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女子国师万万难方先觉帝千凝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我曾才华横溢,试问九年义务教育改为一年可否? 我曾雄韬伟略,以一己之力让世界文明快进一百年。 我曾站在世界之巅,俯瞰众生如萤火。 但我知…… 那都不是我所愿! 我迷茫、困惑、彷徨,不知我所求在何方?

我曾才华横溢,试问九年义务教育改为一年可否? 我曾雄韬伟略,以一己之力让世界文明快进一百年。 我曾站在世界之巅,俯瞰众生如萤火。 但我知…… 那都不是我所愿! 我迷茫、困惑、彷徨,不知我所求在何方? 十九岁,我在网文的世界里通宵奋战二十五个日夜后,终悟人生大道。 但也因长时间熬夜,卒! 我恨我才华绝顶、恨我接触网文太迟,以至我临死才悟得人生大道。 带着通天的遗憾,我穿越到了一个叫凌云大陆的地方。 这是一个国家、宗门林立的世界。 也是一个儒修最嚣张,他修都是小垃圾的的世界。 而我就是一个大夏国的儒修。 我凭着绝世的才华,把这个世界最强儒道玩成了最强辅助,达到了前人都到不了的成就。 外面,局势风云诡谲、众生水深火热。 我需要达到三品立命境,才能够拥有改变现状的实力。 我站在立命碑前,久久不能下笔。 我知道,只要我写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我就能成为史上最强立命境。 但我知,那不是我所愿。 最终,我提笔写下: 我愿, 大夏的子民, 长在春风里, 人民有信仰, 国家有力量, 目光所至皆为大夏! 于是,我成为世界第二强。 为啥不是第一? 因为,我是儒道最强辅助。 我还要辅助我的老婆。 大夏国师帝千凝。 她才是世界第一强!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第二天一大早,方先觉便带着老黄去木匠和铁匠那把自己订制的东西给取了回来。

又花了一个时辰,将昨天买来的酒给蒸馏出来,这一步步,让方先觉又想起在实验室的日子,不免感怀一下,科学还是有点用的。

“老黄,你的哈喇子不能酿酒,收敛一点。”

“嘿嘿,少爷,你这啥操作,来回这一捯饬,这酒就成琼浆玉液了。”

“说了你也不懂。”

“是是,少爷大才。”

“行了,别飘彩虹屁了,拿碗来。”

老黄火急火燎的拿了两只碗过来,一碗酒下肚。

“少爷,好酒,清香四溢!如饮甘泉!醇馥幽郁!”

“老黄,你说我把这酒拿出去卖怎么样?”

“妙啊,妙啊,此酒老黄生平未见,绝对当世第一,少爷,是谁让不你这么书呆了,是月书姑娘吗?”

沃特法克,老黄,你特么什么脑回路?你不应该是回答我这酒不错,很好卖吗?

还有,我特么在你心里就是一书呆子?

老黄,你要清楚,是谁在给你饭吃!

方先觉端起碗,轻饮了几口,味道果然比万卷阁的青溪酒要好很多,说起万卷阁,方先觉想起了昨天对月书花魁信口胡诌的话。

钱都花了,要不融合下试试?

再说,不去取过来的话,那岂不是露馅了。

叫上老黄,朝伊人居走去,一路可把老黄兴奋坏了,我对老黄的年龄产生了深深的怀疑,老当益壮不是这么用的吧。

路上顺道又跑巨棒酒楼吃了老黄心心念念的麻辣狂牛鞭,把老黄感动的当场就说少爷我再不给你拌嘴了。

红烧黑蛟蛋实在太贵,没点。

来到伊人居,两人又交了一两银子的入门费,把方先觉郁闷坏了,不是说花魁的相好都是可以白嫖的吗?

哦,我还不是,那算了,得争取早日把花魁娘子收入怀中啊。

万卷阁。

还没进门,便被一女婢拦下,还是昨天拿了自己二十两银子好处的青儿。

“公子,娘子今天身体有恙,不见客。”

方先觉掏出五两银子,“麻烦青儿姑娘通传一声,昨天已经和娘子约好过的。”

“好嘞!”青儿一见有银子拿还是和娘子约好的,轻快的答应一声,随即小跑去通传了。

没多久,青儿返回,“公子请,娘子就在茶室等您。”

刚想吩咐老黄在这等自己片刻,就见老黄的褶子脸贴了过来,“少爷,雄起,一个时辰,我相信你。”

老黄,我特么是白请你吃一顿麻辣狂牛鞭吗?

看着自家少爷莫名其妙的绿脸,老黄立马脚底生风的溜了,心中还不断窃喜,少爷这绿脸好可爱啊。

茶室,方先觉一进来,诗书气便铺面而来,其间还夹杂着清幽的花香味和清晨才有的甘凉气息,方先觉眯着眼深深地嗅了几口。

一睁眼,便看见月书花魁,满脸幽怨地瞅着自己。

好尴尬,花魁不会认为我是变态吧!

“咳咳,听青儿说,娘子身体有恙,不知娘子身体现在如何。”方先觉捏了下鼻子,率先开口说道。

听着方先觉问起自己身体情况,花魁娘子的脸更幽怨了。

要是我昨晚留宿你这,我还可以理解你这幽怨的眼神,毕竟我可是要一“举”成名天下知的男人。

但问题是,我没碰你惹你啊,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女人们才会的神技,无中生有?无理取闹?

花魁娘子没搭理自己,反而是不断地揉捏自己的手腕。

方先觉更懵了,花魁娘子这是何意,这肢体动作,是在暗示我什么?

是在暗示我一起那个那个?

不对,和脸上幽怨的表情不搭。

要是在我前世,我知道,反复揉手腕是要干架的节奏。

方先觉朝着花魁娘子挑了挑眉,表示我懂,不就是对暗号吗,又挑了下眉,顺便眨了下眼。

月书花魁旁边的汐儿姑娘,一脸懵逼看着这俩,身体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俩到底是在干嘛。

“公子,取这花中液,必须要轻捣三千下吗?”月书花魁终是忍不住开口说道,语气也是颇为幽怨。

我(艹皿艹 )。

怪不得花魁娘子一直在揉捏自己的手腕,难不成真捣了三千下?

这让我怎么回答你,难不成让我回答你,不用,那是我信口胡诌,那你岂不是要像我要宰了老黄一样宰了我。

不过,这姑娘,够实诚,吩咐她轻捣三千下,她就真轻捣三千下,这姑娘绝对可处。

“对的姑娘,每捣一下,这酒就会味美一分,至三千下止,多一下不可,少一下不够。”方先觉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是吗,那我多捣了几下怎么办?”

我特么,你这让我怎么往下接???

“什么?”方先觉惊得坐起。

看方先觉这样,花魁娘子满意的抿了口茶,看来这柳公子诚不欺我。

“公子实在是抱歉,是奴家的不对,捣的时候,我以为自己多捣了几下,但是我叫了汐儿她们五个帮忙一起数的,她们都数的是三千下,是我自己数错了,还望公子不要生气。”

“没事儿,我相信月书姑娘的为人。”

呵呵,表演谁不会,方先觉也抿了口茶轻轻说道。

就知道你在诈我,月书姑娘你这么聪明,是很容易玩火自焚的。

本着一定要坚持一个时辰的原则,方先觉和月书姑娘天南地北的侃大山,顺便商量接下来要合作的细则,以及具体的营销方案。

一个时辰后,方先觉拿着花魁辛辛苦苦取到的花中露和花液飘飘然的从万卷阁走了出来。

本来还想着月书花魁跳支舞弹之曲的,毕竟花了六两银子啊,但看着花魁娘子始终幽怨的揉捏自己的手腕,方先觉也不好意思开口,我不怜惜美人,谁怜惜?

坚持一个时辰不容易啊,看来月书花魁对我是更信任了,老黄,我看你今天岂敢嘲讽我。

刚出万卷阁院门,方先觉往右瞄了一下,顿时笑出鹅叫。

“鹅…哈哈…鹅…哈哈…鹅…哈哈……”

“哟哟,这是谁啊,哎哟哟,这不是我们优秀的黄老爷吗?”

“咋的扶墙而走了呢?”

“没事吧,黄老爷,来来,小子我扶着您呐。”

方先觉一边笑的抽筋,一边作势要去扶老黄。

老黄见到方先觉过来,立马故作坚强的直起了腰。

“走的快,不小心摔了一下。”

“哟,是吗,摔了一下,咋的还脸白了呢,哟哟,你看这额头上汗流的,来来,少爷给你擦擦。”

“不…不用,我这是摔疼的。”

……

领着老黄朝伊人居外走去,方先觉故意加快了点步伐。

“少…少爷,能不能我扶一把。”老黄声音有点微微发颤。

看着老黄的样子,方先觉又忍不住笑出了鹅叫,老黄你挺能忍啊。

出了伊人居,方先觉便要直接回家,结果把老黄急得。

“少…少爷,不回家,巨棒酒楼,我请客。”

哟哟,老黄,终于让我逮到你了吧,这就叫天道好轮回,让你天天特么嘲讽老子。

看到老黄终于屈服了,方先觉心底那是万分的高兴,忍着笑成抽筋的肚子,过去把老黄搀扶起来,嘴上仍不忘补一刀。

“老黄,大气。”

巨棒酒楼。

红烧黑蛟蛋,麻辣狂牛鞭,玛咖炖黑鸡,老参炒鹿茸……还有几个不知道是用什么腰子做的清蒸,乌黑发亮,一看就巨补。

这里除了麻辣狂牛鞭自己吃过,其它都是第一次见,老黄你原来真是个老手啊。

看着老黄大开大合吞食着桌子上的食物,方先觉又差点忍不住笑出鹅叫。

老黄你特么得有多虚,一个时辰就亏空成这样,不过方先觉顿时想见识见识…呸,是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把老黄搞成这样。

酒足饭饱之后,老黄满血复活。

不过我吃的也不少,为什么没啥感觉?

带着老黄回了方府,方先觉决定把从月书花魁那里拿来的花中露、花液和自己早上蒸馏出来的酒勾调一下。

反正就试一试呗,又没多大的损失,正好验证下美女腿上卷的雪茄是不是更好抽、妙龄脚下踩的酒曲酿的酒是不是更好喝。

方先觉将花中露和花液进行了反复提纯,然后根据自己精密的计算,将蒸馏出来的酒和提纯后的花中露、花液进行了勾调。

酒成,也是那一瞬,酒香、花香、清晨的甘凉席卷了整个屋子,甚至还带着一种幽静淡雅的诗书香气。

方先觉看着手中的酒。

这特么让我如何进行科学的解释……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878.html

(0)
上一篇 2022-11-23 18:00:18
下一篇 2022-11-23 18:00:20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