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穷书生当真穷全本免费阅读,辛欢盛明兰小说全文

一朝魂穿,变成了知否世界里的穷书生,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前面那个醉倒在街边的不就是年仅十几岁的顾二么?不愧是有名的浪荡子! 而我,身上的衣服几乎是补丁凑齐的,身上只有三文钱,这穷书生当真穷啊!

一朝魂穿,变成了知否世界里的穷书生,别问我怎么知道的,前面那个醉倒在街边的不就是年仅十几岁的顾二么?不愧是有名的浪荡子! 而我,身上的衣服几乎是补丁凑齐的,身上只有三文钱,这穷书生当真穷啊!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两个人穿过城北往城南走,果然是城北的人穿的更破些,到了城南基本人人身上都是绸布的衣裳,就是小贩都穿戴整齐,看着辛欢和刘氏的眼神中多少带了些鄙夷。

足足走了快两个时辰,两个人在到白鹿洞书院门口,高门大院的感觉,门前的假山石环绕,很有一种上山求学的感觉,但其实这只是一个坡上盖的院子,很有意境。

“哇,欢儿,这可真好看。”刘氏感叹。

辛欢正坐在一边揉着自己的脚,没办法,年龄还是太小了,这种强度的不行,脚底早就起了水泡。

“欢儿,是不是太累了,娘都说要背着你了!”刘氏有些懊恼自己怎么没坚持背着辛欢,忽然想到了什么,从怀里掏出一个用油纸包着的半个包子:“欢儿,饿了吧,早上你的包子都给乞丐了,这是娘偷偷塞怀里留给你的。”

辛欢看着包子,心中百感交集,这就是母爱啊。他接过包子狠狠的吃了一口,然后推给刘氏:“娘也吃!”

“娘不吃,娘不饿。”刘氏傻傻的笑着,可惜话音刚落,她的肚子就响了起来。

“娘快吃,不吃的话,儿子也不吃了。”辛欢皱着一张脸。

“好好好,娘吃。”说着,刘氏小小的咬一口。

辛欢假装生气:“娘吃一大口才算。”

刘氏闻言有些为难,本来就剩半个包子,自己吃一大口就没了。

但是看辛欢生气的小表情,她还是张嘴又咬了一口,剩下的也不多,母子俩你一口我一口就吃完了。

两人还没感叹不够吃,就听一声厉喝:“干什么的?”

辛欢赶紧站起来,见是一个小厮打扮的人,行礼道:“小哥你好,我和母亲是想来问问有没有什么活计,家里实在没米下锅了,就想找个活干。”

小厮皱眉:“走走走,妇人来书院找什么活计,我们这里是小公子们读书的地方,书香之地,怎么容得妇人玷污。”

辛欢有点生气,没有妇人你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么?现代女博士多得是,出书立传的数不胜数,书香之地有你这种言论才叫玷污。

但脸上不显,毕竟这是这个时代的现状,不是自己能够一时改变的,还是一副客气的样子:“是我找活计,小哥您看有适合我的活计么?”

“你?”小厮迟疑一下:“你才几岁,你能做什么?”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别看我年仅五岁,但我什么都会,端茶送水都可以。”辛欢继续道。

小厮想了想道:“你等着,我去找管事。”说完就走了。

小厮刚走,刘氏就扯住辛欢:“儿啊,我们可不卖身当奴婢,你不是要读书么?”

辛欢示意刘氏稍安勿躁,叹口气:“娘,咱们的银钱不够,不如迂回一下,给人端茶送水也没什么,只要我能在书院旁听,我相信我可以学到我想学的。”

不待刘氏说话,小厮已经带着一个管事模样的人走了过来:“这是章管事。”

“章管事好!”辛欢和刘氏打招呼。

“你要卖儿子?”章管事对着刘氏说道。

刘氏连忙摆手:“不不不,我不卖儿子。”

章管事忽然觉得被戏耍了,怒瞪着那小厮:“怎么回事?”

那小厮也慌了,急忙对刘氏和辛欢吼道:“刚才不是说端茶送水都能干么?”

辛欢连忙解释:“章管事,这位小哥说的是,但我不是要卖身,我只是找个活计,家中实在困难。”

“哦,我们书院只收卖身的小厮。”说完,章管事就转身往回走。

“管事!我不要工钱!”辛欢大喊,果然那管事定住身转过头来疑惑道:“你不是说你家中困难,如今又说不要工钱,你是要戏耍我么?”

辛欢规规矩矩的行了一礼“章管事,我家中确实困难,只有我孤儿寡母相依为命,我和母亲也是清白的农户人家,有一日亡父忽然入梦,叫我去读书,我便与母亲变卖家田前来求学,但不管是城北书院还是白鹿洞书院,都是我家不能承受,我只盼望可以做些杂活在书院里旁听就满足了,还请章管事成全。”

章管事本也是一个读书人,见辛欢小小年纪口齿不凡,求学之心如此之坚,多少有些动容,又听是亡父入梦,更觉稀奇:“还有这事?”想了想又道:“即便如此,也不能招你入书院,我们书院都是身份贵重的公子们在读书,不可能什么人都放进来,书院有规矩,只收卖死契的奴仆,你还是再去城北书院看看吧。”说完,带着小厮就回了书院。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145.html

(0)
上一篇 2022-11-24 09:00:20
下一篇 2022-11-24 18:00:18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