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当咸鱼两万年,系统也得服软最新章节,小说怒当咸鱼两万年,系统也得服软无弹窗(洛辰)

穿越修仙界,喜提系统金手指,正欲大展拳脚。 系统出任务:诛杀魔界圣女 限时两个月 默默收回展开的拳脚,开摆。 好在有宗门庇护,修个长生还是简单的。 咸鱼两万年,系统更新了无数限时任务,只当没看见。 一

穿越修仙界,喜提系统金手指,正欲大展拳脚。 系统出任务:诛杀魔界圣女 限时两个月 默默收回展开的拳脚,开摆。 好在有宗门庇护,修个长生还是简单的。 咸鱼两万年,系统更新了无数限时任务,只当没看见。 一日,脑海突然传来怒喝:你这厮不当人子……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洛辰听到脑海隐约传来一声叹息,故意不去理会。哼着小曲悠然地在路上走着。

在心里琢磨:

‘这系统得想办法再把它屏蔽了,不然这叽叽喳喳的也太烦了。’

这系统已经在洛辰心里被判了死刑,这玩意只会整些阴间任务,没救的那种!

还没等洛辰思考出个计划,空中突然传来一股恐怖的威压。

如临深渊的气场让洛辰瑟瑟发抖,一看就是高修为的巨擘。

那人从远处逼近,停至半空,恰好处在洛辰周围,搞得洛辰想跑又不敢动。

那人感慨着自言自语道:

“过了整整两万年,黄紫兰啊黄紫兰,当年擂台被你一招击溃,我深感耻辱,潜心修行两万年,不问世事,如今我突破元婴,迈入化神。”

“须叫天下人知道,两万年河东,两万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惨了,昔日被师傅暴虐的修士来找场子了,偶尔洛辰会抱着个大西瓜看着修士发起挑战,挖第一勺时师傅出手,第二勺时战斗已经结束。

这种事对师傅来说没什么,挑战者自己别输不起就是。但要是自己被逮着,在山中广场,借由自己练气五阶的微末境界来嘲笑师傅教导无方,那洛辰绝对不答应。

“咦?这里还有个小娃娃。”化神修士最终还是发现了一步一步往边上蹭的洛辰,手掌张开,凭空摄将过来。

“呵!练气境!徒子徒孙新收的弟子么?哪一门的?”

见洛辰不回答,直接用念力粗暴的撕开背着的包裹,师弟师妹托买的物品被随意抛掷在地。

这家伙!洛辰也只能脑袋里想想了。

最终从衣襟里把腰牌找了出来,被那不休边整的化神境拿在手中。

“哦?”那家伙露出玩味的笑,“想不到还是黄紫兰那家伙的大弟子,我改主意了,我要把你带到俱洲的各宗各派,让俱洲所有修仙人士都知道临天宗大长老的大徒弟居然是个废物!”

因为洛辰过于咸鱼,两万年就没怎么挪过窝,所以很多人并不了解临天宗大长老座下大弟子的真面目。

唉,师傅的面子要丢尽了,不过我应该没啥生命危险,就当免费旅游了。

洛辰咸鱼的接受了自己之后些年的命运,想着自己是不是也该来句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这时,系统发声了:

【任务 在空中悬浮 完成】

【获得奖励 化神初期十分钟】

话音在脑海刚落下来,洛辰体内气息暴涨,从练气境一层一层地往上飞升,毫无阻碍的突破了练气到化神的关隘,还越来越快,筑基,结丹,元婴,畅通无阻,一直升到了化神初期才堪堪止步。

那化神境修士早“咻”地窜至五丈开外,面色凝重如临大敌。

口里喃喃道:

“来时,有道友说黄紫兰的大徒弟是个炼气境的废物,看到那块令牌时差点信了,想不到,也是个妖孽!”

“正好来让我领教一下!”

那人身影从原处消失,身后树林灌木被掀起的气浪震荡不停。转瞬掠至洛辰面前,口中念念有词:

“雷虐!”

碗口粗的紫色雷电凭空绽放,狂暴的倾泻在洛辰单薄的身躯上,直接把他打飞在地。

洛辰从地上灰头土脸的爬起来,仔细检查了身上,除了屁股有些疼,竟没有受到什么伤。要知道,出手的可是化神境强者,可轻易将筑基境毙命,而自己仅仅感觉到有些疼!

看来刚刚那股提升的感觉是真的!

系统给我发布了个便宜任务,给了个便宜奖励。

还不错。

洛辰平复了一下内心许久没波澜过的情绪,面无表情的端着一张脸,那些神通仿佛也在刚才醍醐灌顶般刻在了他脑袋里,无风却悬停高空之中,周身布满碗口粗的紫色雷电。

那修士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洛辰周身的雷电剥离出一部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扑修士,招式正是他方才使用过的雷虐。

化神期修士手忙脚乱的化解这一招,口里发出剧烈的喘息,心里震惊万分:

‘此人出招居然没有任何前摇,连招式名称都不需要申明,就可出招,而且招式比我自己使出的更加凌厉霸道,一招即可分高下。’

想到这里心中苦涩,大叹道:

“想不到传言都是如此荒唐,如今的我,连黄紫兰的徒弟都打不过,还有什么脸面去调整她本尊呢?”

对着洛辰深深作了一揖,将腰牌毕恭毕敬的归还到他手里,又全身搜寻一番,几番犹豫,最终摘下手中戒指,递给洛辰,说道:

“小友前途无量,贫道刚才多有冒犯,这是一枚纳戒,算是一点小小的赔罪。”

我都两万岁了,还小友啊。

洛辰心中腹诽,却不动声色,用念力将戒指摄将取了过来。

那修士见洛辰接受了戒指,放心了大半,想起还没通报自己姓名,自我介绍道:

“在下是紫阳山道士,齐仙霞。当年与你师尊在极斗之巅初赛中,惜败于你师尊,当年我已是元婴,被誉为紫阳山第一天才,谁知在初赛……”

洛辰打断了他,冷冷地道:

“齐道友若无要事,我就先行告退了。”

直接把逐客说在明面上了,齐仙霞微微叹了气,再次拱手道歉:

“这次粗鲁来访,齐某万分抱歉,下次再携带礼物来访。”

“不必。”

齐仙霞觉得姿态做足了,以一副卑微的姿态离开了天启山。

在路上,两万年苦修突破化神境的喜悦彻底烟消云散,他后悔不已:

”我真傻,真的,我单记得两万年前黄紫兰是元婴境巅峰,却忘了她这两万年也在修炼,连大徒弟也修炼到如此境地,恐怖如斯,还好我礼数还算齐全,应该不至于主动找我麻烦,还是不要抛头露面的好,继续闭关修炼吧,“

洛辰维持着酷酷的表情,视野彻底看不到齐仙霞后,脸色大变,迅速下降,在离地还有两丈左右时,失去了牵引力,”哐“的一声摔在地上,疼的洛辰龇牙咧嘴。

好险!差点就在他面前失去力量了,这样肯定会被发现端倪的,身体隐藏着系统的秘密也有被发现的风险。

洛辰隐隐后怕,他发现齐仙霞没有离开的想法时,纳戒赶紧直接接了,最后不得已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把人给轰走。

慢悠悠的把散落的东西收拢,洛辰后知后觉的在脑海中呼叫系统:

”这次任务咋回事?“

系统秒回:

【我服了】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995.html

(0)
上一篇 2022-11-23 21:00:27
下一篇 2022-11-23 21:00:34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