着她:“尧尧,我寻思以后不能带你过来了。”

秦枫尧不明所以:“为什么?”

牟染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拐个弯问道:“我俩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秦枫尧愣了愣,却回答得十分迅速:“一年半之前。”

“那就对了。”牟染一手拖着腮帮,另一只手却在半空中虚浮地描绘她的轮廓,“那时候你还没成年,没怎么长开,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秦枫尧一听她这话,顿时恶寒到汗毛倒立:“你不会想说什么女大十八变,我越来越好看之类的话吧?那也太土了。”

牟.土狗.染:“……”

“有这么一层意思,但不是全部。”牟染强行挽尊,“我是想表达你现在的气质挺具杀伤力,容易招来一些虎狼之士。”

秦枫尧嘴角微微抽动。

“我打个比方吧。”牟染晃了晃手指,一副很懂的样儿,“一般混迹在这种风月场所的人都是老油条,要不就是我这种一看就熟悉规则的‘内部人士’,但你不一样,你太仙了。”

秦枫尧听得头皮发麻:“你是不是忘了,我也不是第一次来这。”

“没错,但次数一只手也数得过来。”牟染对于这点还是挺有自信,毕竟每次都是她将秦枫尧叫过来的,“不过我发现事态不一样了,以你现在的资质待在这,迟早会被一些油腻的男人揩油水。”

秦枫尧:“……”

秦枫尧:“你是不是喝多了?”

“没有。”牟染一本正经道,“我也是才发现这点,我刚才仔细打量了你一遍,发现你这一年半变化也太大了,女人味蹭蹭蹭地往上冒。”

秦枫尧无语到了极致。

不是说一起喝酒吃东西吗?怎么还整起了思想教育?

“而且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点——”牟染蓦地坐直身体,“再带你过来,我怕你家那位会拿我开瓢。”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185.html

(0)
上一篇 2022-11-24 09:00:28
下一篇 2022-11-24 12:00:21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