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娇娇:我靠撒娇治愈残疾大佬南知鸢江景宽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甜宠文!架空古代软萌小郡主×真腹黑残疾大佬】 【大佬后期腿会好!】 大赢王朝的小郡主南知鸢一朝穿到现代,先是抱着江景宽叫阎王哥哥,又要跟着回家,没想到她的身份正是江氏掌权人江景宽的冲喜小新娘。 大佬

【甜宠文!架空古代软萌小郡主×真腹黑残疾大佬】 【大佬后期腿会好!】 大赢王朝的小郡主南知鸢一朝穿到现代,先是抱着江景宽叫阎王哥哥,又要跟着回家,没想到她的身份正是江氏掌权人江景宽的冲喜小新娘。 大佬挑食腿残爱生病,南知鸢打算好好生活和人好好相处,先是投喂再是撒娇,一路懵懵撞撞不仅成了小有名气的美食博主,还成了大佬的掌心娇! 为查清母亲惨死真相,和自己腿伤的真正原因,在江景宽韬光养晦的日子里从没想过他的生活里会蹦出这么个小东西,还是个会叫他哥哥的小东西。 他本欲放她离开,亦思量过这也是另一场阴谋,却还是在她一声声娇软的“哥哥”里动了情。 天赐良缘,命中注定! 他原是嗤之以鼻的,后来鸢儿却成了他的命!

免费试读 试读章节

隔了几天,在又一次江景宽浅尝了几口准备放下筷子时,南知鸢开了口,

“胃口不好吗,还是哪里不舒服呀?”

他吃的都没她吃的多,不对,小鸟都比他吃得多。

这般高大的身躯总这样能撑住吗?这样不生病就怪了,她还挺替他担心的。

“没有,我一向这样,你慢慢吃。”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南知鸢想要不她试试?

虽然原来是将军府的小姐,后来才做了郡主,但琴棋书画她还是有所涉猎的,不说能有多好,也算勉强能拿得来唬唬人。

至于她为什么还通一些厨艺,是她阿娘身子一直很虚弱,用膳很少。

倒是伺候她的嬷嬷做的膳食很合母亲的胃口,能用的多一些,她想孝敬阿娘便央着嬷嬷学的。

下午,南知鸢便钻进厨房,开始忙叨。

一开始李婶还以为这是闹腾着玩,怕她把厨房点了。

跟在她后面想着留意一些帮帮忙,没想到这小夫人做的还挺像模像样的。

南知鸢刚才和李婶学着试过才敢放心用这些电器,她用布巾垫着打开锅盖用勺子搅动了下灶台上的砂锅。

这是她煮的长生粥,是用花生,糯米和大米煮的,再放少许的冰糖,要小火煮久一些才更好喝。

不多时,她又取出黄瓜放在案板上,打算再做一个醋黄瓜和杏仁豆腐。

她的手纤细柔软,指尖圆润点着点粉,不急不缓认真的做着。

很快她将做好的小心的放在盘子里,又将熬到时辰的粥盛出来放进精美的碗中。

手艺没退步呢,她很满意的看着餐盘里的食物。

“我可以进来吗?”江景宽正在一楼的书房里,南知鸢端着木质的托盘脸上带着娇憨。

“进来吧,拿的什么?”

“嗯,这是我做的,你试试看,很好喝的。”

南知鸢将食物一一摆在他面前。

他抬头看了眼坐在他对面的女孩。

“真的很好喝的,呃,我尝过了。”

她想说没退步,不过她现在装失忆,也不好说太多。

“我不会害你的。”

江景宽端起碗用勺子舀了一口,放进嘴里,他的眉波动了下,

“不好喝吗?”

南知鸢带着点紧张,也不行啊……

“那,那这两个呢,是佐着粥吃的。”

江景宽又舀了一勺粥放在一边,拿起筷子夹了口黄瓜,是酸的味道吗?

他好久没有尝过了。

随后又试了下杏仁豆腐,入口滑嫩,咸淡适宜。

“会煮粥?还不错。”他重新端起碗,动作优雅的吃着。

“对啊,我可聪明呢,你多吃一点。”

南知鸢的手支在下巴处托着小脸,眨着眼睛看他用餐,果真好看的人用餐也是好看的呢!

江景宽不动声色的将粥吃了半碗,黄瓜和豆腐也用了一半才停下。

南知鸢留意到这餐吃的比往日多呢,她带着明媚的笑,眼睛弯弯的,就知道她做的好。

“那我以后做别的给你吃呀!”

“最近没想起来什么吗?”江景宽看着她,好似只是随口问问。

“没有,很多都想不起来,不过又觉得有些印象。”她信口瞎掰着,

“再多些时间我就都熟悉了。”

南知鸢环顾了下书房的布置,很雅致,摆放了很多书,还有毛笔和砚台,是她很熟悉的东西。

“喜欢看书吗?”

“还好呀。”

她不是天天玩,也要学习的。诗词歌赋她也有读,当然她还爱看话本儿。

“这里有很多,你可以过来看。”

“真的吗,我不知道能不能看得懂。”

她知道电视上有说女子也能顶半边天,再说她看看书也能增长见识。

“不会的可以问我。”

“好,景宽哥哥,你真是好人呢!”

她娇俏的应下,这是她的真心话,虽然她现在的身份差了点,但他没嫌弃她,对她也挺好的,就是话有点少。

“去挑挑吧。”

好人?江景宽在心底哂笑一声。

南知鸢从书架上取过一本翻看着,是讲人文地理的,一些字应该是简化的字,她要靠着猜。

符号她不认识要跳过去,不过旁边还有插图,挺好看的。

江景宽看她坐在旁边的雕花椅子上,捧着书看的入神,他敛了下心神,是偶然吗?

她刚才端来的饭菜他居然尝出了味道,他一手搭在轮椅上,另一只手支在额间轻阖着眼眸。

自从母亲惨死在他眼前,他便失了味觉,知道这事的人少之又少,他也从没在外人面前暴露过。

他会像正常人按时吃饭,不过吃的不多,然后按照一定的时间将厨子辞退换新,即便被人发现也只会说一句挑剔。

但现在他却尝出了粥和菜的味道,还是她亲手做的。

对于爷爷要找和他八字相配的女孩做他妻子给他冲喜这件事他是知道的,也想好了对策去挡。

他表面不问世事在这别墅养着,一方面是他的身体确实很差,需要时间恢复,另一方面是有些事还不到时候,他在等也要时间查清楚。

至于娶妻暂时没在他考虑范围内,更没想着真要什么冲喜新娘。

这小东西被送来的日子太过偶然,又是得了爷爷的吩咐由他二叔亲自跟着送来的。

为了不被看出端倪,他只能装作又一次发病,病重在床。

知道这小东西要跑,他没想拦,谁知道她才跑到楼梯口就摔了下去。

那天他去医院也是想见她一面后,打算派人送她离开的。

没想到,这人傻了抓着他不放不说,还要跟着他回来。

天赐良缘,逢凶化吉?

这个他倒是不信的,不过这小东西挺有意思的,比他见过的太多人都有意思的多……

南知鸢看的有些累了,放下书,揉了揉眼睛。偏过头,看着他靠在轮椅上。

这是睡着了?她拿过一旁的薄毯轻轻的盖在他的腿上。

江景宽正想着事,唰得一下睁开眼睛,眼里带着锋芒。

闻到身边淡淡的花香味,他的眼里换上往日的表情。

南知鸢吓了一跳,刚才他……又眨了下眼,是她眼花看错了吧。

“你睡着了,我想给你盖上。”他腿不好,她怕他凉。

“没事,不怎么冷。”他显然也看出她的意图。

本文来自互联网,不代表偏创网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zgwt.com/55796.html

(0)
上一篇 2022-11-23 15:00:07
下一篇 2022-11-23 15:00:11
联系我们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