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开局加入青龙会杨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上古时期。 夏禹收九牧之金,铸九鼎,定九洲,镇九天,划四海,天下归心,立万世基业。 自此。 得九鼎者,得天下。 然。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夏、商、周三朝更迭,九鼎终有疏遗,自千古始皇之后,竟无人能一

上古时期。 夏禹收九牧之金,铸九鼎,定九洲,镇九天,划四海,天下归心,立万世基业。 自此。 得九鼎者,得天下。 然。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夏、商、周三朝更迭,九鼎终有疏遗,自千古始皇之后,竟无人能一统九洲。 今朝。 南洲,大宋境内。 有少年痴愚十一载,一朝梦醒,欲,拭剑天下! …… 我有许多身份。 杨过兄长。 铁掌帮最为杰出弟子。 宋元战场的核平使者。 慕容复掏心掏肺的好朋友。 青龙会“忠心耿耿”的杀手。 段誉的“知心好友”。 王语嫣的“贴心上司”。 江湖正道的“领袖人物”。 江湖上都说我是“面冷心热”、“仁义无双”、“爱国爱民”、“正道楷模”、“盖世豪侠”。 对此我表示一下,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 认识一下,我叫杨咎,字补之,又名杨无咎,江湖人称……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噗呲——

一点鲜红的血液染红剑锋,那黑影停了下来,杨咎也终于看清楚来人。

那是一名身材高大,头发灰白的老者。

他浑身脏兮兮的,灰麻衣上满是补丁,头发一缕一缕打着结,乱蓬蓬的遮住了面庞,瞧不清楚他的长相,看起来就是个疯乞。

不过他方才展露的轻功却甚是惊人,显然不是寻常的庸人。

阿虎当即护在杨咎身前,两女更是掏出的兵刃,警惕的看着那老者。

“哇~儿子不认爹啦,儿子要杀爹啦!!”

老者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不断翻滚,引的烟尘四起。

阿虎有些呆,见着这般情形,扭过头说道,“老大,这个老头是你爹啊?”

那老者耳朵微动,哭嚎声弱了些,眼睛朝着杨咎一个紧瞅,偏偏他还以为自己做的甚是隐蔽,颇为滑稽。

‘这疯子是……欧阳锋不成?’

一念及此。

杨咎握紧的背在身后的短剑,二女瞧见的真切,纤臂绷紧,随时准备动手。

“那个老伯,你是不是认错人啦?俺们老大没说他还有爹啊。”

见着杨咎半晌不说话,阿虎似乎是误会了什么,上前伸手便要搀扶起欧阳峰。

不曾想自己使出全力,也无法撼动其分毫,憋的脸都红了。

“他就是,他就是,儿子不孝顺啊!不要爹了啊……”

欧阳锋在地上撒泼打滚,不经意间迸发出来的力量,将阿虎扯在地上,沾上满身尘土。

“公子……”

杨咎摇了摇头,思虑片刻后,脸上顷刻间露出笑容,“爹,孩儿方才没认出您来,这才出手,没伤着你吧?”

说着。

杨咎蹲下了身子,伸手搀向欧阳锋,没怎么使力就将他扶了起来,惹的阿虎连连惊叹。

“没事没事,你爹我本事大着呢,这么点小伤不放在眼里。”

欧阳锋满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突然一把扣住杨咎脉门。

杨咎心惊,没想到自己竟然没反应来,下意识便想扯开,取出衣袖里飞刀刺去,不过在关键时刻却停了下来。

“儿子,你跟爹学的‘蛤蟆功’怎么不见了,告诉爹是谁废了你武功,是不是郭靖?告诉爹,爹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要给你出气!!”

见着勃然大怒的欧阳峰,杨咎微微一怔,心间生出一抹异样的感觉,却很快又被冷静取代。

“没人废孩儿武功,是孩儿前些日子,染上风寒,头疼的很,忘了些事情,就把‘蛤蟆功’给忘了。”

“是这样吗?”

“的确如此。”

阿虎满目疑惑,刚要想说老大何时生病,自己怎么不知道?就被小白菜一把捂住了嘴巴,拉到了一边去。

“没事,忘了爹在教你。”欧阳锋大笑说着,“来,爹先教你入门的功……”

“儿子,他们是什么人?”

欧阳锋忽然看张阿虎三人,眼神甚是警惕。

与阿虎不同,二女可伶俐的紧,当即说道,“回禀老爷,我们这是公子的丫鬟,阿虎是公子的护卫。”

“那你们还待在这里干嘛?想偷学我的武功吗?”

说罢,欧阳锋掌心已然运气了真气,便是有动手的意思。

杨咎自然不能看着自己的三个手下就这么憋屈死在这,连忙拉住欧阳锋,呵斥着他们退下,为此傻乎乎的阿虎还红了眼眶。

欧阳锋见着他们走远,还是不放心,一把拉过杨咎手臂,跑出二里地这才停下。

“来,儿子爹现在就教你这‘蛤蟆功’的入门功夫,你现在学的武功虽然不差,可是和爹的绝学比,可还是算不得什么来。”

杨咎连连称是,顺着欧阳锋的心思说好听话,惹的这个半截身子入土的〔西毒〕哈哈大笑。

夜。

晚风拂山岗,孤月斜挂天。

“好!好!好!!”

欧阳锋满面红光,接连说了三个好,一声比一声大,震的山林之中,百兽俱惊,万鸟腾飞。

“不愧是我的儿子,果然是天纵奇才,天纵奇才!”

杨咎如今所见之武学,无一不是,一学即会,一会即通,甚至只要稍微练一练,便能精准把握住所学武功的奥妙,如此悟性,堪称人间无二。

欧阳锋左右看了看,神神秘秘的拉过杨咎手臂,小声道,“儿子,你可知这世上有门叫《九阴真经》的神功?”

杨咎目光闪烁,点了点头。

“现在,爹就将这门神功传授给你,你只需勤加修习,必定就是天下第一。”

杨咎神色微动,“爹,你不是天下第一吗?孩儿学了,还能有两个天下第一不成?”

“嗯……”

欧阳锋灰眉皱起,似在思考,突然大声道,“那就咱们父子俩并列天下第一,等到爹百年之后,你就是唯一的天下第一!”

“到时候别管什么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他们统统一起上,都不是你的对手,你就是真正的天下第一!!”

欧阳锋大声叫喊着,同时不断使着招式,神色有些癫狂的念叨着,“天下第一,天下第一……”

“儿子你学不学!?”

“学。”

“果然是我儿子,有志气,有志气!”

语罢。

欧阳锋开始背诵《逆练九阴》。

“气血逆行,冲天柱穴,行入百会,再落眉心,携周身诸阳,直下十二重楼……”

“儿子,记住没有?”

“记住了。”

“好孩子,好孩子。”

许是太过激动,加上多日未曾休息,又演练了半晚上武功的缘故,欧阳锋这个老人家闹了一阵后,已经开始打哈欠,双眸张阖数下,沉沉睡去。

杨咎愣了愣,看着陷入梦乡仍旧念叨着,“天下第一…好儿子……”的欧阳锋,剑眉紧蹙。

呛啷——

杨咎拔出精钢短剑,对准了他蠕动的咽喉,满是冷意的眼眸里荡漾着一缕微光。

夜空无星,孤月萤亮。

清冷的月华落在剑身上,反射出一抹刺骨寒芒。

亮如镜面的剑身上倒映着杨咎冷俊脸庞,他维持出剑的姿势已经许久。

最终……

长叹一声。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139.html

(0)
上一篇 2022-11-24 09:00:18
下一篇 2022-11-24 12:00:34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