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骨砂(尹舒赢律)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佛经里记载,这个世界上有五种眼。天眼,慧眼,佛眼,法眼,肉眼。其中,拥有天眼之人,可见得世间精怪。 因为一次夜路撞邪,尹舒平静了十二年的人生突遭巨变。作为阴阳眼中的天帝砂,尹舒受蛟王“胁迫”不得不踏上

佛经里记载,这个世界上有五种眼。天眼,慧眼,佛眼,法眼,肉眼。其中,拥有天眼之人,可见得世间精怪。 因为一次夜路撞邪,尹舒平静了十二年的人生突遭巨变。作为阴阳眼中的天帝砂,尹舒受蛟王“胁迫”不得不踏上一场惊悚刺激的寻骨之旅。 在每一件错综复杂的诡异经历背后,埋藏的究竟是人性的善良还是欲望争夺的险恶?从一次次死里逃生中,一段尘封千年的往事被缓缓揭开,面对残忍恐怖的真相,尹舒又该何去何从?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降头?”赢律挑眉,“你找过降头师?”

崔鸿建闭上眼,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点点头。

尹舒茫然:“降头是什么?”

“你知道谶术吗?”赢律问尹舒,见后者摇头,赢律轻叹一声解释道:“相传,当年唐僧去天竺取经,在取得真经返唐的时候,途经通天河时曾被驮他过河的老龟掀入水中。在唐僧和他的徒弟们的抢救下,他们只捞回了大部分的经书,创立了现在的大乘佛教;而另一部分小乘佛经则从通天河流入了暹罗河,被当地的暹罗僧人献予当时的暹罗皇,这一小部分的经成为了‘谶’,也就是降头术前身。再通俗一点讲,降头术有点像是西藏地区的黑喇嘛所修炼的术法。没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人会这种东西。”

见尹舒和崔鸿建俩人听得一愣一愣,赢律觉得无语,这俩人的表情是怎么回事,把自己当成科普小课堂了?

“说说看,怎么一回事。”赢律对崔鸿建说道。

“我,我和禾婴,其实从高中就认识了……”

崔鸿建和禾婴是高中同学,从第一次新生入学大会上见到作为学生代表上台演讲的禾婴,崔鸿建就不可自拔地爱上了她。

漂亮,学习成绩优秀,人缘好,这样的女孩子几乎是当时班上所有男生的梦中情人。反观崔鸿建,外貌平平无奇不说,性格还孤僻,全身上下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他的学习成绩。

可即便是学习好,崔鸿建那感人的情商并不招老师的待见,禾婴是班长,崔鸿建却只是坐在班级里第一排的尖子生,连当个班干部和禾婴日常交集的机会都没有。只有每次到了考试成绩放榜的时候,崔鸿建的名字才有机会跟禾婴的名字前后出现在榜单上。

在那时候的崔鸿建看来,禾婴就像是天上的太阳,永远都是那么璀璨耀眼,而自己不过是无意间拂过的微风,转瞬即逝,毫不起眼。

后来,在高三那年,崔鸿建无意中得知在自家小区附近的老城区那块住着一个老头,据说那个怪老头专门给人看事,只要付出一点代价,他几乎可以完成你的任何愿望。

临近毕业,崔鸿建的目标就是能够和禾婴考上同一所大学,可是那么优秀的禾婴可能连他崔鸿建是谁都不知道。可能因为离别之日将近,再加上学业的压力,崔鸿建迫切的想要改变现下的局面,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崔鸿建偷偷从禾婴的部落格打印了一张她的照片,又趁着自己某天值日,从禾婴的座位上搜集了一些她的头发,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崔鸿建等父母都睡下,自己偷摸着溜出了门。

说到这里,崔鸿建停了下来,眼中闪过一抹恐惧,尹舒看着崔鸿建,脸上带着几分鄙夷,她已经猜到之后的事情了,可是崔鸿建的做法却让尹舒打心眼里觉得不耻:“所以你就找到了降头师?还让他下邪术让你们在一起了?”

崔鸿建点点头,他摘下眼镜抹了抹脸上的泪水:“那个怪老头真的很神奇……我知道你们看不起我的这种做法,可是你们懂什么?我真的很爱禾婴,我想和她在一起!我之所以那么努力念书,就是为了自己的名字能和她的名字出现在一起!”

崔鸿建收紧拳头,脸上的肌肉抽动着,似乎他也不知道自己此刻应该哭还是应该笑。

听到这话,倒是脸上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赢律笑了出来,嘲讽道:“你们人类啊,有时候还真是喜欢自作多情。继续说吧,你为了下降付出了什么?”

见赢律发话,崔鸿建脸色更加难看,却也不敢反驳什么,他继续道:“十年寿命。”

尹舒瞪大了眼睛,她没想到降头师要替人下降所收的报酬不是钱,居然是要寿命!这玩意要怎么取啊?!

赢律注意到了尹舒的震惊,淡淡道:“我说了,钱这种东西只有你们这些普通人才会在意。不过这个降头师居然敢以寿命作报酬,看来也不是个简单的家伙。”

那个降头师收取了崔鸿建十年寿命,给禾婴下了和合降,术法很成功,禾婴真的如崔鸿建所愿成了他的女朋友,两人在一起的事不知道让多少禾婴的爱慕者惊掉了下巴。泡到校花,一时间崔鸿建也成了他们那所高中的风云人物。

再后来俩人一起考上了现如今的大学,同一个系,同一个班,那段时间崔鸿建觉得这是自己人生中最快乐的日子,可是好景不长……上了大学以后,禾婴在一个月前某天兼职结束回学校的途中,出车祸死了。

说到这里,崔鸿建再次哭了起来:“我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天人永隔的结局,我们一起构筑的未来还没有实现……一切就这样烟消云散了……我不甘心,不甘心……”

赢律见崔鸿建这么一个大男人动不动就哭哭啼啼,有些嫌弃。

尹舒想了一下,试探性地问道:“禾婴……她是不是在学校前面那个十字路口出事的?死的时候还穿着一条红裙子?”

崔鸿建抬头看向尹舒,有些意外:“你怎么知道的?”

尹舒撇嘴,我当然知道了!你对象纠缠我几天了!她还明确放过话说要杀了我!

崔鸿建叹息:“哎,禾婴一直有在做平面模特的兼职。我们学校晚上一到十二点就不让学生进出校门了,禾婴刚好那天收工的时间晚了一些,路上没打到计程车,她又着急往回赶,本来以为大晚上的路上又没几辆车,想创个红灯,结果就被迎面而来的大卡车……没想到我和禾婴最后还是没有在一起,法术失效了,而死去的禾婴她……也,也变成了厉鬼……回来了……”

“和合降没有失效。”赢律冷冷地说道:“你再好好回想一下那个下降的家伙说的话。”

崔鸿建愣住了,只一秒,他的思绪仿佛又回到了两年前的那个电闪雷鸣,狂风大作的夜晚。

那个阴暗潮湿的屋子,还有在摇曳烛火下,诡异可怕的老头……

一旦开始,就没有回头路了……不论发生什么,都无法将你们分开……

还有昨天男生宿舍的走廊上,那句用血红色的液体汇聚成的“永远在一起”……

“你的意思是……不,不!这不可能!”崔鸿建瞬间明白了赢律说的话,他情绪逐渐变得激动起来,痛苦地抓着自己的头发:“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

“喂,喂!你冷静一点!”尹舒看不过崔鸿建那副涕泪横流的模样,推了推他的肩膀。

“求你!”崔鸿建再次朝赢律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帮帮我,让禾婴去她该去的地方吧!丁强和陈楚鑫都已经死了,在这样下去我也会被她杀了的!”

“一时间我居然不知道你到底是想让爱人的灵魂得到安息,还是想着让自己活命。”尹舒无语,转头却瞧见赢律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像是在把决定权交到自己这边。

帮,还是不帮?

这下尹舒自己也犯了难。

崔鸿建见赢律把目光放在尹舒身上,忙跪着爬到尹舒身前,伸手想去拉尹舒,尹舒一下躲到赢律身后,崔鸿建又一次扑了个空。

回宿舍的路上,赢律见尹舒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随口问道:“在想什么?”

“你说禾婴化为厉鬼之后,为什么想要杀了崔鸿建呢?毕竟她是自己被车撞死的,如果要报仇难道不应该找那个开货车的司机吗?”

老实说,尹舒其实并不同情崔鸿建被禾婴的鬼魂纠缠,毕竟是他自己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不惜用一些歪门邪道来对一个无辜女孩下手,虽然禾婴的死不是他造成的,但一切事情的源头是他种下的。

赢律将目光投向远处,尹舒不知道他在看什么,只是耳边响起男人解释的声音:“你可以想象吧,那个横死的女孩被爱人抛弃的心情。”

尹舒不解:“什么意思?”

“突然的死亡,还是穿着红裙子死在午夜十二点这种时间,化为厉鬼后,主宰她心中怨恨的并不是夺去她生命的那辆货车,而是与所爱之人阴阳两隔的那份绝望。我想,她的怨念大概只有等那个软弱的男生去地府跟她作伴了,才会平息吧。”赢律嘴角挂着笑,尹舒从他的这种笑容中读出了嘲讽的味道,“在此之前,那个家伙会被无休止的纠缠,恐惧会不断陪伴着他,可她又始终下不了手去杀了他,因为那个枉死的女孩很爱她的恋人。有时候,爱与恨的边界是很模糊的。”

尹舒沉默了,是啊,听赢律这么一说,好像一切事情的起因都归咎于一个爱字。

“行了,不要想那么多了。”赢律感觉到尹舒的心情似乎变得更沉重了,他不由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女孩的脑袋,“与其去纠结他们那些无聊的过往,不如好好想想今晚你要怎么潜入男生宿舍吧。”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838.html

(0)
上一篇 2022-11-23 15:00:27
下一篇 2022-11-23 18:00:07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