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娇娇:我靠撒娇治愈残疾大佬最新章节更新(主角叫南知鸢江景宽)

【甜宠文!架空古代软萌小郡主×真腹黑残疾大佬】 【大佬后期腿会好!】 大赢王朝的小郡主南知鸢一朝穿到现代,先是抱着江景宽叫阎王哥哥,又要跟着回家,没想到她的身份正是江氏掌权人江景宽的冲喜小新娘。 大佬

【甜宠文!架空古代软萌小郡主×真腹黑残疾大佬】 【大佬后期腿会好!】 大赢王朝的小郡主南知鸢一朝穿到现代,先是抱着江景宽叫阎王哥哥,又要跟着回家,没想到她的身份正是江氏掌权人江景宽的冲喜小新娘。 大佬挑食腿残爱生病,南知鸢打算好好生活和人好好相处,先是投喂再是撒娇,一路懵懵撞撞不仅成了小有名气的美食博主,还成了大佬的掌心娇! 为查清母亲惨死真相,和自己腿伤的真正原因,在江景宽韬光养晦的日子里从没想过他的生活里会蹦出这么个小东西,还是个会叫他哥哥的小东西。 他本欲放她离开,亦思量过这也是另一场阴谋,却还是在她一声声娇软的“哥哥”里动了情。 天赐良缘,命中注定! 他原是嗤之以鼻的,后来鸢儿却成了他的命!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景宽哥哥我差点丢了呢,还好你找到我了!”

南知鸢看他真没事站起身来,从阿大那拿回娃娃。

“怎么跑到这来了?”

“不知道,我记得有柱子的,出来不对。”

提起这个她撅着嘴,“手机在车里,没有带下来。”

“嗯,下次别忘了也不要乱跑,我们回去吧。”

“好,你耳朵上的是什么呀?”

南知鸢俯身凑近他的耳朵,这个要干什么用?

“耳机而已,好好走路。刚才怎么回事?”

“那是采珍珠,也叫猪你呀!”

还不待江景宽再问,南知鸢小嘴已经叭叭的开始讲了,主要是讲自己英勇要帐的光荣事迹。

江景宽没打断她一直听着,修长的手食指和中指并在一起,漫不经心的敲打在轮椅的扶手上。

“就是这样,你看我要回来的钱。”

南知鸢献宝一样的给江景宽看,还补了句,

“傻子才和她玩呢!”

江景宽侧头看了她一眼,这原来不就是个小傻子吗?

“怎么想起她的?”

“她先叫我的,然后就觉得她欠我钱!”

才说完,南知鸢晃晃自己的小脑袋又止住,是不是说错话了?

“不觉得我也欠你钱?”这是也拿他当傻子?

“那倒没有。景宽哥哥,我们买那个回去好不好?”

她转移着话题,把阿大挤到一边,去推他的轮椅。

她想喝奶茶,她一个人的时候看见好多人喝。

“我来请客呀!”

“吃过冰淇淋又喝那个不怕肚子疼?”江景宽倒是没戳穿她。

“买嘛!”

南知鸢习惯地撒娇,原来她想要什么也这样求阿娘的。

戴着的帽子有些碍事,南知鸢直接将它背在身后,随着她的动作一甩一甩的。

“只准喝一杯。”

“好耶,景宽哥哥最好了!”

听到他同意,南知鸢掩饰不住的开心。

回去的路上,南知鸢乖乖的坐着安静了几分,不多时头一点一点的,最后歪在他手臂旁睡着了。

旁边还放着两杯奶茶,他不喝,她又吵着非要带一杯给李婶,额外还买了一杯给阿大。

江景宽看着她的睡颜,取下耳机扔在一旁的盒子里,将她手提包隐蔽处的小物件取下来。

今天的一切都是他故意安排的,她的一举一动包括对话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她没有撒谎,全程只轻描淡写的带了一句江景明的名字,还是说和他不熟,反而口口声声都是自己。

老公?

这小东西,李婶和她说的,她记上心了?

想着她娇软又神气的样子,还真是把狐假虎威表演的淋漓尽致啊!

“终于到家了,我要给李婶送去。”

车子堪堪停稳,南知鸢推开了车门拿着奶茶往出跑。

跑了几步,又像想起什么忙回头看江景宽。

“先进去吧,我和阿大说两句话。”

家吗?江景宽听见她的话没发觉自己的嘴角带着些暖意。

“少爷。”

阿大恭敬的低着头。

“告诉阿夜,我很好,不必过来别墅这里,有事我会联系他。”

“是。”

“下去吧,不用跟了。”

江景宽转动着轮椅进了别墅。

“李婶,这个是最热门的口味呢,大家都要这个。”

“谢谢小夫人。”

李婶拿着奶茶也带着笑,没想到小夫人出去还给她带东西了,这是看中她!

“不谢,奶茶,奶茶?就是加奶加茶吗?”

南知鸢晃着腿抱着娃娃,天真的说着。

晚上,南知鸢找出银行卡给蔡珍珠发了过去,随后将手机扔在一边。

她想好了,采珍珠要是不还钱,她就真和景宽哥哥告状。

随后取过小熊娃娃摆在她枕头旁边的位置上,自己也躺在旁边,抱在怀里拍了拍进入了梦乡。

受白天的影响她又做起了梦,不过画面里的不是南筱莲而是另外一个女子。

“知鸢,别听她们的,她们那是忽悠你呢!”

“她们没骗我,你别这么说。”

……

“会,知鸢那个江景明…就你信我,他没那么好。”

“朵儿,你再这么说,我们就不是好朋友了!”

……

翌日,南知鸢醒来,用被子将自己卷了个圈,

朵儿,林朵儿?

这个梦也是之前的记忆吗?她拿出手机翻了一圈,这个手机里存的有的是符号她看不懂,那这个名字她也要记住。

“李婶,景宽哥哥呢?”

南知鸢下楼扫了一圈,没看到人。

“可能在卧室休息呢,没看到先生下来。”

“那我去找他。”

南知鸢重新上了楼,他往常起的比她早,她敲了下卧室的门。

“景宽哥哥?”

没听见人应,她打开门露出个缝伸出个小脑袋,往里看了看。

“景宽哥哥,我进来了?”

“不是说在卧室吗?”她走进来没看到人,想退出去去别的地方找。

才要动,便听见浴室方向的门被人拧开。

她转过身想要叫人,还没开口,直接傻在了原地!

“还想看到什么时候?”

江景宽看她瞪大眼睛直愣愣的站在那,扯过浴袍围在自己身上。

“我,我……”

他没穿衣服,没穿衣服,她脑袋里满屏刷着这句话。

“一早就犯傻?”

“没有…”

南知鸢眨了下眼忙转过身去,忙用手扇着风给通红的脸做降温,怎么把他看光光了?

这哪是她能看的!

“转过来吧。”

看都看完了,才知道要转身。

“怎么不穿衣服就出来嘛!”她先一步恶人先告状地嗔怪着。

“我要不要提醒一下,是你闯进我的房间,知鸢?”

他的头发微湿着,叫她的名字带着些揶揄。

“我有敲门的。”

她强调着,和闯不一样。

“一大早找我做什么?”

“没看到你嘛,想问你早餐吃小包子好不好,生煎包?”

“不要素馅。”他现在也偶尔会点个餐,提提要求。

“知道了。”

她哒哒的要跑开,生煎包她也爱吃肉的。

清晨的阳光下,古朴别墅里的餐厅,他们面对面的坐着,

桌子上的生煎包底下被煎的金黄,江景宽夹起咬了一口,里面的汁水冒了出来。

南知鸢还配了调味碟,他蘸了一点吃完又夹起一个。

不得不说,滋味很好。

即便他不重口欲,但长久的没有味觉,对任何之前有味觉到没味觉的人来讲都未尝不是一种折磨。

江景宽指节分明修长的手端起杯子里的豆浆喝一口,顺着食道慢慢暖着他的胃,这感觉还不错。

他抬眸看了眼她,南知鸢咬着生煎包正盯着他出神,看见他看她忙错开眼睛,脸上带着明显的红晕。

这是害羞?被看的人还没怎么,她倒是先羞上了!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800.html

(0)
上一篇 2022-11-23 15:00:08
下一篇 2022-11-23 18:00:33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