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护人员的小丧尸(小丧尸)小说最新章节

许温一直想找到末世的生存道路,他想活着,与家人想见,他并不想悲催地活着,行尸走肉般地活着。 他原以为他与小丧尸是两路人,到后来发现他们没什么不同。所以他到底要不要回家?回那个家?他还有没有家?

许温一直想找到末世的生存道路,他想活着,与家人想见,他并不想悲催地活着,行尸走肉般地活着。 他原以为他与小丧尸是两路人,到后来发现他们没什么不同。所以他到底要不要回家?回那个家?他还有没有家?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哇啊!”丁仲几乎是跳了起来,用手忙乱地去扳粘在面罩上的东西。

“傻瓜老弟!快来帮我啊!”丁仲大喊。

虽然丁叔看到丁仲被几只蛤蟆吓得又急又闹而小声暗笑挺不道德,但是作为弟弟却有一种看到哥哥遭殃而生出莫名其妙的快感。

“好,我帮你,你先别乱动。”丁叔笑着将那几只蛤蟆拽下去,他知道丁仲从小就讨厌这种长着疙瘩的丑东西。

“噫~”丁仲抱着身子,回想起蛤蟆那软乎乎的肚子就犯恶心,他打了个寒颤,“幸亏咱们防护措施做的好,要不然徒手抓到这些瘆人的小东西真是难搞。”

“啊,是呢是呢。”丁叔满脸坏笑地看着打开的屋内,向前推了丁仲一把,“我们去屋子里探险去吧!”

“哇靠!”丁仲的手撑在门上,差点就摔进屋子里。

满满一屋子的蛤蟆,更奇怪的是一部分蛤蟆的身上闪着金色的光芒。丁仲的眼睛顿时睁的圆滚滚,比蛤蟆还夸张。

密不透风的屋子内有贯通整个屋子的横形铁栏网,水泥地上有一个个坑坑洼洼的凿出的蓄水池。水池里生着绿色的苔。

房间的主人真是个丧心病狂的人,丁仲想,要不然谁会用自己的休息室来做成一个大型养殖室啊!更何况还是养殖这种丑陋的小生物呢!

“养蟾蜍的人都知道,要用豆渣和猪、羊血各半混合后来吸引飞蝇产卵,5天~6天后蛆虫大量孵出并爬出器皿外,任蟾蜍自行摄食。”丁叔笑着说,小心走入屋内,在没有蛤蟆趴着的地上落脚,“不过如此多的蛤蟆之所以还存活,大概就是因为养蛤蟆的那个人自己成为了食物的制造皿吧!”

丁仲从门口探进头,顺着丁叔所指的地方看过去。

一具死尸捧着一个本子安详地坐在椅子上,全身软趴趴的,隐隐约约可以看到一条铁链,由于尸身的腐烂而没入肚子里,将他上半身困在了那个椅子上。

尸体的一半尸骨露出,身子的周围飞着一堆苍蝇,一些蛤蟆围在那里,用舌头舔食苍蝇。

“呃——你从哪里得知的这些!”丁仲被眼前这一幕恶心到了。

“当然是从你不感兴趣的书里。”丁叔的话语中露出自豪的韵味。

“行行行!你最厉害了。”丁仲撇嘴,但他不得不佩服丁叔的勇气,怪不得他们的父亲老是夸赞他的弟弟,搞得他和丁叔的关系一直没那么亲切。

丁仲也并不觉得他嫉妒他的弟弟,但他弟弟的一切都那么烦人。但碍于父亲,表面看上去兄弟关系还可以。但丁仲从没有好脸色给他的弟弟。

如果可以,丁仲想踢爆他弟弟的屁股,他曾经这么想。

“我们应该感谢写日记的人。”丁叔说罢,又在屋内小心地走动,慢慢地接近坐在那里的人。

丁仲看着丁叔从那具尸身上取那个被酸液腐蚀了的日记本。他翻了个白眼,忽的听到楼道里传来嘶吼的声音。

“傻瓜老弟,我好像坏了件事。”丁仲的声音发颤,他的心猛烈地跳动起来,再次看向他刚刚后背撞上的那面墙,原来那面墙凹凸的疙瘩是控制房间开关的按钮!

他一定是撞开了某间房门的开关,从某间房子里放出了什么东西!

“快出来吧!”丁仲一把拽过半只脚踏出门外的丁叔,“快走!范勇他们有危险,搞不好咱们的命也不保!”

***

范勇盯着张一渺的面罩,想从面罩里的脸上读出什么,还来不及回张一渺一句话,就被一个感染者撞过来。

范勇躲闪,感染者全身扑在了面前的显示屏上,显示屏从中间裂开,碎得稀巴烂。

“呃!”范勇捂住胸口,感染者再次向他扑来,嘴张开几乎有一百六十度,向着他的面罩啃去,范勇躲了一下,抬起脚将感染者踹开。

“接着!”

张一渺扔过来针枪,范勇握在手中,对着那个感染者的脑门就是一枪,感染者的脑门炸开,范勇将那只剩下身子的感染者推开,挥拳向着后面冲来的感染者砸去。

“我枪针剂没有了!”张一渺喊道,他那边的情况也不好,针枪的药剂还没有给幸存者使用就已经浪费完全了。

感染者没剩几个但是弹药却用尽了,张一渺只好赤手空拳与饿狼一般的感染者搏斗,他举起一旁的显示器摔向感染者,感染者的身子从显示屏的中央穿过,倒了下去。

这边倒下一个,右边又冲上来一个,张一渺抽出地上盘成一圈的电线,窜到那个感染者的身后,勒住了他的脖子。

张一渺使出浑身的力气,直至防护手套被勒破,才将那电线嵌入到支撑着摇摇晃晃的脑袋而本就要断裂的脖子里。

那个感染者这才倒下。

“你还好吧!”范勇搀扶住张一渺,张一渺盯着双手,手被勒出红痕。

“范勇,我需要你帮我打一剂疫苗。”张一渺抬头说,“我的防护服破了。”

“好。”范勇用针枪对准张一渺,扣动扳机,但是也没有针剂了。

“这……”

“没关系。”张一渺拍了拍范勇的肩膀,“我们等着丁二兄弟他们吧,救援包在他们那儿,我还能支持一些时。”

张一渺继续说道,他向着那个被砸碎的大显示屏走了几步,颇为惋惜地啧啧几声,“可惜它碎了。”

“张一渺!”

待张一渺听到声音扭头看去,一个比范勇高好几头的感染者出现在范勇的身后,它甚至还长着一条长长的尾巴。

那个高壮的感染者一下子将范勇扑倒在地,范勇的手抵抗感染者,感染者的嘴巴大张着,黑浓的口水流出,滴在范勇的面罩上,面罩的材料发出呲呲的响声,那口水腐蚀了面罩。

“妈的!”范勇的手掐着感染者的脖子,那个感染者黑溜溜的眼球中布满是兴奋与癫狂,就要张口咬上范勇的脸。

“滚开!”张一渺拿起一切可以拿到的东西向那个感染者砸去,感染者的头都要被砸烂,但是无济于事。感染者死命的执着,张牙舞爪地就要啃食范勇。

“快开枪啊!”张一渺大喊道。

危急关头,他看到许温站在他们的正前方。许温举着针枪瞄准着感染者,但是许温双手颤抖,大气都喘不上来的样子,还有些迟疑。

“开枪啊!”张一渺盯着许温歇斯底里地吼道,目眦欲裂。

眼看范勇就要没命,感染者的利牙已经刺穿防护服,就要刺入面部的肉中。

“嘭”的一声响,许温扣动扳机,击针撞击针剂,针剂从针枪中旋转飞出,一小点的针管状包裹着药剂的弹药穿入感染者的脑门,在感染者的脑内释放药剂。

感染者的每一寸组织和细胞都感染了病毒,它们受到药剂的作用而膨胀,每个细胞的涨大让整个脑组织不堪重负。

感染者的脑子“嘭”的一声炸裂,污浊的混杂物喷在范勇的面罩上,范勇的眼前一黑。

感染者的脑子就像一个漏了气的气球,整个身子倒在范勇的身上,没了生机,只有几颗牙还扎在面罩上。

“哈啊!”许温扔了针枪,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一屁股向后坐在地上,身体抖的像个筛子,全身被抽了气力一般。仅仅是看了几眼就让他的内心中爆发出强烈的恐惧感。

脑子里只回想着感染者那黑溜溜的眼睛。

真可怕啊!许温想。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172.html

(0)
上一篇 2022-11-24 12:00:12
下一篇 2022-11-24 12:00:15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