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照天心(江离)小说最新章节

自古正邪相生,光暗同源。然邪正之分,存乎一念之间,一念得正,人斯正矣;一念成邪,人斯邪矣。天下每有邪魔作祟,动荡不安之际,必有人承苍生之重,持正道之剑,守天下之心,往复轮回。剑道若为正道,天心即是人心

自古正邪相生,光暗同源。然邪正之分,存乎一念之间,一念得正,人斯正矣;一念成邪,人斯邪矣。天下每有邪魔作祟,动荡不安之际,必有人承苍生之重,持正道之剑,守天下之心,往复轮回。剑道若为正道,天心即是人心。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十三年之后,天武二十六年,大周朝西北凉州有一小县城,因天气苦寒,常年白雪皑皑,故名常白县。常白县地处大周朝与十万大山交界处,来往商人以此为落脚点,络绎不绝,颇为繁华。

二十公里外的江家庄后山有一片小树林,林中一个少年五官清俏,风骨俊秀,此刻正在一棵树下赤裸上身,扎着马步,任凭豆大的汗水从他黄色的皮肤上滑落下来。但他仍然咬紧牙关,苦苦坚持,正是已经长成翩翩少年的江离。

江离自小对习武很有兴趣,父亲江武早年也学过一些拳脚功夫,就指导江离练习一些基本功。江离也不怕苦累,不论风霜酷暑每日坚持锻炼,加上经常陪父亲江武进山打猎,所以也算是小有身手。

江离十岁那年,父亲江武带他进常白县城售卖捕获的猎物,路过一个酒楼时,正遇到酒楼中的一位先生在说书,深深的吸引了他。自那时起,江离就逐渐变成一位狂热的听客、书迷,每过一段时间就要来城里听一听,这其中他最喜欢听的莫过于城西春风酒楼王老先生的说书。在王老先生的口中,各类奇闻异事、古史今传应有尽有,让人听得免不得心驰神往。

这日清晨他如往常一样来到春风酒楼,刚刚临近就已听得酒楼大堂中一片喧闹,“王老头今天要讲什么啊”,“快讲快讲,为听你这一次说书我可是提前两天就从外地回来啦”,“是啊是啊,王老头,我这好酒好肉都准备好了,就等你那么一讲啦”。只见人群中围着一老者,老者年过七旬,鬓眉皆白,头发蓬乱,正侧倚在长凳上,饮着杯中之酒,好不潇洒。

江离拍了拍胸口,赶忙上前找了酒楼里一个角落坐下,嘴里念叨着:“幸好没有来晚。”

这时王老头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大笑道:“今天老头我兴致颇好,就讲一个“金顶之约”吧。话说八百年前诸国相争,长年战乱,宗派互伐,魔涨道消,百姓疾苦,民不聊生。正值此时,有一位少年横空出世,手持苍生剑,武功绝世,智勇无敌,三十年间败尽敌手,灭诸国而平宇内,镇邪道而定乾坤,建大周王朝,设天下一十三州,自此天下归一。大家都知道是谁吧?”

诸人纷纷答道“当然知道,是太宗李衍嘛”。

王老头一抚长须笑道:“太宗三十五年,太宗李衍第五次巡游天下,到并州境内时,远观龙虎山气势磅礴,突起兴致,遂驾临龙虎山上的修仙大派龙虎宗。在那龙虎山金顶之上,太宗问道于当时号称天下第一神算的龙虎天师张道玄:朕之功绩盖三皇而压五帝,吾周王朝的气运是否也能传承万载不朽。张道玄轻轻摇头道:不可说。太宗何等人物,自然不会罢休,随即又说:朕观龙虎山树木葱翠,以火行之,必是难得一见的美景。张道玄明白今日若是不能让太宗满意,怕是要灭道绝宗了,便以先天卜算之法一算周朝朝运,卜算之后向太宗说道:大周八百载,盛极而衰太宗不以为意:朕一生只相信人定胜天,不服命运,今天朕就和赌一回。只见太宗随手一挥苍生剑脱鞘而出,伴随一道凌厉至极的剑气插入龙虎山思过崖中,道:八百年后若是有人能拔出此剑便是你胜,龙虎宗将安然无恙;若是无人拔得出来,龙虎宗怕是离灭宗之日不远矣。随后长笑离去。三天后张道玄因泄露天机化道而亡,这就是金顶之约的由来。”

听到这里,江离不禁对太宗李衍敬佩万分,更是对那段波澜壮阔的辉煌历史向往不已,心中想到:什么时候我也能成为那样名留青史、传诵万世的英雄人物啊。

这时,台下一人嗤之以鼻:“那龙虎天师张道玄想来也不过是一个沽名钓誉之辈,说的话完全不可信。现今这大周王朝何等鼎盛,物产丰盈,地缘广阔,人才辈出,高手如云,威压整个中土大地,绝不可能存在盛极而衰的情况”。

另有一人说道:“大周王朝的强大是有目共睹的,不论是五百年前横行天下、魔威无上的魔道六宗,还是百余年前三月之内连下三洲之地的莽荒天狼铁骑,无论多么强大至极的势力最后都败在了大周王朝手中,盛极是会走向衰败,但是强盛到一定程度就不是什么小鱼小虾能够撼动得了的了。”“还有当今陛下周神宗李烨,天资称得上是古今罕有了,武功绝世,雄心勃勃,三征南蛮,五破联军,亲征西漠,拓疆域三万里,现在坐镇中州,天下怕是难有纷乱了”

王老头笑道:“当然、当然,老头我讲的不过也是一些野史杂闻,大家听个热闹就行啦”。王老头一口饮尽杯中酒,站起身,拍一拍衣服,随即离开酒楼。看到这里,江离转了转眼珠,蹑手蹑脚的跟上前去。

王老头迈着微醺的步伐,缓步走到酒楼后面的马棚中,骑着一头健硕的青牛,边骑边哼着小曲:山高水美任逍遥,狂饮美酒千杯少,人生浮沉尽随浪,心只天知晓,笑傲此红尘,谁与我共风骚。

青牛悠闲的行进了半个时辰左右,就在几棵杨树前停下来。王老头转过头来,笑道:“谁家的小子,跟我一路了,快快出来吧”。

江离一听,知道自己躲不下去了,当即从树后走了出来,小跑几步走上前来,拱手低身道:“王老先生慧眼,正是小子我”。王老头上下打量了一下江离,微微点头,一抚长须又笑道:“小子有何事啊。”

江离忙道:“小子名叫江离,生在江家庄,自幼偏好听书,所以经常随父亲到县城里来听书,尤其是特别爱听王老先生您说的书,每每如痴如醉。但也有一些疑惑,今日实在按捺不住心情想来看看王老先生您,也希望能有幸请教几个问题”。

王老头说道:“老夫我不过是比别人多走了些路,多吃些了盐,多涨了见识罢了,也就能讲上一下杂闻野史。不过今天老头我高兴,又看你这小子这般懂事识趣,就回答你几个问题吧”。说罢,从牛背上下来,坐在树下的一块石头上,倚靠着身后的杨树,看着江离说道:“好啦,江离小子,你问吧。”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991.html

(0)
上一篇 2022-11-23 21:00:26
下一篇 2022-11-23 21:00:29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