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贬下天界后我和妖王he了花不语冥也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高冷腹黑男×热情天然呆女】{甜宠+逆袭+团宠+救赎} 花不语身为天界的情绪神,却信徒少无功德,不仅如此,还因打了个瞌睡而被天帝一脚踹下了天界,不得不去造福人间。 只是没想到第一天便救了个妖王,从此被

【高冷腹黑男×热情天然呆女】{甜宠+逆袭+团宠+救赎} 花不语身为天界的情绪神,却信徒少无功德,不仅如此,还因打了个瞌睡而被天帝一脚踹下了天界,不得不去造福人间。 只是没想到第一天便救了个妖王,从此被妖王宠得死去活来。 妖族皆知,妖王冥也高冷无情,心狠手辣,但却对一位名花不语的情绪神极为温柔,露出千年难得一见的笑便算了,还整日黏在她身边。 于是大家盲猜,情绪神花不语,似乎不太简单。 除此之外,觉得花不语不太简单的,还有天界的诸神和天帝。 到底怎么搞得?!下凡前,花不语还是个啥都不会干的小“穷”神,怎么下凡后不但妖王对她死心塌地,连一大批妖都成了她的信徒?! 那个原本傻乎乎的花不语,如今一个眼神,气场能有两米八! 天界诸神倒吸一口凉气。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待第二日清早花不语醒时,正好是太阳初升之时。

自从冥也昨夜突然消失后,他便再也没有出现过,不禁让花不语怀疑他已回妖府去了。

如此想着,花不语走到房门前,推开了门。

“冥也?”

门口,冥也靠墙坐在地上轻轻熟睡着,如同是守在房门口般,清晨的阳光打在他的身上,好似全世界都安静了下来,他并没有收起他的狐耳和狐尾,那看上去毛茸茸的,搞得花不语想伸手触碰。

应该不会醒吧……

花不语这样想着,伸出手去,小心翼翼地碰触到了冥也的狐耳。

冥也密而翘的睫毛微微颤抖了一下,他先是轻“嗯”了一声,随后睁开了眼睛,他看向了花不语,眯眼,露出一抹笑容:“软吗?”

“啊,我……”花不语当真没想到只是刚刚碰到冥也的耳朵,他便醒了,她被吓了一跳,有些一愣一愣的,“我就是好奇你的……”

冥也抓住了花不语的手指,在自己的耳朵上捏了捏,笑道:“怎样?”

该说不说,冥也的这个笑容足够杀人,这该死的笑容配上那颗若隐若现的美人痣,看上去甚至有些邪魅,花不语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她急忙抽出了手。

冥也从地上站了起来,似乎对花不语这个反应很是满意,他勾着嘴角,道:“你若再发愣,怕是要让那二人等急了。”

花不语听了,咬了咬唇,总感觉自己在某方面彻底完败,方才胳膊被冥也所抓的地方,还留有着触感,冥也的手冰冷,却让她的胳膊感觉有些发烫。

见冥也已经抬步朝前走去,花不语朝冥也的背影吐了吐舌头,紧跟了上去。

待他们二人到小饭馆门口时,大叔和男孩已在那里了,见到花不语和冥也来了,男孩高兴地冲他们跑了两步。

“我名闻十七,不知二位该如何称呼?”见花不语和冥也如约而来,大叔似是松了口气,他也走了过来,腰间挂着两把刀,可见也并不完全相信冥也可以保护他们过山。

花不语应道:“我名花不语。”

“柳无幕。”冥也说道,表情淡淡的,看起来有些冷意。

花不语先是愣了一下,才想起来冥也先前说过,面对凡人,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唤自己“柳无幕”的。

“我,我名阿树!”男孩说道,知道冥也是名除妖师后,眼神中明显多了崇拜之意,说话都有些磕巴了。

“一花一柳,一不一无……你们二人,莫不是认得兄妹?”闻十七想了想,说道。

听闻十七这么一说,这俩名字倒也蛮搭,只是闻十七这句话一出口,冥也的脸似乎顿时黑了几分。

“莫耽误时间。”冥也说着,朝山的方向转过了身去。

在花不语眼中,冥也虽是有些无赖,不过身为妖王,也蛮好相处,但不知为何,在面对闻十七和阿树时,总感觉冥也有些孤冷。

不过人妖本就关系极差,倒也正常。

花不语一边想着,一边跟上了冥也。

他们要过的这山,就在这座城的后面,名为万林山,正如其名,的确树木茂密窜天,据说在虎群出没以前,还是有很多人上山的,但此刻的山,因无人问津而显得有些凄凉,再加上树木遮挡阳光,导致这山略显阴森了起来。

阿树再怎说也是一小孩,虽是先前看上去胆子挺大,但真来到这里,已被吓得有些发抖了,他拽着闻十七的衣角,提心吊胆地左看看右看看。

四人约是走了半个时辰,花不语轻轻碰了碰冥也的衣袖。

冥也朝花不语看了过去。

“有些起雾了。”花不语小声嘟囔道。

冥也点了点头,这雾并非普通的雾,而是有人刻意而为之,不过想要破解轻而易举罢了。

“啊!”

身后,拽着闻十七衣角的阿树突然尖叫一声,花不语回头看去,见阿树张着嘴,一脸惊恐地指着一旁的林子:“我……我看到了,有,有黑影,肯定是老虎!”

花不语朝一旁的林子看去,那林子在雾气中显得发昏,在树叶发出的沙沙声响中,很是森然,若有人说刚才飘过去一只鬼魂,没准也会有人信以为真,但花不语是神,她没有感知到那处有任何的生命力。

冥也朝那个方向淡淡地瞥了一眼,没有说话,朝前方继续走去。

“你方才是不是看错了?”听阿树这么一说,闻十七也提心吊胆起来,他拍了拍阿树的肩。

“真的,方才真的有黑影!”阿树说着,身子已经有些发抖了。

闻十七心里咯噔一下,赶紧朝冥也的方向看去,如此紧急时刻,只有冥也一人可保护他们,却见冥也压根不当回事,自顾自往前走了。

“柳……先生!”

见冥也不说话,花不语向闻十七和阿树解释道:“那里并无虎。”

“你怎知道?”闻十七问道。

冥也身为除妖师,他尚不能信冥也能完全保护他们过山,更别提花不语了,她连除妖师都不是,话怎能信?

冥也在此时笑了一声,似是有些冷:“你且别小看她,她可是比我还厉害的除妖师。”

啥?

花不语扭头,一脸懵地看向冥也。

他说啥呢?

“前天若不是她出手相救,我险些送了性命,”冥也看了眼花不语,接着说道,“与其信我,不如信她。”

花不语:“……”

救了冥也是没错,但这多少也太扯了!

闻十七张了张嘴,不知该作何应答,原本冥也是不是除妖师还尚不确定,现在又突然说这女子也是除妖师,总觉得哪里蹊跷。

“且我告诉你,这山上,根本无虎。”

“无虎?”阿树已经被吓到了,闻十七说道,“城里人人都知这山上有虎群,你说无虎,那这山上的究竟是什么!”

冥也眯了眯眼,眉眼之中流露出一抹黯然的邪意,他扭过了头,道:“谁知道呢。”

昨晚冥也也是这般同花不语说的,花不语发现,冥也这家伙,总是喜欢这样吊人胃口,她看了眼闻十七,闻十七的表情有些吃瘪。

闻十七已不再相信冥也和花不语了,什么除妖师,定是假的,没准骗他和阿树,不过是因这二人不敢上山,想多找个伴罢了!

想法一旦生出,便不可挽回,他已认定冥也是装得了,又想起冥也那副神气样,内心不由大骂起来。

装什么牛!

但骂归骂,走归走,哪怕已知道了他们是骗人的,却也不能带着阿树离开,这样只会增大风险,虽心中不爽,但还是不得不跟着冥也和花不语继续走。

对于闻十七心中的想法,花不语完完全全感知到了,她本意是想帮助他人,却皆事与愿违,令她心中有些疲乏。

如此想着,她叹了口气,头微微一撇,朝一旁的林中看去,却见一片昏暗中,似是闪过去了一道黑影。

“啊!”身后的阿树大叫一声,声音颤颤巍巍的,“又出现了,那个黑影,不,老虎,又出现了,就在林中!”

花不语皱起了眉,她没有感知到有任何的生命力,但方才她的的确确也看到了一道黑影一闪而过,若是她一人便算了,必不可能两人同时眼花。

“冥也。”花不语小声说道。

冥也朝那片林子看了过去,表情没有一丝波澜,但却停下了脚步。

“那边肯定是有什么,只是你们没有看到!”虽然闻十七什么都没看到,“阿树怎么可能会两次看错……”

闻十七话还没说完,林中突然传来一声凶狠的虎哮,险些吓得闻十七和阿树喊出口。

“有虎,有虎!”

这里究竟有什么,冥也定是知道的,但他看上去并不想理会,估计是因这林中的东西根本不会影响到他分毫。

花不语如此想着,对阿树和闻十七说道:“你们且别急,我过去瞧瞧。”

冥也明显地愣了一下,他眼中闪过了一丝犹豫,随后打了个响指,下一秒,原本站在他们二人身后的阿树和闻十七突然消失不见了。

“你!”花不语快速看向了冥也,道,“怎么回事?你干了什么?”

“把他们直接送去山那边罢了。”冥也耸了耸肩,说道。

妖王竟还有可以移动他人的能力,这也太方便了,若是能将她移到天界就好了。

花不语一边想着,一边疑惑道:“为何这样?”

冥也道:“烦。”

这一听就是假的,但花不语却信以为真了,她愣了一下,道:“你这妖王,怎这么任性,阿树还小,没准现在已被你吓坏了。”

虽然他本来也被吓得不轻。

冥也千想万想,也没想到花不语竟是因这种理由训斥他,他似是愣了一下。

“你既然有这种能力,大可直接回妖府,又何必让我送你?”花不语问道。

“因我受伤了。”

这一听也是假的,虽然方才被骗了,但花不语再怎么呆,也不至于被这种话骗到,她心道:方才见你因烦而送走闻十七和阿树的时候,可没看出来你像是受伤了,传一下自己,还能怎么着了?

冥也见花不语一言不发的朝那林子走去,自己也抬腿跟了上去。

“那二人已被我送到,为何还要去探个究竟?”

这还用问,若是不知道真相,花不语估摸浑身难受,起码一周睡不香:“我好奇,那究竟是什么?”

冥也道:“且都说了,是妖。”

这话还不如不说,花不语当然知道是妖搞的鬼,对于妖而言,想要故弄玄虚轻而易举,花不语只是想知道究竟是个什么妖罢了。

“你可知那妖的具体位置?”花不语问道。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6087.html

(0)
上一篇 2022-11-23 21:00:23
下一篇 2022-11-24 06:00:21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