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骨砂尹舒赢律小说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佛经里记载,这个世界上有五种眼。天眼,慧眼,佛眼,法眼,肉眼。其中,拥有天眼之人,可见得世间精怪。 因为一次夜路撞邪,尹舒平静了十二年的人生突遭巨变。作为阴阳眼中的天帝砂,尹舒受蛟王“胁迫”不得不踏上

佛经里记载,这个世界上有五种眼。天眼,慧眼,佛眼,法眼,肉眼。其中,拥有天眼之人,可见得世间精怪。 因为一次夜路撞邪,尹舒平静了十二年的人生突遭巨变。作为阴阳眼中的天帝砂,尹舒受蛟王“胁迫”不得不踏上一场惊悚刺激的寻骨之旅。 在每一件错综复杂的诡异经历背后,埋藏的究竟是人性的善良还是欲望争夺的险恶?从一次次死里逃生中,一段尘封千年的往事被缓缓揭开,面对残忍恐怖的真相,尹舒又该何去何从?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自己这是……杀人了?!

尹舒双腿一软,要不是赢律手快一把将她拉住,尹舒可能会直接摔进崔鸿建的血泊里。

尹舒紧紧攥着赢律的衣袖,嘴里不住喃喃:“杀人了……赢,赢律,我……我杀人了!”

赢律蹲下身,伸手探了一下崔鸿建的脖颈,动脉跳动的触感有些微弱:“别慌,他还没死。”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赢律知道此时的崔鸿建已经处于进气多出气少的状态,倘若不赶快送去治疗,要不了多久他恐怕真的会死,“天帝砂,你去联系赢犀,让他来处理。”

尹舒听了这话,赶紧摸索着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是之前在咖啡厅时赢犀留给她的私人号码,说是有事可以联系他。

没想到这个号码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现在已经是午夜三点多,尹舒的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通:“喂?你好,哪位?”

赢犀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沙哑,也是,这个时间点恐怕大多数人都正处于睡梦中。

“赢犀吗?我是尹舒,是这样的,有件事需要你的帮助。”

尹舒将今晚发生的事简单地跟赢犀说了一遍,在听到对方说马上会让人来处理后,挂断电话的尹舒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或许是刚才用椅子砸崔鸿建的时候用力过猛,此刻尹舒握着手机的手扔有些颤抖。

“其实你也不用跟他废话那么多,有我在,他不会拒绝你的。”一旁的赢律走到尹舒身边,轻轻握了握女孩的手,“回去吧,这里没什么好待了。”

两人离开404宿舍之前,赢律还不忘让尹舒将插在墙上的弩箭找个东西包着一起带走,小心不要触碰到箭头的褐色粉末。

尹舒好奇这褐色粉末是什么,赢律看了看天上的月色,解释道:“这支箭应该是那个降头师的东西,上头的粉末应该是降头粉,是用尸油浸泡七七四十九天的五毒虫晒干之后弄出来的东西。”

“这东西可以伤到你?”尹舒问道。

赢律:“嗯。如果没猜错的话,那个降头师应该在粉末里多加了雄黄粉。”

“雄黄?那不是蛇才会惧怕的东西吗?你们蛟也怕这个?”尹舒诧异。

赢律没有搭话,只是撇了一眼尹舒,然后从她手中接过用塑料袋装着的那支弩箭,就着月色打量了半晌,掌心忽然冒起一团蓝色的火焰,将弩箭连带着外头包裹着的塑料袋一同烧毁。

“不是怕,只是这玩意多多少少会对我造成伤害。”

尹舒看着赢律在火光映衬下明暗交错的脸,心中有些狐疑,嘴上却没再说什么。

才走到离男生宿舍不远处的一个花坛边,尹舒就注意到几个穿着保安制服的校工行色匆匆地往校门口方向赶,尹舒小心地跟在他们后头,就见校门口正有一辆救护车驶来,没有拉警报,从车上下来了几个抬担架的医生护士,急匆匆地赶到崔鸿建所在的这栋男生宿舍楼,没一会功夫就把人弄上担架送走了。

看着救护车消失在学校门口,尹舒不无担忧地问赢律:“这样就没事了吧?等崔鸿建醒过来会不会把我供出来?”

“不会的,被鬼迷心窍的人就是一具没有意识的行尸走肉。还是小瞧了那个女鬼啊!”赢律感慨道:“起初我以为是吃人魂的关系才让那个女鬼的力量在短时间增长飞快,没想到帮那小子下和合降的家伙也躲在背后出了不少力。”

“你是说那个降头师?他为什么要帮死掉的禾婴?”尹舒忽然想到了刚才被赢律烧掉的那支箭弩,惊讶道:“他居然也在F市!”

“嗯。”赢律点头,“不过他可不是会成全什么人鬼情未了的大善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说的那个禾婴不过也只是他的一颗棋子罢了,降头师之所以帮她变得更强,恐怕目标是你啊,天帝砂。”

接着,赢律告诉了尹舒他的猜测。

降头术这种东西,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失败的,因为倘若咒术失败了,施法的降头师会受到咒术的反噬,严重的时候可能会直接丢命。

因此,当降头术施展后,降头师和被施法者之间是会产生某种联系,而尹舒第一次碰见女鬼的那个晚上,那个降头师或许就感知到了尹舒这个天帝砂的存在。

尹舒和赢律并排坐在学校某处的石椅上,月光穿过树影,给两人的身影添上几点斑驳。

“你没有注意到,学校里死人,是在你撞见女鬼之后才开始的吗?”

听赢律这么说,尹舒这才恍然大悟。

赢律继续道:“得知了你的存在,降头师只要让禾婴知道天帝砂的力量,他就可以借那个禾婴的手杀了你。”

尹舒回想起之前禾婴说过的话,似乎是杀了自己得到天帝砂的力量就可以复活?

把这事又问赢律,男人有些无语地看着尹舒:“怎么可能,天帝砂的力量虽然强大,但是还没有逆天到能够起死回生。何况她的肉体早装盒里五斤重了吧?”

尹舒尴尬地吐了吐舌头,她确实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是个蕴藏强大能量的潜力股了,“我觉得那个降头师千算万算,还是低估了你的强大。”

赢律直接忽略了尹舒这句话里所含的恭维成份,撇了撇嘴:“这事你只能庆幸赢犀的效率够快,他让禾婴驱使歪头鬼打散了我的一缕真气,但是没想到第二天赢犀就能把手串送来。”

赢律停顿了一下,忽然看向尹舒,神情认真,尹舒第一次从男人脸上见到这种表情,不由地朝一旁挪了挪,只听赢律说道:“今天晚上,其实我并没有保护到你什么。”

男人轻轻勾了勾嘴角,像是在笑,无奈夜色之下视野并不太好,尹舒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赢律飞快收起表情,仰头看向月亮,半晌才又冒出一句话:

“你很勇敢,天帝砂。”

今晚的月亮很美,两人就这么坐在学校的石椅上望着天空,谁都没有再说话。一阵晚风拂过少女双颊的长发,脸上的血渍胎记露了出来,隐隐透着红光。无奈夜色迷人,赢律和尹舒谁都没有注意到。

第二天,当尹舒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宿舍。想来又是被赢律送回来的,起身张望了一下,赢律那家伙早消失不见了。

恰巧,室友余乐乐端着自己的洗脸盆从阳台刚洗漱回来,见到尹舒醒了,还很惊讶地问道:“小舒,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昨晚熄灯了都不见你人,还以为你不回宿舍了呢!”

尹舒尴尬地笑了笑:“不回来我住哪儿呀!最近画室上晚课的老师临时有事,我给她替几天班,昨天我批改那些孩子的作业太困了,不小心在画室里睡着,耽误了点时间,辛苦你们给我留门啦!”

余乐乐听后摆摆手表示都是小事,随后看了看时间对尹舒道:“今天满课呢,快起来,我们一起去上课。”

见阳台的洗手池有人在用,尹舒便自觉地选择了去卫生间洗漱,刚关好门赢律就出现在尹舒身后,着实把她吓了一跳。

“你能不能下次出现之前打个招呼啊!我真的会被你吓死!”尹舒无语地看着面无表情的赢律,这家伙总是这样神出鬼没的,吓人程度有时候一点不比那些孤魂野鬼逊色!

“今天最好要把那个降头师找出来。”赢律丝毫不在意自己又把尹舒吓到了:“如果你不想被女鬼没完没了纠缠的话。”

听到赢律这么说,尹舒有些为难道:“可,可是我今天满课……”

赢律没有接话,一副怎么做你自己选的表情。

尹舒见赢律这样,犹豫了一下,挠挠头:“好吧!下午的公共课就不去了。但是我们要怎么找到那个降头师?”

赢律想了一下,缓缓道:“修炼这种邪术的家伙就像阴沟里的老鼠,或许你知道这座城市有哪些老城区?或者是烂尾楼之类的人迹罕至的地方,如果实在不知道就联系赢犀,让他来查。”

尹舒嘴角抽了抽,还真是无所不能的赢家人啊!

下午的时候,尹舒就被一辆兰博基尼跑车从学校接走了,她还记得当这辆无比风骚的出现在学校门口的时候吸引了多少进出学生的目光,特别是当车上还走下来一个年轻帅哥的时候,甚至都能听到围观女孩子的惊叹声。天知道尹舒在这样众目睽睽的环境下坐进车里时,背负了多大的心理压力。

从小到大都没有被人这样关注过,更别提坐进这种看上去就很昂贵的跑车。

“你这么高调的做派,真的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个当红流量明星能做出来的事。老天保佑,不要被人拍到,我可不想上热搜。”

系好安全带,尹舒一脸无奈。

发动车子的赢犀倒是满不在乎的样子:“放心吧,我做了伪装,没人认得出来。”

尹舒看了看戴着墨镜的赢犀,这家伙用的还是昨天自己见到的那款墨镜,嗯,伪装得真好,这么敷衍的伪装,大概也就到了只有瞎子才认不出来的程度吧!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833.html

(0)
上一篇 2022-11-23 15:00:24
下一篇 2022-11-23 15:00:27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