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贬下天界后我和妖王he了花不语冥也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高冷腹黑男×热情天然呆女】{甜宠+逆袭+团宠+救赎} 花不语身为天界的情绪神,却信徒少无功德,不仅如此,还因打了个瞌睡而被天帝一脚踹下了天界,不得不去造福人间。 只是没想到第一天便救了个妖王,从此被

【高冷腹黑男×热情天然呆女】{甜宠+逆袭+团宠+救赎} 花不语身为天界的情绪神,却信徒少无功德,不仅如此,还因打了个瞌睡而被天帝一脚踹下了天界,不得不去造福人间。 只是没想到第一天便救了个妖王,从此被妖王宠得死去活来。 妖族皆知,妖王冥也高冷无情,心狠手辣,但却对一位名花不语的情绪神极为温柔,露出千年难得一见的笑便算了,还整日黏在她身边。 于是大家盲猜,情绪神花不语,似乎不太简单。 除此之外,觉得花不语不太简单的,还有天界的诸神和天帝。 到底怎么搞得?!下凡前,花不语还是个啥都不会干的小“穷”神,怎么下凡后不但妖王对她死心塌地,连一大批妖都成了她的信徒?! 那个原本傻乎乎的花不语,如今一个眼神,气场能有两米八! 天界诸神倒吸一口凉气。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这妖府跟花不语想象中的完全不一致,在花不语看来,妖府毕竟是妖居住之地,应是阴森森的,没想到如此有烟火气。

大虎二虎和小水滴明显是看呆了,愣愣地跟在后边,花不语走在冥也的身边,过了石阶,妖府大致的模样终于映入眼帘。

面前一宽敞的道两旁,店铺鳞次栉比,灯火通明,有些坐在小店铺前的妖大声吆喝着,很是热闹,妖千万,干什么事的都有,这应只是妖府的一小部分,花不语可以看到后边还有众多房屋,高低不一,以及最后那座最高的府邸,那应就是冥也住的地方了。

“妖王大人回来了!”

不知是谁喊了句,致原本热热闹闹的妖府突然安静了下来,那些妖们瞬时站成了两列,让出了中间宽敞且笔直的路,随后千万道视线看向了他们这边。

“欢迎妖王大人回府!”

“妖王大人,您要不要尝尝我家新出的小菜?”

“妖王大人……”

看来冥也是很受妖府的妖们爱戴的,可见在冥也的保护下,生活在妖府的这些妖,日子过得很是不错。

花不语心道。

冥也没有理会那些妖们,他一边向前走着,一边微微俯身,道:“这里怎样?”

“很是不错。”花不语说道,这里的确是个好地方,让人有种安心的感觉。

冥也低头,笑了笑,在灯火中,这个笑容显得有些温柔。

周遭又瞬时安静了下来,突如其来的宁静让花不语愣了愣,她刚想问怎了,妖群中,突然传来一声大喊。

“妖王大人居然笑了!”

“真的……我还以为是我眼花了……”

“妖王大人竟是会笑得吗?”

“且慢,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妖王大人竟会带他人回府!”

“奇怪,甚是奇怪!且这女子身上有法力,无妖气,莫非是除妖师?”

“怎可能,若真是除妖师,怕现在只剩下一个脑袋,哪还是个活生生的人。”

众妖纷纷议论了起来,被花不语听得清清楚楚,看来他们丝毫没有避讳冥也的意思。

这让花不语感到奇怪,倒不是因为他们敢当着冥也的面如此大声议论,而是因这些妖的意思,怕不是他们从未见过冥也笑。

冥也经常笑啊。

花不语心道。

从认识冥也到现在,冥也基本上都是笑着的。

她有些想象不出冥也从来不笑的样子。

“你累吗,可要先休息?”冥也问道。

“你要是早就用这能力直接回妖府,我也不必这么累了,”花不语说道,“你不是说要我送你回府,怎的又改变主意了?”

冥也眯眼笑着,道:“本想着可和你单独相处,却没想到接二连三有人插足,烦。”

花不语根本不把冥也这话当真,他俩认识不过两三天,有何可单独相处的:“我想洗澡,可有地方?”

“自然是有的。”冥也笑道。

……

昏暗的屋内,冥也拄着头,只有可怜的火把散发着微弱的光,光打在他的脸上,映出了他冰冷刺骨的神情。

“妖王大人。”

随着“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一只妖走进了屋内,看上去已有些苍老了,看身后的翅膀,应是一只蝴蝶妖。

冥也微微扭过了头去,露出了他满是死气的双眸。

“您下令去捉的除妖师,已带到府上了。”蝴蝶妖低着头,嗓音有些发哑。

“带上来。”冥也开口说道,声音冷如冰霜。

“是。”蝴蝶妖恭敬说道,随后拍了拍手,门再次被推开了,两只妖押着一个男子走进了屋内。

“求求妖王大人,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绕我一命……”

那除妖师一见到冥也,立马“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他全是哆嗦,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求求妖王大人,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冥也眼神寒如刀刃,他微微歪了头,冷冷启口,语气嗜血,缓缓说道:“你杀我妖族,取其头颅,挖其肝脏之时,怎不露出这种姿态?”

除妖师对上了冥也的视线,他顿时被吓得全身一抖,那眼神深如寒潭,不见一丝生气,足够令这除妖师知道,自己难逃一劫。

“我……我……”除妖师双唇剧烈地颤抖着,已说不出话来了。

冥也手指轻轻一动,那除妖师的胳膊顿时拧成了麻花。

“啊——”

除妖师疼得大吼了起来,整个身子扑在了地上,看上去不敢呼吸,却又狠狠地喘着气。

“怎么,这就受不了了?”冥也见了,冷哼一声,眼神中满是危险的气息。

除妖师已疼得有些翻白眼了,他真的没有余力回应冥也的话。

“我还有重要的人要见,不可染上血腥味,此人交由你来处理,”冥也从椅上站起,淡淡地扫了一眼蝴蝶妖,“别让他死得太痛快。”

“是。”蝴蝶妖恭敬道。

……

花不语洗完澡,从屋中出来之时,头发还湿着。

虽也没有很在意,但先前妖们看到冥也笑很震惊的样子,一直在花不语脑中挥之不去。

“你洗完了。”屋门口,冥也靠墙站着,见花不语出来了,朝她笑了笑。

花不语看向了冥也。

冥也的笑还是很温柔的,果然,他肯定是在摆什么妖王的架子,才不会对其他妖笑吧。

如此想着,花不语点了点头,说道:“你一直在此处等我吗?”

“没,方才去处理了些事情,刚刚到罢了,”冥也说着,神手,抚起了花不语的发,“这样湿,吹了冷风是会头疼的。”

洗完发不都是要这样晾干吗?

花不语心道。

“屋内有椅子,你坐到那里去。”

虽不明白冥也这是要干嘛,但花不语还是走进了屋里,坐到了椅子上,冥也站在了她的身后,挑起来一缕她的头发。

冥也微微张开了手,一股柔和的暖风自掌心而出,吹在花不语的头发上。

“你这是作何?”花不语问道。

“帮你吹干。”冥也说道。

怎么搞得?

那个原本有些无赖的冥也,怎突然就变得如此温柔起来了?

花不语疑惑道。

或许这时才反应过来我乃他救命恩人,想要报恩?

那他这反射弧也太长了……

冥也手轻轻触碰着她的发,令花不语感到蛮舒服的,她闭上眼,有些享受这样的感觉。

“你知大虎二虎和小水滴去何处了吗?”花不语闭着眼,轻声问道。

“我令人带他们去安排住处了,”冥也说道,“你且放心,小水滴虽是人类,但是此处不会有妖伤她。”

花不语倒没有担心这个问题,毕竟小水滴是妖王带来的。

“来都来了,你且在妖府住几日吧。”二人之间沉默了一会儿,冥也说道。

花不语原本计划在此处歇一日便走,毕竟造福人间回天界不可耽误,但冥也这话,似乎说得有些小心翼翼地,甚至略带一些恳求,花不语不知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见花不语沉默,冥也继续补充道:“我生辰之日没在妖府,所以庆祝之日便后延了,定于五天后,你若走,可否为我庆完生辰再走?”

原来妖王也是会看重生辰的,花不语以为这种存在,都应是同天帝一样,连自己活了多久都不清楚。

如此想着,花不语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不得不说,妖府的妖们都是极其友好的,甚至有些自来熟了,花不语刚一走出冥也的府邸,便有两只小妖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

“我们已听说了,你是天界下凡造福的神!”其中一个小妖说着,花不语低头望去,是个小山楂妖,也就拇指大,若不是她眼尖,怕不是一脚踩了上去。

“是神,是神!”另一只小山楂妖叽叽喳喳地重复道。

估计是觉得花不语低头看他们怪累的,小山楂妖不好意思地说道:“抱歉,我们还不能化形。”

“不能化形,不能化形!”另一只小山楂妖依旧叽叽喳喳地重复着。

花不语伸出手,两只小山楂妖跳到了她的手心里。

“我名须离,是哥哥。”小山楂妖说道。

“我是须行,是弟弟。”另一只叽叽喳喳重复须离的话的小山楂妖说道。

“我名花不语。”

“我们想知道天界的事。”须离和须行异口同声地说道。

“天界?”

虽不知道妖是如何想的,但大部分凡人都是信封崇拜着神,且向往着天界的。

但实际上,天界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有一群每日无所事事的神,和忙得死去活来的天帝,有些神常常下凡游荡,有些神则在凡间多年未归,因天界,实在是太过于无聊了。

“在做些什么?”

正当花不语在思考如何跟两只小山楂妖描述天界之时,冥也推开府邸的门走了出来。

他换了一身新衣裳,红色的衣袍上勾着金色的花纹,他的银色长发扎起,比起先前的邪魅神秘,现在更显干净绝尘。

两只小山楂妖见冥也来了,知不应继续打扰,他们从花不语手中跳了下去,打了个招呼,“啪”的一下消失了。

他是如何做到生得如此好看的?

花不语一边想着,一边说道:“自然是在等你。”

冥也勾起嘴角笑了笑,道:“我带你在妖府四处转转,你怕是也饿了,此处店家多得很,待会儿看看你想吃些什么。”

冥也这么一说,花不语才感到自己的胃确实有些发空,她点了点头,跟着冥也一道走去,妖府的店家的确如冥也所说,多得很,花不语还没觉得好吃什么,已被绕得晕头转向了。

一路上,朝他们二人打招呼的妖极多,有些妖甚至围了过来。

“欢迎情绪神大人!”

“这还是头一次有神下凡来到妖府。”

“情绪神大人,妖王大人,你们二位这是要去何处?”

“若是无聊,可以来我开的赌场玩玩,有趣得很。”

这么多妖围着她说话,令她有些不知所措。

“不必理会,”冥也低头说着,拉起花不语的手,道,“头一次有神来此处,他们有些兴奋罢了。”

冥也的手和先前一样,凉凉的,两人的手拉在一起,令花不语有些不好意思。

男女授受不亲,不知道吗?

且周围还有这么多妖看着。

花不语一边想着,一边朝周围围着的妖们看去,却发现那些妖们根本没有觉得不妥,甚至毫不在意二人拉起的手,还在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

莫非在妖府,这是很常见的行为?

花不语满心疑惑。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089.html

(0)
上一篇 2022-11-24 06:00:19
下一篇 2022-11-24 06:00:27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