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剧的我竟成了王爷的掌中娇金芷若金芷铃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一朝病毒来袭,身为知名女科学家的她,却通过自己创造的系统穿越到了……一部热播剧中变成了剧中悲催女二号?更是无意中招惹了“蓝光”病娇腹黑王爷。作为本剧的顶级炮灰,金芷若决定“改正归邪”,打死不按套路出牌

一朝病毒来袭,身为知名女科学家的她,却通过自己创造的系统穿越到了……一部热播剧中变成了剧中悲催女二号?更是无意中招惹了“蓝光”病娇腹黑王爷。作为本剧的顶级炮灰,金芷若决定“改正归邪”,打死不按套路出牌!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呵呵!

瞧见没?

这就是个典型的绿茶!

可惜她的命不好遇到她金芷铃——江湖人称“专治绿茶小能手”!

她的心思金芷铃哪里会不明白。

今天要是她不说原谅她,传到父亲耳朵里就是她金芷铃借机挟怨报复。若是说了原谅她,以后自然不好找她秋后算账。

“好啊,那你就跪着吧。本来在我和母亲面前你一个庶出的,跪着也是本分。”

贱人就是矫情!

金芷暗暗嗤笑了一声,转头看向嫡母李氏。

这种时候,把球踢给李氏是再合适不过了。

李氏收到金芷铃的眼神,将手里的茶盏重重的放在桌上,冷着脸说道:“好了,我和你大姐姐还有话说,这里没有你什么事,你下去吧!”

被她气得脑仁都疼了,这小狐媚子竟然算计道自己头上来了,差点着了她的道!

“可是母亲,诗会……”

金芸儿还不死心的样子,李氏怒容满面。

金芷铃见状立刻呵斥她道:“还不走?莫非还等着挨板子不成?”

金芸儿自然知道她们要说什么,心里气恼不已,可是嫡母怒了,嫡女发话了,她终究还是不敢不从。

自古嫡庶之分都是他们这些庶出子女头上的一座山,永远翻不过去!

深吸一口气,她不甘不愿的站起来低下头:“女儿不敢,女儿告退。”退出了正厅。

金芸儿嘴里虽然说得柔和,离开的时候手却不自觉的捏成了个拳头。

明明她才是金家才情样貌最出众的女儿,就因为一个嫡庶之分硬生生的被这个蠢货强压了自己一头,偏偏自己还得忍着,想想真不甘心!

李氏气呼呼的看了一眼她恨恨离去的背影,这才朝金芷铃温柔的道:“铃儿,过来。”

“是,母亲。”

金芷铃温顺的走了过去。

刚才柿子说了,李氏待她不错,所以金芷铃对她自然格外的客气尊敬。

“刚才都是母亲糊涂,差点被这死丫头哄骗了做下糊涂事情,多亏铃儿警醒。”

金芷铃笑道:“她那是吃准了母亲你是个心善的,心疼她们才敢如此作为。母亲放心,女儿是决不能叫她如意的。”

一记不露痕迹的马屁拍得李氏痛体舒畅。

终归是自己养大的孩子,如今也知道要护着她了。

李氏的脸笑得越发的慈祥。

“伯爵府办诗会,我猜老夫人是想借着这机会让你和小爵爷多亲近亲近培养感情。”李氏边说,边从旁边的桌上拿过一张帖子递到金芷铃的手里,“这不,帖子都送来了,我替你接下了。”

“多谢母亲,可是……我不想去。”

金芷铃一手搂着柿子,一手接过帖子,却把它往茶几上随手一扔。

伯爵府的小爵爷,名叫赵悦,生得也算人模狗样,可惜最后不仅劈了腿还和金芸儿一起虐死了女二。

她金芷铃脑子是有多大的坑才要去赴这个什么劳子的诗会,和他培养感情?

多此一举!

依她看来,得想办法赶紧退了这门糟心的亲事才是。

金芷铃一边和李氏说着话,心里一边百转千回的盘算着。

李氏诧异:“这是为何?”

金芷铃笑笑,随口扯了个谎搪塞过去:“那日女儿身子不便,就不去了。”

李氏不疑有他:“也罢,反正你们成亲后也得多的是时间培养感情,倒也不必急于一时。”

金芷铃:“母亲说的是。”

接着两人又亲亲热热的说了一会子话,金芷铃见时辰不早,这才起身向李氏行了个礼。

“母亲若无他事,女儿就先去学堂了。”

李氏是个好嫡母,笑道:“既然你主意已定,那便去吧。记得把上次答应夫子的酒给他带过去,替我问个好。”

“是,母亲。”

抱着柿子,走出厅堂低头一看,这狗系统却已经睡着了。

难怪刚才那么安静。

取了酒拎在手里,金芷铃走向金家的私塾。

说话间,一人一鼠转进了一条偏僻的竹林小径。

金家是京城少有的清流人家,女二的父亲金世轩,官阶虽然不高只是个从四品,但还是有许多人家愿意把孩子送来他们家的私塾上学,为的不是别的,就冲着金世轩官声和家教来的。

所以几个高门大户一合计,索性联手将金家后门外的那片清净竹林给买了下来,一来做私塾的场地,二来也当做自己孩子读书的束脩。

金芷铃抱着柿子走在林间,正感受着惬意的林间小风时,忽然听见一声痛苦的声音。

“这里有剧情发生?”

金芷铃摇醒柿子。

柿子疑惑的摇摇头,“没有啊,去了学堂才会触发剧情啊?”

“走,去看看。”

金芷铃迟疑了一下,放下柿子朝竹林深处走了过去。

竹林深处是一个大水塘,是学堂用来养养鸭子,养养鱼的地方。

金芷铃走到池塘边,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不看还好,一看把她吓得直接窜一旁的树上去了,抱着树枝瑟瑟发抖。

哎呦卧槽!

这蓝盈盈,光溜溜的什么怪物!

后面跟上来的柿子抬头看了眼树上的金芷铃:“……你是逗比派来的猴子吗?”

金芷铃大怒:“你才是猴子,你全家都是猴子,快,快给我解释解释,这特喵不是部古装剧吗?怎么会有水猴子在这里头?”

难道咱走错了片场,跑到恐怖片里来了?

柿子无语:“你瞧不出来这是个中了毒的人吗?”

这届宿主不好带啊,都没点常识!

金芷铃抖成筛子,破口大骂:“放屁,你忽悠谁捏?人特么还长尾巴?”

柿子:……

“他是个男人。”

金芷铃:……

柿子忽然觉得自己真相了。

“你该不会在现实世界里……是个大龄老女人,从来没见过男人的身体吧?”

这话伤害不大,侮辱性极强。

金芷铃感觉自己这个万年学霸唯一欠缺的那么点知识面,一下全暴露了。

“胡说!我不是!”

磨了磨牙,她抱着“只要我死不承认,你就无从考究”的信念从树上跳下来,啪叽一声正落在柿子的头上。

吱!!!

柿子被踩扁,成了一只矮脚板凳。

不过好在它只是个系统的虚拟态,很快它就膨胀成了原样。

“我说你注意点形象,要点脸行不?”

恢复原状的柿子一抬眼,顿时撅倒!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967.html

(0)
上一篇 2022-11-23 21:00:16
下一篇 2022-11-23 21:00:18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