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护人员的小丧尸(小丧尸)小说最新章节

许温一直想找到末世的生存道路,他想活着,与家人想见,他并不想悲催地活着,行尸走肉般地活着。 他原以为他与小丧尸是两路人,到后来发现他们没什么不同。所以他到底要不要回家?回那个家?他还有没有家?

许温一直想找到末世的生存道路,他想活着,与家人想见,他并不想悲催地活着,行尸走肉般地活着。 他原以为他与小丧尸是两路人,到后来发现他们没什么不同。所以他到底要不要回家?回那个家?他还有没有家?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这是……”众人愣了神。

这个地方诡异又压抑,几乎像是地府的陈设,不是简单的四合的古房屋院落,而像是由一个个房屋组成的迷宫!

殿堂的房屋起脊建筑样式并不是民间基本的灰顶样式,而是由正脊,四条垂脊组成的歇山子。

虽然看起来些许古老,但是门楣却极显精致,门楼高大,盘盘的老树枝丫穿过古屋的屋脊,屋上的角兽狰狞着可怕的笑容。

每个屋子的门前都挂着两盏红灯笼,古院落很宁静,宁静到没有一丝声响。

这气氛加深了每个人心中的疑惑,一个普通的山下古镇真的这么充裕吗,这些房屋是大户才能建起的房屋,而且古镇的人哪里去了呢?为什么连一个人也没见着,只是留下一座座空屋。

“呜啊!”“咯啊啊!”

感染者冲破了正堂的木门,活着的、有思维的人的气息使他们癫狂。

许温的汗毛竖起,感染者磨牙晃爪的疯狂模样让他牙打颤,他吓得定在了原地。

“快关上铁门!”范勇的脚刚踏出铁门没几秒就连忙去推铁门,一个同伴手忙脚乱地将铁门的滑锁上了,哆哆嗦嗦的手最终锁好了门。

发出充满饥饿吼叫声的感染者被及时地关在了另一边,但是每个的身上都冒出冷汗,不禁为刚才惊险的场面捏了一把汗。

“事不迟疑,我们要赶快搜寻出幸存者。”张一渺将针枪扔给许温,接着从背包里又取出一把针枪,“我们五人分头行动,最重要的是找到从这里出去的路!”

说罢张一渺迈出腿向前行进,而后又补充道:“每个殿堂都搜寻一下,这样保险。”

“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我们应该一起走,这样出了意外可以……”许温急忙嚷道,抱着针枪的手打颤。,话语中满是慌乱与不确信,他不敢一个人走。

“可以跟你一起去送死吗!”范勇打断他,防护面罩中的脸虽然看不大清楚,但许温听这轻蔑的语气就知道范勇的脸色一定很臭。

“没胆子还要来啊?”范勇举起针枪头也不转地大步离开,开始了搜寻。

另外两个同伴面对面相互点了点头,朝着同一个方向走去。

“喂!你们……”许温的小腿肚上的肌肉松软,迈不开腿来,“请你们带我一起……”

“咚咚咚!”“吱嘎……”

铁门被感染者撞击发出骇人的声响,突然大的声响让许温的头发丝都竖起,“哇”地大叫了一声。

许温握着针枪的手一紧,吃力地迈开腿。

“我真废……一直胆小,害怕得要死……”许温自言自语,敲打了几下大腿,“快走啊,这无用的腿!”

北面的那个屋子还没有人搜寻,而许温刚刚如果没有眼花的话,那一定有一个黑影从那边闪过,大概率会是刚刚帮他们开门的人,许温向那边走去。

推开古屋的门,迎面扑来和着孢子的土层,若不是面罩,许温估计要呛死在这混杂的空气里。

许温摆了摆手,才细看了里面的场景,他仿佛推开了一个几百年的历史,砖头建立的墙上刻着壁画。

许温不太懂这些,但是还是细看了下,刻的是长着翅膀的东西,他猜是飞蛾。

复古红的柜子放置在墙边,成片摆放整齐的长条木凳放置在堂前,最夺人眼球的是正中央摆着的石像,是铁门前缩小版的石像。

许温靠上前查看,他小心地碰了碰石像,石像上了色,这个石像是一个金蟾蜍,可又不像,倒像是一个古怪的生物,一个由不同生物杂交后造出的滥种。

匠人发挥出了他们独特的想象,将蛤蟆刻成了一个独特的、新型的物种。

“有人吗!”许温试着喊了一声。

没有人回应。

“唉!”许温环顾了一周,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么多长椅,许温猜测这个大的殿堂是一个开会的地方,一个全镇子的人团聚在一起商讨事件的地方。

高高的屋子没有天花板,许温抬头望上去,一条条长粗的梁柱贯穿在屋中,为下面落下一片阴影。不知道是不是出现了幻觉,许温觉得梁上有一个东西。

“应该是幻觉吧!”许温低头用胳膊擦了擦防护面罩,“面罩脏了。”

漆黑的房间就像是一个冰冷的密室,会召开神秘的仪式,也许这个房间就隐藏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许温回忆起以前大学时与朋友一起去出去玩的日子,那时总是美好的。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整个世界会成为是一个密室,而他正在玩着一场大型逃脱游戏。

变异的獠牙咬上了最好的朋友的脖子,感染者带着血丝的眼睛和朋友惨死在他面前的场景,让他难以忘却,那悲痛的感觉让他的心脏隐隐作痛。

他再也见不到朋友了,而他的家人也不知道去了何方,不知道还有没有活着。

“墙上挂着画,仕女图和牧童短笛放牛图以及金蟾蜍的图……”许温转移注意,望向侧墙上挂着的三幅长条画。

[许温,你说……墙上为什么挂着图唉?]

他的脑中响起一道声音。

“为什么呢?”

他专注地想着事情,没有听到身后的梁上跳下一个东西而发出的不大的声响。

“也许这样想是对的。”许温抬起头,坚定地走到那蟾蜍的图前,按向了图上画着的蟾蜍。

等了几秒却毫无反应。

“唉,我想错了,哪有那么简单。”许温又用力敲了下那只蟾蜍。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地面上发出轰隆一声巨响,他脚下的石板晃荡,紧接着,石板快速移动起来,

“啊!”许温惊叫一声。

许温以为自己站不稳,就要摔下那个石板移开的后露出的地窖里。胳膊忽然被人拽住,可他没有抓牢针枪,针枪掉下黑漆漆的地窖,发出一声脆响。

他向后仰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谢,谢谢你!”许温拍着胸膛,心脏快速地跳动,整个人还惊魂未定,救他那“人”的脸凑到了防护面罩前。

“啊!”许温看清楚那“人”的脸,喊叫起来。

“滚开啊!”

可是没有推开那“人”,许温反而慌乱中拽住那“人”破烂的衣襟连带着一起滚下了地窖。

“咚”的一声,石板再次合上。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173.html

(0)
上一篇 2022-11-24 12:00:12
下一篇 2022-11-24 12:00:15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