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开局加入青龙会(杨咎)小说最新章节

上古时期。 夏禹收九牧之金,铸九鼎,定九洲,镇九天,划四海,天下归心,立万世基业。 自此。 得九鼎者,得天下。 然。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夏、商、周三朝更迭,九鼎终有疏遗,自千古始皇之后,竟无人能一

上古时期。 夏禹收九牧之金,铸九鼎,定九洲,镇九天,划四海,天下归心,立万世基业。 自此。 得九鼎者,得天下。 然。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夏、商、周三朝更迭,九鼎终有疏遗,自千古始皇之后,竟无人能一统九洲。 今朝。 南洲,大宋境内。 有少年痴愚十一载,一朝梦醒,欲,拭剑天下! …… 我有许多身份。 杨过兄长。 铁掌帮最为杰出弟子。 宋元战场的核平使者。 慕容复掏心掏肺的好朋友。 青龙会“忠心耿耿”的杀手。 段誉的“知心好友”。 王语嫣的“贴心上司”。 江湖正道的“领袖人物”。 江湖上都说我是“面冷心热”、“仁义无双”、“爱国爱民”、“正道楷模”、“盖世豪侠”。 对此我表示一下,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 认识一下,我叫杨咎,字补之,又名杨无咎,江湖人称……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南洲。

宋。

江南嘉兴。

夜,下雪的除夕夜,很冷。

“咳咳……咎儿……过儿呢?怎么没见着他?”

“娘我回来了!娘你怎么哭了?”

“我杨过没你这个大哥!你快滚!滚的远远的!”

“快把你大哥扶起来!”

“他不是我大哥,我就不,就不!”

“你…你……”

“嗯……给你买的饼,你趁热吃,我去给阿娘煎药。”

“大哥,阿娘吃了药是不是就会好?”

“其实这药是我偷的,大哥你别和阿娘说。”

“早知道就不偷肉饼了,被打的疼死了,嗯……肉饼好吃吗?”

“我不饿,大哥你吃吧。”

“大哥,方才王员外家的那个小屁孩带人堵我,都被我打回去了,怎么样,我厉害吧?”

“大哥对不起,我刚才不该拿你撒气的……”

“大哥你怎么不说话啊?”

“哦…我忘记了你不会说话……”

“你为什么不会说话,为什么是个傻的…为什么……呜呜……”

“大哥,我…我好累啊,真的好累啊……”

迎着漫天风雪。

杨咎脑海不断回荡着方才发生的事,木愣愣的走着,漫无目的的走着,

只是太冷了,真的太冷了,怀里阿弟给的热饼都凉了。

朔风侵袭,身子不听使唤,杨咎一脚落空,重重摔倒摔倒在雪地里,没有站起来。

‘阿娘、阿弟……’

被雪花覆盖的杨咎只觉头疼欲裂,将死未死之际,胸口灼热起来,模糊的记忆涌上心头。

待到杨咎幽幽转醒,入目环境陌生无比,不由有些迷茫。

“我这是……这是……”

便在这时,一只手摸来,杨咎眼神一寒,一把将那只手甩开,盯着眼前的那名……那只皮包骨头的瘦猴。

那瘦猴被抓了个正着,干瘦的脸上未见愧色,反倒是满不在意的笑了笑。

“小子,我叫李飞,你叫什么?上船之前搁在哪里混的?”

杨咎如今不想理会他,视线收回,取出怀里有些硬的肉饼,缓慢的咀嚼着,很是仔细,很是认真,似在面对一件珍宝。

许久未吃饱的李飞肚子“咕噜~”两声,咽了口唾沫。

“喂,那个谁,把饼给我尝尝。”

杨咎充耳不闻,继续食饼,目光观察着情况。

这是一处船舱。

里面四仰八叉躺着十多人,有男有女,年岁皆不大,大多都面颊黄瘦,衣衫褴褛的,应当是贫苦出身。

哗啦、哗啦……

海浪声回响,船体随波荡漾,摇摇晃晃,仿佛下一刹那便会翻覆。

杨咎适应的很快,任周遭如何波涛汹涌,也未见什么异色,反倒是那双稚嫩的凤眼闪烁着光,陷入沉思。

‘我拖累的阿娘阿弟多年,如今破除胎中之谜,定是要好生弥补的,阿娘久病缠身,阿弟日后要遭那什么郭芙断臂……’

“喂,老子跟你说话呢,你耳朵聋了没听见啊!”

见这新来小子长得比自己好看也就罢了,还敢不理自己。

李飞恼怒异常,腹中酸水涌动,亦愈发饥饿,眼底冒出渗人的光。

思绪被打断。

杨咎剑眉蹙起,显是不悦,喉咙蠕动便欲出言,不曾想自己十一年未语,舌头麻木,一时间倒说不出话来。

李飞愣了愣,嗤笑道,“原来是个哑巴,怪不得半天不说话。”

“哟,小飞子在欺负新人啊?”

李飞身子僵住,眼底生出畏惧,扭头看向身后的大高个,一张麻子脸笑成了菊花状,颇为献媚。

“武哥您醒了,要不小的给您按按。”

“滚滚滚,老子要你来按。”

一脚将李飞踢在地上,武安居高临下的盯着杨咎,伸出粗糙的手掌,勾了勾食指,戏谑笑道,“新来的,在这里我最大,规矩你懂吧?”

杨咎剑眉微挑,歪着脑袋,死寂的眼底泛起一点波澜。

“你小子这是什么眼神,看起来不服气是不是?”

“喂,你小子耳朵聋了?我们武哥与你说话呢!”

“武哥,这小子不是聋子,是个哑巴。”

“原来是哑巴啊……”

武安眼眸半阖,忽然一笑,笑的很是阴冷,“给这小子立立规矩!”

舱内众人表情不一,角落里的数人立刻低下头,做鹌鹑状,而其余人则是围了过来,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看起来兴奋极了。

李飞活动着指骨,舔着干裂的唇,冷笑道,“小哑巴,今晚给你松松骨头,做个好梦。”

盯着一张张年岁不大,却分外恶毒的脸颊,杨咎木无表情,挺直背脊,伸出手勾了勾手指。

“艹!”

武安不解这是什么意思,可虽觉得眼前这人分外欠打,“把他打死在这里!”

数人围来。

杨咎快步后撤,避免露出后背,侧身躲过一人攻来的直拳,顺势折断他手臂,旋即扣住其咽喉,猛的一拉。

噗呲——

鲜红的血液喷洒而出,溅的杨咎满脸猩红。

这一下,给在场几人惊住。

武安只觉得自己地位受到挑战,怒吼道,“都愣这个干嘛?他就一个,我们十多个还打不过他?快些上!”

杨咎眼神平静,他前世就是个武疯子,不过三十岁,便将百家国术臻至化境。

这世虽出了些许意外,痴愚十一年,可刻在骨子的东西,可没落下。

当即摆出太极拳架势,以柔克刚,借力打力,寻见机会,便是一记「野马分鬃」,右掌猛击一人下颚。

这时。

武安直蹬踹来,杨咎微微后撤,抓住其脚踝,向上一抬,便让其摔在地上,接着便是一脚踩裆,同时脚尖使力,扑向身旁一名呆滞的少年,咬住其咽喉。

“呼……”

吐出嘴巴里的碎肉,见他们被吓得止步不前,杨咎冷着脸,手掌变化姿态,化为鹰爪状,招招扣向敌手咽喉,下阴,双目,这等身体弱点。

“都别怕,一起上!”

武安忍着剧痛,颤颤巍巍站起,招呼起众人,再度朝着杨咎围来。

一个不慎。

杨咎后背中招,被踹倒在地,便见他们疯了般扑了上来。

接连几个「驴打滚」杨咎堪堪躲闪,旋即一个「鲤鱼打挺」,翻身站起,换做擒拿手,谨慎的盯着他们。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131.html

(0)
上一篇 2022-11-24 06:00:26
下一篇 2022-11-24 09:00:17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