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剧的我竟成了王爷的掌中娇最新章节,小说穿剧的我竟成了王爷的掌中娇无弹窗(金芷若金芷铃)

一朝病毒来袭,身为知名女科学家的她,却通过自己创造的系统穿越到了……一部热播剧中变成了剧中悲催女二号?更是无意中招惹了“蓝光”病娇腹黑王爷。作为本剧的顶级炮灰,金芷若决定“改正归邪”,打死不按套路出牌

一朝病毒来袭,身为知名女科学家的她,却通过自己创造的系统穿越到了……一部热播剧中变成了剧中悲催女二号?更是无意中招惹了“蓝光”病娇腹黑王爷。作为本剧的顶级炮灰,金芷若决定“改正归邪”,打死不按套路出牌!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回了那就再递,再不行就直接找上门去。”

金芷铃对她的小白莲做派是越看越烦,忍不住语气也不耐烦了起来。

不过话一重,倒是给了金芸儿这朵小白莲掉眼泪卖惨的机会了。

只见她双膝一软,直挺挺的跪倒在她面前,哭泣道:“大姐姐你大约也是听说过六王的传闻吧。”

又哭?

你眼睛里怕不是装了两个自来水龙头吧?

可惜……咱不吃这一套!

金芷铃直女本色发挥得淋漓尽致:“没听说过。”

金芸儿一噎,几乎话都铺展不开了。

确实没听说过啊!

金芷铃翻了个白眼。

咱特喵才来几天,一个外来人口怎么可能知道的比你这个常驻人口多?

再说了,他是你未来夫婿,又不是咱的,咱打听内个做啥?

金芸儿见自己眼泪都掉了那么许多,金芷铃还是不搭自己的茬,索性跪在地上自说自话的把话一股脑儿的说出来了。

“传闻六王虽然权势滔天,又有天人之姿,可他却喜好却非女子。”

还有传闻说此人性子孤傲高冷,阴晴不定,上一分钟还能与你说着笑,下一分钟就可能要了你的命。

城府之深,心肠之狠,手段之毒,整个王朝都无人能及,杀人如麻,恶名远扬,而且……而且……”

金芷铃斜眼:“而且什么?”

金芸儿又挤出几滴眼泪:“而且他病入膏肓,听说活不过三年了!

呜呜呜……大姐姐我求求你救救我吧,再过两年我就及笄了。

一及笄我就要嫁入王府,我、我真的不想……

大姐姐我求你了,你就发发善心带我去吧!

嘁~

你不想做寡妇就抢别人的老公?

够鸡贼的呀!

金芷铃沉默了片刻,忽然笑了:“好吧,既然这样,那到时候我就带你走一遭吧!”

金芸儿欣喜若狂,连连给她磕了几个响头才站了起来。

她的丫鬟见了立刻过来把她扶了。

柿子小声提醒道:“偷簪子剧情开启。”

金芷铃目光一凌,随后又将情绪掩饰的很好,脸上没有半点犀利之色。

金芸儿又欲言又止道:“到时候去赴诗会,妹妹若是穿着的太过寒酸给姐姐丢了脸也是不好,可是妹妹手里……实在没有什么拿……”

金芷铃耐性耗尽:“说重点!”

金芸儿脸皮一抽,尬笑了一声低头说道:“我想借姐姐的那支双凤缠珠钗簪一下。”

小样?

这就开始给咱下套了?

行啊,咱就看看是你一个热播剧里的Cosplay厉害,还是咱这个高科技精英牛掰!

“好啊,晚上你差人来拿吧。”

金芷铃点点头,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说完转身离去。

等她走远之后,金芸儿这才站直了身体,原本楚楚可怜的脸也变成了阴沉一片。

“三姑娘,主君也赏过姑娘不少漂亮的钗子,咱们为什么还要问大姑娘借?”

扶着她的丫鬟也一改刚才的和善,撅着嘴不屑的说道。

金芸儿捏紧了手里的手帕,反手抽了丫鬟一个耳光,咬牙切齿道:“你懂什么,你以为她真的会那么爽快带我去参加诗会吗?”

丫鬟委屈的捂着脸低下头,“大姑娘不是已经答应了吗?”

“这种嘴唇动一动的事情,谁敢保证到那天她会信守承诺?求人不如求自己,凡事还是要靠自己谋算!”

金芸儿冷哼一声,看着金芷铃的背影眼里并射出怨毒的光芒。

“你个蠢货!就算和你说了这些你也不会凭白多长些脑子!还不快走,难道还想让我上课迟到被夫子责罚吗?”

丫鬟委屈低头:“是。”

……………………

竹林的水塘边。

“爷!爷!”

一群黑衣人从天而降,见到地上一动不动的蓝光兄,立刻焦急的围了上来。

为首的黑衣人伸手拉下面罩,露出一张白皙年青的脸,脸上满是担忧。

“爷,抱歉,属下来迟了。”

一边脱下自己的外衫罩在蓝光兄身上,一边朝身后伸手道:“斐墨,快,快把爷的药拿过来。”

一只瓷瓶递了过来,青年急忙拿过来倒出一颗拇指大的药丸,撬开了蓝光兄的嘴塞了进去,然后又为他包扎好头上的伤口。

半盏茶之后,蓝光兄的身体恢复了正常人的肤色,人也逐渐清醒过来。

青年惊喜:“爷,你没事吧?”

褪尽肌肤奇怪颜色后的蓝光兄,竟生得一幅倾倒众生的妖孽之相,看得同为男子的一众黑衣人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他长舒了一口气,缓缓睁开眼睛,一双细长的凤眼里瞬间聚满了恼怒。

“霁白,你们刚才在附近可有看到一名带着巨鼠的女子?”

青年接过手下递来的衣服,一边伺候着男子穿着衣服,一边诧异的问道:“没瞧见,爷问这个做什么?”

男人凤眼闪过杀气:“刚才本王毒发,这女人瞧见了。”

霁白一脸懵逼:“爷头上的伤是她干的?行,一会儿属下带人去杀了她。”

妖孽男子恼羞成怒,“不,本王要亲手杀了她!”

这死女人,伤的何止是他的头!

还有他作为男人的尊严!

霁白一愣。

爷往日毒发被人不小心瞧见,可没说要亲自动手灭口啊!

看着他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试探道,“莫非刚才那女子……对爷做了什么……”

这问题似乎戳中男子的痛点。

他那白玉般的俊脸上一下就像打翻了调色盘一样,五颜六色的,精彩至极。

“霁白,我记得衢州军营的马夫长一职似乎还空缺着……”

噗……

身后响起一串窃笑。

兄弟你知道的太多了!

众黑衣人齐齐往后退了一步,低头默哀。

霁白马上抱拳低头,“爷,属下这就去查明那女子的身份,把她捉来见您。”

然后纵身一跃,如被狗撵似的一眨眼就跑得没影了。

“哼!”算你小子跑得快!

男子忿忿的一甩袖,转身见到其余的黑衣人全低着头,可眼睛却一起朝着他身上的某处滴溜溜的瞧,顿时气结。

一个两个这是要造反吗?

他们的眼神又让他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刚才那女子对他的无礼之举,气恼不已。

不过……那女人虽然一脸淤泥看不清相貌,但那双眼睛却令人过目不忘。

那是一双璀璨如星般的灵动明眸,万种风情难以形容。

她的手柔若无骨,虽然做着粗鄙之举,却并没有让他心生厌恶,反而……反而心里涌上了那么一丝丝的渴望……

一想到那个触感,男人的身体一下又不受控制,起了异样。

咳!

该死,他在想什么!

耳根微微发烫,他一边暗恨自己怎会如此浮躁,一边转过身背对着自己的手下恼怒的喝道:“放肆!你们的眼睛都不想要了吗?”

众人齐齐收回眼神,低头装死。

妖孽男子脸色铁青,抬手看着手里一串八宝手串暗暗磨牙:女人,被爷抓到,爷定叫你为今日之事后悔莫及!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969.html

(0)
上一篇 2022-11-23 21:00:17
下一篇 2022-11-23 21:00:20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