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骨砂尹舒赢律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佛经里记载,这个世界上有五种眼。天眼,慧眼,佛眼,法眼,肉眼。其中,拥有天眼之人,可见得世间精怪。 因为一次夜路撞邪,尹舒平静了十二年的人生突遭巨变。作为阴阳眼中的天帝砂,尹舒受蛟王“胁迫”不得不踏上

佛经里记载,这个世界上有五种眼。天眼,慧眼,佛眼,法眼,肉眼。其中,拥有天眼之人,可见得世间精怪。 因为一次夜路撞邪,尹舒平静了十二年的人生突遭巨变。作为阴阳眼中的天帝砂,尹舒受蛟王“胁迫”不得不踏上一场惊悚刺激的寻骨之旅。 在每一件错综复杂的诡异经历背后,埋藏的究竟是人性的善良还是欲望争夺的险恶?从一次次死里逃生中,一段尘封千年的往事被缓缓揭开,面对残忍恐怖的真相,尹舒又该何去何从?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崔鸿建是在食堂里被校方的人带走的,经过一番盘问,崔鸿建从系主任的办公室里出来,已经是傍晚时分,天边的火烧云通红惹眼。

回到宿舍,崔鸿建刚推开宿舍的门,脸上就被狠狠挨了一拳,猝不及防的力道令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男孩,直接被摔出门外,眼镜从脸上飞了出去。

“你还敢回来?!”舍友陈楚鑫的暴喝声尤自回荡在崔鸿建的耳边。

已经过了晚饭点,正是学生们回宿舍休息的时间,崔鸿建摔倒的动静引来不少同住在四楼的男生从各自宿舍探出脑袋来瞧热闹。议论声四起,却没有人上来扶他一把。

“呸。”

崔鸿建神情木讷,偏头从嘴里啐出一口血沫,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

陈楚鑫见状,冲上前又朝崔鸿建补上一脚:“你说!丁强是不是你杀的!”

“疯子。”崔鸿建这一脚挨得结实,半晌才憋出两个字。

“你说什么?!我他妈干死你!”

陈楚鑫一听崔鸿建这嘴还敢不老实,立马又是几拳招呼上去,两个人顿时扭打在一起。

陈楚鑫和死掉的丁强是同乡,再加上俩人又是高中校友,考上了同一所大学,自然是整个宿舍里关系最好的。丁强平日里虽然性格吊儿郎当,但是做起事来却是个热心肠。如今丁强死了,警方给出的结论是自杀。

丁强这么外向的人会跳楼自杀?在陈楚鑫看来,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一直看旁边看热闹的另一个舍友吴奇见场面逐渐有些失控,忙上前去拉把崔鸿建按着的陈楚鑫:“哎行了行了,不是说好了就教训一下这小子,不要把事情闹大,引来舍管就不好收场了!”

或许是听进去了吴奇的话,陈楚鑫停下了正在暴揍崔鸿建的手,嘴上仍是骂骂咧咧:“我告诉你崔鸿建,虽然警察没找到你杀了丁强的证据,但老子跟你没完!”

说罢,陈楚鑫爬起身,胡乱抹了一把同样被崔鸿建挠花的脸,冲围观的男生们比出一个中指,跟着吴奇转身进了宿舍。

见其中一个当事人已经离开,围观的男生们觉得没劲,纷纷散去,崔鸿建捂着脑袋,在地上躺了好半天才缓过劲来。

默默拾起飞到一旁的眼镜,崔鸿建爬起身,也不回宿舍,一瘸一拐地挪到走廊角落蹲下,崔鸿建有些哆嗦地从口袋里摸出一包廉价香烟,点上火吸了一口,烟雾弥漫。

啪嗒。

崔鸿建打了一个激灵,走廊上头,裸露在外的水管衔接处落下几滴液体恰好掉进了崔鸿建的后脖领里。

崔鸿建抬头看了看,水管因为老旧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只是不断往外渗着什么,一滴一滴。崔鸿建朝一旁挪了挪,下意识伸手往脖子后面摸了摸,定睛一看,手上沾满了红色,一股浓烈的铁锈味扑鼻而来。

是血!

崔鸿建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想大叫出声却只感觉喉咙发紧。此刻四楼走廊空荡荡的,所有宿舍大门紧闭,根本没有人能看到崔鸿建这边的动静。

水管落下的血越来越多,滴滴答答已经在走廊的水泥地上凝聚了一滩血渍,崔鸿建瞪大了眼睛,只见血渍忽然波动了一下,然后缓缓形成一行红色的字,好像此刻正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在地板上写着——

【我们永远在一起!】

不,不——!

崔鸿建看到这行血字仿佛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他低下脑袋,双手抱头,全身不自觉颤抖着,眼泪鼻涕横流,却哭不出声音。

放过我吧,求求你放过我!

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还不想死!

崔鸿建在心底呐喊着,像是在乞求什么看不到的东西能听见他此刻的内心。

哔哔哔——

直到舍管哨声响起,崔鸿建浑身一颤,他抬起头,地板上哪有什么血字,头上的水管还好端端,衔接处根本也没在滴水。崔鸿建这才注意到天色早已全黑了,现在是午夜十二点整,宿舍熄灯时间。

怎么会……明明刚才还是在傍晚……

崔鸿建在原地愣了好半天,才起身拍拍落在身上的烟灰,回到宿舍。

男生寝室404,三个大男孩各自躺在床上,没有交谈,其中两张床位上隐隐有亮光,陈楚鑫和吴奇各自玩着手机。

忽然,吴奇的微信弹出一条消息提醒,是陈楚鑫发来的。

陈楚鑫:还没睡呢?

吴奇:你不也一样。

虽然这么回复着,吴奇的眼皮却是有些沉重了。

陈楚鑫:一想到小强,我就睡不着。

陈楚鑫:我始终觉得小强的死和崔鸿建脱不了干系!

吴奇:嗯……可是学校监控录像显示,丁强确实是自己从楼上跳下去的。

陈楚鑫:那昨晚小强刚和崔鸿建大吵一架,今儿早就死了?你相信这世上有这么巧合的事,我可不信。

吴奇看着手机,不自觉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打了几个字,又被他删掉了。

昨晚崔鸿建和丁强确实吵过一架,陈楚鑫那会跑去打篮球了,是吴奇先回的宿舍。这俩人当时吵得还挺凶,在丁强脏话满天飞的怒骂中,吴奇听出俩人吵架的源头是死去的禾婴。

丁强虽然表面上是个花花公子,但心底却一直喜欢禾婴,按照他本人的话来说就是一见钟情。然而禾婴却跟崔鸿建这个一无是处,甚至还有些懦弱的家伙在一起了,别说丁强没办法接受,就连陈楚鑫和吴奇他自己看着都不爽。

有了这一层缘由在,吴奇在昨晚的争吵中虽然充当的是一个劝架的角色,但言语间免不了对崔鸿建来上几句冷嘲热讽。崔鸿建嘴笨,本来就吵不过丁强,更别说还有吴奇这么个帮腔的。

最后还是陈楚鑫回到宿舍,崔鸿建挨了陈楚鑫几拳,这事才算消停。

本来吴奇以为这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反正崔鸿建在宿舍里被排挤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没想到半夜丁强忽然跟疯了一样突然扑到崔鸿建的床位,想把正在熟睡的崔鸿建掐死。

要不是自己和陈楚鑫拦得快,今天被发现尸体的是谁还很难说。

这么想着,吴奇眼睛缓缓合上,竟然就这么抓着手机睡了过去。

陈楚鑫那边等得久了,刚想问问吴奇是不是睡着了,肚子传来的剧痛让陈楚鑫在心里暗骂一句。

妈的,这便意来得可真及时啊!

窜稀的感觉来势汹汹,为了避免自己裤裆遭殃,陈楚鑫也顾不得吴奇回没回自己的消息,利落地翻下床,抓起桌上的手纸就冲向厕所。

等陈楚鑫跑到阳台旁边的厕所一看,门是关着的。回头一看,吴奇的床位还亮着光,厕所里的家伙不是崔鸿建是谁?!

崔鸿建这该死的家伙还真是随处在跟自己过不去!陈楚鑫没办法,只好气极败坏朝着宿舍走廊尽头的厕所跑去。

陈楚鑫他们所在的这栋男生宿舍楼,整七楼高,大一大二学生混住,宿舍都是四人一屋,硬件设施一应俱全,唯独就宿舍自带的厕所就一个坑位,平日里有序使用还好,一旦遇到特殊情况就麻烦了。显然校方也是考虑到这一点,所以在走廊尽头也弄了一个厕所,方便有突发状况的学生们不至于为了争夺厕所的使用而起争执。

现在已经是熄灯时间,走廊只亮着几盏昏暗的灯光,陈楚鑫一路飞奔进公共厕所,扒下裤子就是一顿稀哩哗啦,一时间无比畅快。

这间厕所由于平常没什么人来,里头的格局一直保持着比较落后的设计,是那种不论大小号,一个萝卜一个坑,中间用简易的矮水泥墙隔着,尽头还有个水箱定时出水的那种公厕。

这时,厕所外的走廊忽然响起一阵脚步声,在安静的夜晚里显得特别清晰。陈楚鑫侧耳听着,脚步声走得不快,看样子也是一个宿舍厕所被傻逼占用,不得不来上这个破公厕的倒霉蛋。

想到这,陈楚鑫愣了一下。不对,这人的脚步声这么冷静,显然不像自己刚才那样火急火燎的,那这个人为什么不在自己宿舍里忍忍,非要大半夜跑来这间厕所呢?

想到这里,陈楚鑫的头皮麻了一下,脑袋里不自觉循环播放着平日里听说的各种校园怪谈。

只听脚步声延续到厕所门口停了下来,几秒钟的沉默后传来吴奇的声音:“鑫哥,你在里头吗?”

“啊,是吴奇啊!你也来上厕所啊?”听见是自己舍友,陈楚鑫顿时放松了不少,虽然他选的蹲位没办法看到厕所门口那边站着的吴奇,但还是不自觉放了个屁表示对舍友一起解手的欢迎。

“嗯。”吴奇那边闷闷应了一声,然后没有了动静。

“晚上也不知道吃了啥,突然闹肚子,要不是崔鸿建那个逼上厕所也磨磨唧唧,我也不至于跑这来。”

陈楚鑫一见上厕所有伴儿了,嘴里也不闲着,开始抱怨起来,吴奇没怎么搭话,像是在默默听着。

哗啦啦。

水箱里传来一阵冲水声,陈楚鑫这边解决完了,正打算提裤子走人,突然听到吴奇问了一句:“鑫哥,有纸吗?”

声音离陈楚鑫不远,好像就在隔壁坑位?

“哦,你等着,穿好裤子给你送去。你在我隔壁坑吧?”

沉默,吴奇没有回答陈楚鑫的话。

见无人回话,陈楚鑫又喊道:“喂喂,吴奇你在听吗?你是不是在隔壁坑啊?不会掉屎坑里了吧?”

“我…在…你身后。”

一个陌生而嘶哑的声音响起,正站着穿裤子的陈楚鑫就感觉后背被人拍了一下,回过头,见一张没有瞳孔,满脸是血的怪脸几乎要贴到自己脸上了!

“鬼啊!!!”

陈楚鑫惨叫一声,吓得一只脚直接杵进茅坑,他也顾不上恶心,拔腿就朝厕所外跑去。

才刚迈出公厕,宿舍走廊上的照明灯仿佛接触故障般开始忽闪起来,陈楚鑫哪还管得了那么多,飞快蹿到404宿舍门口,比去上厕所的时候跑得还快。

可是,还不等陈楚鑫去推宿舍的门,只听咔嗒一声——原本虚掩着的宿舍的门居然被人从里面关上了!

转头朝走廊尽头一看,陈楚鑫吓得差点尿裤子!只见一个人影站在走廊尽头,那是一个女人,她似乎低着头,瀑布一般的黑色长发垂在前面挡住了女人的脸,鲜红的裙子显得特别扎眼。

突然,走廊的灯暗了一下。仅过了两秒,又亮了起来。陈楚鑫赫然发现那个红衣女鬼似乎朝自己近了一些。

走廊的灯又暗了一下,紧接着亮起,女鬼的身影又近了一些……

“鬼啊!!!有鬼!!开门!!!救命啊!!!”

陈楚鑫简直要精神崩溃了,他死命拍打着宿舍的门,嘴里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谁都好,求求你开门!!!!”

哗。

门被打开了。

陈楚鑫一下扑进宿舍,摔上门,整个人普通虚脱一般,靠在墙上气喘吁吁。

“大晚上,你干什么?”崔鸿建的声音响起,厌恶的情绪显而易见。

陈楚鑫顾不上回答崔鸿建的话,只是凑到门边的窗户旁,企图看看女鬼有没有追过来。

可是此刻宿舍外头的走廊空空如也,连照明灯都好端端亮着,哪有什么女鬼的影子?

崔鸿建看陈楚鑫一副神经兮兮的样子,翻了个白眼,也是话都懒得说一句,自顾爬上自己的床,寝室重新陷入安静。

陈楚鑫朝崔鸿建的床位看了一眼,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样子是没事了……

等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陈楚鑫突然看了看自己空空如也的手。

自己带去厕所的那卷卫生纸呢?!

再从窗户朝走廊一看——

一条长长的卫生纸从宿舍门口延伸到走廊尽头的公厕,一只苍白的手从厕所门口伸出,一把抓住了卫生纸的一端,红衣女鬼正慢慢顺着卫生纸,一点一点向宿舍的方向走来……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834.html

(0)
上一篇 2022-11-23 15:00:26
下一篇 2022-11-23 15:00:28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