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倒女子国师万万难(方先觉帝千凝)小说最新章节

我曾才华横溢,试问九年义务教育改为一年可否? 我曾雄韬伟略,以一己之力让世界文明快进一百年。 我曾站在世界之巅,俯瞰众生如萤火。 但我知…… 那都不是我所愿! 我迷茫、困惑、彷徨,不知我所求在何方?

我曾才华横溢,试问九年义务教育改为一年可否? 我曾雄韬伟略,以一己之力让世界文明快进一百年。 我曾站在世界之巅,俯瞰众生如萤火。 但我知…… 那都不是我所愿! 我迷茫、困惑、彷徨,不知我所求在何方? 十九岁,我在网文的世界里通宵奋战二十五个日夜后,终悟人生大道。 但也因长时间熬夜,卒! 我恨我才华绝顶、恨我接触网文太迟,以至我临死才悟得人生大道。 带着通天的遗憾,我穿越到了一个叫凌云大陆的地方。 这是一个国家、宗门林立的世界。 也是一个儒修最嚣张,他修都是小垃圾的的世界。 而我就是一个大夏国的儒修。 我凭着绝世的才华,把这个世界最强儒道玩成了最强辅助,达到了前人都到不了的成就。 外面,局势风云诡谲、众生水深火热。 我需要达到三品立命境,才能够拥有改变现状的实力。 我站在立命碑前,久久不能下笔。 我知道,只要我写出: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我就能成为史上最强立命境。 但我知,那不是我所愿。 最终,我提笔写下: 我愿, 大夏的子民, 长在春风里, 人民有信仰, 国家有力量, 目光所至皆为大夏! 于是,我成为世界第二强。 为啥不是第一? 因为,我是儒道最强辅助。 我还要辅助我的老婆。 大夏国师帝千凝。 她才是世界第一强!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方先觉,祖籍,蓝星华夏人。

本乃神人也!

一岁,健步如飞,晚上睡觉,从不知尿不湿为何物。

三岁,天赋卓绝,马步一蹲,膀胱一缩,水流一滋直飞十丈远。

五岁,才华横溢,试问九年义务教育改为一年可否?

九岁,冠绝群雄,一人独压世界各国天骄。

十三岁,超绝群伦,一揽诺贝爷物理学奖、化学奖等各奖项。

十七岁,雄韬伟略,以一己之力让世界文明进步一百年。

十九岁,在网文的世界里通宵奋战二十五个日夜,阅尽天下所有小说后,少年英才,卒!

方先觉弥留之际,其父握着方先觉的手问道:

“先觉我儿,你可还有未了之心愿?”

看着父亲深切的关怀,方先觉颤抖的说道:

“唉哉,吾父!”

“我这一生真是俗不可耐!”

“没想到在最后的二十五个日夜里,我才知晓活着的真谛……”

“我只是想来段轰轰烈烈、纯纯粹粹可以倾囊相授的爱情。”

“只是…为时已晚……”

“唉,我恨我才华绝顶、恨我入网文太迟,临了,才悟得人生大道!”

“痛哉!恨哉!若…若…有…来……”

可怜如此英才,遗愿尚未说完,便含恨而去。

随即,乌云压城、闪电劈空、九龙奔腾、鬼神兼惊。

同时,大夏,天水城。

天降异象,神雷翻涌,紫气东来,九龙逐空,威压直逼四海,宛若圣人降世。

天水城,一阴森荒凉之地。

方先觉幽幽醒来,耳边传来令人烦闷的呢喃声和唢呐声。

“少爷,对不起……”

“是老黄无能,家里没钱了,天水城墓地又金贵,你这样死了,老黄都不知道该把你埋哪。”

“少爷,听西边的人说,现在都流行火葬了,所以……”

“老黄只能一把火把你给烧了。”

“少爷,你一路走好。”

“咱们主仆十九年,你欠我的十年薪俸…共三百五十两……”

“老黄,不要了!”

“少爷,我把方府给卖了。”

“卖了三千两。”

“少爷,你不要生气。”

“三千两还没到手,说是这几天就能打到九曲商行的银号里。”

“我今天早上还去看了下,钱还没到账。”

“但是,死者为大!”

“现在,吉时已到,不能再等了!”

“少爷,不要怪我!”

“若有来世,我一定好好把你厚葬!”

“少爷,家里实在太穷,请不来戏班子。”

“所以。”

“请允许老黄,独奏唢呐!”

“为少爷……送!行!”

嘟啦啦…嘟啦啦…嘟……

吵死了!

方先觉猛地坐起。

咣当一声!

“嘶……头好疼!”

“少爷,一路走好!”

老黄一个火把朝着棺材下的干柴扔了过去。

然后。

潇洒转身,大步离开。

仿佛是要迎接自己的新生。

方先觉头晕目眩了一会,再次艰难的睁开眼。

往四周看去,乌漆嘛黑,伸手不见五指……

这是哪?

方先觉伸手朝四周摸去……

宽约四十二厘米,高约六十厘米。

再联想到当才:

不知埋哪、火葬、为少爷送行、一路走好、凄凉哀伤的唢呐声……

这是……

棺!材!

嘶……好烫!

咳咳…好呛……

我这是……

在被火葬!

卧槽,卧槽!

我还活着呢!

救命…咳咳…救……救命啊!

方先觉一边不断拍打着棺材木壁,一边不断地嘶吼求救着。

但是!

四周无人,老黄也已经走远。

救…救……救命!

四周安安静静。

只有几只乌鸦桀桀桀的怪叫着。

也不知是高兴又有人死了,还是伤心这下没腐肉吃了。

救…救……救命!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救…救……

砰!

支撑着棺材的木架子烧断了,棺材也顺势掉落在地上炸开。

方先觉从棺材里滚了出来。

等再醒来,天已经有点黑了。

方先觉凭着模糊的记忆和强烈的求生本能跌跌撞撞的朝远处走去。

方府。

老黄正坐在门槛上一边喝着碗里的酒,一边吃着手里的烧鸡,嘴里还不断地嘟囔着。

“少爷,我已经把卖掉方府的三千两取了出来。”

“但是,老黄实在太饿了,就先买了壶酒和烧鸡。”

“可惜少爷你吃不到了。”

“少爷,你现在应该骨灰无存了吧。”

“放心吧少爷,有了这三千两,我明天就给你找个好地方,然后给你弄个好点的衣冠冢,嗯……再给你立个碑。”

“唉,少爷,你这一走,方家就绝后了啊!”

“也罢,少爷,我给你弄好衣冠冢,立好碑之后,剩下的钱就用来…嘿嘿……”

“少爷,从今往后。”

“我老黄,不行黄了。”

“我姓方!”

“以后方家传宗接代的任物,就交给我老黄吧!”

“呸……,就交给我老方吧!”

老黄说罢,大口撕了一块鸡腿肉,感觉不是很爽,又大口喝了碗酒。

“嗝……”

“爽!好久没吃这么饱了。”

老黄打了个饱嗝,满脸知足的笑容。

“老黄……”

突然,一股风携杂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声音朝老黄吹来。

“嘶……大夏天的,怎么还冷了呢?”

老黄紧了紧身上的麻衣。

“老黄……”

一股风携杂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声音再次朝老黄吹来。

“怎么更冷了呢?总感觉有人在叫我?”

老黄再次紧了紧身上的麻衣,嘴里嘟囔着。

“老黄……”

“好像确实有人叫我。”

老黄往四周看看,没…没人啊……

“老黄……”

“特么的谁在叫我?”

“大晚上的别装神弄鬼!”

“给我出来!”

老黄把手里吃完的烧鸡扔掉,又拿了只新的烧鸡怒吼道。

“老黄……”

“特么到底是谁啊?”

“给我出来!”

“老子请你吃烧鸡!”

老黄举起烧鸡大喊道。

“老黄…是我啊……”

老黄这下听清楚声音是从哪来的了。

往大门方向看去……

“啊!”

“鬼啊!”

当即一个鞋底扔了过去。

砰!

正中方先觉脑门。

老黄:少爷这化成鬼了,怎的还是这般弱?

被砸的头晕目眩的方先觉,艰难地再次站起了身。

“少…少爷,对…对不起!”

“明天一大早,我就给你找个好地方立个衣冠冢,还…还有墓碑。”

“少爷,你别来找我索命啊……”

“给方家传宗接代的任务,我还没完成呢。”

“少…少爷……这是烧鸡,你吃烧鸡。”

老黄把烧鸡扔了过去。

方先觉赶忙接住,还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老黄看着狼吞虎咽的方先觉有点心疼的说道:

“可怜的少爷啊,你生前也没机会吃着。”

“少爷,你慢点吃,别噎死了。”

“好吧,你已经死了,那你吃吧。”

正在狼吞虎咽的方先觉,突然呃的一声倒在了地上,双手掐着自己的脖子,两个腿直抽抽。

老黄看着直抽抽的方先觉感叹道:

“少爷,你真好玩,吃个烧鸡还能直抽抽,鬼都是这样玩的吗?”

老黄看着直抽抽的方先觉,感觉挺搞笑,当即也不害怕了。

大胆走向方先觉身边。

出于谨慎,老黄伸出手在方先觉鼻前探了探。

“没有呼吸,果然是鬼!”

“少爷,你也真是的,我不就是没给你厚葬吗?”

“多大的事啊,你这变成鬼了,还来吓我。”

老黄说着挽起了袖子。

啪!

“让你吓我!”

老黄一个耳瓜子扇了过去。

啪!

“让你吓我!”

老黄又一个耳瓜子扇了过去。

咻!

一块鸡肉从方先觉嘴里飞了出来。

“呼…哈…呼…呼哧……”

方先觉大口呼吸着,身子也不抽了。

看着胸腔不断起伏的方先觉……

老黄懵了!

老黄傻了!

卧槽…卧槽!卧槽槽!!

鬼咋能呼吸了?

这咋的回事?

“老…老…黄……”

方先觉一手杵地,一手伸向老黄。

阴森、恐怖……像极了恶鬼索命。

“少…少…少爷!”

啪!

老黄一个惊吓,手不由自主的就扇在方先觉脸上了。

“少…少爷,你咋来了?”

方先觉本想伸手让老黄拉一把,结果被老黄一个耳瓜子把头扇成七十五度。

这下更恐怖了,正常人谁脖子能转这么大角度……

“老…老……黄!”

头被扇成七十五度的方先觉用尽所有眼白朝着老黄怒目斜视。

看着只有白眼珠的方先觉,老黄手一个哆嗦……

啪!

太特么吓人了,当即又一个耳瓜子给扇正回来,嗯…这样看就舒服多了,起码不太吓人了。

“少…少爷,你来了!”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872.html

(0)
上一篇 2022-11-23 12:00:23
下一篇 2022-11-23 18:00:17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